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资讯

首页 - 咚咚资讯 - “补身体”可不能贪多,中药和保健品造成3成的药物性肝损伤

“补身体”可不能贪多,中药和保健品造成3成的药物性肝损伤

LensNews

“XX保健品能提高免疫力”“XX保健品护肝”

相对于西药的说明书里将副作用一一例出,不少保健品和中药商家以安全、无毒副作用、纯天然作为噱头吸引消费者。

“即使没有效果,补补身体也无妨”

不少消费者都抱着这一心理,但事实上,这些看似“无毒害”的药品已经悄悄将毒素潜入肝脏中,成为药物性肝损伤的首要诱因。

 

1

中药和保健品

造成3成的药物性肝损伤

 

解毒是人体肝脏最重要的功能之一。

我们吃的食物、药物几乎都需要通过血液循环运至肝脏,随后在肝脏中进行转化之后才能被人体吸收或排除体外。而药物的不当使用会加重肝脏负担,长期以往,肝功能会受到损伤。

药物引起肝损伤主要通过两种方式:

○  一是肝细胞直接被药物或者药物代谢后的中间产物所损伤;

○  二是药物或其代谢后的中间产物间接影响肝细胞排泄胆汁的功能,引起胆汁滞留而导致黄疸。

2019年2月发表的《中国大陆药物性肝损伤发生率及病因学》研究文献指出,中国的药物性肝损伤问题已经不容忽视了。

我国普通人群中每10万人有至少23.8个人患有药物性肝损伤,比西方国家高,其中造成肝损伤的各类药物中,中草药和保健品排首位,达到26.81%,也就是说,每4例药物性肝损伤患者中,就有1例是因为使用了“安全无害的”中草药和保健品。

其他会造成肝损伤的药物还有抗结核药、部分抗肿瘤或免疫调节剂、抗感染药物和精神类药物等,但这些可能的不良反应已经写入说明书,只要在医生的指导下合理用药,能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不良反应的发生率。

 

2

中草药和保健品成为“罪魁祸首”

是因对其使用不当

 

许多有药物性肝损伤的患者早期无症状,只能通过实验室检查才能发现。部分有症状的急性肝损伤患者可能会在服用药品后出现不适、低烧、厌食、恶心、呕吐、右上腹痛、黄疸、大便或尿色暗等症状。

此外,胆汁淤积症患者可能并发有瘙痒症,而这种瘙痒症可能会引起体表擦伤,进一步身体检查时可能发现肝肿大,部分严重的患者可至急性肝衰竭,还可能会发生凝血障碍和肝性脑病。

目前对于药物性肝损伤的主要直接治疗方法就是停用相应的药物,因此患者就诊时需要告知医生目前所服用的包括中草药和保健品在内的药物。

中草药和保健品不完全是药物性肝损伤的“罪魁祸首”,肝损伤的根源在于对中草药和保健品的不正确使用。大部分中草药和“天然”保健品归根到底是多种中药的混合物,所以造成肝损伤的原因可能如下:

○  一是部分中草药本身就含有可导致肝损伤的有毒物质:如含有有毒生物碱的川乌头、雷公藤、藜芦、常山、石榴皮、山豆根、苦豆子、野百合、千里光、菊三七等;含有皂苷类的狼毒、望江南子、大戟、鸦胆子、何首乌等;含有毒蛋白的苍耳子、巴豆、蓖麻子等;含重金属肝毒性成分的朱砂、雄黄等。

○  二是一些中草药被不良商家不当处理:如在将何首乌做成中药制剂时候强调的九蒸九晒流程可以减少药物毒性,但某些不良药商为节约成本减少了部分流程导致毒性没能彻底清除。

○  三是盲目大剂量长疗程服用中药和保健品:中药和保健品成分和剂量常是“秘而不宣”,有些患者因为心理作用,为追求疗效而想当然,常常超剂量和超疗程服用,甚至自以为是将多种药物混合使用,往往导致“毒上加毒”。

 

3

中药和保健品

可能会对癌症治疗“帮倒忙”

 

“您这段时间有没有用中药和保健品?”这是有经验的临床肿瘤医生碰到患者药物性肝损伤时必问的一句话。

癌症患者常根据自身经验或周围影响来服用中药和保健品“补身体”,希望更好地与癌症进行抗争,但结果往往“帮倒忙”,以至于肝损伤在这些癌症患者中的风险会增加。

由于每个癌症患者都具有异质性,即使是同一类癌症,这种异质性就导致每个患者对同一药物的反应各不相同。一些患者有肝毒性易感基因,药物对肝的损伤在这些患者身上会更容易发生且症状加重。

我国是肝炎大国,部分癌症患者有病毒性肝炎、脂肪肝等基础肝病,所以这类人群的肝损伤程度可能会更为严重,且发生肝衰竭甚至死亡的风险更大。

因为自身肝脏代谢率低和可能接受过多线治疗,女性和老年癌症患者的肝脏功能相比之下更加脆弱,也更容易获得药物性肝损伤。

另外,部分患者在医嘱之外服用中草药和保健品,却在治疗过程中忽视了定期肝功能检查,以至于出现了明显肝损伤症状时已经为时过晚,毒性根深蒂固,严重影响癌症治疗效果。

中国人常道“没事多补补”,但这可能补的不是身体而是毒性。中药和保健品要起到它们应有的作用,除了需要在正规的渠道购买之外,医生的合理建议更为重要。

 

 

参考资料:

1. Shen T, Liu Y, Shang J, et al. Incidence andetiology of drug-induced liver injury in mainland China. Gastroenterology2019;156:2230-41.e11.

2. Hoofnagle JH, Björnsson ES. Drug-induced liverinjury — types and phenotypes. N Engl J Med 2019;381:264-73.

3. 中华医学会肝病学分会药物性肝病学组. 药物性肝损伤诊治指南. 中华肝脏病杂志, 2015, 23(11): 810-827.  肝脏, 2015,20(10): 750-767. 临床肝胆病杂志, 2015, 31(11): 1752-1769.

 

添加咚咚客服助手小橙(微信号:dongdongkfxc,注明咚咚官网会员),获取更多PD-1资料、临床信息、线下活动及抗癌最新资讯 。下载咚咚肿瘤科app,还可与全国十强肿瘤医院医生实时交流咨询。

(0)
Loading收藏(0)

本文由来源 April Chen,由 小D 整理编辑!

Lens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