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肺癌正文

韩宝惠教授:EGFR突变晚期NSCLC一线治疗如何更进一筹?奥希替尼+安罗替尼有望带来新选择丨2022 ASCO

|2022年05月30日| 浏览:1412
2022年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大会将在6月3-7日召开,作为全球最负盛名的肿瘤学会议之一,本次会议展示了大量的新进展、新数据。会上,由上海交通大学附属上海市胸科医院韩宝惠教授领衔开展AUTOMAN研究结果将会更新,初步证实双口服TKI——奥希替尼+安罗替尼一线治疗EGFR突变晚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的疗效和安全性。对此,本文特介绍该研究的最新结果,并邀请韩宝惠教授进行精彩点评。

EGFR敏感突变晚期NSCLC一线治疗需求尚未被完全满足,如何更上一层楼?

EGFR突变在中国NSCLC患者中的发生率约为50%,随着EGFR-TKI的出现,这部分患者的生存状况得到极大改善。特别是以奥希替尼为代表的三代EGFR-TKI,给患者带来了长期生存的希望。
FLAURA研究显示,与一代EGFR-TKI相比,奥希替尼治疗的中位无进展生存期(PFS)达18.9个月,降低疾病进展或死亡风险54%(HR=0.46, 95%CI:0.37-0.57);而且,奥希替尼是首个且目前唯一*证实有总生存期(OS)获益的EGFR-TKI,中位OS达38.6个月[1]
同样,奥希替尼在降低中枢神经系统(CNS)转移病灶进展方面也具有显著优势。对于基线伴CNS转移或转移灶未经治疗的患者,奥希替尼能使患者的CNS进展或死亡风险降低52%(CNS mPFS:NR vs. 13.9个月,HR=0.48),并减少新发CNS病灶的发生(奥希替尼 vs 对照组:12% vs. 30%);且基线有脑转移的患者接受奥希替尼治疗也具有更长的中位PFS(15.2个月 vs. 9.6个月,HR=0.47)[2]
目前,奥希替尼已成为EGFR突变晚期NSCLC的一线标准治疗方案,并获得了美国国家综合癌症网络(NCCN)、欧洲肿瘤内科学会(ESMO)、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等国内外权威指南的一致推荐。
然而,虽然目前EGFR-TKI已经呈现“三代同堂”的局面,治疗选择日益丰富,但EGFRm患者仍存在巨大的未被满足的临床需求,因此,如何进一步改善此类患者的生存获益,仍是当前的焦点问题。

AUTOMAN研究初步结果将亮相2022 ASCO,奥希替尼+安罗替尼或成一线新选择

为了进一步改善EGFR突变晚期NSCLC患者的预后,延长其生存时间,研究者进行了不同联合治疗策略的探索,比如EGFR-TKI联合抗血管生成药物(“A+T”)的治疗模式。既往多项研究如JO25567、NEJ026、ARTEMIS等均证实“A+T”治疗模式可为患者带来PFS获益,但未取得OS获益[3-5]。那么奥希替尼联合安罗替尼的一线治疗EGFR敏感突变晚期NSCLC的疗效与安全性如何呢?AUTOMAN研究对此进行了初步探索[6]
AUTOMAN是一项 Ib/IIa 期开放标签研究,纳入EGFR敏感突变阳性的晚期或转移性肺腺癌初治患者,并允许稳定的CNS转移患者入组。患者接受奥希替尼(80mg)联合安罗替尼(8mg、10mg或12mg)治疗。主要终点为使用RECIST v1.1评估的客观缓解率(ORR),次要终点包括疾病控制率(DCR)、缓解深度、中位PFS、12个月OS率和安全性。
从2020年11月到2021年6月,共25例患者被纳入研究并开始治疗。中位年龄为59岁(38-77岁),11例(44%)为女性,24例(96%)ECOG PS评分为1分,24例(96%)患者为IV期,6例(24%)患者基线伴CNS转移。
研究结果显示,截至2021年11月23日,18例(72%)患者仍在接受治疗。在23例疗效可评估的患者中,总体ORR为65.2%(95%CI 42.7%-83.6%),DCR为95.7%(95%CI 78.0%-99.9%),中位缓解深度为-40.7%(范围:-70.6%至49.7%)。
安全性方面,在21例(84%)患者中观察到不良事件(AE)。其中最常见的AE为血小板计数减少(56.5%)、促甲状腺激素增加(39.1%)和腹泻(30.4%),未发生预期外的AE。5例(20%)和2例(8.0%)患者分别经历了≥3级AE和严重AE。8例(32%)患者出现了与安罗替尼相关的剂量调整。无致死性AE事件报告。
该研究结果表明,奥希替尼联合安罗替尼作为初治EGFR突变晚期NSCLC患者的一线治疗具有良好的抗肿瘤活性和安全性。

韩宝惠教授:奥希替尼联合安罗替尼疗效初显,期待后续PFS结果进一步夯实获益

奥希替尼是三代EGFR-TKI,基于FLAURA研究中PFS和OS双重获益,其已成为EGFR突变晚期NSCLC患者一线治疗的标准治疗方案。抗血管生成药物安罗替尼作为⼀种新型多靶点酪氨酸激酶抑制剂,目前在国内已经获批用于晚期NSCLC的后线治疗。两款药物的服用方式均为口服给药,便于患者长期用药。
在2021年欧洲肿瘤内科学会(ESMO)大会上,AUTOMAN研究结果首次亮相,并证实了奥希替尼联合安罗替尼的耐受性良好[7]。在2022年ASCO大会上,AUTOMAN研究再次入选,并更新了疗效和安全性数据。这项小样本的探索性研究初步显示,奥希替尼联合安罗替尼一线治疗EGFR突变晚期NSCLC具有良好的疗效,ORR为65.2%,DCR为95.7%,中位缓解深度为-40.7%;该联合方案的总体安全性良好,无新的安全性事件发生。
目前AUTOMAN研究仍在随访中,期待后续PFS结果的公布进一步夯实奥希替尼联合安罗替尼一线治疗的获益,从而让更多EGFR突变晚期NSCLC患者能够实现长期生存。
*截止时间:2022-5-28
专家简介

 

图片
韩宝惠 教授
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
上海交通大学附属胸科医院呼吸内科名誉主任
上海市领军人才,上海市优秀学科带头人
药物临床试验机构主任,国务院津贴获得者
中国抗癌协会临床肿瘤学协作专业委员会CSCO执行委员
CSCO肿瘤血管靶向前任主委
卫生部呼吸内镜培训基地主任
中国医师学会肿瘤专委会常委
中华医学生物免疫学会副会长
中华医学生物免疫学会肿瘤学分会主任委员
上海市医学会肿瘤靶向分子专委会副主任委员
上海市抗癌协会第八届理事会副理事长
上海市医师协会呼吸内科医师分委会副会长
参考文献:
[1].Ramalingam S S, Vansteenkiste J, Planchard D, et al. Overall survival with osimertinib in untreated, EGFR-mutated advanced NSCLC[J].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2020, 382(1): 41-50.
[2].Reungwetwattana T, Nakagawa K, Cho B C, et al. CNS response to osimertinib versus standard epidermal growth factor receptor tyrosine kinase inhibitors in patients with untreated EGFR-mutated advanced non-small-cell lung cancer[J]. Journal of Clinical Oncology, 2018, 36(33): 3290-3297.
[3].Yamamoto N, Seto T, Nishio M, et al. Erlotinib plus bevacizumab vs erlotinib monotherapy as first-line treatment for advanced EGFR mutation-positive non-squamous non-small-cell lung cancer: Survival follow-up results of the randomized JO25567 study. Lung Cancer. 2021;151:20-24. 
[4].Saito H, Fukuhara T, Furuya N, et al. Erlotinib plus bevacizumab versus erlotinib alone in patients with EGFR-positive advanced non-squamous non-small-cell lung cancer (NEJ026): interim analysis of an open-label, randomised, multicentre, phase 3 trial. Lancet Oncol. 2019;20(5):625-635. 
[5].Zhou Q, Xu CR, Cheng Y, et al. Bevacizumab plus erlotinib in Chinese patients with untreated, EGFR-mutated, advanced NSCLC (ARTEMIS-CTONG1509): A multicenter phase 3 study. Cancer Cell. 2021;39(9):1279-1291.e3.
[6].B. Han, B. Yan, A. Gu, et al. Phase Ib/IIa study evaluating the safety and clinical activity of osimeritinib combined with anlotinib in EGFRm, treatment-naive advanced NSCLC patients (AUTOMAN).2022 ASCO.
[7].B. Han, B. Yan, A. Gu, et al. AUTOMAN: A phase Ib/IIa study of osimertinib combined with anlotinib in EGFRm, treatment-naive advanced NSCLC patients. 2021 ESMO, 1238P.

本文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本文来源: 医学界肿瘤频道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演员景甜被罚没722万元背后:这些所谓的“健康产品”都是在忽悠人!
上一篇

演员景甜被罚没722万元背后:这些所谓的“健康产品”都是在忽悠人!

必看!最全乳腺癌康复居家护理指南
下一篇

必看!最全乳腺癌康复居家护理指南

阅读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