当前位置: 首页患者故事正文

当父亲确诊肺癌后才发现,幸福不过是拉着他的手

作者:小D|2020年08月14日| 浏览:566

(旅游途拍,大手拉小手)

 

董叔今年58岁,之前是工厂设备维修部的主管,平日里也没有吸烟的习惯,每个周末还经常去参加户外登山,身体素质还算不错。

 

在家人眼中,董叔身体一直都很好,可世事无常,一年多以前,变故发生了…

 

叙述者是董叔的女儿,从她的口中,我们了解到了董叔的故事。

 

莫名发热未在意,再次发热,噩耗袭来

 

2017年春节的时候,我们一家三口去东北旅游,旅游途中,我爸就出现了突然的发热,原本我以为只是旅途劳顿,又或者是水土不服,所以才出现这样的情况,后来给他吃了退烧药,两天就好了,也没太在意。

 

到了8月份左右,我爸又出现了原因不明的咳嗽加持续的低烧,在我家那边的社区医院看过后,医生给配了些感冒咳嗽的药,吃药后也不见效,症状持续了一周左右,我们决定去大医院看一看。

 

去了宁大附属医院,医生了解了我爸的情况,说咳嗽十天以上需要拍片,片子拍完后,医生告诉我们是肺积水,需要住院治疗。我们当时所有人也都以为只是肺积水,住院治疗几天就好。

 

住院后,医院抽取了胸水做了化验,结果在其中找到了癌细胞。

 

 

告知噩耗,难以接受,几欲崩溃

 

那天中午,我和我爸两个人在病房里,医生趁我爸不注意,偷偷把我叫到了门外,告诉我我爸的情况可能并不是很好,怀疑是肺癌。

 

一听到“肺癌”二字,我脑袋里“轰”的一声,瞬间空白,一下子站都没站住,直接瘫坐在过道外的病床上,全身冒汗,六神无主,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医生见我面色发白,就将我扶到护士站,给我倒了一杯热水,给了我一些时间,让我自己缓缓。后来,我渐渐回神,看到我妈拎着饭过来,赶紧装着若无其事的模样让他们先去吃饭。

 

转过身,我找了个无人的地方给我姨打了个电话,我姨以前是医生,我和她说了这个事情,我姨告诉我既然现在已经是这样了,还是要振作起来,积极面对,不能消极治疗,也不能放弃,并且让我去上海的医院看看。

 

给我姨打过电话后,我心里的无措稍稍安定。

 

因为这件事我妈那边瞒不住,在他们吃过饭后,我跟着我妈去洗碗,犹豫着还没开口,我妈见我脸色不对,再细想想情况,便把事情猜的七七八八,我把事实告诉了她,她什么也没说,和无事人一样回了病房,我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

 

那天算得上是我人生中最糟糕的一天,早上的时候我自己去医院检查发现身体不适,中午就得知了我爸的情况,下午去妇儿医院,医生又说我家宝宝得了肺炎需要住院,几番下来,我实在受不住,当着医生的面就哭了出来。

 

真相摊牌,坚强面对,开始治疗

 

因为医院一直没给出治疗方案,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和我爸开口。后来基因检测出我爸是20突变,医生就建议我们直接化疗。

 

给我爸挂水时,用的药和同病房的一个病人一模一样,在平时的聊天中,我爸也知道了人家是什么病,这样他也猜到了一些,但是却什么都没说,我妈也没透露出任何消息。

 

挂水那天是周四,周五是七夕,我爸带着我妈去楼下转了一圈,周六早上我们还在家里吃早饭,就接到了我爸的电话,他让我妈去医院,我们当时就怀疑他知道了真相,果然,那天他们就在医院摊牌了。

 

摊牌后,我爸什么都没说,至少他没有和我说些什么,只是让我不要把钱都花在治病上,不要卖房子看病,不要借钱看病,我知道,他是担心我,怕给我带来负担,父母对子女从来都是这样。

 

事情说开后,不用再瞒下去,我反而觉得轻松些。我在网上挂了上海肺科医院周彩存医生的特需门诊,带着我爸妈提前一天去了上海,想再做一个全面的检查。随机挂的号,幸运的是,刚好是周医生的团队,他们就安排我们先住院,第二天再检查。

 

 

全面检查后确诊:肺腺癌,IV期,20突变,有胸膜转移。

 

医生建议先引流肺部积液,持续了3、4天,一天大概引流600ml,我看着很心疼,但是积液引流后,我爸的咳嗽、低烧立马就好了,胸闷感也消失了,整个人轻松了不少。

 

 

之后,医生给出了培美+卡铂的治疗方案,一共四次,第一次化疗结束后检查发现病灶有缩小,之后的几次化疗,病灶未见明显缩小,但至少控制得很稳定。四次化疗结束,医生又改用培美单药维持,也是四次,控制得也不错。

 

也许是此前我爸的身体素质挺好,化疗期间,除了偶感乏力,也没有其他的副作用,化疗后状态恢复得也很快,这一点我感觉很庆幸。

 

时光转瞬,原来幸福就是这样

 

大概到2018年4月份的时候,我爸的主治医生去援滇,就换了医生,结果原定的化疗推迟了半个月,后来一检查发现病灶较前增大了20%,咨询医生后,更改了治疗方案,换用多西他赛+贝伐,效果很好,病情一直控制到现在,都很稳定。

 

但毕竟做了这么长时间化疗,到底是有些损伤,我爸的抵抗力低了很多,最近也一直咳嗽,这个月底,我准备带我爸再去上海复查,希望我爸的状况能一直保持。

 

这一年多时间过来,回头看看,感觉有些事好像是昨天发生的,又好像已经过了很久。

 

自从我爸生病,我妈开始变着花样做饭,在我妈的花样攻势下,我爸体重飙升,现在都200多斤了,最近他也在控制体重,状态好的时候每天早晚都出去锻炼,一天大概要走一万五千步,也坚持着去打太极。

 

(旅游途拍)

 

去年带着我爸妈去了日本、塞班、重庆的一些地方旅游,每次出去他们都很开心,回来状态也会好很多。

 

旅行途中,我拍下了许多照片,看着我爸的大手牵着宝宝的小手,看着爸妈脸上的微笑,我想,原来幸福就是这样吧! 

 

 

快乐大概是最好的良药,陪伴或许是最大的幸福,看着那张大手牵小手的照片,心里是满满的感动。董叔一家现在一切安好,也祝愿他们以后能一直如此。

 

也希望所有的抗癌家庭能够积极乐观,勇敢面对,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本文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本文来源: 肺腾助手 由小D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在抗癌的路上越来越强大,他有这招秘诀
上一篇

在抗癌的路上越来越强大,他有这招秘诀

癌症患者是否要查肝炎?查出来后治了更危险?
下一篇

癌症患者是否要查肝炎?查出来后治了更危险?

阅读相关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