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患者故事正文

做聪明的病人:从一个晚期肺癌患者临床治愈的故事说起

作者:小D|2020年08月21日| 浏览:723

今天给大家编译一篇案例报道,这是发布在权威杂志《lung cancer》上的一篇文献研究。

 

案例讲述了一个41岁的 局部晚期肺大细胞神经内分泌癌 患者的治疗故事。

 

患者在确诊时无法进行手术切除,通过姑息性胸部放疗后,使用PD-1药物纳武利尤单抗效果非常好,然后病人进行了挽救手术,手术后的病理发现没有活的肿瘤细胞了。

 

如果以临床治愈的五年无病生存来预估,这个病人几乎是可以达到的,免疫治疗在她身上起到了最好的效果。

 

下面,与大家一起详细看看这个病人治疗过程,以及整个治疗过程对我们的启示。

 

 

肺大细胞神经内分泌癌

 

肺大细胞神经内分泌癌约占所有肺癌的2-3%,具有非小细胞肺癌的一些细胞学特征,但是也有小细胞肺癌的生物学、临床和预后特征。

 

这种肺癌亚型治疗上非常棘手,预后较差。5年总生存率为13-57%,如果是早期的话5年生存率为27%-62%,晚期发生转移的情况下5年生存率小于5%。

 

由于其所占肺癌的比例不是很多,所以关于这种肺癌的最佳治疗策略尚不清楚。

 

目前关于肺大细胞神经内分泌癌的治疗策略如下:

 

肺大细胞神经内分泌癌治疗策略

 

■ 非转移性肺大细胞神经内分泌癌,建议与非小细胞肺癌类似,可行的情况下进行手术治疗。

■  局部晚期则使用放化疗。

■  如果是局部晚期或转移性的情况,不适合放化疗,就使用铂类和依托泊苷的化疗。这一点类似小细胞肺癌的治疗,但是不像是小细胞肺癌,铂类联合依托泊苷治疗肺大细胞神经内分泌癌的效果有限。

■ EGFR等可以通过靶向药物抑制的驱动基因突变概率不大,比较罕见,偶尔会碰到案例。

■ PD-1等免疫治疗的疗效数据有限。

 

总之,对于肺大细胞神经内分泌癌的治疗,如何进行治疗、哪一种是最佳的治疗,现在还尚不清楚。

 

病例分析

 

现在,我们来看下面这个案例。

 

2017年1月,因咳嗽和呼吸困难,一名41岁的女子被确诊为肺大细胞神经内分泌癌,她没有病史,但是目前是吸烟者。

 

1-5%的癌细胞显示有PD-L1表达,二代基因测序没有靶向有可以通过靶向药物控制的基因突变。基于PET-CT和头部增强CT的检查确定为T4N2M0,由于肿瘤病灶特点,确诊时无法通过手术治疗。

 

患者使用了顺铂联合依托泊苷的化疗,三个治疗周期后进行CT扫描发现病情进展,一线化疗失败。原发肿瘤病灶和转移灶都增大,且侵犯至脉管和食管。由于放射治疗的辐射范围受限,这个病人不能通过放疗治愈,也就是有的病灶是照射不到的,只能通过姑息性放疗来缓解疼痛。

 

放疗后两周,病人开始使用PD-1药物纳武利尤单抗,每2周一个疗程,每一个疗程是每公斤体重3毫克。即通过PD-1进行了二线治疗。尽管PD-1在肺大细胞神经内分泌癌的治疗数据有限,但是遵循NCCN治疗指南,病人选择使用纳武利尤单抗而不是二线化疗,当然一个可能的原因是二线化疗数据也很差。

 

 

PD-1治疗四个周期后,CT显示病灶缩小,左肺肿块和纵膈受累显著减少。PD-1治疗8到14个周期后,影像学观察到肿瘤病灶消退。鉴于病人的年龄和良好的身体条件,研究者评估了挽救手术的可行性。在PD-1使用后的7个月,这个病人进行左上肺叶切除术,并清扫了淋巴结。切除的肺和淋巴结组织学分析没有显示出活的肿瘤细胞。同时观察到坏死和纤维化。病人手术之后并未继续在此使用纳武利尤单抗。也没有再进行辅助治疗。手术后8个月,患者仍然处于完全缓解期。

 

 

总结

 

假如这个病人的无病生存可以超过5年的话,就可以说被临床治愈了。

 

目前关于肺大细胞神经内分泌癌使用PD-1治疗的报道很少。4篇报道都显示出免疫治疗药物的疗效,而且治疗效果与PD-L1无关,但是与肿瘤突变负荷TMB的高低有关。本文报道的患者的TMB高达33.86突变/Mb。

 

很多患者和家属都知道放射治疗和免疫治疗有协同作用,而且这种协同作用与肿瘤类型无关,放疗会通过释放癌细胞抗原、改变肿瘤微环境、激活免疫细胞而与免疫治疗协同。一项III期临床研究表明,另一种PD-L1抑制剂,在治愈系放化疗之后作为巩固治疗药物,使用12个月后,可以显著改善晚期非小细胞肺癌的生存率。

 

这篇文献给大家解读到这里,结论是一个局部晚期肺大细胞神经内分泌癌,通过姑息性胸部放疗和免疫治疗后,最后获得了手术治疗的机会,达到了临床完全应答,这可给相似病情的病人以启发。

 

回顾她的治疗经历,我们都不仅捏一把汗,如果患者二线选择了化疗,或者其他治疗,她可能会怎么样呢?

 

选择似乎就是那么一念之间,结局迥异。

 

面对肿瘤,需要做一个聪明的病人,聪明的病人应该是主动学习、会思考,有理智的病人。

 

 

尽管如此,我们实际上是不是可以比照来用呢?有下面几个问题。

 

■ 放疗和免疫治疗联合具有一定的风险,毒副反应增加。

■  放疗和免疫治疗之间的顺序,那个在前,还是交替着来?

■  放疗的剂量,以及放疗的时间,放疗时间短了不能诱导,多了副反应大。

 

以上这些,值得病人和家属在选择这种治疗策略的时候仔细考虑,咨询有这方面经验的主治医生。

 

参考文献:

Mauclet C, et al., Complete tumor response of a locally advanced lung large-cell neuroendocrine carcinoma after palliative thoracic radiotherapy and immunotherapy with nivolumab, Lung Cancer (2018), https://doi.org/10.1016/j.lungcan.2018.12.006

 

本文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本文来源: 癌度 由小D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4大肿瘤急症,请牢记这些处理要点!
上一篇

4大肿瘤急症,请牢记这些处理要点!

ALK融合癌基因在非小细胞肺癌中的作用
下一篇

ALK融合癌基因在非小细胞肺癌中的作用

阅读相关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