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似的疾病,不同的人生 立即下载
当前位置: 首页前列腺癌正文

大咖带你看 | 2022 ASCO-GU最新研究如何撬动晚期前列腺癌治疗策略新选择

|2022年02月25日| 浏览:1737

前言

前列腺癌是全球男性发病率第2位、致死率第5位的恶性肿瘤[1],是广大中老年男性健康的重要威胁。随着PROfound和PROpel两项III期临床研究结果的先后公布,奥拉帕利已成为晚期前列腺癌治疗中的重要药物,有望为患者带来更多生的希望。本文特别邀请中山大学附属孙逸仙纪念医院的黄健院长与刘皓教授,就奥拉帕利这种新型药物在晚期前列腺癌中的治疗策略展开介绍。

奥拉帕利的抗癌机制

“合成致死”是奥拉帕利最广为人知的抗癌机制:奥拉帕利可以通过“直接抑制”和“PARP捕获”两种方式抑制PARP活性,导致DNA复制叉的停顿和崩溃,最终诱导携带同源重组修复(HRR)基因突变的肿瘤细胞因无法完成DNA修复而死亡。奥拉帕利的III期临床研究PROfound明确证实了奥拉帕利单药治疗能够为经NHA(阿比特龙或恩扎卢胺等)治疗进展的HRR/BRCA突变患者带来更显著的生存获益[2]

 

除了单药治疗,奥拉帕利通过调控AR受体依赖的转录活性,能够增强阿比特龙药物活性,从而达到联合使用1+1>2的协同抗肿瘤效果。而阿比特龙能够诱导HRR缺陷表型,增加奥拉帕利的敏感性。最新公布的PROpel研究结果也证实了奥拉帕利联合阿比特龙对比阿比特龙单药治疗,能够帮助转移性去势抵抗性前列腺癌(mCRPC)一线患者取得更好的生存获益[3]

 

那么在奥拉帕利取得两项关键III期临床研究的前提下,如何帮助患者选择最合适的治疗方案呢?答案是需要根据患者既往所接受的治疗,更加精准的挑选目标人群。
未经NHA治疗的mCRPC患者
对于既往未经NHA治疗的mCRPC患者,常规治疗方案是使用NHA。COU-AA-302和PREVAIL研究结果显示[4],阿比特龙或恩扎卢胺在一线mCRPC患者中的中位生存时长分别为34.7和35.3个月,均不足3年。而真实世界研究显示,由于约50%的患者在mCRPC一线治疗进展后并未接受其它有效治疗,实际的mCRPC患者中位生存时长甚至不足两年[5]。因此,加强mCRPC患者的一线治疗是延长mCRPC患者生存的重要治疗策略。

PROpel研究纳入了796例未经阿比特龙治疗的一线mCRPC患者,按1:1分入奥拉帕利联合阿比特龙治疗组或阿比特龙单药治疗组。研究的主要终点显示联合治疗组对比单药组有显著的疗效优势:中位rPFS 24.8 vs 16.6个月,HR 0.66,95%CI 0.54-0.81, P<0.0001;亚组分析显示,HRR突变和非突变患者均能从联合治疗中获益;PROpel的OS数据目前尚未成熟,但KM曲线已经出现分离,意味着已经出现了OS获益的趋势(HR 0.86)。因此,PROpel研究结果显示未经NHA治疗的mCRPC患者适合接受奥拉帕利+阿比特龙的联合治疗方案。
经NHA治疗进展的mCRPC患者
对于已经接受过NHA治疗且进展的mCRPC患者,由于不同的NHA之间可能存在交叉耐药,指南并不推荐在mCRPC阶段使用NHA序贯治疗[6,7]。伴随着越来越多精准治疗药物的出现,该阶段的患者可能通过基因测序和精准治疗获益。奥拉帕利是国内唯一获批前列腺癌适应症的PARP抑制剂,可用于经NHA治疗进展且携带BRCA突变的mCRPC患者。

在奥拉帕利的PROfound研究中显示,与对照组相比,奥拉帕利能够降低BRCA和ATM突变患者66%的影像学进展或死亡风险(7.4个月 vs 3.6个月,HR=0.34;95%CI 0.25-0.47;p<0.0001)和31%的全因死亡风险(19.1个月 vs 14.7个月HR=0.69;95%CI 0.50-0.97;p=0.0175)。而在所有HRR突变的患者中,奥拉帕利同样能够降低51%的影像学进展或死亡风险(5.8个月 vs 3.5个月HR=0.49;95%CI 0.38-0.63;p<0.0001)以及21%的全因死亡风险(HR=0.79;95%CI 0.61-1.03)。所以,对于经NHA治疗进展的mCRPC患者,因及时通过基因检测明确突变特征,帮助HRR/BRCA突变患者通过奥拉帕利治疗获益。
总结
奥拉帕利作为一类新型抗肿瘤药物通过两项关键III期临床研究,改变了晚期前列腺癌的治疗格局。但需要注意的是,奥拉帕利单药/联合治疗方案的目标人群有所不同。对于联合治疗方案,适用于未经NHA治疗的一线mCRPC患者。而单药治疗则更适用于经NHA治疗后进展且携带HRR/BRCA突变的患者。在具体的临床实践中,需要找准人群,积累经验,更好的造福患者。

 

参考文献:
[1] GLOBOCAN 2020 Statistics. 
http://gco.iarc.fr.
[2] Hussain M, et al. N Engl J Med 2020;383:2345-57.
[3] 2022 ASCO GU abstract 11. PROpel: Phase III trial of olaparib (ola) and abiraterone (abi) versus placebo (pbo) and abi as first-line (1L) therapy for patients (pts) with metastatic castration-resistant prostate cancer (mCRPC).
[4] Ryan CJ, et al. Lancet Oncol 2015;16:152–60.
[5] George DJ, et al. Clin Genitourin Cancer. 2020;18:284-294.
[6] Van Soest RJ, et al. Eur J Cancer. 2013 Dec;49(18):3821-30.
[7] EAU Guidelines on Prostate Cancer 2021.

本文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本文来源: 医学界肿瘤频道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除了复发转移,肿瘤患者还有这道“生死劫”!
上一篇

除了复发转移,肿瘤患者还有这道“生死劫”!

泛癌种靶点NTRK持续发力 恩曲 vs 拉罗齐头并进 后起之秀奋力追赶
下一篇

泛癌种靶点NTRK持续发力 恩曲 vs 拉罗齐头并进 后起之秀奋力追赶

阅读相关文章
最新医生问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