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1/PD-L1病例

免疫炎症、心梗、肿瘤完全缓解:案例

LensNews

 

PD-1抗体等免疫治疗,在控制肿瘤的同时,可能会激活全身各处“不必要”的免疫反应,导致部分病友出现一些在化疗、靶向药时代从来没有遇到过的免疫性炎症介导的副作用:甲状腺功能异常(甲减或甲亢)、免疫性肺炎、免疫性肠炎、免疫性肝炎甚至致死性的免疫性心肌炎。

今天我们要介绍一个非常特殊的案例,本周刚发表在《Annals of oncology》杂志上。

这是一名61岁的男性,确诊为晚期低分化腺癌,大叔每天1包烟,抽了40年,常见的基因均无突变。因此,主管医生先给予了含铂的双药化疗;化疗进展以后,就给予了PD-1抗体O药治疗。

O药第一针输完,病人就出现了非感染性的发热、皮疹以及甲状腺功能异常(先是甲亢、后来又变成了甲减),用了第五针后,病人的肿瘤就完全消失了;疗效评价为:CR(complete response,完全缓解)。

用药前和用药5次以后的PET-CT对比图:原来肺门部的大肿瘤以及髋关节里的骨转移,都神奇般的消失了。

大叔一家肯定是欣喜若狂,同时决定再接再厉,再打几次PD-1抗体巩固一下。打完11针O药以后,病人突发胸痛,被拉近医院急诊抢救室,诊断为:急性冠脉综合征(ACS,也就是俗话说的心肌梗死中的一种类型)。做了冠脉造影以后发现,冠状动脉的一个主要分支被血栓完全堵死了——于是,急诊手术,给大叔放了心脏支架。

支架手术做的很成功,大叔休息一个多月,就慢慢恢复了。然后,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没过几天舒坦日子,大叔又觉得呼吸困难、胸闷,去医院一查——免疫性肺炎,胸部CT是典型的磨玻璃样变。

上面三幅胸部CT分别是大叔在心梗发作的当天,在医院顺带拍的;中间这幅,就是支架手术后1月,大叔觉得呼吸困难,去医院拍的,双肺多发的散在的磨玻璃样变(红色圈出来的地方),高度提示是PD-1抗体导致的免疫性肺炎;最右边一幅图,是大叔接受了2周激素治疗以后的胸部CT,原来的肺部磨玻璃样变,大部分都消退了(黄色圈出来的地方还有一些残留)。大叔继续进行了一段时间的激素治疗,然后总算都消停了。截止到文章发表的时候,大叔依然健康地保持这“无瘤状态”。

这是一个非常特殊的极端案例:PD-1导致的免疫性炎症非常突出,免疫性肺炎、甲状腺功能异常、皮疹以及高度可疑的免疫性炎症导致的冠状动脉内皮损伤-斑块破裂-血栓形成,在一个病人身上都发生了,这个大叔也真是多灾多难。但是,另一方面,PD-1抗体控制肿瘤的疗效又非常好,肿瘤完全消失,而且疗效长期维持。

或许,有得必有失;而上帝总是公平的。

 

参考文献:
[1]Tomita Y, Sueta D, Kakiuchi Y, et al. Acute Coronary Syndrome as a Possible Immune-Related Adverse Event in a Lung Cancer Patient Achieving a Complete Response to Anti-PD-1 Immune Checkpoint Antibody. Ann Oncol. 2017 Jun 23. doi: 10.1093/annonc/mdx326
[2]Johnson DB, Balko JM, Compton ML et al. Fulminant Myocarditis with Combination Immune Checkpoint Blockade. N Engl J Med 2016; 375: 1749-1755.

添加咚咚客服助手小橙(微信号:dongdongkfxc,注明咚咚官网会员),获取更多PD-1资料、临床信息、药物渠道、线下活动及抗癌最新资讯 。下载咚咚肿瘤科app,还可与全国十强肿瘤医院医生实时交流咨询。

(0)
Loading收藏(0)

本文由 咚咚肿瘤科 作者:小D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Lens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