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咚咚活动正文

突发!「网红癌医」张煜医生被医院开除,这位「揭黑英雄」到底怎么了?

|2022年02月25日| 浏览:2215
“网红癌医、揭黑英雄”张煜医生其人其事,想必大家多少还有些印象:

2021年4月,张煜医生对上海某三甲医院的陆巍医生进行实名控诉,质疑同行”进行诱骗治疗,肿瘤患者遭遇不规范治疗,治疗费用上涨10倍”。

随后,国家卫健委公布了调查结果,认为陆巍医生在整个治疗过程中治疗原则基本符合规范,陆巍医生因未充分告知患者病情、未按规定填写患者病例等原因,被处罚暂停执业6个月、罚款人民币3万元。

在“揭黑事件”的过程中,围绕着张煜医生和陆巍医生各方有了不少争议,咚咚也曾进行过跟踪报道:质疑卫健委调查结论!“肿瘤治疗黑幕”举报医生张煜:请求和专家团进行辩论,赌上行医资格无怨无悔

就在最近一周,我们曾经的“揭黑英雄”,“网红”肿瘤医生张煜又一次引发了一场全民参与的“舆论大战”,站上了大家关注的风口浪尖——

这一次,他锁定的目标是三年前发生的一起争议颇大的事件——“聊城假药案”,并在知乎、微博等平台与大V医生“烧伤超人阿宝”进行了反复的争论。但不同的是,这一次张煜医生的一些操作,似乎颇有些让人迷惑,我们不得不发出疑问:曾经的“网红癌医、揭黑英雄”张煜医生,到底怎么了?

或许扑朔离迷的事件真相,还需等到所有争议尘埃落定后,才将水落石出。然而不管结果如何,就在我们发文前10分钟,张煜医生在微博发文:2022年2月25日,让我感到绝望的一天,我刚刚被医院开除了。

图片

这场争议最终以让人最不愿见到的结果短暂画下了一个句号。

1
盖棺定论的陈年旧事
“聊城假药案”发生始末

相信很多人都是因为这场著名的“假药案”,才关注到山东聊城这个地方。

2019年2月,一档叫做《聊城:主任医师竟开假药》的节目报道拉开了这起案情的序幕。在这篇报道中,患者家属“血泪控诉”聊城肿瘤医院陈宗祥医生竟开出假药处方,推荐就诊的癌症患者使用当时尚未在国内上市的抗癌药“卡博替尼”,并推荐其购买所谓的“印度药”。

随着事件的进一步发酵,“聊城假药案”事件始末逐渐清晰:

根据患者身患三种肿瘤的病情情况,陈宗祥医生认为卡博替尼有希望控制患者的膀胱癌病情,但因当事卡博替尼在国内并未上市,便建议患者家属自行购买。

患者家属几经寻找仍未购买到卡博替尼后,陈医生便介绍患者家属通过其他患者代为购买。患者服用卡博替尼后,虽对病情有了短暂的控制,但也产生了一定的副作用,最终患者因病情进展去世。

经警方调查发现,陈医生向患者推荐卡博替尼时并没有从中牟利,并且其推荐有科学依据。因此,公安部门认为陈医生违法但不构成犯罪,侦办结果为无罪。

图片

案情结束后,患者家属王玉清始终不服侦办结果与法院判决,多次提出上述要求赔偿和道歉,甚至将相关政府部门告上法庭,且因多次辱骂陈宗祥医生和院方工作人员,曾因扰乱医院正常秩序被公安训诫。

这起案件之所以轰动全国,不仅是因为在一些媒体的报道中采用了“假药”这样耸人听闻的新闻标题,更是因为这起案件将电影《我不是药神》中,癌症患者们面临“缺医少药”的窘境与铤而走险进行“海外代购”的现实揭露在了大家眼前:对于一些老患友而言,所谓的“印度代购”、甚至是“自制原料药”并不是什么新鲜事。

最终案件的侦办结果公正与否,相信大家心中自有评判。而为什么张煜医生会在时隔三年之后忽然再次掀起这起案件的波澜,则与本月张煜医生在社交媒体知乎上的言论相关。

2
张煜医生与“烧伤超人阿宝”网上争锋
是非对错孰是孰非?

就在本月中旬,张煜医生在社交媒体知乎中的提问“如何看待聊城市肿瘤医院医生向患者推荐抗癌药‘卡博替尼’,因认定为‘假药’遭患者家属投诉?”下做出了回复,认为2019年时陈宗祥医生推荐卡博替尼给患者治疗是错误的,当时没有任何文献与指南的支持,并认为始终支持陈宗祥医生的阿宝应该向患者家属道歉。
(“聊城假药案”发生时,“烧伤超人阿宝”曾坚定的站在陈宗祥医生一边并为其奔走,后受到患者家属王玉清起诉,被法院因言论不当判处赔偿1万余元并公开道歉)。

第二天,阿宝就对张煜医生的质疑做出了回应,认为张煜“对病人的病情,对病人的治疗经过,对病人使用卡博替尼的依据,对王玉清闹事之所以让人神憎鬼厌的理由,全都一无所知”,指出陈宗祥医生当时是基于患者的膀胱癌病情推荐了卡博替尼。

争议形成后,双方在社交媒体中进行了多轮争论。2月18日,张煜医生在微博中进行道歉,承认自己发言中的错误。他表示,自己愿意向陈主任道歉并进行赔偿,同时删除了此前发出的多篇指责文章。

图片

本以为事情就这样过去了,没想到神转折两天后就来了。

两天后,张煜医生忽然再度在微博发文,称之前的道歉是受到了阿宝的压力而不得已为之,而自己的道歉,则是一场“等待阿宝犯错的圈套”。

图片

随后,张煜医生连发多篇微博,先后对2019年时卡博替尼是否有证据能够治疗膀胱癌这一事件,以及患者家属王玉清所购的“卡博替尼”是“国内小作坊伪造的原料药”,是医生和骗子联手欺骗患者牟利”进行了评论,并称“聊城假药案“是一个常见的医疗不良行为,都是给患者推荐错误的不需要的假药,从而获利。这简直就是治疗肿瘤医生赚钱的常用手段”。

张煜医生第二段回复:

图片

张煜医生第三段回复:

图片

反转之后,阿宝也在微博上做出了回应。称张煜医生的回应不仅非常不专业,更可能是“受人之托,替人消灾”。

阿宝回复:

图片

事实的真相到底如何,相信各位读者心中自会有个判断。

张煜医生“聊城假药案”与一年前的“黑医事件”不同,这是一件已经由公安侦办并盖棺定论的案件。而张煜医生此时再度提起这件陈年旧事,不管其原因为何,都离不开其核心本质:癌症医生的超指南(或超说明书)用药行为。

对于这个问题,咚咚也有想与大家聊聊的内容。

3
超指南(超说明书)用药
到底有没有错?

尽管我们一直在倡导“癌症只是慢性病”的治疗理念,尽管近年来我们在癌症治疗领域有了跨越式的突破,但事实上,癌症仍然是我们至今都没有攻克的医学难题。

说白了,癌症不是感冒发烧,面对数以千计的癌症药物与技术,针对不同的患者没有一个“绝对标准”的治疗方案,患者的情况各不相同,癌症医生们也要根据患者的具体情况制定相应的治疗措施。

当然,为了规范癌症治疗的基本治疗行为,不管是中国还是美国都出台了自己国家不同癌症治疗指南,其目的在于规范癌症最基本的治疗方式,避免一些离谱的错误发生在患者身上。

癌症治疗指南是基础,而针对患者情况量身制定的治疗方案(也就是这些年我们所倡导的“癌症精准治疗”)才是通向治愈的最佳路线。

但在我国,我们面临的现状是什么?

是脆弱的医患关系,是时有发生的“暴力伤医”事件,是媒体们正在用越来越多没有下限的“标题党”来博人眼球,让医患关系的一步步恶化。越来越多的医生正在违背自己的医者本心,在指南、在规范、在合规的种种框架下,为患者开出的那个“不会犯错但不能救命”的处方。

因为超指南(超说明书)用药就像是悬在医生头上的一把剑,让医生们为之提心吊胆。陈宗祥医生并不是它唯一的受害者。

当然,我同样不否认在医生群体中也有少部分害群之马存在,假借癌症的名义从患者身上榨取他们血汗钱,做着恶魔才会做出的勾当。但我相信这始终只是少数,更多的医生和他们崇尚的医学精神是治病救人,是从死神手中把一条条生命抢救回来。我们始终相信,医生是阳光下最为崇高的职业。

也正是如此,我们绝不提倡过分“矫枉过正”,把医生所有超指南(超说明书)用药的行为一棒子打死。试问,当一个绝症病人,没有特别好的治疗手段方法,却仍有强烈治病诉求的时候,应不应该允许医生采用一些不太常规的方案?给患者死里求生的一点机会?

毕竟我们每个人都可能身患癌症,我不希望在自己治病时,得到的治疗方案是一份“完全合规但救不了命”的处方。

当然,幸运的是,国家同样是支持医生们这一行为的。就在前不久,2021年8月20日出版的全新《中华人民共和国医师法》中,就首次将超说明书用药写入法条。

图片

新《医师法》第二十九条明确规定:医师在尚无有效或者更好治疗手段等特殊情况下,取得患者明确知情同意后,可以采用药品说明书中未明确但具有循证医学证据的药品用法实施治疗。
 
换句话说,新的法律规定,当患者面临常规治疗无效的情况下,医生可以在取得患者知情同意后,根据患者的实际情况采取同情用药,进行超说明书用药。这就为医生们开辟了一条治病救人的通路。

而在广东省颁布的《超药品说明说用药目录(2021年版)》中,更是明确将拉帕替尼、PD-1抑制剂O药、K药、贝伐单抗、西妥昔单抗、多西他赛、吉西他滨等癌症治疗药物纳入其中,明确了它们在肿瘤治疗中的用药范围。

图片

当然,我们的文章在这里这里并不是要指责张煜医生的行为究竟如何,我们同样支持对于一些“黑医”事件的揭露与谴责,让这些害群之马早日滚出纯洁的医生队伍,当然是在具备了确凿证据的前提下。

不管如何,我们希望癌症医疗领域能变得更好,也希望张煜医生与阿宝争论的真相能早日大白,让患者及医生们拥有更加友善的医患关系环境。

 

本文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本文来源: 咚咚肿瘤科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二次基因检测?这些肿瘤患者要做!
上一篇

二次基因检测?这些肿瘤患者要做!

医保获批庆典隆重举行——达可替尼被纳入最新国家医保,有望造福更多中国患者
下一篇

医保获批庆典隆重举行——达可替尼被纳入最新国家医保,有望造福更多中国患者

阅读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