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肺癌正文

科学使用靶向药,让肺癌成为慢性病不是梦!

作者:小D|2020年08月26日| 浏览:1381

 

01

 

肺癌是中国的第一大癌症。中国非小细胞肺癌患者中不少都有EGFR,ALK或ROS1基因突变,比例大大高于欧美。靶向药物的出现,改变了无数肺癌患者和家庭的命运。

 

说起肺癌靶向药物,最近有两件事儿让我很振奋。

 

第一,是在一个发布会上,我有幸碰到了王瑛女士:一位肺癌晚期广泛转移患者,2003年就被判死刑,但靠着正规治疗,尤其是靶向药物帮助下,存活了15年,而且越来越健康!相信科学,积极心态,再加上运气,她打破了传统结论,成了给无数人带来正能量的奇迹。

 

 

第二,2018世界肺癌大会上公布的数据显示,单靠一代靶向药克唑替尼(赛可瑞)配合化疗,就让中国ALK阳性肺癌患者中位生存期超过了53个月!这比想象的还要好。

 

毫无疑问,靶向药物和免疫药物的出现,会让越来越多肺癌成为慢性病。

 

 

02

 

 

好消息不止这些。

 

靶向药虽好,但价格通常不菲,让很多中国患者望而生畏。而最近,在政府和药企的共同努力下,有17个疗效明确的抗癌药大幅降价,同时被纳入了国家医保。其中有5个,都是治疗肺癌的靶向药物!

 

患者负担的减轻是极其显著的。

 

比如,ALK靶向药克唑替尼本来的价格大概是5万3一个月,医保谈判后,价格变为约1万5,下降约70%。按照医保平均70%的报销比例,患者每个月的自费将低于5千块。

 

不到以前的10%!

 

以往,克唑替尼只在浙江,山东等省市纳入了医保,而现在全国患者都可以享受“地板价”,真的要感谢政府、药企和患者组织等多方合作和努力。

 

类似的,其它肺癌靶向药,包括多个二代和三代药物,比如著名的EGFR三代药物奥希替尼价格也大幅降低。

 

有一点还需要提到,克唑替尼对ROS1融合突变肺癌也有不错疗效,是推荐的一线用药。而这次克唑替尼进医保不仅涵盖了ALK阳性患者,也包含了ROS1融合突变阳性肺癌患者。非小细胞肺腺癌患者应该至少做EGFR,ALK,ROS1这三个基因检测。

 

 

03

 

 

说到克唑替尼进医保,上次讲座的时候有人问我:既然已经有了二代和三代靶向药,为啥还要把克唑替尼、易瑞沙这样的一代药物放进医保?还有必要么?

 

很有必要!

 

为了社会整体福祉和实现精准医疗,各代的药物必须同时存在。即使新一代药物出现,一代靶向药也很重要。

 

至少有三个主要原因:

 

1:经济原因,很多人不能承担新一代药物。早一代药物通常定价更便宜,尤其被纳入医保后,对很多患者将会是唯一的选择,是可以救命的。

 

2:生存期原因,直接用新一代药物不一定活得最久。多数时候还不清楚到底哪种情况患者总存活时间最长:先一代,耐药再二代/三代,还是直接用二代/三代。有些时候答案并没那么简单。

 

3:生物学原因,三代和一代药物肯定不一样,但并不是简单的三代大于一代,精准治疗需要所有的药物。这点在ALK靶向药上表现得尤为突出。

 

最经典的例子来自最近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的一个报道。

 

一位ALK阳性肺癌患者,经历了一代到二代再到三代靶向药的贯穿治疗,三代耐药后,居然发现肿瘤又对一代药物敏感了,很神奇!

 

 

从下图可以看出,这位患者先使用了一代靶向药克唑替尼,效果不错,控制了18个月。出现耐药后换二代色瑞替尼和化疗,又控制了10个月。最后用三代靶向药劳拉替尼又控制了10个月。患者对三代耐药后,大家以为没希望只能保守治疗了,谁知通过基因检测和生物学研究,医生惊奇地发现肿瘤又对一代药物敏感了!

 

 

使用克唑替尼后,果然,肿瘤再次几乎完全消失!

 

直到文章发表的时候,这位晚期患者已经带瘤存活了4年,虽然一次次耐药,但靠着科学的指导,他/她一次次控制住了肿瘤。

 

这当然是个例,并不适合所有人。但它生动地展示了使用靶向药的复杂性,药物并不是简单的3>2>1。我们需要开发更好的新药,但不意味着应该随意抛弃早一代药物。

 

由于经济学和生物学的复杂性,每个有效的抗癌药,都有很重要的市场价值!

 

ALK突变通常被称为“钻石突变”,一方面是因为和EGFR突变相比患者较少,而另一方面,也是更重要的,是因为靶向药对它疗效通常不错。前面说了,仅仅靠着克唑替尼一个药,中国ALK阳性肺癌患者中位生存期就超过了53个月!

 

在这项研究开展的时候,中国ALK靶向药物只有克唑替尼这一个选择,耐药后基本就只剩化疗或保守治疗。而现在二代靶向药,包括塞瑞替尼、阿来替尼等都在中国上市,三代靶向药上市也指日可待。几代靶向药物,加上手术,化疗,放疗,甚至免疫治疗的联合使用,可以预见贯穿的总生存期将是史无前例的,难怪ALK突变被称为“钻石突变”。

 

现在加上了医保支持,更多的中国患者终于能放心使用靶向药,而不再担心倾家荡产了。

 

可以预见,越来越多肺癌患者将在科学指导和精准医疗指导下,合理地轮换药物。虽然我们还不能控制所有肺癌,但ALK阳性等亚型的中位生存时间超过五年指日可待。

 

希望有一天,王瑛女士这样的故事不再被称为奇迹,因为大家都能和癌共存,把它变成慢性病。

 

致敬生命!

 

参考文献:

1:Resensitization toCrizotinib by the Lorlatinib ALK Resistance Mutation L1198F. N Engl J Med. 2016Jan 7; 374(1): 54–61.

2:Outcomes inALK-positive non-small-cell lung cancer (NSCLC) patients treated withcrizotinib: a retrospective, multicenter cohort study. 2018 WCLC Abstract#13304

3:ALK Inhibitors in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 Crizotinib and Beyond. Clin Adv Hematol Oncol. 2014Jul; 12(7): 429–439.

 

本文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本文来源: 菠萝因子 由小D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癌性腹水 | 9 种治疗方法一次性掌握
上一篇

癌性腹水 | 9 种治疗方法一次性掌握

肿瘤患者能泡温泉、桑拿、汗蒸、泡脚吗?
下一篇

肿瘤患者能泡温泉、桑拿、汗蒸、泡脚吗?

阅读相关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