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子宫癌
子宫癌
咚咚肿瘤科,肿瘤科普资讯门户网站,发布通俗易懂的肿瘤治疗科普文章,为肿瘤患者、医生、科研人员无缝衔接国内外 最新抗癌医药信息。
2002—2016年上海市子宫颈癌流行病学分析及趋势

2002—2016年上海市子宫颈癌流行病学分析及趋势

2016年上海市宫颈癌发病和死亡整体情况 2016年上海市宫颈癌新发病例的病理学诊断(MV)比例为92.60%,DCO的比例为0.20%,死亡发病数比(mortality/incidence ratio,M/I)为0.27。 注:非病理学诊断包括临床、手术、影像学、实验室诊断以及只有死亡证明(death certificate only,DCO)。 2016年上海市共有宫颈癌新发病例987例,占所有女性恶性肿瘤新发病例的2.78%,居女性恶性肿瘤发病谱的第9位。粗发病率为13.53/10万,标化发病率为8.26/10万。35~64岁截缩发病率为21.69/10万,0~64岁累积发病率为0.71%,0~74岁累积发病率为0.83%,0~84岁累积发病率为0.91%。 2016年上海市共有267人死于宫颈癌,占所有女性恶性肿瘤死亡病例的1.87%,居女性恶性肿瘤死亡谱的第12位。粗死亡率为3.66/10万,标化死亡率为1.87/10万。35~64岁截缩死亡率为4.81/10万,0~64岁累积死亡率为0.15%,0~74 岁累积死亡率为0.18%,0~84岁累积死亡率为0.27%。 年龄特征 2016年上海市宫颈癌的发病中位年龄为50岁,发病平均年龄为(51.81±13.74)岁。 年龄别发病例数和死亡人数总体上均随着年龄的增长先增多后减少。新发病例从20岁起开始出现,在55~59岁组最多,为173例;死亡人数从25岁起开始出现,在50~54岁组最多,为41人。 年龄别发病率总体上随着年龄的增长先上升后下降。从20~24岁组的0.36/10万上升至45~49岁组的26.87/10万达到顶峰。 年龄别死亡率从25~29岁组的0.22/10万上升至50~54岁组的7.16/10万,之后下降,到65~69岁组后又上升,在80~84岁组的12.69/10万时达到顶峰(图1)。 图1:2016年上海市宫颈癌发病和死亡年龄别情况  2002—2016年上海市宫颈癌发病和死亡变化趋势 2002—2016年上海市宫颈癌的标化发病率从3.18/10万增长至8.25/10万,在2010年存在一个Joinpoint转折点,其中2002—2010年的标化发病率以年均12.51%的增速上升(APC=12.51,t=10.22,P<0.001),2010—2016年则以年均3.12%的增速上升(APC=3.12,t =2.36,P=0.040)。 2002—2016年的标化死亡率以年均4.52%的增速上升(APC=4.52,t=8.52,P <0.001),没有出现Joinpoint转折点(图2)。 图2:2002—2016年上海市宫颈癌发病和死亡标化率变化趋势 年龄特征 2002—2016年15年间以每5年为一阶段统计上海市宫颈癌新发病例的发病年龄变化情况。2002—2006年发病中位年龄为48岁,平均年龄为(52.48±16.48)岁;2007—2011年中位年龄仍为48岁,平均年龄提前到(50.32±13.31)岁;2012—2016年中位年龄推迟到50岁,平均年龄又推迟到(52.61±12.67)岁。 图3和图4分别展示了2002—2016年3个阶段上海市宫颈癌发病和死亡年龄别率的变化趋势。 图3:2002—2016年上海市宫颈癌发病年龄别率变化趋势 图4:2002—2016年上海市宫颈癌死亡年龄别率变化趋势 诊断特征 表1展示了2002—2016年15年间每5年为一阶段统计上海市宫颈癌新发病例明确病理学诊断、组织学类型和诊断时期别的分布,考虑到不详类型的数量占有较大比例,在此仅作数据描述,不进行比较检验。 上海市宫颈癌新发病例的病理学诊断比例从2002—2006年的85.68%持续上升至2012—2016年的93.19%,组织学类型以鳞癌为主(占比从2002—2006年的60.49%上升到2007—2016年67%的水平),其次是腺癌,其与其他特指类型的占比在数值上未呈现一致性变化,不详比例持续减少。Ⅰ期比例从2002—2006年的28.47%持续上升至2012—2016年的33.64%,Ⅲ期比例在数值上也略有下降,其他分期比例未呈现一致性变化。 本研究统计分析了2016年上海市宫颈癌发病和死亡的多项指标。对照IARC的GLOBOCAN 2020对全球185个国家和地区的36类癌症发病和死亡情况的最新估算,2016年上海市宫颈癌标化发病率为8.26/10万,低于2020年世界平均水平(13.3/10万)和中国平均水平(10.7/10万),在全球处于发病的较低水平;标化死亡率为1.87/10万,也低于世界平均水平(7.3/10万) 和中国平均水平(5.3/10万),在全球处于死亡的最低水平。 上海市宫颈癌发病和死亡的低水平流行,可能得益于上海早在20世纪60年代就开展了妇科普查行动,通过子宫颈刮片检查来筛查宫颈癌,并取得显著成效。 结合上海市2007、2010和2013年的慢性病及其危险因素监测资料显示,宫颈癌常见症状知晓率从2010年的54.29%上升到2013年的55.88%,宫颈涂片检查知晓率从2010年的34.88%上升到2013年的38.51%,年轻人群的率值均高于老年人群。知晓率的提升可能加强了年轻女性的自我防护,从而减少了HPV感染和致癌的风险。但是监测资料也显示上海市宫颈涂片检查的比例从2007年的38.88%持续下降至2013年的24.61%,2013年HPV检查及阴道镜检查比例分别为4.14%和2.67%,表明上海市宫颈癌的二级预防措施依然薄弱,也为标化死亡率在15年间的持续上升提示了原因。年龄别死亡率的升高和降低与年龄别发病率的特征基本一致,提示发病率下降带来的直接效应可能更大。 WHO认为高效的一级(HPV疫苗)和二级(筛查)预防措施,可以完全预防宫颈癌,然而这些措施还没有在全球得到充分的实施。2018年,鉴于宫颈癌的巨大全球负担,WHO总干事呼吁采取全球行动消除宫颈癌(标化发病率≤4/10万),主要通过三重干预策略: ① 在15 岁之前为90%的女孩接种疫苗; ② 在35~45岁对70%的妇女进行两次筛查; ③ 至少治疗筛查期间发现的所有癌前病变的90%。 2016年HPV疫苗在中国批准上市,通过疫苗预防HPV的感染仍然是目前降低宫颈癌发病率较为经济有效的关键策略,也是有效的手段之一,但真正起到效果不仅要看宣传发动后实际接种的覆盖比例,而且至少要在二、三十年后才能看出效果。因此尽快开展筛查,尽早发现并及时有效地治疗宫颈癌及其癌期病变,既能迅速降低死亡率,也可能因提前阻断癌变而降低发病率。 自2009年中国便启动了农村妇女宫颈癌免费检查项目,取得良好效果,但是国内大多数地区的女性主要依赖于机会性筛查。上海已开展的宫颈癌筛查项目为“上海市退休妇女和困难妇女‘两病筛查’项目”,其目标人群主要是中老年女性,年轻女性筛查参与率低。当前宫颈癌筛查项目仍存在基层服务能力薄弱、发展不平衡,妇女缺乏相关知识、健康意识薄弱等问题。我们应针对性地开展调查研究,并采取相应的干预措施,尽快推进筛查的实施和扩大覆盖比例,同时也要加强癌前期病变的监测。这些措施将有利于及时地评估和策略的调整。

半夏
9~45岁可用,九价HPV疫苗扩龄了!你最关心的HPV疫苗解答看这里

9~45岁可用,九价HPV疫苗扩龄了!你最关心的HPV疫苗解答看这里

8月30日,九价HPV疫苗(人乳头状瘤病毒疫苗)获批适用人群拓展至9~45岁适龄女性。 HPV疫苗是一种可以预防宫颈癌的疫苗,因此常被称为“宫颈癌疫苗”。此前,九价HPV疫苗获批的接种年龄为16岁至26岁的女性。现在,26~45岁的女性也可以接种了。 其实,HPV(人乳头状瘤病毒)感染是一种极为常见的病毒感染,凡是有性生活女性,都有可能通过性接触将HPV病毒带到生殖道内。 正常情况下,HPV病毒会被人的免疫系统清除,所以短暂的感染很正常,类似于得了一次病毒感冒,甚至可能还没有出现症状,病毒就已经从体内被清除了,并不会发展为癌前病变。 只有少数免疫功能较弱或免疫机制缺陷的女性,无法消灭进入体内的HPV,导致HPV持续感染,才有可能发展成为宫颈癌。 重庆市肿瘤医院妇瘤科主任医师周琦教授2017年在健康时报刊文介绍,HPV的致癌过程并非一蹴而就,而是经过几个阶段: HPV感染 ↓ 持续感染 ↓ 癌前病变 ↓ 癌症 这个过程通常需要10年左右,中间过程既有可能自行好转也可以通过治疗癌前病变而阻断。超过80%的女性在某一阶段都会有一过性感染。90%以上的感染在1年之内就会被清除。① 关于HPV疫苗, 你最关心的问题都在这里 1、HPV疫苗的效果如何? 8月26日,《柳叶刀-感染病学》发表国家癌症中心/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赵方辉教授、厦门大学吴婷教授等17个研究团队的最新研究,首个国产二价HPV疫苗在预防18至45岁女性人群HPV16/18型相关癌前病变终点的保护率高达100%。② 上海疾控中心2019年发文介绍,临床研究结果显示,HPV疫苗对癌前病变的预防效果几乎达到了100%。自2006年上市以来,即便在美国的接种率很低,HPV疫苗覆盖基因型在青少年女性中的感染下降了56%,尖锐湿疣的感染也减少了。在接种率较高的澳大利亚,年轻女性中宫颈癌癌前病变的病例数减少了,年轻女性和年轻男性的尖锐湿疣的发病数分别下降了85%和71%。③ 2、接种HPV疫苗后可以保护多长时间? 现有的研究数据显示,接种HPV疫苗后获得的保护可以持续至少8~10年,并且没有证据显示接种后会失去保护。目前认为3剂次的免疫程序已经可以取得较好的免疫效果,不建议加强接种。③ 3、接种HPV疫苗就不会得宫颈癌了吗? 任何疫苗的保护率都不是100%的,而且疫苗所覆盖的病毒型别有限,因此即使打好疫苗也需要配合定期筛查以及时发现宫颈的早期病变。20岁以上或有3年以上性行为的女性,建议每年进行一次宫颈癌筛查。③ 4、HPV疫苗的安全性怎么样?有什么不良反应? 世界卫生组织基于目前的接种情况认为目前上市的3种HPV疫苗均具有良好的安全性。接种HPV疫苗后的不良反应,多为发热、疲劳、头晕,或注射部位疼痛、红肿、硬结等轻微反应,一般不需特殊处理,可自行缓解。个别症状严重者,应及时与接种门诊联系,以便获得指导。③ 5、有子宫肌瘤、宫颈糜烂可以打吗? 患子宫肌瘤或轻度宫颈糜烂的女性可以接种HPV疫苗。即便已经查出有某一个基因型阳性的,也可以接种HPV疫苗,以预防疫苗覆盖的其他基因型感染。③ 6、怀孕、备孕和哺乳女性可以接种吗? HPV疫苗均不建议孕妇接种。但是在目前的文献报道中,妊娠期妇女接种HPV疫苗后,未见孕妇或胎儿发生疫苗相关不良事件。如果女性已开始备孕,建议推迟接种计划,等哺乳期结束后再进行接种。因为许多药物可经母乳分泌,虽然HPV疫苗在临床试验中尚未观察到其诱导的抗体经母乳分泌的情况,为谨慎起见仍做如此建议。③ 7、月经期可以接种HPV疫苗吗? 可以接种。④ 8、二价、四价、九价HPV疫苗怎么选? 所谓二价、四价和九价的区别在于疫苗预防病毒的种类和数量不同,可以根据自己的年龄和经济状况选择。价数越高,可预防的病毒种类和数量越多。 目前,我国二价适用于9~45岁的女性,四价适用于20~45岁女性,九价适用于9~45岁的女性。其实,二价和四价疫苗均对高危型HPV16和高危型HPV18两种致癌性病毒具有防护力,可以预防大多数的宫颈癌和癌前病变,并没有必须非追求九价疫苗不可的必要性。 9、已经接种过二价或四价,还可以再接种九价HPV疫苗吗? 一般来说,建议尽可能使用同一种HPV疫苗完成所有的剂次。如已全程接种过3剂次二价HPV疫苗,应结合自身情况考虑接种四价或九价HPV疫苗的成本效益后再决定是否接种。如已全程接种过3剂次四价HPV疫苗,应至少间隔12个月再开始接种九价HPV疫苗。④ 10、超过45岁了还能接种吗? 目前超过45岁不建议接种。由于全程接种3剂需要至少6个月的时间,最晚要在45岁零6个月接种第1剂。④ 11、接种前需要做宫颈癌筛查吗? 考虑到要把疫苗的所有基因型都感染一遍的可能性较低,如果已经感染过HPV,依然可以通过接种疫苗来预防其他基因型的感染。因此,也不用在接种前特地做宫颈癌筛查了。③ 12、已经感染过HPV,还可以接种HPV疫苗吗? 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院肿瘤研究所流行病学研究室主任乔友林接受健康时报采访时表示,患者如果是为了筛查是否患有宫颈癌,那么宫颈癌筛查是值得做的,但若只是为了接种宫颈癌疫苗,去做筛查是没有必要的。 “就算筛查出有HPV病毒感染,也可以接种疫苗。目前宫颈癌疫苗涵盖了如2价、4价、9价多种亚型,就算患者感染了其中一种亚型的HPV病毒,接种疫苗后也会对其他亚型的HPV病毒起到防护作用。”⑤ 13、接种HPV疫苗就一劳永逸了? 疫苗接种是目前预防宫颈癌最有效的方式,但接种疫苗并不能一劳永逸。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妇科副主任医师赵昀教授2020年在健康时报刊文提醒,尤其是25岁以上有性生活的成年女性,需要定期接受子宫颈癌筛查。只有做到疫苗接种和宫颈癌筛查的双管齐下,才能有效守护成年女性宫颈健康。⑥ 14、接种HPV疫苗有什么注意事项? 最好在身体健康的情况下接种疫苗。如果出现发热等症状或正处于疾病的急性发作期,建议暂缓接种。另外,由于缺乏相关的临床数据,建议怀孕期和哺乳期的女性暂缓接种。如果已经开始备孕,也建议推迟接种,等哺乳期结束后再进行接种。④ 15、除了接种疫苗,防宫颈癌还需要做什么? 上海疾控中心2022年发文称,建议有性生活的女性,每年进行一次宫颈癌筛查,有利于早期发现,早期治疗。检查项目包括:宫颈液基薄层细胞学检查(TCT)+高危型人乳头状瘤病毒(HPV)检测。如尚未进入疾病状态,可依据结果定期复查,必要时应做阴道镜检查和宫颈活检术进一步确诊,这就是子宫颈癌筛查的“三阶梯筛查法”。 另外,如女性患有生殖道炎症类疾病,应积极治疗。避免人工流产。平时在生活中注意均衡营养,规律作息,经常锻炼,不吸烟。这些都有助于减少疾病发生,维护自身健康。⑦ 本文综合自: ①2017-08-04健康时报《感染HPV就像宫颈的一次感冒》 ②https://doi.org/10.1016/S1473-3099(22)00435-2 ③2019-08-23上海疾控《“你问我答”之HPV疫苗一》 ④2019-08-26上海疾控《“你问我答”之HPV疫苗二》 […]

半夏
《白茶有约》第17期 一路磕磕碰碰,免疫药给力反转!抗癌路上家属必须做的事情

《白茶有约》第17期 一路磕磕碰碰,免疫药给力反转!抗癌路上家属必须做的事情

CAMPUS READING DAY 白茶有约 说出你的故事 本 期 嘉 宾 01  @daiwei 02  分享病种:宫颈鳞癌,4a期 03  放化疗 免疫治疗 副作用 家属 《白茶有约》 17期  免疫药给力反转 ❈ 这本是一场可以提前两年发现的病情,因为“心大”,拖到了晚期,因而多吃了很多苦。希望咚友们从这个故事里吸取经验和教训。       ❈ 一场本可以提前两年发现的病情 Anti Cancer Is Not The Whole Of Life 我老伴是2020年2月17日确诊。确诊时已经是晚期,宫颈鳞癌,4a期。当时的症状就是腰酸,频繁上厕所,但是尿量少,下体出血。其实在确诊前两年就已经出现症状,至少有过两次下体出血。我至少催她两次上医院检查就是不去,她对自己的身体太自信,能吃能睡能玩,便自认无事。    每年的免费体检也不参加,即使去体检了,妇科项目也是空白。不可理喻的是还出身于医生之家,父母都是医生,耳闻目睹医学常识应比一般人多些,可她又莫名的怕上医院,讳病忌医那种,平时一点小病小痛扛扛就过去,就连我自己想体检她都反对,女儿小时生病都是我带去看医生的。早些检查出至少不会拖到晚期。“性格决定命运”这话确实深有体会了,当然倔犟的她还是不会说。    第一次检查是在我们家附近一家三甲医院,当时医生做了一个阴超就发现不好,说:“有问题,你再进一步仔细检查。”当时她就感觉很害怕,但是也不做进一步的检查,冲出诊室。回来第二天我们决定到省妇保医院做检查。第二天检查就确认是晚期了。宫腔附近的腹股沟、淋巴结、腹总动脉和膀胱等等都有累及,已经没有手术指征。 二度治疗失败,短时间内复发 Anti Cancer Is Not The Whole Of Life 初治是放化疗,先后用了卡铂、洛铂、奈达铂加紫杉醇脂质体。放疗25次,加了2次加量,6次后装7次化疗。    2020年的8月,结疗了以后就回家休息,以为是没什么事了,接下来就是每月一次的复查,第一次复查,肿瘤标志物SCC有所上升,Ca125有所上升,不过还在正常范围内。   2020年10月份做第二次复查,SCC和Ca125持续上升,发现这个苗头可能是不对了。再进一步检查,肝转移肝上有一个转移点,大概小于20mm这样一个点。当时拿到报告的时候,我就站在那里愣了好几分钟,难受。最怕的事情来了。怎么办?当时就四处问了,打听问医生,网上查,下一步怎么治疗。    主管医生当时是建议我们参加临床试验组,说是有一个双免疫的临床,但是由于各种原因我们没有同意。因为我查了一下资料,其中一个药有引起内出血风险,正好我们又有放射性肠炎,有点出血,怕影响更大,当时就没有同意。然后到了另外一个肿瘤医院去做了消融。做的过程中人很痛苦,生不如死那种感觉。  […]

半夏
非HPV相关宫颈癌如何治疗?BMJ子刊发表罕见病例

非HPV相关宫颈癌如何治疗?BMJ子刊发表罕见病例

一位60岁女性患者,因大量阴道浆液性分泌物就诊。妇科检查可见宫颈一巨大肿物。 应该是宫颈癌。 然而,病理报告却显示鳞状细胞癌少于5%,肉瘤超过95%。 显然,这是一种特殊的混合恶性肿瘤——子宫颈癌肉瘤(CCS)。 CCS发病率低,预后不良,文献少有报道。下一步如何治疗?有何方案? “医学界肿瘤频道”带你学习BMJ子刊发表的病例报道[1]。 病例基本情况 患者,女,60岁。 主诉:阴道大量浆液性分泌物。 现病史:患者无明显诱因疲倦感持续1年,无特殊病史,无其他相关疾病。 妇科检查:子宫颈可见直径大于5厘米的扁平易碎肿块,无明显侵犯邻近组织。 盆腔MRI:宫颈管可见膨胀病变70×50×56 mm,未侵犯子宫体;CT扫描和正电子发射断层扫描(PET)扫描检查排除远处转移。 MRI显示宫颈癌(癌肉瘤)测量70×50×56 mm。质量不均匀,分叶状,有液化区 实验室检查:CA 125为6.9 U/mL。 病理活检:鳞状细胞癌少于5%,肉瘤超过95%。病理切片如下: 图中显示鳞状细胞癌成分:大的嗜酸性细胞质的多边细胞,具有核异型和角化珠 图中显示肉瘤样成分:低分化细胞分界不清,核异型,核分裂现象增多 Pan-CK AE1-AE3:一种存在于上皮成分中的细胞角蛋白的一线标记物 多学科会诊后,主治医生决定对患者进行根治性手术。 患者接受了全子宫切除+双输卵管-卵巢切除术+上结肠切除术+网膜切除术+术中淋巴结评估。大体病理显示宫颈弥漫性增大;切面可见白黄色肉质肿物,弥漫性浸润宫颈。未累及子宫体、子宫附件、大网膜及切除淋巴结。 术后病理:镜检见上皮质和间充质两种成分。 免疫组化:AE1/AE3(+)、p63(+)、34BE12(+)、p53(-)、CK8/18(+)。 术后CA 125为6.0 U/mL。 术后诊断:局部宫颈癌肉瘤(FIGO分期IB3期)。 术后6个月的最后一次腹部和盆腔MRI显示无疾病,患者仍处于临床恢复期。因术后并发症未接受辅助治疗。 宫颈癌和CCS有什么差别?——难辨真假 CCS起源于苗勒氏管(Müllerian)或中肾管残余,与HPV感染无关[2]。 CCS的临床表现多为异常阴道流血、宫颈肿物、盆腹腔包块及其引起的压迫症状; 而宫颈癌的局部症状十分相似,宫颈癌主要为接触性出血以及阴道异常排液。 因两者的临床表现相似,术前诊断较难。 辅助检查可选用宫颈细胞学检查、阴道镜检查、子宫颈活组织检查的“三阶梯”程序,区分两者主要依据仍然是组织学检查。 CCS应如何治疗? 由于CCS较为罕见,目前仍没有明确的最佳治疗建议。CCS的治疗主要是从子宫癌肉瘤或宫颈癌的研究中推断出来的[1]。 对于局限于宫颈的CCS,手术已被推荐为主要治疗方法。与其他宫颈癌或子宫癌肉瘤不同,CCS中决定辅助治疗必要性和类型的因素尚不明确。 在早期CCS中,手术后是否辅助放疗化疗与改善无病生存期、总生存期和局部复发有关。对于局部晚期CCS,仍然建议辅助放疗和化疗。对于晚期疾病,行姑息性放疗化疗。 CCS的一些病理因素可能与患者生存和疾病复发有关,如子宫肌层浸润深度、淋巴结浸润、附件和浆膜延伸、肿瘤细胞检查阳性以及残余肿瘤体积。 本案例未出现转移,可以进行辅助治疗,但因为手术并发症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窗。 CCS的预后如何?与肉瘤成分有关 该病例中,患者术后随访半年未见复发征兆。在真实世界中,CCS的预后如何呢?根据研究结果,肉瘤成分将影响CCS患者的预后。 一项研究表示,在已报告的42例中有10例(24%)有肉瘤成分(表2)[2]。10例患者平均发病年龄为54岁;肿瘤最大直径1.8-8.0 cm,平均4.5 cm;其中4例为严重外生或息肉样病变。肉瘤成分:梭形细胞肉瘤6例;骨肉瘤2例;软骨肉瘤1例;横纹肌肉瘤1例。2例(22%)死亡,2例(22%)转移或局部复发的肿瘤存活;无病5例(56%)。相比之下,在没有肉瘤成分的中肾管腺癌中,20%的病例死于该病。但关于肉瘤成分与预后的关系,还需要进一步研究。 CCS和常见的宫颈癌虽然在临床表现上十分相似,但是却是两个截然不同的肿瘤,作者将常见的宫颈癌与CCS进行比较归纳了在下表: 小结: 综上,宫颈癌肉瘤发病罕见,临床表现及影像学特征不典型,术前难以明确诊断,确诊需靠术后病理免疫组化。该病病情进展迅速,预后不佳。但早发现,尽量手术切净病灶,必要时辅助治疗可能获得更佳预后。 参考文献: [1]Caramujo C,Reis […]

半夏
进击的宫颈癌:新药突破大崛起

进击的宫颈癌:新药突破大崛起

宫颈癌是全球乃至我国最常见妇科肿瘤之一,2020年全球新发60.4w,死亡34.2w,对应我国新发10.9w,死亡5.9w(数据源自Globocan2020)。相较早期宫颈癌,复发或转移性宫颈癌预后差,治疗有限。   第一代:化疗药垄断地位 复发或转移性宫颈癌常不适于根治性切除术或局部放疗,化疗是最主要的治疗方式之一。 单药顺铂带来的ORR(客观缓解率)仅有13%-23%,且DoR(缓解持续时间)短; 联合化疗方案,仅可改善ORR(20-30%)和PFS(无进展生存期),却无法改善OS(总生存);较PC方案(顺铂+紫衫类),TC方案(顺铂+拓扑替康)是首个显示可以改善mOS的化疗方案(9.4m vs 6.5m, p=0.017),然而后续GOG 204结果未能进一步证明TC方案OS的优效性。但毒性和耐药性会进一步掣肘含铂化疗方案的使用。   第二代:靶向药谱写新标准 多项研究证实,抗血管生成药贝伐珠单抗可有效治疗复发或转移性宫颈癌,由此谱写治疗新篇章。 小II期研究显示,相比单药化疗,贝伐珠可以显著改善mPFS(3.4m)和mOS(7.3m); III期研究显示,相比标准双药化疗方案(PC,TC),PC/TC联合或不联合贝伐珠单抗可以为一线复发或转移性宫颈癌患者带来更长的总生存(17.0m vs 13.3m,p=0.004,HR=0.71),更高的ORR(48% vs 36%) 同时也带来了更高的毒性,≥2级高血压(25% vs 2%),≥3级血栓事件(8%vs 1%),胃肠瘘(3% vs 0%)。   第三代:免疫治疗姗姗来迟   帕博利珠单抗开启的宫颈癌治疗新时代   基于Keynote-028初步结果(帕博利珠单抗用于经治PD-L1阳性宫颈癌具有良好抗肿瘤效果),MSD进一步开展了国际、开放标签、多队列Keynote-158 研究,cohort E为宫颈癌队列. 结果显示,共纳入98例经治晚期宫颈癌患者(二线和末线人群),83.7%为PD-L1阳性人群;中位随访10.2个月时,ITT人群ORR为12.2%(3个CR,9个PR),mPFS为2.1个月,预计6个月PFS率为25%,mOS为9.4个月,预计6个月和1年OS率分别为75.2%和41.4%; PD-L1阳性人群ORR为14.3%,mPFS为2.1个月,mOS为11个月,预计6个月和1年OS率分别为80.2%和47.3%;TRAE发生率为65.3%,3-4级TRAE发生率为12.2%。 随后帕博利珠单抗被进一步开发用于晚期一线宫颈癌治疗,Keynote-826是一项随机、双盲、对照III期注册研究,探索”帕博利珠单抗+标准化疗±贝伐珠单抗”vs ”安慰剂+标准化疗±贝伐珠单抗”用于持续性、复发或转移性宫颈癌的疗效和安全性,PFS和OS双主要终点设计。 结果显示,ITT人群中(n=617),帕博利珠单抗组可以延长mPFS(10.4 vs 8.2m,HR=0.65,p<0.001),提高2年OS率(50.4% vs 40.4%,HR=0.67);PD-L1 CPS≥1的人群中(n=548),帕博利珠单抗组可以显著改善mPFS(10.4 vs 8.2m,HR=0.62,p<0.001),提高2年OS率(53% vs 41.7%,HR=0.64),提高ORR(68% vs50%);PD-L1 CPS≥10人群中(n=317),帕博利珠单抗组又更高的mPFS获益(10.4 vs 8.1m,HR=0.58,p<0.001), 更高的2年OS率(54.4% vs 44.6%,HR=0.61)   基于Keynote-158 Cohort […]

半夏
进击的宫颈癌:新药突破大崛起

进击的宫颈癌:新药突破大崛起

宫颈癌是全球乃至我国最常见妇科肿瘤之一,2020年全球新发60.4w,死亡34.2w,对应我国新发10.9w,死亡5.9w(数据源自Globocan2020)。相较早期宫颈癌,复发或转移性宫颈癌预后差,治疗有限。   第一代:化疗药垄断地位 复发或转移性宫颈癌常不适于根治性切除术或局部放疗,化疗是最主要的治疗方式之一。 单药顺铂带来的ORR(客观缓解率)仅有13%-23%,且DoR(缓解持续时间)短; 联合化疗方案,仅可改善ORR(20-30%)和PFS(无进展生存期),却无法改善OS(总生存);较PC方案(顺铂+紫衫类),TC方案(顺铂+拓扑替康)是首个显示可以改善mOS的化疗方案(9.4m vs 6.5m, p=0.017),然而后续GOG 204结果未能进一步证明TC方案OS的优效性。但毒性和耐药性会进一步掣肘含铂化疗方案的使用。   第二代:靶向药谱写新标准 多项研究证实,抗血管生成药贝伐珠单抗可有效治疗复发或转移性宫颈癌,由此谱写治疗新篇章。 小II期研究显示,相比单药化疗,贝伐珠可以显著改善mPFS(3.4m)和mOS(7.3m); III期研究显示,相比标准双药化疗方案(PC,TC),PC/TC联合或不联合贝伐珠单抗可以为一线复发或转移性宫颈癌患者带来更长的总生存(17.0m vs 13.3m,p=0.004,HR=0.71),更高的ORR(48% vs 36%) 同时也带来了更高的毒性,≥2级高血压(25% vs 2%),≥3级血栓事件(8%vs 1%),胃肠瘘(3% vs 0%)。   第三代:免疫治疗姗姗来迟   帕博利珠单抗开启的宫颈癌治疗新时代   基于Keynote-028初步结果(帕博利珠单抗用于经治PD-L1阳性宫颈癌具有良好抗肿瘤效果),MSD进一步开展了国际、开放标签、多队列Keynote-158 研究,cohort E为宫颈癌队列. 结果显示,共纳入98例经治晚期宫颈癌患者(二线和末线人群),83.7%为PD-L1阳性人群;中位随访10.2个月时,ITT人群ORR为12.2%(3个CR,9个PR),mPFS为2.1个月,预计6个月PFS率为25%,mOS为9.4个月,预计6个月和1年OS率分别为75.2%和41.4%; PD-L1阳性人群ORR为14.3%,mPFS为2.1个月,mOS为11个月,预计6个月和1年OS率分别为80.2%和47.3%;TRAE发生率为65.3%,3-4级TRAE发生率为12.2%。 随后帕博利珠单抗被进一步开发用于晚期一线宫颈癌治疗,Keynote-826是一项随机、双盲、对照III期注册研究,探索”帕博利珠单抗+标准化疗±贝伐珠单抗”vs ”安慰剂+标准化疗±贝伐珠单抗”用于持续性、复发或转移性宫颈癌的疗效和安全性,PFS和OS双主要终点设计。 结果显示,ITT人群中(n=617),帕博利珠单抗组可以延长mPFS(10.4 vs 8.2m,HR=0.65,p<0.001),提高2年OS率(50.4% vs 40.4%,HR=0.67);PD-L1 CPS≥1的人群中(n=548),帕博利珠单抗组可以显著改善mPFS(10.4 vs 8.2m,HR=0.62,p<0.001),提高2年OS率(53% vs 41.7%,HR=0.64),提高ORR(68% vs50%);PD-L1 CPS≥10人群中(n=317),帕博利珠单抗组又更高的mPFS获益(10.4 vs 8.1m,HR=0.58,p<0.001), 更高的2年OS率(54.4% vs 44.6%,HR=0.61)   基于Keynote-158 Cohort […]

半夏
感染HPV后,如何才能转阴?看完放心多了

感染HPV后,如何才能转阴?看完放心多了

在女性恶性肿瘤中,宫颈癌的发病率仅次于乳腺癌,而大多数宫颈癌又是由HPV感染所致。 于是,经常听到有人问:“感染HPV=得了宫颈癌吗”? HPV具有传染性,男女都易感染,性传播是常见的传播途径。实际上,80%以上的女性一生中会感染一次甚至多次HPV。 HPV有200多个型别,根据其致癌性分为高危型、低危型。 低危病毒感染后,常见的就是皮肤上的疣。高危型HPV感染后较易导致宫颈癌前病变,甚至宫颈癌。 感染HPV后,怎么做才能顺利转阴? 感染HPV像感冒,大部分不得癌 人乳头状瘤病毒(HPV)感染,是最常见的生殖道病毒性感染,如同人得感冒一样普遍。 “ 怎么知道自己有没有感染HPV? 根据症状判断:如果你的皮肤出现了不明疣体,有痛痒的感觉;或是出现了非经期出血、分泌物增多等症状时,就要第一时间去医院做HPV检查。 无症状时:坚持定期体检,去医院通过HPV或TCT筛查,来判断是否感染HPV。   一项基于美国人群的研究显示,有性行为的男性和女性一生中感染HPV的几率高达80%~90%,而因此患上宫颈癌的女性仅占极小的比例。     人体在感染HPV后,大多可以通过免疫机制将其清除,所以多数HPV感染是一过性且无临床症状的,不会产生病变。什么情况下,HPV病毒会导致癌变?   持续感染HPV病毒 01 事实上,导致宫颈癌的主要原因不是感染HPV,而是因为无法及时将其清除,使感染进入了持续阶段。 换句话说,HPV 持续感染才是宫颈病变发展为宫颈癌的必要条件,单纯 HPV 感染不等于会发生宫颈癌。 从HPV感染到患上宫颈浸润癌,通常需要25~30年的时间,经过:“HPV 感染→持续性病毒感染引起宫颈上皮细胞病变→持续性病毒感染引起宫颈癌前病变→宫颈浸润癌”的四步发展,最终演变为恶性肿瘤。 高危型HPV病毒 02 是否导致癌变也与感染的HPV类型有关。 目前发现的HPV有200多种,其中约40种会感染生殖道,根据致癌性的不同可分为高危型和低危型。 高危型主要有12个,引起宫颈上皮增生Ⅱ级以上的几率超过90%,有致癌风险;低危型主要有11个,主要导致湿疣类病变和宫颈上皮增生,引发宫颈癌的几率不到5%。 从目前的研究和数据看,宫颈癌多见于 40岁以上女性,持续高危型 HPV感染到发生宫颈癌需要较长时间,从宫颈癌前病变发展为浸润癌一般需10~15 年,但约25%的患者会在5年内发展为浸润癌。 让HPV转阴,免疫力是关键 在与HPV抗争的过程中,不少患者抱怨“又冲洗又上药,还是转不了阴!”事实上,HPV转阴并没有特效药。 HPV感染通常是“一过性”的或者称为“一过性HPV携带状态”,平均感染时间为8个月,多数可以清除,并不会发展为癌前病变。   在流行病学统计上,百分之七八十的HPV感染者,能通过自身免疫将进入体内的HPV病毒消灭掉。 只有少数人出现高危型HPV持续感染(持续感染超过12个月),宫颈癌也是大多由此类情况引发。 如何提升自身免疫力? 每天坚持半小时中等强度的体育锻炼;不熬夜,保持充足睡眠;戒烟酒;适当多吃蔬菜水果;保持心情舒畅。 哪些人恶化成宫颈癌的风险大? 1.早婚早育多产;2.性生活紊乱;3.免疫力低下、抽烟酗酒。 对于25岁左右、宫颈无炎症、身体状态好的患者可寄希望于自然清除。 如何通过治疗转阴? 利用微创热凝杀毒剥脱术综合疗法(MITAS),在不损伤宫颈黏膜基底生发层的基础上,使宫颈黏膜自然脱落,整个过程出血量少;此外,借助局部免疫药物注射可提升病变部位的免疫力、帮助清除病毒。 生活中如何预防HPV病毒感染? HPV是一种很常见的病毒,80%的女性一生中都可能感染过。 虽然主要是通过性行为传播,但也可能通过毛巾、便盆、母婴等传播。 预防HPV感染和干预HPV感染后的疾病进程,是HPV感染防治的关键。只有正确认识,规范治疗,才能避免不必要的损伤。 打HPV疫苗 九价疫苗的预防效果好于四价和二价,但目前仅适合16~26岁。在考虑价格的前提下,还是建议按照适合年龄进行选择。 […]

半夏
WHO新分类、神经内分泌肿瘤……宫颈癌病理6大新进展别错过!

WHO新分类、神经内分泌肿瘤……宫颈癌病理6大新进展别错过!

2021年中国肿瘤学大会(CCO)妇科肿瘤分会场于2021年4月16日-17日线上召开。在宫颈癌诊疗规范专场会议上, 来自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的杨文涛教授为我们带来了《宫颈恶性肿瘤病理新进展》的专题报告。 一、病理形态到发病机制及预后的重心转移——以HPV相关性分类 宫颈鳞癌 2014年WHO指南根据形态学对宫颈鳞癌进行分类,而新版指南更注重发病机制及预后,将宫颈鳞癌分为HPV相关性、HPV非相关性、非特指类型*。更新要点如下: * 当病理科实验室没有条件进行HPV相关性检测,可使用非特指类型这一诊断。 宫颈鳞癌中绝大部分都是HPV相关性,其癌前病变为鳞状上皮内病变(SIL);HPV非相关性鳞状细胞癌较少见,其癌前病变尚未确认。 虽然目前HPV相关性和HPV非相关性宫颈鳞状细胞癌的治疗尚无差别,但HPV非相关性鳞状细胞癌的预后较差,多数患者诊断时分期较晚,淋巴结转移率高。 宫颈腺癌 与上述宫颈鳞癌总分类变化相似,新版指南将宫颈腺癌分为HPV相关性及HPV非相关性。更新要点如下: 浸润性腺癌占宫颈恶性肿瘤的25%,发病率还在上升。 大部分宫颈腺癌为HPV相关性,其中最常见的HPV亚型为18型,16型和45型。 HPV相关性腺癌患者更年轻,肿瘤相对小,分期早,淋巴血管侵犯(LVI)(+)、淋巴结转移更少见,对传统辅助治疗方案的反应更好,患者DFS、PFS和OS更佳[1]。 二、宫颈HPV相关性腺癌silva pattern浸润方式 近年来,病理学家们逐步推进HPV相关性宫颈腺癌silva pattern浸润方式分类法,以指导临床预后。silva pattern分类方法如下: 从Pattern A至Pattern C,宫颈腺癌患者预后逐渐变差,各浸润方式的临床特点如下[2]: 三、预后差的HPV非相关性宫颈腺癌——胃型腺癌亚型 宫颈胃型黏液性病变分为良性病变、癌前病变及恶性肿瘤,其中恶性肿瘤包括胃型腺癌和微偏腺癌。 胃型腺癌作为HPV非相关宫颈腺癌中的一种亚型预后很差:与HPV相关宫颈腺癌相比,胃型腺癌晚期患者所占比例高,发生转移的比例高,总体生存情况差。此外,宫颈胃型腺癌伴卵巢环状小管性索瘤(卵巢正常大,双侧多灶),常常提示Peutz Jeghers综合征。 杨文涛教授结合病例,讨论了宫颈胃型腺癌读片要点。 该病例中,宫颈病变镜下表现为形状不规则粘液腺体浸润性生长,肿瘤性腺体由黏液细胞组成,胞浆丰富,呈泡沫状,细胞边界清楚。左图形态温和,接近于微偏腺癌,右图形态异型,呈明显的浸润性腺癌,病理诊断为HPV非相关宫颈腺癌胃型腺癌亚型。患者双侧附件切除后,送检双侧卵巢大体正常,但镜下出现肿瘤病灶: 卵巢中可见大小不等的圆形巢状病灶,病灶由环绕透明基底膜样物质的简单/复杂小管组成。肿瘤细胞呈高柱状,胞质苍白,胞核圆形且位于基底。病理诊断为卵巢环状小管性索瘤。综合上述表现,提示Peutz Jeghers综合征可能。反问临床病史,患者自述自小因多部位斑点就医,几年前肠镜下多枚肠息肉摘除术,进一步佐证Peutz Jeghers综合征诊断。 Peutz Jeghers综合征是一种常染色体显性遗传病,大部分患者存在STK11基因的胚系突变,临床上以胃肠(尤其是小肠)错构瘤性息肉和黏膜皮肤黑色素沉着为主要病变特点。一般来说,Peutz Jeghers综合征预后较好,但一旦发生宫颈胃型腺癌则预后差。 由此可知,妇科肿瘤可能是某些遗传综合征的首发肿瘤,常见病例除宫颈胃型腺癌/卵巢环状小管性索瘤与Peutz Jeghers综合征外,还有宫颈胚胎性横纹肌肉瘤/卵巢性索间质肿瘤与DICER1综合征,了解这些肿瘤的临床病理特点和免疫组化特征有助于尽早筛选出这些患者。 四、宫颈神经内分泌肿瘤 新版指南简化了宫颈神经内分泌肿瘤分类。WHO专家组希望通过神经内分泌肿瘤(NET)、神经内分泌癌(NEC)两个术语对各部位的神经内分泌肿瘤进行涵盖。NET形态学温和,NEC异型性明显,包括了大细胞神经内分泌癌和小细胞神经内分泌癌。此外还有混合性神经内分泌-非神经内分泌肿瘤。 妇科神经内分泌肿瘤在妇科肿瘤中的占比≤2%,其中发生于宫颈占54%,发生在宫体占24%,发生在卵巢/输卵管占16%,发生在阴道占5%,发生在外阴占1%。 宫颈是分化差的NEC最常见的发生部位,宫颈NEC高度侵袭性,易发生淋巴道和血道播散,就诊时常已有淋巴结及远处转移,死亡率高。 五、宫颈癌生物标志物进展 宫颈癌预测预后主要标记物包括了KRAS、HER2及PD-L1: 对于临床关心的PD-L1检测,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已批准应用22C3 pharmDx (Agilent)试剂盒及配套的Autostainor Link 46(Agilent)全自动染色机进行PD-L1的免疫组化检测,作为抗PD-L1药物帕博利珠单抗使用的伴随诊断[3]。其染色评分采用联合阳性分数评分体系(CPS),阳性阈值为≥1[3]。而可惜的是,上述试剂盒及药物在我国尚未获批。 六、NTRK1重排基因突变,或将指导新型靶向治疗 已知的妇科NTRK1重排肿瘤均发生在宫颈,该类肿瘤虽然少见,但有对应的靶向药物,如拉罗替尼、恩曲替尼等[4]。其检测方法包括: 1. NGS检测(RNA-seq) 2. 免疫组化Pan-TRK抗体 操作便捷,价格低廉,仅需少量肿瘤样本。 NTRK1和NTRK2敏感性好,NTRK3敏感性略差;特异性佳(排除平滑肌分化和神经分化)。 3. […]

半夏
JAMA子刊:阿那曲唑联合mTOR抑制剂Vistusertib治疗子宫内膜癌安全有效

JAMA子刊:阿那曲唑联合mTOR抑制剂Vistusertib治疗子宫内膜癌安全有效

▎临床问题: 阿那曲唑联合mTOR抑制剂Vistusertib治疗激素受体阳性的复发性或转移性子宫内膜癌患者的安全性和有效性如何? 子宫内膜癌因其激素依赖性常用芳香化酶抑制剂进行治疗。现有证据表明将mTOR抑制剂与内分泌治疗相结合或是一种可行的治疗方式,但其安全性和有效性尚不明确。来自JAMA子刊的一项临床试验表明阿那曲唑联合mTOR抑制剂Vistusertib治疗激素受体阳性的复发性或转移性子宫内膜癌患者的安全性和有效性良好。 研究发表截图 ▎研究方案: 该研究为一项多中心、开放标签的1/2期随机临床试验,73名受试者以2:1的比例被随机分配至联合用药组(V+A组;n=49)或阿那曲唑单药组(A组;n=24)。研究的主要终点为安全性先导期间的严重不良反应事件和第8周时的疾病无进展生存率(8wk-PFR),次要终点为客观缓解率、缓解持续时间、无进展生存期(PFS)、总生存期和不良事件发生率。 ▎主要发现: 在V+A组,8wk-PFR为67.3%(单侧95%CI,54.7%),A组为39.1%(单侧95%CI,22.2%); 在安全性先导期间,未报告有严重不良事件(V+A组为6例); V+A组的总缓解率为24.5%(95%CI 13.3%至38.9%),A组为17.4%(95%CI 5.0%至38.8%)。 在27.7个月的中位随访期间内,V+A组的中位PFS为5.2个月(95%CI 3.4至8.9),A组为1.9个月(95%CI 1.6至8.9); 与Vistusertib相关最常见的不良事件(≥2级)是疲劳、淋巴细胞减少、高血糖和腹泻。 ▎不足与展望: 本临床试验表明,阿那曲唑联合Vistusertib可改善子宫内膜癌患者的8wk-PFR、总缓解率和PFS,且不良事件可控,体现出这一治疗方式良好的安全性和有效性。故在治疗过程中明确患者的分子亚型有助于更加精准地将那些最有可能获益的个体筛选出来。 参考资料: https://jamanetwork.com/journals/jamaoncology/fullarticle/2792232  

半夏
JAMA Oncol:立体定向低分割放射治疗子宫癌在短期随访中耐受性良好

JAMA Oncol:立体定向低分割放射治疗子宫癌在短期随访中耐受性良好

▎临床问题: 接受辅助立体定向低分割放射治疗的子宫癌患者的急性毒性反应和生活质量如何? 辅助放疗在减少子宫癌患者局部复发中起着重要作用。虽然低分割放射治疗可能有利于医疗保健系统和全球社区,同时减少了患者每日进行放射治疗的治疗负担,但尚未对其进行前瞻性研究或子宫癌治疗的随机试验,相关的毒性作用和患者生活质量尚不清楚。一项来自JAMA Oncol的非随机对照试验报评估了立体定向低分割盆腔辅助放射治疗子宫癌后的急性泌尿生殖系统和肠道毒性反应以及患者报告的结果。 研究发表截图 ▎研究方法: 该研究在加拿大安大略省的2个癌症中心对2019年5月至2021年8月期间的患者进行了多中心试验,共纳入61名手术后患I至III期子宫癌的患者(中位年龄66岁;范围,51-88岁)研究,接受立体定向辅助盆腔放射治疗,剂量30Gy,分5次,隔天或每周进行一次。该研究肿瘤组织学结果包括39例宫内膜样腺癌、15例浆液性或透明细胞癌、3例癌肉瘤和4例去分化癌。16名患者接受了序贯化疗,9名接受了额外的穹窿近距离放射治疗。中位随访时间为9个月(IQR为3-15个月)。研究在基线、第3次治疗和第5次以及6周和3个月的随访时,收集毒性反应和患者报告的生活质量评估。 ▎主要发现: 在61名患者中,33名患者(54%)观察到1级急性胃肠道毒性反应,8名患者(13%)观察到2级急性胃肠道毒性反应。 对于泌尿生殖系统最严重的毒性反应,25名患者(41%)出现1级反应,2名患者(3%)出现2级反应。 1名患者(1.6%)在第5次治疗时出现急性3级胃肠道毒性反应腹泻,该反应在随访时得到解决。 只有第5次治疗时患者报告的腹泻分数(平均分数,6.56)在临床上(分数≥10)和统计上显著差于基线(平均分数,35.76);P<0.001),但这一症状在随访中有所改善。 ▎不足与展望: 总的来说,立体定向低分割放射治疗子宫癌在短期随访中耐受性良好。需要更长时间的随访和未来的随机研究来进一步评估这种治疗。 参考文献: [1].https://jamanetwork.com/journals/jamaoncology/fullarticle/2791270

半夏
带你了解晚期子宫内膜癌患者的诊疗经过

带你了解晚期子宫内膜癌患者的诊疗经过

在这个时代,女性拥有越来越多的身份和角色,无论是家庭还是职场都有许多压力随之而来。当代女性社会追求升级了,但是身体健康问题也不容忽视。卵巢癌、宫颈癌和子宫内膜癌都属于女性特异性的妇科肿瘤,其中子宫内膜癌占女性生殖系统恶性肿瘤的20%-30%,多发于60岁左右的绝经后妇女,且随着社会老龄化加剧,子宫内膜癌的发病率呈上升趋势。 当妇科恶性肿瘤找上门来,女性又有哪些合适的治疗手段可以选择呢? 妇科恶性肿瘤的治疗,一直都强调以手术为主的综合治疗。不能接受手术切除的患者,因为病情需要,大多接受放疗+化疗以控制肿瘤发展。近年来,随着临床研究的开展,靶向治疗和免疫治疗也在子宫内膜癌中显示出良好的疗效,改写了妇科恶性肿瘤治疗手段相对单一的局面,特别是对于不可手术切除的晚期患者。 正值三八妇女节,本期“例例声辉”带来了一例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肿瘤内科徐蓓教授分享的微卫星高度不稳定(MSI-H)晚期子宫内膜癌患者的诊疗经历,该患者二线治疗入组了恩沃利单抗II期临床试验,并且获得了持续部分缓解(PR)。 患者基本情况 患者女,68岁,因“无明显诱因下出现阴道出血”于当地检查。 2017年7月当地查B超示:探及子宫腔内低回声团块,界不清,范围约4.8*4.6*4.2cm,内有血流信号,内膜信号不清。 2017年8月1日行诊断性刮宫术,病理示:(子宫)内膜样腺癌,III级,浸润肌壁深度大于1/2,可见血管侵犯,无明确神经累及。 首战失利,初次复发治疗疗效不佳 2017年8月至2017年10月2日,患者进行盆腔放疗50Gy/25F。2018年4月患者出现阴道出血一周,于当地医院进行核磁共振(MR)检查,结果显示:局部类圆形低信号影。由于出血风险大,在当地医院并未行病理活检。临床诊断结果为肿瘤局部复发。2018年5月10日至2018年6月6日针对复发肿瘤区域,为患者进行盆腔放疗54Gy/36F,期间同步多西他赛120mg化疗1周期。 2018年6月29日,患者到上海就诊,行阴道肿物活检术,病理结果示:(阴道前壁赘生物和阴道左侧壁赘生物)粘膜组织慢性炎。但因为持续出血没有好转,2018年11月13日患者再次来沪就诊,发现阴道内有结节状赘生物达阴道外,再次活检,病理示:子宫内膜样癌转移。免疫组化结果为无错配修复缺陷(pMMR)。妇科医生与患者进行充分沟通后,不建议再次手术。 后线治疗告捷,恩沃利单抗治疗后持续PR 18个月 2019年1月,患者进行临床研究前的基线检查,CT显示:宫颈阴道区恶性肿瘤,转移可能大,病灶累及肛管及肛提肌可能。此外,患者反复出现排尿不尽,偶有阴道出血和渗液。随后,患者入组“恩沃利单抗单药治疗MSI-H/错配基因错配缺陷(dMMR)晚期结直肠癌及其它晚期实体瘤患者的临床疗效和安全性的多中心II期临床研究”,接受恩沃利单抗150mg qw治疗。 2019年9月进行疗效评估,结果为疾病稳定(SD),2020年1月疗效评估结果首次达到PR,2021年8月患者再次进行CT评估,结果为持续PR。在恩沃利单抗的治疗过程中,出现的不良事件(AE)为II级尿路感染,I级高血糖,I级亚临床甲减,I级窦性心动过缓,不良反应总体可控。   2019年1月CT(左)、2019年9月CT(中)、2020年1月CT(右) 2020年9月CT(左)、2021年8月CT(右) 专家点评 本例患者为老年子宫内膜癌患者,并且为肌层浸润深度>50%的III级子宫内膜样癌,属于高度危险子宫内膜癌。尽管目前针对子宫内膜癌的治疗手段主要是手术、化疗或放疗,但存在患者术后高比例的复发率或转移率,以及药物的不良反应或多药耐药的问题。本例患者在放疗后很快出现复发转移,后续的同步放化疗疗效也十分有限,此时寻找新的治疗手段则至关重要。 值得庆幸的是,子宫内膜癌中MSI-H/dMMR发生率比较高,约为25%~31%。MSI型患者的肿瘤突变负荷增加,对应的PD-1和PD-L1表达增高,更易从PD-1/PD-L1抑制剂中获益[1,2]。部分学者认为,MSI可作为免疫治疗反应的生物标志物,使晚期子宫内膜癌患者接受抗PD-1/PD-L1治疗,并从中获益[3]。 恩沃利单抗是皮下注射的新型抗PD-L1单抗,它的出现为妇科恶性肿瘤患者后线治疗提供了全新的手段。恩沃利单抗凭借其II期临床试验结果[4],于2021年11月24日获得中国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NMPA)的批准上市,适应证为不可切除或转移性MSI-H/dMMR的成人晚期实体瘤患者的治疗。 患者在同步放化疗进展后,入组了恩沃利单抗II期临床试验。作为全球首个皮下注射PD-L1抑制剂,恩沃利单抗使用十分便捷,注射仅需30s,不占用病房资源。疫情期间,患者有接近2个月没有用药,但是疾病仍然控制稳定,此外,患者接受恩沃利单抗治疗期间,出现的AE均为1-2级,总体安全性良好。恩沃利单抗治疗一后年患者首次达到PR,此后患者病灶持续缩小,由此可见,恩沃利单抗为患者带来了可观的疗效。在治疗的初期,患者反复出现尿路感染,一年后未再发作,考虑和患者的机体免疫力提高相关,也和肿块缩小,排尿好转有关。 目前免疫治疗已经成为妇科恶性肿瘤治疗的重要一环,但临床应用较为局限,探寻免疫治疗与手术、化疗、放疗之间的交叉联合,将是提高患者生存率及生活质量的研究方向之一。今天是三八妇女节,我们也希望在未来妇科恶性肿瘤可以得到彻底的防治,期待未来恩沃利单抗更多地探索与其他治疗手段的联合应用,为更多的妇科恶性肿瘤患者带来福音。   参考文献: [1]Cancer Genome Atlas Research Network, Kandoth C, Schultz N, et al. Integrated genomic characterization of endometrial carcinoma. [J].Nature. 2013 May 2;497(7447):67-73. [2]Pakish JB, Jazaeri AA. Immunotherapy in Gynecologic […]

半夏
刷新历史,安罗替尼登顶JCO!安罗替尼联合信迪利单抗治疗二线及以上复发性晚期宫颈癌安全有效

刷新历史,安罗替尼登顶JCO!安罗替尼联合信迪利单抗治疗二线及以上复发性晚期宫颈癌安全有效

正大天晴盐酸安罗替尼作为我国自主研发的新型小分子多靶点酪氨酸激酶抑制剂(TKI),对VEGFR、PDGFR、FGFR、c-Kit等靶点有着良好的抑制效果,具有抗肿瘤血管生成和抑制肿瘤生长的双重功效。目前已被获批用于非小细胞肺癌、小细胞肺癌、软组织肉瘤、转移性甲状腺髓样癌等的治疗。多项临床研究表明,安罗替尼对食管鳞癌、结直肠癌、肝癌、肾癌、乳腺癌等瘤种亦有良好疗效。 安罗替尼同样在妇科肿瘤领域进行积极探索,近日,由福建省肿瘤医院徐沁教授、孙阳教授、陈传本教授及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王俊杰教授牵头的一项安罗替尼联合信迪利单抗治疗复发性晚期宫颈癌的临床研究成果荣登国际权威期刊Journal of Clinical Oncology(2021年影响因子:44.544),该研究中安罗替尼联合信迪利单抗治疗展现出良好抗肿瘤活性,结果值得肯定。这是继此研究基于二代测序(NGS)生物标志物的二次分析数据中稿2022年美国妇科肿瘤学会(SGO)年会口头汇报后,安罗替尼在妇瘤领域的又一次实力绽放。本文将对研究成果进行详细解读。 第一作者:徐沁、王俊杰、孙阳;通讯作者:陈传本(福建省肿瘤医院) 复发性晚期宫颈癌治疗选择有限,预后不佳 宫颈癌的发病率和癌症相关死亡率居全球第4位,是中国女性第二大常见恶性肿瘤[1,2]。复发性或转移性宫颈癌患者尽管接受了最佳可用治疗方案,但疗效仍表现不佳,5年生存率为17%。目前,铂类药物化疗联合抗血管生成治疗是复发性或转移性宫颈癌的标准一线治疗。然而,在铂类药物化疗耐药的情况下,二线及以上治疗晚期宫颈癌患者无标准治疗方案,且预后不佳[3-5]。 KEYNOTE-028和KEYNOTE-158确定了免疫检查点抑制剂单药治疗化疗后疾病进展的复发性或转移性宫颈癌的疗效性和安全性[6-8]。但只有一小部分PD-L1阳性患者从PD-1/PD-L1抑制剂治疗中获益[9-10]。在GOG 240试验中,抗血管生成药物联合化疗方案显著改善了一线治疗晚期宫颈癌患者的总生存期(OS)和客观缓解率(ORR),表明抗血管生成治疗可为晚期宫颈癌患者提供临床获益[11-12]。此外,抗血管生成药物和免疫检查点抑制剂联合治疗在多种癌症类型中表现出协同抗肿瘤作用[13]。 安罗替尼是VEGFR、FGFR、PDGFR和c-Kit的多靶点抑制剂,对肿瘤血管生成和肿瘤生长具有广泛的抑制作用[14]。信迪利单抗是一种选择性抗PD-1单克隆抗体,与PD-1受体结合,阻断其与PD-L1和PD-L2的相互作用。在本项II期试验中,研究者研究了PD-L1阳性复发性或转移性宫颈癌二线及以上使用安罗替尼联合信迪利单抗的疗效和安全性,并通过整合基因组分析、肿瘤突变负荷(TMB)和PD-L1表达情况探索可用于预测疗效的生物标记物 [15]。 匠心独具,首次前瞻性评估抗血管生成联合免疫治疗在PD-L1阳性晚期宫颈癌的有效性和安全性 入排标准:1.年龄18-75岁;2.组织学确认的复发性或转移性宫颈癌患者;3.ECOG评分0-1;4.PD-L1阳性[综合阳性评分(CPS)≥1];5.既往至少接受一次系统性治疗或不可耐受化疗;6.有至少一个客观可测量的病灶(RECIST 1.1)。患者基线水平见表1。 表1:患者基线情况 试验设计:患者接受信迪利单抗200 mg静脉给药(第1天,每3周1次)。接受安罗替尼10 mg口服给药(每日1次,第1-14天,21天为一周期)。治疗持续至疾病进展(PD)、治疗不耐受或死亡、患者退出或开始新的抗肿瘤治疗。根据药物相关毒性和潜在临床获益,由研究者酌情调整安罗替尼剂量。不允许进行信迪利单抗剂量调整。因不可耐受不良事件(AE)导致一种药物延迟给药或停药的患者将继续接受另一种研究药物治疗。 研究终点:主要终点为ORR。次要终点包括无进展生存期(PFS)、OS、疾病控制率(DCR)、安全性和生物标记物分析(见图1)。 图1:试验流程 生物标记物分析:通过免疫组织化学评估肿瘤PD-L1表达,并使用CPS进行测量,CPS定义为所有PD-L1染色细胞数量除以可计数的肿瘤细胞总数,乘以100。CPS≥1表示PD-L1阳性。基因组检测及TMB计算基于NGS。TMB截断值为7 Muts/Mb,代表数据库中前20%的宫颈癌标本,用于区分高肿瘤突变负荷和低肿瘤突变负荷。 安罗替尼联合信迪利单抗为PD-L1阳性晚期宫颈癌提供二线及以上治疗的新选择 01 疗效显著:ITT人群确认的ORR达54.8% 2019年12月至2020年12月期间,共筛选入组42例患者,至数据截止时间(2021年6月13日),中位随访时间10.9个月(范围0.03-19.2)。中位治疗持续时间7.0个月(范围:0.03-17.7)。在ITT人群中,2例(4.8%)患者达到完全缓解(CR),21例(50%)达到部分缓解(PR);确认的ORR为54.8%(95% CI 38.7%-70.2%)。中位至缓解时间为1.7个月 (95% CI 1.4-2.8个月)(见图2)。 图2.缓解持续时间 14例(33.3%)患者为疾病稳定(SD),DCR为88.1%(95% CI 74.4%-96.0%)。在疗效可评价患者中,ORR为59%(95% CI 42.1%-74.4%),DCR为94.9%(95% CI 82.7%-99.4%)(见表2)。32例(82.1%)患者显示靶病灶大小较基线减小(图3)。 表2:患者总体肿瘤缓解 图3:患者最佳肿瘤尺寸变化 在数据截止时,21例(50.0%)患者发生疾病进展(PD)或死亡。中位PFS为9.4个月(95% CI 8.0-14.6),6个月PFS率为73.1%(95% CI 60.1%-88.9%)(图4)。10例患者(23.8%)发生OS事件,未达到中位OS(95% CI 12.3至未达到),12个月OS率为73.8%(95% CI 59.3%-91.7%)(图4)。在疗效可评价患者中,与非鳞状细胞癌患者相比,鳞状细胞癌患者的ORR显著更高(69.7% vs. 0%,P=0.003),中位PFS更长(11.1个月 vs. 5.8个月, P=0.01)(图5)。 […]

半夏
出海!泽布替尼3项海外新适应证上市申请获受理;免疫联合抗血管生成有望二线治疗晚期宫颈癌|肿瘤情报

出海!泽布替尼3项海外新适应证上市申请获受理;免疫联合抗血管生成有望二线治疗晚期宫颈癌|肿瘤情报

要点提示 JCO:PD-L1阳性晚期宫颈癌后线治疗首迎免疫联合抗血管生成治疗方案 JCO:MEK抑制剂Selumetinib加辅助RAI不能提高DTC患者CR率 新药:国产ROS1/NTRK双靶点抑制剂拟纳入突破性治疗品种 新药:百济神州泽布替尼3项海外新适应证上市申请获受理 01 JCO:PD-L1阳性晚期宫颈癌后线治疗首迎免疫联合抗血管生成治疗方案 目前还没有针对特异性程序性死亡配体1(PD-L1)阳性晚期宫颈癌(CA)的免疫联合抗血管生成治疗研究。因此,研究者探索了信迪利单抗联合安罗替尼作为PD-L1阳性复发或转移(R/M)CA二线或后期治疗的有效性和安全性。研究者表示:信迪利单抗联合安罗替尼作为二线或后期治疗方案,对先前化疗失败的晚期CA患者有效且安全。 官网截图 至少一次全身化疗方案后进展或不能耐受化疗的PD-L1表达阳性的R/M CA患者符合II期试验的条件。患者在第1天接受一次200mg 信迪利单抗,在第1-14天每3周接受一次10mg 安罗替尼。主要终点是研究者确认的客观缓解率(ORR)。次要终点包括无进展生存率(PFS)、总生存率和疾病控制率。 在39例可评价疗效的患者中,ORR为59.0%(95%CI 42.1%-74.4%);疾病控制率为94.9%(95%CI 82.7%-99.4%)。中位PFS为9.4个月(95%CI 8.0-14.6),尚未达到中位总生存率。此外,85.8%的患者出现了与治疗相关的不良事件。最常见的治疗相关不良事件是甲状腺功能减退(33.3%)、天冬氨酸转氨酶水平升高(21.4%)和高血压(19.0%)。PIK3CA、PI3K-AKT信号或KMT2D改变的患者ORR较高,而STK11和/或JAK2改变的患者PFS显著缩短。 02 JCO:MEK抑制剂Selumetinib加辅助RAI不能提高DTC患者CR率 在放射性碘(RAI)难治性肿瘤中,Selumetinib可增加RAI亲和力。研究者探索了与单独使用RAI相比,在分化型甲状腺癌(DTC)患者中,Selumetinib加辅助RAI是否能提高其完全缓解(CR)率。研究结果显示:在辅助性RAI中添加Selumetinib未能提高术后病理风险分层确定存在一线治疗失败高风险DTC患者的CR率,未来的策略应侧重于肿瘤基因型——定制药物选择和维持药物剂量,以优化RAI疗效。 官网截图 ASTRA(NCT01843062)是一项国际Ⅲ期随机安慰剂对照双盲试验。DTC患者一线治疗失败高风险定义为原发肿瘤>4cm;分期为T4或N1a/N1b;伴甲状腺功能不全;≥ 1个转移性淋巴结≥1cm或≥5个淋巴结(任何大小)。入组患者以2:1的比例被随机分配每天两次口服75 mg Selumetinib或安慰剂,持续约5周(无分层)。 400名患者被纳入研究(2013年8月27日至2016年3月23日),试验组和对照组接受RAI治疗后18个月的CR率无统计学显著差异(40% vs 38%;比值比1.07;95%CI 0.61-1.87;P=0.8205)。Selumetinib最常见的不良反应是痤疮样皮炎(7%),没有与治疗相关的死亡报告。 03 新药:国产ROS1/NTRK双靶点抑制剂拟纳入突破性治疗品种 2月21日,中国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审评中心(CDE)官网公示显示,葆元医药/信达生物在研的新一代ROS1/NTRK抑制剂AB-106拟纳入突破性治疗品种,拟定适应证为:携带ROS1融合基因且经ROS1-TKI治疗失败的非小细胞肺癌(NSCLC)。 04 新药:百济神州泽布替尼3项海外新适应证上市申请获受理 2月22日,百济神州宣布,其BTK抑制剂泽布替尼在海外递交的三项新适应证上市申请均已获得受理。其中,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受理了泽布替尼用于治疗成人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CLL)或小淋巴细胞淋巴瘤(SLL)患者的上市申请;欧洲药品管理局(EMA)受理了泽布替尼用于治疗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CLL)患者和边缘区淋巴瘤(MZL)患者的两项新适应证上市申请。   参考文献: [1]Alan L. Ho, Marek Dedecjus, Lori J. Wirth, R.Journal of Clinical Oncology 0 0:0Selumetinib Plus Adjuvant Radioactive Iodine […]

半夏
血液肿瘤重磅药塞利尼索再发力!进军子宫内膜癌,将疾病进展风险降低63%!

血液肿瘤重磅药塞利尼索再发力!进军子宫内膜癌,将疾病进展风险降低63%!

塞利尼索selinexor (Xpovio) 是全球首款且唯一一款口服型选择性核输出抑制剂,已经获得美国FDA批准治疗复发/难治性多发性骨髓瘤和复发/难治性弥漫大B细胞淋巴瘤。在国内,塞利尼索也于2021年2月获得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NMPA)新药上市申请优先审评资格,适应症是复发/难治性多发性骨髓瘤,预计很快就会在国内获批(事实上,塞利尼索在4月已经在海南博鳌乐城先行区博鳌超级医院开出中国大陆首张处方,并获准带离使用)。 近日,塞利尼索在一线维持治疗晚期或复发性子宫内膜癌患者中实现了无进展生存期 (PFS) 的统计学显著改善,将整体患者的疾病进展或死亡风险降低30%!到达了SIENDO 研究的3期主要临床终点,并预计在 2022 年上半年向 FDA 提交补充生物制剂许可申请。 塞利尼索3期临床到达主要终点, 中位PFS为5.7个月 SIENDO 试验(ENGOT-EN5;NCT03555422)是一项前瞻性、多中心、双盲、安慰剂对照、随机 3 期研究,包括约 248 名晚期或复发性子宫内膜癌患者。SEINDO 研究中的患者以 2:1 的比例随机接受塞利尼索(每个 28 天周期的第 1、8、15 和 22 天 80 mg 或 60 mg)或安慰剂(观察和等待)治疗。 除主要终点外,该研究还通过盲法独立中央审查评估 PFS、疾病特异性生存期、总生存期、首次后续治疗时间、后续治疗后 PFS、疾病控制率、健康相关生活质量、治疗中出现的不良事件的患者人数,以及从体格检查实验室测试或生命体征中获得显著结果的患者人数。 结果显示:塞利尼索的中位 PFS 为 5.7 个月,而安慰剂组为 3.8 个月,将疾病进展或死亡风险降低了30%(HR,070;P = .0486)。在第 12 个月大关时,与接受安慰剂或观察等待的患者相比,塞利尼索组患者的无疾病进展可能性增加了37%,显示出持续且稳定的获益。 在具有野生型p53状态的患者亚组中,PFS 的统计学改善更为明显,塞利尼索组的中位 PFS 为 13.7 个月,而安慰剂组为 3.7 个月,将疾病进展或死亡的风险降低了 […]

半夏
​NEJM:仑伐替尼联合帕博利珠单抗可显著延长晚期子宫内膜癌患者PFS和OS|肿瘤情报

​NEJM:仑伐替尼联合帕博利珠单抗可显著延长晚期子宫内膜癌患者PFS和OS|肿瘤情报

要点提示 NEJM:仑伐替尼联合帕博利珠单抗可显著延长晚期子宫内膜癌患者PFS和OS JCO:PACIFIC研究五年生存结果公布!放化疗后度伐利尤单抗具有稳健且持续的OS和PFS获益 新药:欧盟批准辉瑞劳拉替尼一线治疗ALK阳性NSCLC 新药:治疗三阴性乳腺癌!ADC新药戈沙妥珠单抗在新加坡获批 01 NEJM:仑伐替尼联合帕博利珠单抗可显著延长晚期子宫内膜癌患者PFS和OS 日前,《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在线发表了一项研究,旨在探索铂类化疗失败后晚期子宫内膜癌的标准治疗。 研究发表截图 在这项Ⅲ期临床研究中,研究人员以1:1的比例将先前接受过至少一种含铂化疗方案的晚期子宫内膜癌患者随机分配接受仑伐替尼(20 mg,每天口服一次)联合帕博利珠单抗(200 mg,每3周静脉给药)或治疗医师选择的化疗(多柔比星60 mg/m2,每3周静脉给药,或紫杉醇80 mg/m2,每周静脉给药)。两个主要研究终点是根据RECIST v1.1由盲态独立中心审查委员会(BICR)评估的无进展生存期(PFS)和总生存期(OS)。在错配修复基因正常(pMMR)患者和所有患者中评估终点。此外,该研究还评估了安全性。 研究结果显示,共有827例患者(697例pMMR和130例错配修复缺陷)被随机分配接受仑伐替尼联合帕博利珠单抗治疗(n=411)或化疗(n=416)。仑伐替尼联合帕博利珠单抗治疗组的中位PFS比化疗组更长(6.6个月vs 3.8个月;HR=0.6;95%CI:0.50-0.72;P<0.001)。仑伐替尼联合帕博利珠单抗治疗的中位OS长于化疗组(17.4个月vs 12.0个月;HR=0.68;95%CI:0.56-0.84;P<0.001)。 该研究表明,在晚期子宫内膜癌患者中,与化疗相比,仑伐替尼联合帕博利珠单抗可显著延长PFS和OS。 02 JCO:PACIFIC研究五年生存结果更新!放化疗后度伐利尤单抗具有稳健且持续的OS和PFS获益 PACIFIC研究比较了度伐利尤单抗与安慰剂在同步放化疗后未进展的不可切除的Ⅲ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中的疗效。结果显示,巩固度伐利尤单抗治疗OS(HR=0.68;95%CI:0.53-0.87;P=0.00251)和PFS(分层HR=0.52;95%CI:0.42-0.65;P<0.0001)的主要研究终点的显著改善有关,且安全性可控。日前,Journal of Clinical Oncology更新了PACIFIC研究五年生存结果。 研究发表截图 这项研究中,WHO体能状态为0或1(任何肿瘤PD-L1状态)的患者按照2:1的比例被随机分配接受度伐利尤单抗(10 mg/kg静脉注射;每2周给药1次,共12个月)或安慰剂治疗。 研究结果显示,713例随机分配的患者中有709例接受了度伐利尤单抗或安慰剂治疗。截至2021年1月11日[中位随访,34.2个月(所有患者);61.6个月(审查患者)],更新的OS(中位OS:47.5个月vs 29.1个月;分层HR=0.72;95%CI:0.59-0.89)和PFS(中位PFS:16.9个月vs 5.6个月;分层HR=0.55;95%CI:0.45-0.68)与主要分析保持一致。度伐利尤单抗和安慰剂的5年OS率估计分别为42.9%与33.4%,PFS率分别为33.1%和19%。 此次数据更新表明,放化疗后度伐利尤单抗具有稳健且持续的OS和持久的PFS获益。据估计,随机分配到度伐利尤单抗的患者中有42.9%的患者在5年内仍然存活,而随机分配到度伐利尤单抗的患者中,有33.1%的患者仍然存活并且没有疾病进展,为这种情况下的护理建立了新的基准。 03 新药:欧盟批准辉瑞劳拉替尼一线治疗ALK阳性NSCLC 1月28日,辉瑞宣布欧盟委员会批准劳拉替尼新适应证上市申请,单药一线治疗ALK阳性NSCLC。 在关键III期CROWN研究中,针对之前未接受过治疗的ALK阳性NSCLC患者,劳拉替尼(n=149)与克唑替(n=147)相比可使疾病进展或死亡风险降低72%(HR=0.28,P≤0.0001)。在关键次要终点客观缓解率(ORR)方面,劳拉替尼组经确证的ORR为76%,克唑替尼组为58%。 预先指定的探索性分析结果显示,劳拉替尼对脑转移患者的颅内ORR为82%[其中完全缓解(CR)率71%],克唑替尼组为23%。劳拉替尼组患者颅内持续反应时间(DoR)达1年,患者比例为79%(n=11),而克唑替尼组这一比例为0%(n=0)。 CROWN研究结果是劳拉替尼在美国和欧盟获批一线治疗ALK阳性NSCLC的依据,基于该研究结果,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于2018年加速批准的二线适应证也得到了完全批准。 04 新药:治疗三阴性乳腺癌!ADC新药戈沙妥珠单抗在新加坡获批 2月7日,创新药公司云顶新耀(Everest Medicines)宣布,新加坡卫生科学局(HSA)已批准戈沙妥珠单抗用于治疗既往接受过至少两种系统治疗(其中至少一种为针对转移性疾病的治疗)的不可切除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三阴性乳腺癌成人患者。戈沙妥珠单抗是一款靶向TROP-2的抗体偶联药物(ADC)。 TROP-2是人滋养细胞表面抗原,它在各种人类上皮癌中高度表达,包括乳腺癌、肺癌、胃癌、结直肠癌、胰腺癌、前列腺癌、宫颈癌、头颈癌和卵巢癌等。TROP-2的过表达在肿瘤生长过程中起着关键作用,且在乳腺癌等癌症中与更具侵袭性的疾病和预后不良相关。 此前,该新药已在美国获批治疗三阴性乳腺癌、尿路上皮癌。同时它还在临床研究中,探索治疗包括HR+/HER2-转移性乳腺癌、转移性NSCLC等在内的更多肿瘤类型。 参考文献: [1]Makker Vicky,Colombo Nicoletta,Casado Herráez Antonio et al.Lenvatinib plus Pembrolizumab for […]

半夏
子宫内膜癌最新疗法及市场分析

子宫内膜癌最新疗法及市场分析

子宫内膜癌是发生于子宫内膜的一组上皮性恶性肿瘤,又称子宫体癌,是女性生殖道三大常见恶性肿瘤之一。其多发生于围绝经期及绝经后妇女。随着人口平均寿命的增加以及生活习惯的改变,子宫内膜癌的发病率近20年呈持续上升和年轻化趋势。 在我国,作为继宫颈癌之后第二个常见的妇科恶性肿瘤,约占妇科恶性肿瘤的20%~30%。部分发达城市的子宫内膜癌发病率已达妇科恶性肿瘤第一位。 大多数确诊病例为局限于子宫的早期癌症(I–II期),并且早期疾病以治愈为目的进行手术治疗。 晚期疾病(III–IV期)(新诊断或复发)的治疗主要取决于肿瘤的组织病理学、分期、分级和分子标志物。 当前治疗方案 化疗是治疗子宫内膜癌的主要手段。 以卡铂为基础的化疗常用于早期疾病(作为手术的辅助治疗)和晚期、不可切除或复发性疾病(作为一线治疗)。 激素治疗的使用比例低于化疗,通常仅用于晚期或复发性疾病。 血管生成抑制剂贝伐珠单抗(Avastin,Roche/Genentech)或人表皮生长因子受体2(HER2)靶向抑制剂曲妥珠单抗(赫赛汀,Roche/Genentech)是一些晚期或复发性疾病患者的超适应症处方药物。 2017年,FDA授予PD1抑制剂帕博利珠单抗(Keytruda,Merck&Co.)用于治疗既往治疗后进展且无替代治疗选择、不可切除或转移性高度微卫星不稳定(MSI-H)或DNA错配修复缺陷(dMMR)实体瘤。 帕博利珠单抗用于治疗原发性和复发性MSI-H或dMMR子宫内膜癌(分别约占原发性和复发性肿瘤的30%和约13-30%)。2020年其加速获准用于治疗肿瘤高突变负荷(TMB-H)实体瘤(约25%的肿瘤)。该疗法作为MSI-H或dMMR晚期子宫内膜癌的二线疗法正在接受FDA审查。 帕博利珠单抗还获批与乐伐替尼(Lenvima,Eisai)联合给药,乐伐替尼是一种多受体酪氨酸激酶抑制剂(TKI),可抑制血管生成,用于治疗非MSI-H或dMMR的晚期子宫内膜癌患者,以及既往系统性治疗后出现疾病进展的患者(2021年7月完全批准)。 该联合治疗在欧洲(2021年11月)和日本(2021年12月)也获批用于治疗化疗后疾病进展的不可切除、晚期或复发性子宫内膜癌患者。这些批准基于III期KEYNOTE-775/309试验。 2021年4月,PD1抑制剂dostarlimab(Jemperli,葛兰素史克)获得FDA加速批准,用于既往铂类药物治疗后的复发或晚期dMMR子宫内膜癌。同时在欧洲授予条件性批准,但包括MSI-H和dMMR肿瘤。 最新治疗方案 当前,子宫内膜癌的治疗方法多种多样,在不同的治疗背景下涵盖了许多创新机制的治疗药物(如表1)。 表1.子宫内膜癌的治疗方案 两种PDL1抑制剂作为晚期或复发性子宫内膜癌的一线治疗正处于III期开发阶段。 目前正在评价Atezolizumab(Tecentriq,Roche/Genentech/Chugai)联合卡铂和紫杉醇治疗子宫内膜癌。Durvalumab(Imfinzi,阿斯利康)也正在与卡铂和紫杉醇联合用药进行评价。另一种PDL1抑制剂avelumab(Bavencio,辉瑞)正在微卫星稳定、MSI-H和聚合酶ε(POLE)突变的复发性或持续性子宫内膜癌中进行研究(II期)。 两种抗体-药物偶联物(ADCs)正在转移性子宫内膜癌的临床II期开发中。 第一种是sacituzumab gitecovan(Trodelvy,Gilead Sciences),是肿瘤相关钙信号转导因子2(TROP2)的抑制剂,其正在持续性或复发性疾病,以及TROP2表达升高的患者中进行评估。 第二种ADC是trastuzumab deruxtecan (Enhertu, AstraZeneca/Daiichi Sankyo),正在经治的晚期、不可切除或转移性HER2表达实体瘤中进行测试。 在子宫内膜癌的I/II期临床试验中有几种新型抗体正在临床试验中,其他药物也在积极的进行临床试验评估,这些药物包括依替尼单抗(Mereo BioPharma),其靶向TIGIT;靶向PDL1和4-1BB的双特异性抗体,GEN1046(Genmab/BioNTech);以及与纳武利尤单抗联合用药的PVRIG抑制剂。 子宫内膜癌市场分析 在2020年,子宫内膜癌市场总额达16亿美元。 其中81%的销售份额由三种药物构成:包括派姆单抗(5.7亿美元)、血管生成抑制剂贝伐单抗和乐伐替尼(各3.5亿美元)。在新型靶向疗法和药物适应症拓展的情况下,预计2029年子宫内膜癌市场将大幅增加至51亿美元。 图.子宫内膜癌市场销量估计分布 预计到2029年,PD1/PDL1抑制剂将成为销售领先的药物类别,在当年获得超过60%的主要市场销售额(32亿美元)。 派姆单抗有望成为整个子宫内膜癌市场中最畅销的药物,主要有晚期或复发性(一线)和早期疾病构成。考虑到dostarlimab的患者人群规模较大,将其扩展至一线治疗也将是一个主要的销售增长驱动因素。 仑伐替尼(与派姆单抗联合使用)的一线适应症拓展预期将提高其销售份额,特别是使用将不受MSI-H或dMMR状态的限制;然而,仑伐替尼仿制药也将随着而来。Selinexor和奥拉帕尼也可能增加一线治疗的销量;Selinexor作为化疗后的维持治疗和PD1或PDL1抑制剂的替代方案,奥拉帕尼作为durvalumab的辅助治疗,作为持续治疗的一部分。 参考文献: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d41573-022-00016-2

半夏
​又一国产PD-L1单抗申报上市,KEYNOTE-775研究公布最新研究数据丨肿瘤情报

​又一国产PD-L1单抗申报上市,KEYNOTE-775研究公布最新研究数据丨肿瘤情报

要点提示 NEJM:“可乐组合”二线治疗晚期子宫内膜癌患者可显著延长患者生存 JCO:卡铂和贝伐珠单抗均未能改善TNBC患者长期生存 新药:国产PD-L1单抗SHR-1316递交上市申请 新药:Elranatamab在中国获批临床 01 NEJM:“可乐组合”二线治疗晚期子宫内膜癌患者可显著延长患者生存 目前,对于接受铂类化疗失败后的晚期子宫内膜癌患者尚没有明确的标准治疗方案。KEYNOTE-775研究评估了先前接受过至少一种含铂化疗方案的晚期子宫内膜癌患者接受仑伐替尼联合帕博利珠单抗治疗的疗效与安全性。 研究纳入了827名患者,以1:1的比例随机分配接受仑伐替尼(20mg qd po)联合帕博利珠单抗(200mg Q3W iv)或医生选择的化疗方案(阿霉素 60mg/m2 Q3W或紫杉醇80mg/m2 每4周为一个周期,期间持续用药3周后停药1周)进行治疗。   结果显示,帕博利珠单抗组(n=411)患者中位无进展生存期(PFS)长于化疗组(n=416)患者[错配修复功能完整(pMMR)患者:6.6个月vs. 3.8个月, HR进展或死亡 0.60 95%CI 0.50-0.72,P<0.001;全部患者:7.2个月vs. 3.8个月,HR进展或死亡 0.56 95%CI 0.47-0.66,P<0.001]。同时,帕博利珠单抗组患者中位总生存期(OS)亦长于化疗组患者(pMMR患者:17.4个月vs. 12.0个月,HR进展或死亡 0.68 95%CI 0.56-0.84,P<0.001;全部患者:18.3个月vs. 11.4个月,HR进展或死亡 0.62 95%CI 0.51-0.75,P<0.001)。安全性方面,帕博利珠单抗组有88.9%的患者发生3级以上不良事件,而化疗组为72.7%。   KEYNOTE-775研究结果表明,与化疗相比仑伐替尼联合帕博利珠单抗可显著延长患者PFS和OS。 02 JCO:卡铂和贝伐珠单抗均未能改善TNBC患者长期生存 CALGB 40603是一项2×2随机Ⅱ期研究,先前公布的数据表明,Ⅱ-Ⅲ期三阴性乳腺癌患者在每周接受紫杉醇联合卡铂或贝伐珠单抗,随后接受阿霉素和环磷酰胺的治疗方案可显著提高其病理完全缓解(pCR)率。此次,研究人员更新了该研究的长期结果(LTO)以及相关研究终点数据。   经过中位时间7.9 年的随访后,数据显示卡铂或贝伐珠单抗未能给三阴性乳腺癌(TNBC)患者LTO带来显著改善。pCR患者 (n=205,46.3%)的5年无事件生存(EFS)率 (85.5% vs. 56.6%,P<0.0001) 和OS率 (87.9% vs. 63.4%,P<0.0001) 率显著高于又残余病灶(RD)患者。   此次更新的LTO数据表明,卡铂和贝伐珠单抗均未能改善患者长期生存。 03 新药:国产PD-L1单抗SHR-1316递交上市申请 1月19日,中国国家药监局药品审评中心(CDE)官网公示,恒瑞医药递交了抗PD-L1单抗SHR-1316的上市申请并获得受理,推测本次其提交上市申请的适应证为联合化疗一线治疗广泛期小细胞肺癌。   SHR-1316是一款人源化抗PD-L1单抗,其能通过特异性结合PD-L1分子从而阻断导致肿瘤免疫耐受的PD-1/PD-L1通路,重新激活免疫系统的抗肿瘤活性,从而达到治疗肿瘤的目的。 04 […]

半夏
每年威胁10万以上中国人的疾病,需要依靠什么来消除?

每年威胁10万以上中国人的疾病,需要依靠什么来消除?

“消除宫颈癌”被世界卫生组织定义为每10万例女性中宫颈癌发病率低于4例。为了达到这个指标,我们需要通过三个关键措施,即疫苗接种、筛查和治疗,做到“90-70-90”的防控目标[1]: 90%的15岁以下女孩接种HPV疫苗; 70%的35~45岁女性做到高质量宫颈癌筛查; 90%确诊宫颈癌前病变(CIN3+)女性得到治疗。 距离这个目标,我们还有多远? 中国作为人口大国,宫颈癌发病人数和死亡人数不可小觑。2018年中国宫颈癌新发病例10.6万例,死亡病例近4.8万例[2]。而且在15~44岁中国女性中,宫颈癌是排名第2位的恶性肿瘤[3]。因此,要实现消除宫颈癌的目标,我们任重而道远。 然而,这个目标是可实现的。因为宫颈癌在所有癌症中是唯一病因明确、可早预防、并有望彻底根除的恶性肿瘤。 HPV与宫颈癌 ? 感染HPV一定患宫颈癌吗?     不是。HPV感染极为常见,高达80%的女性一生中可能感染过HPV,但大多数人可通过自身免疫消灭病毒。HPV病毒有200多种分型,只有高危型与恶性肿瘤相关,HPV16/18是最主要的致癌亚型,约70%的宫颈癌病例与其相关。 ? 得了宫颈癌一定与HPV感染有关吗?     几乎是,超过95%的宫颈癌患者患病与HPV持续感染有关。但是,从HPV感染、到癌前病变、到癌症浸润是个漫长的过程,或长达20年。 宫颈癌的治疗现状 宫颈癌已经成为女性生殖系统最常见的恶性肿瘤,尽管筛查和预防性疫苗接种不断普及,其发病率较之前有所下降,但仍然有75%的宫颈癌患者在初治治疗后2年内复发[4]。 一项研究显示国际妇产科联盟IB~IIA期宫颈癌复发率为11~22%,IIB~IVA期为28~64%。 复发性宫颈癌患者容易对一线化疗药物产生耐药,而手术和放疗相关并发症会较多,治疗效果并不好,也是导致宫颈癌患者死亡的重要原因。 HPV疫苗——消除宫颈癌的必经之路 曾经致死率高达30%的天花病毒,在古代被认为是死神的代名词;即使死里逃生的患者也会留下全身疤痕。 随着18世纪“牛痘苗”的发明,天花疫苗的诞生和推广,人类彻底消灭了天花。目前,天花病毒也已经消失在自然界中。 而宫颈癌被认为会成为下一个“天花”。当然,消除这种疾病也必须借鉴天花的成功经验——疫苗。 目前,共有3种预防性HPV疫苗上市,分别针对不同HPV亚型设计,对接种人群的年龄要求也各不同。具体情况如下: 二价 二价疫苗主要针对HPV16/18,可以预防与这两个HPV亚型相关的70%左右宫颈癌的发生。 在未感染HPV的女性中,二价疫苗对CIN II(宫颈癌前病变)及更严重病变的保护效力约为93%[5]。 接种对象:9~45岁女性 四价 四价疫苗可预防HPV6/11/16/18的感染,针对HPV16/18相关的约70%的宫颈癌和低危型 HPV6/11引起的90%的生殖器疣。 四价疫苗对年轻女性的CINII/ III保护效力为100%[6]。 接种对象:20~45岁女性 九价 九价疫苗在四价疫苗的基础上又增加了5种新HPV亚型,包括HPV31/33/45/52/58,可以预防宫颈癌、外阴癌、肛门癌及阴道癌等癌症和生殖器疣等疾病,其额外增加的亚型将宫颈 癌的保护效力从大约70%增加到90%[7]。 接种对象:16~26岁女性 我国HPV疫苗接种情况 在HPV疫苗向大众推广的几年里,因教育普及程度地、疫苗资源短缺、疫苗自费价格较高等限制,我国9~45岁适龄女性HPV疫苗接种率不足3%,远低于世界平均水平。 目前,疫苗资源和自费价格正在进行改善,能够获得HPV疫苗的接种点也逐渐增加。建议正在等待HPV疫苗的人了解更多HPV相关知识,不要一味盲目地追求“高价”疫苗。大家在等待疫苗的同时,也要做好宫颈癌的筛查! 参考文献 [1] WHO. Global strategy to accelerate the elimination of cervical cancer as a […]

半夏
免费HPV疫苗开打!打完疫苗依然可能患宫颈癌,这件事不能忘!

免费HPV疫苗开打!打完疫苗依然可能患宫颈癌,这件事不能忘!

前几天,江苏第一针免费HPV疫苗开打!不少妈妈党留言表示这可真是太好了,再不用担心闺女得宫颈癌了! 随着我国多地推广免费HPV疫苗,HPV疫苗迎来了又一波接种热潮。然而,接种完HPV疫苗是不是真的可以高枕无忧了? 接种疫苗以后,就不用筛查了吗? HPV疫苗是全球第一个肿瘤疫苗,对宫颈癌的预防作用是显而易见的。WHO推荐的宫颈癌防控策略中一级预防为HPV疫苗接种和开展健康教育。2017年ASCO也推荐接种HPV疫苗。但,接种疫苗以后就不用进行宫颈癌筛查了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首先,接种HPV疫苗是必要的。HPV疫苗可以从根本上阻断HPV传播,是最特异、最有效的预防措施。年龄<45岁女性,即使定期筛查,仍有必要接种HPV疫苗。需要注意的是,HPV疫苗对已经感染了相应HPV的人群不再具有保护作用,须在高危HPV感染之前进行接种。 事实上,HPV疫苗并不能100%预防宫颈癌。 有性生活的女性,无论是否接种过疫苗,都需要定期进行宫颈癌筛查。 预防宫颈癌,要如何筛查? 了解了宫颈癌筛查的重要性,我们到底要怎么筛查呢? 2020年7月30日美国癌症学会(ACS)为中风险人群制定了最新宫颈癌筛查及预防指南。指南建议如下: 开始筛查年龄:25岁; 25-65岁的女性:首选5年1次单独HPV检测;如果无法进行HPV一线筛查,可5年1次HPV检测和细胞学联合筛查,或3年1次单独细胞学检查; >65岁的女性:在过去25年没有子宫颈上皮不典型增生II+(CIN II+)的病史,且在65岁之前的10年内纪录了阴性筛查结果的前提下,停止任何形式的宫颈癌筛查; 子宫切除术后的女性,没有宫颈且在过去25年中没有CIN II+病变,不进行筛查; 接种HPV疫苗的女性与未接种HPV疫苗的女性筛查方法相同。 宫颈癌筛查面临的3个问题 目前,宫颈癌筛查面临3个主要问题: 1、我国城市对宫颈癌筛查教育宣传较普及,而农村妇女普遍对宫颈癌认识不够,不重视; 2、HPV、液基细胞学、阴道镜、活检等临床操作会对女性身体造成不适,对于早孕期妇女可能会导致早产; 3、宫颈癌筛查得到的假阳性结果会造成女性的焦虑。 HPV疫苗接种后需要关注五个问题 问题1:对HPV检测的影响 HPV疫苗不能覆盖所有高危型HPV亚型,已接种疫苗女性中的HPV亚型分布与未接种HPV疫苗的女性不同。 研究表明,在自然感染期间,多种不同型别HPV之间可能存在竞争。即便接种了疫苗,清除相应的某些HPV亚型后,其他HPV亚型可能会占据其生态位点。 接种疫苗的女性可以免疫高风险HPV病毒亚型,而非疫苗所覆盖的HPV亚型感染而导致的宫颈癌比例可能升高。 在已接种HPV疫苗的女性中,非HPV16、18型感染的女性人数占低级别细胞学异常女性总数比例明显升高。 因此,已接种疫苗的HPV阳性人群的分型间问题面临严峻挑战。HPV16、18型分流策略需要重新评估,是否有更合理的分流方法尚需进一步研究。 问题2:可能会使细胞学检查的阳性率降低 Gertig等发现与未接种的女性相比,接种的女性中高级别细胞学涂片数量显著降低。Palmer等研究显示,完整接种疫苗的妇女中,所有类型异常细胞学结果显著降低。 这些研究表明,采用细胞学检查时,细胞学技术人员将面临越来越多的正常细胞学涂片,细胞学假阴性率提高,细胞学检查在宫颈筛查中的阳性预测值降低。 问题3:HPV疫苗的型别限制性 已上市的HPV疫苗并未覆盖所有已知HPV高危型别,虽然全球大样本分析数据显示大约70%的宫颈癌由HPV16、18导致,90%的宫颈癌由7种HPV高危型别引起。 9价疫苗预防宫颈癌的有效性可达到90%,但由于无法覆盖所有亚型,无法达到100%的预防效果。 除此之外,HPV亚型分布具有很强的地域性。HPV16、18是我国致癌率最高的HPV亚型,但还有HPV52、58亚型,尤其是HPV52亚型在我国部分地区的感染率超过了HPV16亚型。因此,HPV疫苗对宫颈癌发病率的降低效果可能存在地域差异。 问题4:HPV疫苗的预防作用不确定 很多癌前病变不会进展成癌症甚至自愈,因此并不确定已有疫苗是否对预防宫颈癌真正有效。 问题5:HPV疫苗有效时间不确定 疫苗的有效时间仍未确定,即使根据模型预测其有效期为20年,在推荐年龄(11-12岁)完成三针接种,疫苗保护期只到31-32岁。虽然近年来宫颈癌有年轻化趋势,但40-60岁仍是主要高发期。 因此,针对是否需要优化疫苗接种流程、在特定时间段加强免疫仍需进一步探讨。 总之,HPV疫苗接种从源头上“遏制”了宫颈癌,有效降低宫颈癌的发病率,是女性预防宫颈癌的有效方式。 但现有的HPV疫苗不能清除已有的HPV感染或覆盖所有的致癌型别。筛查仍是目前预防宫颈癌的主要手段,疫苗与筛查联合使用能更有效降低女性患宫颈癌的风险。 女性朋友们,接种疫苗+定期筛查才是王道,切勿抱侥幸心理!

半夏
早打HPV疫苗,减少87%宫颈癌!《柳叶刀》研究交出成绩单!

早打HPV疫苗,减少87%宫颈癌!《柳叶刀》研究交出成绩单!

宫颈癌是全球女性最常见的癌症之一,也是全球女性癌症相关死亡最常见的原因之一。筛查和人乳头瘤病毒(HPV)疫苗接种是宫颈癌预防的重要手段,得益于此,宫颈癌的发病率已经缓慢稳步下降,其中年轻女性获益尤为明显。   不过,尽管多项随机对照试验的结果提示,HPV疫苗能够预防普通人群不同HPV亚型感染以及宫颈上皮内瘤变(CIN)的发生,但HPV疫苗对于宫颈癌发生率究竟有多大的影响,目前全球范围内相对缺乏实际的直接证据。这是因为,癌症发生发展是一个漫长的过程,通常需要更长期的数据积累来说明问题。   2021年11月3日,国际著名医学期刊《柳叶刀》(The Lancet)重磅刊登了来自英国全国层面的大型人群队列研究数据。该研究基于英国“12-13岁”、“14-16岁”、“16-18岁”3个不同年龄队列女孩的数据,证实了接种HPV疫苗可减少多达87%的宫颈癌以及多达97%的宫颈上皮内瘤变3级(CIN3)。在1995年9月1日之后出生的女性中,HPV接种已经几乎消除当地女性的宫颈癌!   论文指出,“这项研究首次证实了HPV疫苗在宫颈癌预防中的直接作用”,具有十分显著的意义!   截图来源:The Lancet   HPV是导致宫颈癌、生殖器疣等疾病的重要原因,接种HPV疫苗为预防HPV感染和相关疾病的防控提供了重要手段。2006年,HPV疫苗首次被批准用于9-26岁女性用以预防HPV感染以及宫颈癌前病变的发展。2020年11月,WHO发布《加速消除宫颈癌全球策略》,到2030年目标实现90%的女孩在15岁之前完成HPV疫苗的接种,从而大幅度预防宫颈癌以及其他HPV相关恶性肿瘤的发生。   截至目前,学界极少有接种HPV疫苗对浸润性宫颈癌发病率实际影响的研究报告发表。若能够证实HPV疫苗对宫颈癌的直接预防作用,将有效提高广大人群对于HPV疫苗接种的接受度以及疫苗接种推广的效率。   英国自2008年启动HPV疫苗接种计划,考虑到在HPV病毒暴露前(如性行为开始前)进行HPV疫苗接种可能最为有效,因此对年龄为12-13岁女童即实施HPV二价疫苗的常规接种。   当前这项观察性研究采用了英国人群癌症登记数据,通过建模控制混杂因素和偏倚,对接种二价疫苗的3个年龄队列(接种时分别为12-13岁、14-16岁以及16-18岁)女孩以及英国启动HPV疫苗接种计划前女性(4个队列组)的发病率数据进行了比较。研究期间(2006年1月1日至2019年6月30日)共有27946例患者被确诊为宫颈癌,318058例患者被确诊为CIN3。在“12-13岁”、“14-16岁”、“16-18岁”三个疫苗接种队列中,研究随访时间共长达1370万-年。   结果显示,不同年龄队列疫苗接种率不同,“12-13岁”队列组完成HPV疫苗3针接种的比例为84.9%;“14-16岁”队列组为73.2%;“16-18岁”队列组则为44.8%,而随着年龄的增长,具有HPV暴露史的人群宫颈癌的相对发病风险不断升高。   值得关注的是,在“12-13岁”、“14-16岁”、“16-18岁”三个疫苗接种队列中,宫颈癌和CIN3病变的发生率均发生大幅度的下降,尤其是对于12-13岁就完成接种的女孩,下降的幅度尤为明显。具体而言,16-18岁接种HPV疫苗的女孩,宫颈癌的发病率相对降低34%,CIN3发生率相对降低39%;14-16岁接种,宫颈癌风险相对降低62%,CIN3风险相对降低39%;12-13岁接种,宫颈癌风险相对降低87%,CIN3风险更是相对降低97%!   ▲不同队列发病风险差异:Model 1、Model 2、Model 3分别为基于不同混杂因素的分析结果,本文报告内容为Model 3分析结果,可简单直观反映差异(图片来源:参考资料[1])   总体而言,HPV疫苗接种计划显著减少年轻女性宫颈癌以及CIN3发病率。据此估计,截至2019年6月,在全英国女性中开展的HPV疫苗接种计划减少了448例宫颈癌新增病例以及17235例CIN3新增病例。 考虑到高危HPV感染发展至浸润性癌症需经历漫长疾病进程,这阻碍了疫苗有效性的早期评估,因此替代标志物如HPV感染率、宫颈细胞学结果异常、CIN发生率等也已经成为了评估疫苗保护效果的有力工具。   2018年发表的一项Cochrane系统评价对26项(其中18项研究涉及二价HPV疫苗)疫苗接种相关随机对照临床试验进行了总结回顾。结果显示,试验入组时为高危型HPV阴性的年轻女性(≤26岁),通过接种疫苗使宫颈癌前病变(包括CIN和CGIN)的发生率显著降低。与此同时,无论入组时HPV状态如何,HPV疫苗接种者宫颈癌前病变的发生率均发生显著下降。当前这项大型人群队列研究的观察性结果进一步充分证实HPV疫苗接种计划使宫颈癌的发生率相对减少,提供了疫苗有效性的坚实证据。   《柳叶刀》同期发表评论指出,免疫接种计划的实际效果取决于疫苗的数量以及疫苗的接种率。即使在英国这样全面实施HPV疫苗免疫计划的国家,HPV疫苗接种率也还没有达到WHO设定的目标——“90%的女孩在15岁之前完成HPV疫苗的接种”。   结合当前这项研究的结果,我们未来仍有必要进一步加强大众健康教育,鼓励有机会接种HPV疫苗的女性在任何年龄接种疫苗,从而确保疫苗接种计划进一步使年轻一代受益。   参考资料 [1] MilenaFalcaro, et al.,(2021). The effects of the national HPV vaccination programmein England, UK, on […]

半夏
关于“子宫内膜癌”,你需要知道这些!

关于“子宫内膜癌”,你需要知道这些!

子宫内膜癌是发生于子宫内膜的一组上皮性恶性肿瘤,又称子宫体癌,是女性生殖道三大常见恶性肿瘤之一。其多发生于围绝经期及绝经后妇女。随着人口平均寿命的增加以及生活习惯的改变,子宫内膜癌的发病率近20年呈持续上升和年轻化趋势。在我国,作为继宫颈癌之后第二个常见的妇科恶性肿瘤,约占妇科恶性肿瘤的20%~30%。部分发达城市的子宫内膜癌发病率已达妇科恶性肿瘤第一位。 根据发病机制和生物学行为特点,子宫内膜癌分为雌激素依赖型(Ⅰ型)和非雌激素依赖型(Ⅱ型)。 雌激素依赖型子宫内膜癌大部分病理类型为子宫内膜样腺癌,少部分为黏液腺癌; 非雌激素依赖型子宫内膜癌病理类型包括浆液性癌、黏液性癌、透明细胞癌、癌肉瘤等。 大部分子宫内膜癌属于雌激素依赖型。Ⅰ型子宫内膜癌的发生与无孕激素拮抗的雌激素持续刺激直接相关。缺乏孕激素对抗,子宫内膜长期处于过度增生的状态,进一步发展为子宫内膜癌。Ⅱ型子宫内膜癌的发生机制至今尚不完全不清楚。 主要危险因素如下: 1. 生殖内分泌失调性疾病 如无排卵性月经异常、无排卵性不孕、多囊卵巢综合征(PCOS)等。由于无周期性排卵,子宫内膜缺乏孕激素拮抗,长期的单一雌激素作用致使子宫内膜发生增生,甚至癌变。 2. 肥胖、高血压、糖尿病,又称为子宫内膜癌三联征 有研究表明体重指数(BMI)每增加1个单位(kg/m2),子宫内膜癌的相对危险增加9%。与BMI<25的女性相比,BMI在30~35期间的女性发生子宫内膜癌的风险大约增加1.6倍,而BMI>35的女性发生子宫内膜癌的风险增加3.7倍。糖尿患者或糖耐量不正常者患病风险比正常人增加2.8倍;高血压者增高1.8倍。 3. 初潮早与绝经晚 晚绝经的妇女在后几年大多为无排卵月经,因此延长了无孕激素协同作用的雌激素刺激时间。 4. 不孕不育 不孕不育会增加子宫内膜癌的风险,而与之相反,每次妊娠均可一定程度降低子宫内膜癌的发病风险。此外,末次妊娠年龄越高患子宫内膜癌的概率也越低。 5. 卵巢肿瘤 有些卵巢肿瘤,如卵巢颗粒细胞瘤、卵泡膜细胞瘤等,常产生较高水平的雌激素,引起月经不调、绝经后出血、子宫内膜增生甚至内膜癌。应对存在上述疾病患者常规行子宫内膜活检。 6. 外源性雌激素 单一外源性雌激素治疗如达5年以上,发生子宫内膜癌的风险增加10~30倍。采用雌孕激素联合替代治疗则不增加罹患内膜癌的风险。 7. 遗传因素 约20%内膜癌患者有家族史。遗传性非息肉样结肠直肠癌(HNPCC,又称Lynch综合征)患者发生结肠外癌的风险增高,主要包括子宫内膜癌、卵巢癌和胃癌等。Lynch综合征相关子宫内膜癌占全部子宫内膜癌2%~5%,有Lynch综合征的女性,其终生发生子宫内膜癌的风险为70%。有子宫内膜癌家族史的其他家庭成员子宫内膜癌的发生危险也相应增加,一级亲属患子宫内膜癌的女性发生子宫内膜癌的风险大约为对照组的1.5倍。 8. 其他 三苯氧胺是一种选择性雌激素受体修饰剂,既可表现出类雌激素作用,也可表现为抗雌激素作用,与不同的靶器官有关。三苯氧胺是乳腺癌内分泌治疗药物,有研究表明,长期服用可导致内膜增生,发生子宫内膜癌危险性增加。 9. 生活方式 目前已知有些生活方式因素与子宫内膜癌相关,包括饮食习惯、运动、饮酒、吸烟等。 对存在上述子宫内膜癌的危险因素者,对有遗传性家族史的患者、长期口服三苯氧胺的乳腺癌患者等坚持定期检查。但目前为止,尚没有推荐的可以对子宫内膜癌进行常规筛查的手段。超声是可选择的检查方法。主要筛查方式为经阴道或经腹超声,监测子宫内膜厚度及异常情况。血液学方面没有特异性血清标志物,因此无常规监测筛查指标。 子宫内膜癌临床表现 1. 发病年龄:70%~75%的患者为绝经后妇女,平均年龄约55岁。 2. 症状 (1)阴道流血:少数早期子宫内膜癌可能无任何症状,临床上难以发现。但90%子宫内膜癌的主要症状为各种阴道流血。 1)绝经后阴道流血:绝经后阴道流血为子宫内膜癌患者的主要症状,90%以上的绝经后患者以阴道流血症状就诊。阴道流血于肿瘤早期即可出现,因此,初次就诊的子宫内膜癌患者中早期患者约占70%。 2)月经紊乱:约20%的子宫内膜癌患者为围绝经期妇女,40岁以下的年轻妇女仅占5%~10%。患者可表现为月经周期紊乱,月经淋漓不尽甚至阴道大量出血。 (2)阴道异常排液:早期可为少量浆液性或血性分泌物。晚期因肿瘤体积增大发生局部感染、坏死,排出恶臭的脓血样液体。 (3)疼痛:多为下腹隐痛不适,可由宫腔积脓或积液引起,晚期则因病变扩散至子宫旁组织韧带或压迫神经及器官,还可出现下肢或腰骶部疼痛。 (4)其他:晚期患者可触及下腹部增大的子宫,可出现贫血、消瘦、发热、恶病质等全身衰竭表现。 3. 体征 在子宫内膜癌早期,多数患者没有明显的相关阳性体征。因多数患者合并糖尿病、高血压或心血管疾病,因此应关注相关系统体征。一般查体中,应注意是否因长期失血导致贫血而出现贫血貌。触诊锁骨上、颈部及腹股沟淋巴结是否肿大。 专科查体时应行妇科三合诊检查。早期患者盆腔检查大多正常,有些患者子宫质地可稍软。晚期病变侵及宫颈、宫旁组织韧带、附件或淋巴结显著增大者,三合诊检查可触及宫颈或颈管质硬或增大、主韧带或骶韧带增厚及弹性下降、附件肿物以及盆壁处肿大固定的淋巴结。 4. 病理学诊断 病理学是子宫内膜癌诊断的金标准。子宫内膜的组织病理学检查及子宫外转移灶活检或手术切除组织标本,经病理组织学诊断为子宫内膜癌。 子宫内膜癌及癌前病变组织学分类(WHO,2014) 上皮肿瘤及其前驱病变 前驱病变 […]

半夏
宫颈癌首个ADC来啦!DCR可达72%

宫颈癌首个ADC来啦!DCR可达72%

子宫颈癌发病率居女性生殖系统恶性肿瘤第2位,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WHO)的数据,全球每年有新增病例53万,约25万女性因子宫颈癌死亡,在中国,每年新增子宫颈癌病例约14万,死亡病例约有3.7万。子宫颈癌治疗方法主要有手术治疗和放疗,复发或转移子宫颈癌的全身系统性治疗目前有靶向治疗、免疫治疗及其联合治疗。 日前,FDA 就加速批准了由Seattle Genetics、Genmab 联合研制的tisotumab vedotin (Tivdak) ,用于治疗化疗期间或之后疾病进展的复发性或转移性宫颈癌成人患者,填补了这一类疾病治疗空白! Tivdak是一种首创的(first-in-class)靶向组织因子(tissue factor,TF)的抗体药物偶联物(ADC),在癌症生物学中,TF是一种参与肿瘤信号传导和血管生成的蛋白质,在绝大多数宫颈癌患者和许多其他实体瘤(包括卵巢、肺、胰腺、结直肠和头颈部癌症)中过度表达。该药旨在靶向癌细胞上的TF抗原,并将细胞毒制剂MMAE(单甲基奥瑞他汀E)直接递送至癌细胞内,至癌细胞凋亡。 申请是基于2020年ESMO年会公布的innovaTV 204 试验 (NCT03438396) 的第 Ⅱ 期数据,这是一项正在进行的单臂、全球性、多中心研究。试验共纳入101例复发性或转移性宫颈癌患者,患者均先前接受过双重化疗(联用或不联用贝伐单抗)但病情进展,或接受过至少2种疗法治疗复发性和/或转移性疾病。患者的中位年龄为 50 岁,95% 是白人,58% 的 ECOG 体能状态为 0。此外,68% 的患者患有鳞状细胞癌,27% 患有腺癌,5% 患有腺鳞癌。几乎所有患者(或 94%)在基线时都患有盆腔外转移性疾病。患者每3周给药(tisotumab vedoti)一次,一次接受 2.0 mg/kg(最大剂量为 200 mg)的静脉注射。实验旨在评估其药物的疗效性和安全性。主要终点是盲法独立中心审查(BICR)评估的客观缓解率(ORR),关键次要终点包括缓解持续时间(DoR)、无进展生存期(PFS)、总生存期(OS)、安全性和耐受性。 中位随访时间为10.0个月(IQR 6.1~13.0),其中ORR达到24%(95%CI 16%~33%);疾病控制率(DCR)为72%,包括7例(7%)完全缓解,17例(17%)部分缓解(图2);中位缓解持续时间(DoR)为 8.3 个月(95% CI,4.2–未达到);中位PFS为4.2个月;中位OS为12.1个月;6个月的PFS率为30%;6个月的OS率为79%。tisotumab vedoti的中位反应时间 (TTR) 为 1.4 个月(范围,1.1-5.1),并且在前 2 个治疗周期内观察到活性。接受tisotumab vedoti治疗的人中有 4% 实现了疾病稳定,而 24% 的人经历了疾病进展。79% 的患者经历了目标病变的减少。 tisotumab […]

半夏
Dostarlimab 单挑子宫内膜癌,TMB或将接力dMMR成为下一个疗效预测指标

Dostarlimab 单挑子宫内膜癌,TMB或将接力dMMR成为下一个疗效预测指标

2021年4月21和22日,基于GARNET研究,Dostarlimab在欧洲和美国相继获得批准,用于单药治疗既往含铂化疗方案治疗时或治疗后进展的成人错配修复缺陷(dMMR)复发性或晚期子宫内膜癌(EC),成为首个被批准用于治疗EC的PD-1药物。2021年8月17日,基于GARNET研究的进一步数据,FDA批准将Dostarlimab的适应症从EC扩大到所有实体瘤。在近期召开的ESMO大会上,研究人员发现,无论MMR或微卫星稳定性 (MSI) 状态如何,高肿瘤突变负荷 (TMB-H) 子宫内膜癌患者对 dostarlimab-gxly (Jemperli) 单药治疗的疗效更佳。 Dostarlimab的主要数据来自1/2期、非随机、多中心、多队列、开放标签GARNET研究,在晚期实体瘤患者中进行。 研究共纳入209例dMMR复发性或晚期实体瘤患者,此前未接受过PD-(L)1抑制剂或其他免疫检查点抑制剂(ICI)治疗,但曾经接受过其他系统抗癌治疗(接受过1线、2线、3线及以上治疗的患者比例分别为43%、36%、21%。 EC:患者在含铂化疗方案治疗时或治疗后进展 结直肠癌(CRC):患者在氟嘧啶、奥沙利铂和伊立替康之后进展或不耐受 结果显示,Dostarlimab单药治疗ORR为41.6%(95% CI:34.9-48.6),其中完全缓解率(CR)和部分缓解率(PR)分别为9.1%和32.5%;中位DoR为34.7个月(范围2.6-35.8+),其中95.4%的患者缓解持续≧6个月。 本次大会进一步汇报了 GARNET 试验 (NCT02715284) 的进一步分析。 截止日期 2020 年 3 月 1 日,共有 129 名 dMMR/MSI-H 子宫内膜癌患者和 161 名 MMRp/MSS 患者入组并接受 dostarlimab 治疗。这些人群分别包括队列 A1 和 A2 的安全人群。患者的中位年龄为 64 岁(30-86)。大多数具有 dMMR/MSI-H 状态;在组织学方面,队列 A1 中的大多数患者表现为子宫内膜样癌 1/2 级(67.6%),而队列 A2 中的大多数患者表现为浆液性病变(37.8%)。在队列 A1 和 A2 中,大多数患者至少接受过 1 […]

半夏
宫颈癌PD-1一点通

宫颈癌PD-1一点通

我国宫颈癌患病人数众多。早期和局晚期患者多采用手术和同步放化疗,晚期/复发患者以系统治疗为主,预后很差。化疗和靶向治疗晚期/复发患者疗效不理想,免疫治疗提供新的治疗选择。 PD-1/PD-L1抑制剂通过提高自身免疫细胞的活性杀灭肿瘤细胞,具有广谱抗癌、疗效持久和副作用低的优势,在国外已获批PD-L1阳性宫颈癌适应症。 临床研究数据显示,PD-1/PD-L1抑制剂一线联合治疗的无进展生存期可超1年,二线治疗无进展生存期可达半年,总生存期可突破2年,且持续缓解时间长于化疗。更多研究正在进行中。可根据自身情况选择参加临床试验。  

半夏
宫颈癌能被人类消除吗?发病和死亡保持稳定或下降的国家,都做好了这两件事

宫颈癌能被人类消除吗?发病和死亡保持稳定或下降的国家,都做好了这两件事

宫颈癌是全球女性常见癌症之一。2020年,全球新发宫颈癌约60多万例,并导致34万多女性死亡,其发病和死亡人数均居女性癌症第4位。   早在2018年,世界卫生组织(WHO)就呼吁全球共同采取行动,以消除宫颈癌,并制定了三重干预措施及其2030目标:人乳头瘤病毒(HPV)疫苗接种覆盖率达到90%;70%的女性一生中至少接受两次筛查(35岁/45岁左右);90%被确诊的宫颈癌女性患者得到所需治疗。   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研究显示,如能落实WHO建议的策略,人类很有可能在未来消除宫颈癌这一疾病。近日,一项发表于《癌症》(Cancer)的研究也为此添加了证据。该研究发现,在实施有效的宫颈癌筛查,以及接种HPV疫苗的国家,宫颈癌发病率和死亡率保持稳定或正在下降。 图片来源:123RF   研究人员对31个国家近10年来宫颈癌的发病率和死亡率进行了分析,并对未来15年宫颈癌的发病和死亡趋势进行了预测。这些国家分别来自美洲、欧洲、亚洲和大洋洲,代表了不同人类发展指数,以及不同程度实施宫颈癌筛查和HPV疫苗接种的国家。   统计发现,最近10年中,在宫颈癌发病率方面,12个国家保持稳定,14个国家发病率下降,5个国家的发病率上升;在宫颈癌死亡率方面,12个国家的死亡率稳定,18个国家的死亡率下降,1个国家的死亡率上升。   对未来15年发病和死亡趋势的预测,共涉及27个国家。研究人员发现,大多数国家在未来是保持稳定或下降的趋势。在未来15年,在发病率方面,预计10个国家发病率稳定,9个国家发病率下降,8个国家发病率上升;在死亡率方面,预计16个国家死亡率稳定,10个国家死亡率下降,仅有1个国家的死亡率升高。   调整其它因素后,研究人员发现,宫颈癌发病率和死亡率保持稳定和下降,且朝着这一趋势继续发展的国家,往往是人类发展指数高的国家,特别是那些实施有效的宫颈癌筛查,以及接种HPV疫苗的国家。 图片来源:123RF   研究人员指出,宫颈癌是一种潜在的可预防的疾病,通过接种HPV疫苗,以及筛查发现和治疗癌前病变,将有效减少宫颈癌的发生和死亡。   HPV持续感染是宫颈癌的主要致病因素,其中HPV16型和HPV18型是全球71%宫颈癌的病因。其他危险因素,如人类免疫缺陷病毒(HIV)感染、使用口服避孕药和高危性行为等,可能通过影响HPV感染风险,或通过严重损害HPV感染后的免疫反应而产生影响。   而宫颈癌的筛查,则有助于发现早期病变或良性肿瘤,从而尽早治疗,降低恶化和死亡风险。   研究人员建议,“应进一步普及有效的宫颈癌筛查项目和HPV疫苗接种,以增加其覆盖率,最终降低宫颈癌的短期、中期和长期负担。”   图片来源:123RF   根据上海医学会儿科学分会免疫学组制定的HPV疫苗指南建议:   二价HPV疫苗,接种人群及适用年龄为女性,9岁~26岁。推荐0、1、6个月各接种1 剂次。   四价HPV疫苗,接种人群及适用年龄为女性,20岁~45岁。推荐0、2、6个月各接种1 剂次。   九价HPV疫苗,接种人群及适用年龄为女性,9岁~26岁。推荐0、2、6个月各接种1 剂次。   三种疫苗接种方法类同,均为肌内注射,首选接种部位为上臂三角肌,每次0.5mL。   图片来源:123RF   对于宫颈癌的筛查和治疗,WHO也在近期发布了最新的宫颈癌前病变筛查和治疗指南,以促进诊断工具和筛查选择的优化,促进宫颈癌预防并挽救更多生命。   此次指南更新共包括23项推荐和7项筛查管理规范(good practice)声明,其中12条建议和4项管理规范适用于所有一般女性。此次更新要点中,尤为值得关注的是,WHO推荐筛查方法有重要转变,即推荐HPV DNA检测作为首选筛查方法。 我们期待,随着HPV疫苗、宫颈癌筛查的普及,以及宫颈癌治疗方法的进步,人类能够早日消除宫颈癌。

半夏
速读社丨75亿元融资上市失败后依图科技出售医疗业务 百奥泰PD-L1/CD47双抗申报临床

速读社丨75亿元融资上市失败后依图科技出售医疗业务 百奥泰PD-L1/CD47双抗申报临床

政策简报 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发生聚集性疫情 定点医院48小时内整体腾空 10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救治定点医院院内感染预防与控制工作的通知》,要求本地发生聚集性疫情时,要于48小时内整体腾空定点医院,全部用于集中收治和隔离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及无症状感染者。(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 FDA:INGENIO起搏器和心脏再同步治疗起搏器一级召回 近日,由于存在错误转换到安全模式的风险,FDA将波士顿科学公司正在召回Ingenio系列起搏器和心脏再同步治疗起搏器CRT-P界定为一级召回,包括型号Advantio DR EL、Ingenio DR EL 和 Vitalio DR EL的产品。(FDA) NMPA批准注册162个医疗器械产品 11日,NMPA官网发布关于批准注册162个医疗器械产品公告。其中,境内第三类医疗器械产品96个,进口第三类医疗器械产品29个,进口第二类医疗器械产品32个,港澳台医疗器械产品5个。(NMPA) NMPA:东海医疗器材一批次医疗器械正在召回 10日,NMPA发布公告,通报东海医疗器材对其部分违规产品进行主动召回情况。其公司生产的医用外科口罩批号20201002于2021年2月4日扬州市场监督管理局在宝应县西安丰镇中心卫生院对医用外科口罩进行抽查检测的质量问题压力差不合格,启动该次产品召回程序,召回级别为三级。(NMPA) 浙江省:严控中心城区床位 一批大医院老院区“瘦身” 近日,浙江省发改委、浙江省卫健委印发了《浙江省省级医疗资源配置“十四五”规划》。《规划》提出要引导杭州省级医疗资源内疏外扩,“十四五”期间杭州老城区龙头医疗机构老院区将减少床位,而新城区方面将会出现多家2000张床位以上的“超级大院区”。(浙江省发改委、浙江省卫健委) 国务院任命黄璐琦为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副局长 9日,中央人民政府官网发布“国务院任免国家工作人员”通知,据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消息,国务院任命黄璐琦为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副局长。(中央人民政府官网) 三省公示中药配方颗粒质量标准 9日,广东省药检所发布关于川木香配方颗粒等30个广东省中药配方颗粒质量标准的公示,青海省药监局发布关于路路通配方颗粒等87种中药配方颗粒质量标准的公示;10日,山西省药监局发布关于山西省中药配方颗粒标准的公示,共涉及12个品种。据统计,本次一共发布了129个药物的标准。(新浪医药新闻) 四川省药监局:天府康草堂药业因生产劣药金银花被处罚 10日,四川省药监局官网发布一则行政处罚决定。天府康草堂药业因生产劣药金银花被没收尚未销售的药品金银花37kg并处以生产劣药金银花货值金额三倍即30万元的罚款。(四川省药监局) 湖北省卫健委:万名大学生乡村医生配备项目来了 近日,湖北省卫健委发布了《万名大学生乡村医生配备项目2021年定向培养实施方案》的解读,计划用3至5年时间,实现全省每个村卫生室配备至少1名大学生村医的目标。定向培养乡村医生大学生毕业后,按照协议安排到所辖县域村卫生室工作,并办理免试注册乡村医生手续。符合条件的经考录纳入乡镇卫生院事业编制管理,享受政策规定相应待遇。(湖北省卫健委) 产经观察 河南省上半年交易数据出炉:交易药品15823个 交易金额284.92亿元 10日,河南省公示了今年上半年省平台交易相关数据。据河南省公共资源交易中心统计,上半年共有3498家医药机构、2357家生产企业、436家经营企业通过平台交易,交易药品15823个,交易金额284.92亿元。(河南省公共资源交易中心) 华东医药H1营收171.79亿 医美业务增46.25% 10日,华东医药发布半年报。报告期内实现营业收入171.79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3.00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非净利润11.94亿元;医美业务方面继续保持恢复性增长趋势,报告期内实现整体营业收入5.65亿元,同比增长46.25%。(企业公告)   蓝鸟生物bluebird基因疗法III期临床试验被FDA叫停 投资者纷纷抛售 10日,蓝鸟生物公布了2021Q2财报,其中提到FDA暂停了其基因疗法elivaldogene autotemcel 用于脑肾上腺脑白质营养不良的III期临床试验。临床试验暂停让投资者纷纷抛售,bluebird的股价在8月9日的交易中下跌超过 25%,收盘价至18.16美元/股。(企业公告) 上半年药品销售排名公布 4个药跌出Top10 9日,河南省医药采购服务中心发布《关于公示2021上半年全省药品网上交易情况的通知》。对比2020与2021年上半年河南省网上交易金额前10名的药品可见,共有4个跌出销售Top10,分别是正大天晴的安罗替尼、阿斯利康的布地奈德悬混液、陕西步长的脑心通胶囊、沈阳三生的重组人血小板生成素注射液。(河南省医药采购服务中心)   济民可信宣布参投康乐卫士 与业内投资机构共同出资10.15亿元 近日,济民可信宣布参与康乐卫士Pre-IPO轮融资,与业内投资机构共同出资10.15亿元。(赛柏蓝)    75亿元融资上市失败后依图科技出售医疗业务 据报道,依图科技已将其医疗业务出售给同业公司深睿医疗,具体金额未透露。此举或显示出,冲击上市失败的依图正面临紧张的现金流压力。(36氪) T-knife Therapeutics完成1.1亿美元融资 推进T细胞受体TCR-T细胞疗法临床开发 近日,T-knife […]

半夏
真实世界研究表明早接种HPV疫苗最多能预防86%的宫颈癌;卡瑞利珠单抗鼻咽癌新适应证即将获批

真实世界研究表明早接种HPV疫苗最多能预防86%的宫颈癌;卡瑞利珠单抗鼻咽癌新适应证即将获批

文章来源:医学界肿瘤频道     要点提示 JNCI:真实世界研究表明早接种HPV疫苗最多能预防86%的宫颈癌 CCR:基底样乳腺癌固有和免疫表型可预测患者生存预后,或能指导治疗 CCR:卡瑞利珠+阿帕替尼为晚期/转移胃或胃食管交界腺癌提供新选择 新药:卡瑞利珠单抗鼻咽癌新适应证即将获批 01 JNCI:真实世界研究表明早接种HPV疫苗最多能预防86%的宫颈癌 日前,Journal of the 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发表了一项真实世界研究,表明人乳头瘤病毒(HPV)疫苗接种能有效降低女性宫颈癌风险,最晚16岁就接种能降低86%的风险! 图1.1 研究发表于JNCI 这项真实世界研究纳入了丹麦超过86万名年龄在17-30岁之间的女性。在研究开始时,36.3%的女性最晚16岁时就接种了HPV疫苗;在随访期间,分别有19.3%和2.3%的女性在17-19岁和20-30岁的年龄段接种了HPV疫苗。研究在评估女性的宫颈癌风险设定了缓冲期(buffer period),即认为女性首次接种日期后的一段时间内仍未接种疫苗。研究的主要分析设定缓冲期为1年,为疫苗展现预防效果提供了时间。 结果显示,与未接种疫苗的女性相比,最晚16岁接种HPV疫苗女性的宫颈癌发病率比(IRR)降低了86%(IRR 0.14,95%CI 0.04-0.53);而在17-19岁期间接种好处也是不小,相对风险有望降低68%(IRR 0.32,95%CI 0.08-1.28),说明接种HPV疫苗,的确能预防宫颈癌。 图1.2 打得越早,效果越好 不过,在20-30岁的女性中接种预防宫颈癌的效果则并不明显。接种后女性的发病率似乎比未接种的女性稍高(IRR 1.19,95%CI 0.80–1.79),但没有显著差异。随着设定的缓冲期延长,IRR逐渐下降,到缓冲期为4年时,IRR为0.85(95%CI 0.55-1.32),预防宫颈癌的效果需要慢慢才会显现。 研究人员指出,在20岁之前接种HPV疫苗预防宫颈癌的效果很好,但在20-30岁的女性中就不能立竿见影——要打HPV疫苗还是要趁早! 02 CCR:基底样乳腺癌固有和免疫表型可预测患者生存预后,或能指导治疗 日前,Clinical Cancer Research发表了一项回顾性研究,发现基底样乳腺癌(BLBC)的肿瘤及其微环境的转录组测序表型能够提示患者生存预后,未来或可指导治疗选择。 图2.1 研究发表于CCR 这项回顾性基因组测序研究首先在1项乳腺癌前瞻性队列中确定了与患者预后相关的转录组测序表型。这一开发队列中匹配了67组复发性和非复发性BLBC患者的数据,筛选出了21个相关基因,基于随机森林方法建立了预测模型。随后,研究人员在5个独立的三阴性乳腺癌或BLBC患者队列中进行了验证。 图2.2 不同复发风险患者的确具有不同的表型 结果发现,肿瘤的固有表型和免疫表型与BLCL患者的复发独立相关。研究人员发现,容易复发患者的肿瘤本身生长因子信号转导较强,更具有肿瘤干细胞样的特征,而不容易复发的肿瘤周围淋巴细胞浸润更为丰富,T细胞和B细胞克隆扩增更多,巨噬细胞的抗肿瘤极化也更明显。这一模型同时分析肿瘤本身和肿瘤微环境的情况,将患者的复发风险分为低、中、高三组,复发的可能性分别为14%、56%和74%。 图2.3 BRAVO-DX和BRAVO-IMMUNO模型具有良好的预测效果 随后研究还在5个独立的队列研究中进一步验证了模型。在其中3个大型队列中同时分析肿瘤本身及其微环境(BRAVO-DX模型),模型都能有效找出复发的患者(HR 6.79,95%CI 1.89–24.37;HR 3.45,95%CI 2.41-4.93;HR 1.69,95%CI 1.17-1.46)。即使只关注肿瘤的免疫微环境(BRAVO-IMMUNO模型),在5个队列中,模型也都显示出很好的预测效果。 研究人员认为,这一模型能结合BLBC肿瘤及其免疫微环境的特征预测患者复发,在未来或许能指导患者治疗,识别出那些在标准化疗中可能出现快速进展的高风险人群以及可能从其他治疗中受益的患者。 03 CCR:卡瑞利珠单抗+阿帕替尼为晚期/转移胃或胃食管交界腺癌提供新选择 […]

半夏
宫颈癌免疫治疗之路--回顾与展望

宫颈癌免疫治疗之路–回顾与展望

文章来源:VIP说   宫颈癌是一种恶性妇科肿瘤,在全球妇科常见肿瘤中发病率排第四位,也是人类癌症中第七大常见肿瘤类型。根据国际癌症研究机构数据库显示,2018年约有569,000例新发宫颈癌病例和311,000例死亡病例。早期宫颈癌的主要治疗手段是手术。放疗和化疗已经用于治疗晚期宫颈癌患者。自抗血管生成抑制剂应用以来,在过去五年中,复发性及晚期宫颈癌的疗效有所改善。晚期患者的中位总生存时间(mOS)可以达到16.8月,但总体治疗效果仍不理想。因此,探索新疗法势在必行。   随着近几年来免疫治疗的火热发展,免疫检查点抑制剂(ICI)毫不意外地成为了研究者们高度期待的宫颈癌潜在治疗方法。众所周知,人乳头瘤病毒(HPV)与宫颈癌的发展有关。但既往针对HPV的免疫疗法效果并不理想。为此,人们进一步开展了临床研究,旨在评估ICI对宫颈癌的疗效。在KEYNOTE-158临床试验中,帕博利珠单抗在实体瘤(包括宫颈癌)中已经被证明有效,并得到了FDA的批准。 在2020年发表的一篇综述中,概述了宫颈癌组织中的肿瘤免疫微环境,介绍了宫颈癌中PD-1/PD-L1的表达情况,以及回顾了KEYNOTE-158试验和最新的CheckMate-358试验结果。并对宫颈癌未来的免疫联合治疗方式进行了探讨与展望。接下来就让我们开启宫颈癌的免疫治疗之旅吧。 1 宫颈癌免疫病理与免疫检查点抑制剂的相关性 众所周知,HPV的长期感染与宫颈癌的致病性密切相关。前期研究显示,在HPV感染的头颈部鳞状细胞癌(HNSCC)中可以观察到PD-L1表达和IFN-γmRNA的上调。深入分析发现,IFN-γ是通过最初的HPV感染后所分泌的,随后IFN-γ诱导了PD-L1蛋白的表达。根据这一推论,几个研究小组探索了在宫颈癌中HPV的感染是否也影响了PD-L1蛋白的表达,结果发现,HPV阳性状态与PD-L1表达增加呈正相关性。   在宫颈癌的肿瘤免疫微环境中发现:PD-L1蛋白可以表达在肿瘤细胞、抗原呈递细胞和淋巴细胞(TILs)上,并且在肿瘤间质组织中还发现了PD-1阳性T细胞。据研究数据统计:46.9%-60.8%宫颈癌患者的肿瘤间质组织中存在PD-1阳性表达,34.4%-96%患者存在PD-L1阳性表达。这些结果似乎说明了PD-1/PD-L1抑制剂在HPV感染的宫颈癌中潜在的治疗效果。   那么对于非HPV感染引起的宫颈癌患者,情况又是如何呢?目前相关的基础研究不多。总体来讲,在非HPV感染的宫颈癌患者中,肿瘤微环境可能是处于一种非炎症性的状态。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肿瘤抗原在这种环境中也是存在的。通过免疫调控,增强抗肿瘤T细胞的激活(例如:联合治疗),消除和阻断免疫抑制细胞和免疫抑制分子,也可让PD-1/PD-L1抑制剂的治疗变得有效。 2 宫颈癌临床研究回顾 自2015年以来,已经对宫颈癌开展了相关临床研究。著名的KEYNOTE-158研究,对帕博利珠单抗(pembrolizumab)单药在宫颈癌中的应用进行了探索。也是根据该项研究的结果,FDA批准了帕博利珠单抗应用于宫颈癌患者。另一个值得一提的研究是CheckMate-358,探索了纳武利尤单抗(Nivolumab)单药在宫颈癌患者中的应用。   接下来让我们回顾一下这两项有关宫颈癌的著名研究: 在Ib期的KEYNOTE-028研究中,纳入了24例复发/不可切除的晚期宫颈癌患者,给予帕博利珠单抗,10mg/kg,q2w治疗,客观缓解率(ORR)达到了17%,6个月无进展生存(PFS)率为13% ,6个月总生存(OS)率为66.7%。基于该项研究的结果,进一步开展了KEYNOTE-158 II期篮子研究,以探索帕博利珠单抗的抗肿瘤效果和安全性。研究纳入了98例先前经过系统治疗的晚期宫颈癌患者,其中97例分期为III-IV期。   82例(83.7%)患者的PD-L1蛋白检测呈阳性,85例(86.7%)患者先前接受过放射治疗。治疗方案为帕博利珠单抗,200mg,q3w,治疗最长达2年(或直至疾病进展或不可耐受的毒性),疾病稳定的患者随后发生进展后可再尝试用药1年。最终结果显示有12名患者发生了客观缓解, ORR达12.2%。   根据FIGO分期,该12名患者中有11名为IVB期,1名患者为IIIB期,并且PD-L1蛋白均为阳性表达。亚组分析显示,PD-L1阳性的患者ORR可以达到14.6%。在全人群中,中位PFS为2.1月(95%CI,2.0-2.2月),中位OS达9.4月(95%CI,7.7-13.1月);在PD-L1阳性人群中,中位PFS为2.1月(95%CI,2.1-2.3月),中位OS为11月(95%CI,9.1-14.1月)。   CheckMate 358是一项I/II期的篮子研究,主要探索了纳武利尤单抗在病毒相关性癌症中的抗肿瘤活性和安全性。该研究共纳入了19例经过治疗的复发/转移性宫颈癌患者。其中18例患者的FIGO分期为III或IV期,17例患者先前接受过放射治疗。治疗方案为纳武利尤单抗,240mg,q2w,最长治疗时间为2年。   最终结果显示,5名患者出现客观缓解,ORR达26.3%。在整体人群中,中位PFS达5.1月(95%CI,1.9-9.1月),中位OS达21.9月(95%CI,15.1-NR)。亚组分析显示,在PD-L1阳性的人群中,ORR达20%,中位OS达19.9月(95%CI,1.3-NR)。   这两项研究证明,帕博利珠单抗和纳武利尤单抗对晚期/复发性宫颈癌具有一定的抗肿瘤效果。对于帕博利珠单抗而言,PD-L1的表达或可作为潜在的预测标志物。但是,对于纳武利尤单抗而言,PD-L1的阳性表达并没有起到预测疗效的作用,并且,仍需要进一步扩大样本量的研究进行疗效验证。目前,针对晚期宫颈癌的免疫检查点抑制剂的III期临床研究正在进行当中,期待后续结果的发布。 3 免疫治疗在宫颈癌中的未来方向 当前免疫治疗在宫颈癌中的研究大多应用的是单药疗法。一些正在进行中或是计划进行的宫颈癌免疫治疗开始尝试联合疗法,以期达到更高的反应率。具体来说,这些研究的联合方式主要采取的是已有的治疗手段(如:放疗或化疗)或是联合一些分子靶向药物。   1. 免疫检查点抑制剂(ICI)联合化疗+靶向 有关宫颈癌免疫检查点抑制剂开展的III期临床研究,旨在获得更高的响应率。这些研究纳入的研究对象往往是无法切除/复发的晚期宫颈癌患者。我们都知道,以铂为基础的化疗可以导致免疫源性细胞的死亡,释放肿瘤特异性抗原。另一方面,抗血管靶向药物与免疫检查点抑制剂的联合已经被证明具有很好的协同作用。使用抗血管生成药物可以使肿瘤血管正常化和发生重塑,改善肿瘤微环境的缺氧状态并促进淋巴细胞浸润。联合免疫检查点抑制剂,可以进一步增强抗肿瘤效果。因此,目前开展的III期宫颈癌化疗联合ICI治疗的手段中也都加入了抗血管生成药物,以期达到更强的抗肿瘤效果,详见表3. 2. 免疫检查点抑制剂联合同步放化疗(CCRT) 近年来,免疫检查点抑制剂联合放疗引起了大量的关注。对于局晚期的宫颈癌患者,同步放化疗(CCRT)是标准的治疗模式。放射治疗可以引起细胞DNA双链的损伤,最终导致细胞的死亡。这种死亡现象会引起宿主的免疫系统和肿瘤微环境之间产生复杂的相互作用。通过放射疗法激活抗肿瘤免疫反应的现象被称为“远隔效应”。   这是一种罕见但有趣的临床现象,它主要是通过对一个部位的照射后引起非照射部位的肿瘤缩小。在临床前的研究中显示,这种情况往往是由杀伤性T细胞所介导的。活化的T细胞通过作用于原发性肿瘤部位以及远处的转移部位来诱导肿瘤细胞的死亡(详见图1)。然而,有研究发现在放疗和化疗后,PD-L1蛋白往往存在表达上调现象,从而导致了T细胞的耗竭和无反应,限制了免疫应答。联合抗PD-1/PD-L1抑制剂可以阻止该情况的发生,从而实现协同抗肿瘤作用。 在肺癌领域,一些前瞻性临床研究对CCRT和ICI的组合进行了探索,显示出了不错的效果。在CCRT后使用度伐利尤单抗(Durvalumab)进行维持治疗,可有效延长患者的PFS。其中治疗组的mPFS可达17.2个月,而对照组(安慰剂)的mPFS仅为5.6个月。基于此,在接受过CCRT的宫颈癌中也开展了相关研究。主要是三个II期的探索性研究。在这些研究中,免疫检查点抑制剂是作为维持治疗还是联合治疗也存在着不一致之处。期待后续这些研究结果的公布,或许会改变晚期宫颈癌患者的治疗现状。 4 总结 众所周知,免疫疗法已经成为多种癌症的新兴疗法,在未来也将会发挥更重要的作用。就目前的研究结果来看也为复发/转移的晚期患者带来了新的希望。但是,与其他类型的癌种相比,针对宫颈癌的III期临床试验却很少,仍然需要进一步的探索。临床前的研究已经显示抗血管抑制剂与免疫检查点抑制剂的组合可以发挥出更强的抗肿瘤作用,具有很好的临床潜力。   另一方面,放射疗法具有通过远隔效应增强对免疫疗法全身反应的潜力,以及对局部肿瘤控制的能力。在宫颈癌中可以开展相关的前瞻性研究,以确定免疫疗法,化疗和放疗间的最佳组合。同样地,针对不同疗法筛选获益人群的生物标志物也将是未来一个重点研究方向。为了理解和解决这些问题,作者认为充分的了解肿瘤免疫微环境和免疫相关基因多态性将会给我们带来更多的启示。   参考文献   1. […]

半夏
真实世界研究表明早接种HPV疫苗最多能预防86%的宫颈癌;卡瑞利珠单抗鼻咽癌新适应证即将获批

真实世界研究表明早接种HPV疫苗最多能预防86%的宫颈癌;卡瑞利珠单抗鼻咽癌新适应证即将获批

文章来源:医学界肿瘤频道   要点提示 JNCI:真实世界研究表明早接种HPV疫苗最多能预防86%的宫颈癌 CCR:基底样乳腺癌固有和免疫表型可预测患者生存预后,或能指导治疗 CCR:卡瑞利珠+阿帕替尼为晚期/转移胃或胃食管交界腺癌提供新选择 新药:卡瑞利珠单抗鼻咽癌新适应证即将获批 01 JNCI:真实世界研究表明早接种HPV疫苗最多能预防86%的宫颈癌 日前,Journal of the 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发表了一项真实世界研究,表明人乳头瘤病毒(HPV)疫苗接种能有效降低女性宫颈癌风险,最晚16岁就接种能降低86%的风险! 图1.1 研究发表于JNCI 这项真实世界研究纳入了丹麦超过86万名年龄在17-30岁之间的女性。在研究开始时,36.3%的女性最晚16岁时就接种了HPV疫苗;在随访期间,分别有19.3%和2.3%的女性在17-19岁和20-30岁的年龄段接种了HPV疫苗。研究在评估女性的宫颈癌风险设定了缓冲期(buffer period),即认为女性首次接种日期后的一段时间内仍未接种疫苗。研究的主要分析设定缓冲期为1年,为疫苗展现预防效果提供了时间。 结果显示,与未接种疫苗的女性相比,最晚16岁接种HPV疫苗女性的宫颈癌发病率比(IRR)降低了86%(IRR 0.14,95%CI 0.04-0.53);而在17-19岁期间接种好处也是不小,相对风险有望降低68%(IRR 0.32,95%CI 0.08-1.28),说明接种HPV疫苗,的确能预防宫颈癌。 图1.2 打得越早,效果越好 不过,在20-30岁的女性中接种预防宫颈癌的效果则并不明显。接种后女性的发病率似乎比未接种的女性稍高(IRR 1.19,95%CI 0.80–1.79),但没有显著差异。随着设定的缓冲期延长,IRR逐渐下降,到缓冲期为4年时,IRR为0.85(95%CI 0.55-1.32),预防宫颈癌的效果需要慢慢才会显现。 研究人员指出,在20岁之前接种HPV疫苗预防宫颈癌的效果很好,但在20-30岁的女性中就不能立竿见影——要打HPV疫苗还是要趁早! 02 CCR:基底样乳腺癌固有和免疫表型可预测患者生存预后,或能指导治疗 日前,Clinical Cancer Research发表了一项回顾性研究,发现基底样乳腺癌(BLBC)的肿瘤及其微环境的转录组测序表型能够提示患者生存预后,未来或可指导治疗选择。 图2.1 研究发表于CCR 这项回顾性基因组测序研究首先在1项乳腺癌前瞻性队列中确定了与患者预后相关的转录组测序表型。这一开发队列中匹配了67组复发性和非复发性BLBC患者的数据,筛选出了21个相关基因,基于随机森林方法建立了预测模型。随后,研究人员在5个独立的三阴性乳腺癌或BLBC患者队列中进行了验证。 图2.2 不同复发风险患者的确具有不同的表型 结果发现,肿瘤的固有表型和免疫表型与BLCL患者的复发独立相关。研究人员发现,容易复发患者的肿瘤本身生长因子信号转导较强,更具有肿瘤干细胞样的特征,而不容易复发的肿瘤周围淋巴细胞浸润更为丰富,T细胞和B细胞克隆扩增更多,巨噬细胞的抗肿瘤极化也更明显。这一模型同时分析肿瘤本身和肿瘤微环境的情况,将患者的复发风险分为低、中、高三组,复发的可能性分别为14%、56%和74%。 图2.3 BRAVO-DX和BRAVO-IMMUNO模型具有良好的预测效果 随后研究还在5个独立的队列研究中进一步验证了模型。在其中3个大型队列中同时分析肿瘤本身及其微环境(BRAVO-DX模型),模型都能有效找出复发的患者(HR 6.79,95%CI 1.89–24.37;HR 3.45,95%CI 2.41-4.93;HR 1.69,95%CI 1.17-1.46)。即使只关注肿瘤的免疫微环境(BRAVO-IMMUNO模型),在5个队列中,模型也都显示出很好的预测效果。 研究人员认为,这一模型能结合BLBC肿瘤及其免疫微环境的特征预测患者复发,在未来或许能指导患者治疗,识别出那些在标准化疗中可能出现快速进展的高风险人群以及可能从其他治疗中受益的患者。 03 CCR:卡瑞利珠单抗+阿帕替尼为晚期/转移胃或胃食管交界腺癌提供新选择 日前,CCR发表了一项II期临床试验,认为不可切除的晚期/转移胃或胃食管交界腺癌(G/GEJ)患者在卡培他滨+奥沙利铂的CAPOX标准一线疗法的基础上增加卡瑞利珠单抗,随后使用卡瑞利珠单抗+阿帕替尼治疗安全有效。 […]

半夏
新型“特洛伊木马”抗癌药物,治疗宫颈癌疗效显著

新型“特洛伊木马”抗癌药物,治疗宫颈癌疗效显著

宫颈癌严重威胁着女性的生命和健康,对于早期宫颈癌目前以手术治疗为主,再配合使用放疗和化疗,但对于晚期和复发宫颈癌仍缺乏有效的治疗措施,除了贝伐单抗以外宫颈癌也没有好的靶向治疗药物,对于是否要进行基因检测,能否跨适应症用药也没有形成一致意见。   不过,针对宫颈癌的新型靶向药物可能快来啦。今天给大家分享的是近期刊登在《柳叶刀·肿瘤学》的一项研究,报道了一种名为Tisotumab vedotin的抗体偶联药物(antibody-drug conjugate,ADC)对宫颈癌的不错的治疗效果。   “特洛伊木马“抗体偶联药物精准击杀癌细胞 在宫颈癌的细胞表面有一种组织因子(Tissue factor,TF)表达很高,这种组织因子能促进肿瘤生长和血管生成,还促使肿瘤转移。为此科学家有针对性地设计了Tisotumab vedotin药物:通过将靶向组织因子的抗体与细胞毒制剂MMAE偶联,当药物进入人体内时,抗体与癌细胞表面的组织因子结合,然后将偶联的细胞毒制剂MMAE直接递送到癌细胞内,就像“特洛伊木马”一样,从内部突击,导致癌细胞生长停滞和细胞死亡,达到精准击杀宫颈癌细胞的目的。 图1.宫颈癌新药Tisotumab vedotin治疗示意图 vedotin有效控制宫颈癌 与其他新药的临床研究类似,Tisotumab vedotin也是从二线治疗开始的。先针对复发或转移性宫颈癌患者开展临床试验,因为这部分患者对现有的标准治疗应答有限,客观缓解率低于15%,中位总生存期仅为6-9.4个月。 这是一项在美国和欧洲开展的多中心、单臂II期临床试验。研究纳入的对象是18岁及以上复发或转移性宫颈鳞状细胞癌、宫颈腺癌或腺鳞状宫颈癌。这些患者首先经过了一线标准治疗,也就是贝伐单抗联合化疗,但是依然复发了。 患者开始使用Tisotumab vedotin,每三周使用一次,用药剂量为每公斤体重2毫克,最高200毫克。直到出现病情恶化或出现很大的毒副作用,就停止用药。 2018年6月至2019年4月期间共招募了102名患者,其中101名患者至少接受了一次Tisotumab vedotin给药。中位随访分析时间为10个月,其中4名患者仍在接受治疗。 图2.Tisotumab vedotin二线治疗宫颈癌的治疗应答率 如上图所示,相比用药前,确认的客观缓解率为24%。其中有7名患者所有可见病灶消失,达到了完全缓解;而病灶显著缩小达到部分缓解的比例是17%。有97名患者用药之后进行了扫描检查,其中有77名(79%)患者的目标病灶出现缩小。 图3.Tisotumab vedotin二线治疗宫颈癌的治疗应答情况 与治疗相关的不良事件包括:脱发(38%);鼻出血(30%);恶心(27%);13%的患者出现了严重的与治疗相关的不良事件,最常见的是运动神经病和发热;还有部分患者出现结膜炎、干眼症、疲劳等不良事件。 宫颈癌治疗将迎来新的突破 如上述,Tisotumab vedotin这种抗体偶联药物的整体疗效是非常不错的,不过由于是单臂研究,目前缺乏对照组的患者疗效数据作为比较。但即便如此,这一药物对宫颈癌的治疗是具有突破性的。 如果将其和目前的PD-1药物联合,抗体偶联药物Tisotumab vedotin杀死宫颈癌细胞,释放肿瘤特异性抗原,没准可以助攻PD-1类药物,达到强强联合的目的。 据悉,Tisotumab vedotin还在卵巢癌、肺癌、结直肠癌、胰腺癌和头颈癌患者里开展临床试验,也正在与PD-1抑制剂、铂类化疗或靶向药物联合用于宫颈癌的治疗。我们相信,随着医学的不断进步,这个时代会有更多更新的药物出现,真正将肿瘤控制为慢性疾病。 参考文献 Robert L Coleman, et al., Efficacy and safety of tisotumab vedotin in previously treated recurrent or metastatic cervical cancer (innovaTV 204/ […]

半夏
最新医生问答
最新抗癌笔记
top3

新年打卡

2024年02月17日
top4

好久没来

2024年02月17日
top5

CR

2024年02月01日
top6

七周年纪念!

2024年01月25日
扫描下方二维码回复 666 获取解锁验证码
步骤:[ 打开微信]->[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三阴姐妹互助圈"公众号输入 666 获取验证码],即可永久解锁本站全部文章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