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1话题

首页 - PD-1话题 - 6个靶向,2个免疫:今年将在国内上市的抗癌新药

6个靶向,2个免疫:今年将在国内上市的抗癌新药

LensNews

对于晚期患者的而言,都存在一个担忧,耐药了怎么办?无论是常规的化疗,还是精准治疗下的靶向治疗,亦或是目前最前沿的免疫治疗,都会存在耐药的缺陷。找到可替代的治疗方案,是晚期癌症患者延长生存期的最好方式。

近几年随着肿瘤研究的不断突破,涌现出了非常多的新药,晚期癌症患者的生存期也大大增加。小编整理了2018年即将上市的8个抗癌新药,涵盖肺癌、肝癌、胃癌、肠癌、乳腺癌、宫颈癌等常见癌种,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说到新药的上市,首先要给大家科普一下新药上市的审批流程,无他,审批流程决定着新药上市的等待时间。

国内的新药从研发到上市的申请审批流程大致要经过下面这个流程:

具体来看,各个阶段其耗时也是有差异的: 立项(4个月)→临床前研究(9-24个月)→CDE待批临床(大于1年)→临床试验(3-5年)→CDE待批生产(1年-n年)→批文生产转移(约6个月)。

注:CDE是指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药品审批中心,新药上市都要到这里审批。

CDE从去年开始加快了重大新药的上市审批速度,从新药上市申请受理到药品正式上市大约需要1年左右,或者更短的时间。通过查阅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药品审评中心(CDE)的公开信息,我们预测2018年以下这些抗癌药极可能在中国上市。

唠叨了这么多,回到正题,下面正式说说2018年即将上市的抗癌新药。

靶向治疗药物

呋喹替尼

2017年6月30日,呋喹替尼治疗晚期结直肠癌的上市申请获得CDE承办受理,2017年9月4日以“具有明显临床价值;重大专项”的理由被CDE纳入优先审评。

目前晚期结直肠癌的治疗还是以化疗为主,多使用联合化疗方案。一线治疗失败的结直肠癌患者以二线化疗为主,但当前二线标准治疗失败后的患者的后续治疗方案仍然匮乏。

呋喹替尼(Fruquintinib)是一种高选择性的VEGFR长效抑制剂,适应症包括结直肠癌及非小细胞肺癌,它的出现可以说是打破了晚期结直肠癌化疗为主的局面,可能给晚期结直肠癌的生存期带来新的获益。

呋喹替尼III期临床研究FRESCO是迄今为止中国最大规模的针对晚期结直肠癌的关键性临床研究,研究完全达到了试验预设的所有研究终点,呋喹替尼组患者的中位OS为9.30个月,较安慰剂组显著延长2.73个月(P<0.001),降低死亡风险35%(风险比HR=0.65)。呋喹替尼组较安慰剂组同样显著延长了患者PFS(3.71个月对1.84个月,P<0.001),降低疾病进展风险74%(HR=.26)。

无论既往是否接受过抗VEGF或抗EGFR治疗,呋喹替尼组均能显著获益。同时,呋喹替尼的安全性良好。总之,呋喹替尼可以成为三线治疗晚期结直肠癌的标准治疗之一。

仑伐替尼

2017年11月3日,甲磺酸仑伐替尼胶囊治疗肝细胞癌的上市申请获得CDE承办受理,2017年12月被CDE纳入优先审评。

仑伐替尼(Lenvatinib)是卫材株式会社自主研发的多靶点受体酪氨酸激酶抑制剂(VEGF受体-1,2,3;FGF受体-1,2,3,4;PDGFRα;RET和KIT),已于2015年获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和欧洲药品管理局(EMA)批准用于侵袭性、局部晚期或转移性分化型甲状腺癌的治疗, 并于2016年FDA和EMA相继批准仑伐替尼联合依维莫司治疗晚期肾细胞癌。

在今年ASCO年会上,重磅公布的研究结果显示,仑伐替尼组总生存期非劣效于索拉非尼(13.6个月 vs. 12.3个月),达到研究的主要终点。

安罗替尼

2017年3月16日,我国自主研发的的靶向药,治疗非小细胞肺癌盐酸安罗替尼上市申请获得CDE受理,走特殊审批通道,并于4月27日被CDE纳入优先审评,预计将在2018年获批上市。

安罗替尼是一种口服的新型小分子多靶点TKI,可强效抑制VEGFR、PDGFR、FGFR和c-Kit 等多个靶点,具有抗肿瘤血管生成和抑制肿瘤生长的作用。

安罗替尼三线治疗NSCLC的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多中心III期临床研究,研究成功达到主要终点。安罗替尼组患者的OS较安慰剂组显著延长3.33个月(9.63 个月对 6.30 个月,P<0.05,图1)。其中,6个月时安罗替尼组有70.62%的患者仍生存,生存率较安慰剂组高17.8%。

肺癌治疗领域大神,上海胸科医院肺内科主任韩宝惠教授表示,其团队在开展基础研究时已经发现,安罗替尼对于T790M突变也显示出了非常好的疗效。因此,对于一线TKI(酪氨酸激酶抑制剂)治疗耐药后的驱动基因阳性的患者,如果由于费用而无法使用奥希替尼,安罗替尼也可以作为一种新的治疗选择。对于奥希替尼耐药的患者,安罗替尼应该也可以发挥作用。

对于一线、二线治疗失败的中国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安洛替尼的面世,为晚期非小细胞肺癌三线治疗带来突破。

奥拉帕尼

2017年12月1日,全球首个卵巢癌PARP抑制剂奥拉帕尼在中国递交的上市申请正式获得CDE承办受理。

PARP抑制剂是第一种成功利用合成致死概念获得批准在临床使用的抗癌药物,它的原理是通过抑制PARP酶活性来杀死肿瘤细胞。

奥拉帕尼对于卵巢癌治疗的临床试验研究结果表明,使用奥拉帕尼片剂组的无进展生存期显著好于使用安慰剂对照组。奥拉帕尼组的中位无进展生存期是19.1个月(16.3—25.7),而安慰剂组的中位无进展生存期是5.5个月(5.2—5.8个月)。

吡咯替尼

2017年8月24日,我国自主研发的1.1类EGFR/HER2抑制剂马来酸吡咯替尼片的上市申请获得CDE承办受理,2017年9月26日,被CDE纳入优先审评。

马来酸吡咯替尼是一种口服、不可逆、泛-ErbB受体的酪氨酸激酶抑制剂(TKI),同时具有抗EGFR/HER1、HER2 以及HER4 活性。吡咯替尼的适应症主要为乳腺癌。

该药申报之路可谓神速,从2011年研发申报到2017年获得上市审评,耗时仅仅6年时间。

在针对治疗经蒽环类和紫杉类药物治疗失败,且复发/转移后化疗不超过2线的乳腺癌患者的II期临床试验中,吡咯替尼组的客观缓解率为78.5%,对照组拉帕替尼组的客观缓解率为57.1%,吡咯替尼组提升了约21%;吡咯替尼组的中位无进展生存期(PFS)为18.1个月,拉帕替尼组的PFS为7.0个月,吡咯替尼组PFS比拉帕替尼组显著延长。

帕妥珠单抗

2018年1月2日,重磅乳腺癌药物帕妥珠单抗在中国的上市申请获得CDE承办受理,并且已经获得CFDA优先审批的资格。

帕妥珠单抗最早于2012年6月,在美国上市,目前已经成为HER2扩增阳性的乳腺癌患者、全疗程的用药选择(术前新辅助可以用,术后辅助治疗可以用,晚期治疗也可以用)。

帕妥珠单抗联合赫赛汀联合化疗,相比于赫赛汀联合化疗,可以明显提高有效率、延长生存期。这个药在欧美已经上市5年多,终于在国内提交了上市申请,如果一切顺利,或许有望在2018年结束之前,与国内的患者朋友见面。

一项帕妥珠单抗+赫赛汀+多西他赛治疗的三期临床试验研究结果表明,中位总生存期,帕妥珠组是56.5个月,而对照组只有40.8个月,相差15.7个月——晚期乳腺癌,一个药物的加入,让总生存期平均延长了1年多,堪称划时代的“奇迹”。

曲妥珠单抗+帕妥珠单抗+化疗已被全球超过75个国家批准用于HER2阳性乳腺癌的新辅助治疗,成为HER2阳性乳腺癌患者的标准治疗。

免疫治疗药物

Opdivo

2017年11月1日,PD-1单抗Opdivo的上市销售申请获得CDE承办受理。这使得Opdivo成为第一款在中国提交上市申请的PD-1/PD-L1类药物。2017年12月被CDE纳入优先审评。

Opdivo通过抑制PD-1/PD-L1信号通路来解除肿瘤细胞对机体免疫系统的抑制,免疫系统被激活从而达到清楚肿瘤细胞的作用。由于免疫治疗的强大疗效,首款PD-1单抗在中国的上市也备受期待,尤其是人数众多的肺癌患者尤为关注它。

  

目前获批9个适应症包括黑色素瘤、非小细胞肺癌、肾细胞癌、经典型霍奇金淋巴瘤、头颈癌、尿路上皮癌、结直肠癌、肝细胞癌、胃癌

目前关于Opdivo联合其它药物的临床试验数据尤其令人惊叹:

联合伊匹单抗Yervoy治疗结直肠癌控制率达78%;

联合伊匹单抗Yervoy治疗非小细胞肺癌(NSCLC)部分晚期患者1年生存率为100%;

联合伊匹单抗Yervoy治疗小细胞肺癌(SCLC)两年生存率达30%。

信迪单抗

2017年12月13日,国家药监局受理了国产PD-1抑制剂——信迪单抗注射液的上市申请。如果顺利获批,这将成为我国第一个上市的国产PD-1抑制剂。其也是继Opdivo之后第2个申请中国上市的PD-1/PD-L1药物。

信迪单抗注射液代号IBI308,申请适应症为霍奇金淋巴瘤。除此适应症之外,IBI308还在进行非小细胞肺癌 、食管癌以及NK/T细胞淋巴瘤临床研究,主要用于治疗晚期实体瘤。

医学科研正在快速发展,坚持下去总有希望。你看,熬过了一整个寒冬,现在迎面吹向我们的,是从太平洋穿越3000公里的温暖春风。

 

添加咚咚客服助手小橙(微信号:dongdongkfxc,注明咚咚官网会员),获取更多PD-1资料、临床信息、药物渠道、线下活动及抗癌最新资讯 。下载咚咚肿瘤科app,还可与全国十强肿瘤医院医生实时交流咨询。

(3)
Loading收藏(0)

本文由来源 易加医,由 木兰 整理编辑!

关键词:,
Lens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