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抗癌知识正文

到处“长癌”的“秘密基地”发生了什么?揭秘一段被隐瞒数十年的历史

|2022年03月28日| 浏览:1058
切尔诺贝利,福岛,三里岛。
核反应堆熔毁,向空气、土壤和水中释放了大量致癌辐射,全世界对这些地方都不会陌生。1986年的一声巨响更使切尔诺贝利这座曾被认为是最安全、最可靠的核电站彻底跌下神坛,沦落为发生历史上最严重核电事故的地方。如今,镜头捕捉到的荒废的切尔诺贝利静谧如“鬼城”。
切尔诺贝利核电厂
图源:锐景创意
曾是NASA保密等级最高,建在荒山上的圣苏珊娜野外实验室(SSFL)知名度要低得多,但它“臭名昭著”的程度丝毫不亚于历史上任何一座引起严重核事故的核电站

01

“秘密”实验室变

“毒气”排出所



故事得从1955年在SSFL建成的钠冷反应堆开始说起。
普通核电站多建在海边或水多的地方,以便于使用大量的水来冷却核反应堆。简言之,与普通核电站不同的是,钠冷反应堆用液态钠来冷却反应堆,这也是美国第一个为商业电网供电的核反应堆。
好景不长,这座核反应堆为电网短暂供电2年后,堆芯温度开始上升。一个多月时间,它至少经过8次关闭,检修,再重启。问题不但没有解决,反而温度再次升高,辐射量也在不断加大。
1959年,SSFL的核反应堆迎来了致命一击。该核电站其中一座实验性核反应堆部分熔毁,在周围地区释放有害辐射和有毒化学物质,这起事故导致放射性碘的释放,估计是20年后美国三里岛核电站部分熔毁的250倍。
那个时候,公众对核反应堆熔毁一无所知,这些性质恶劣的核事故就这样被掩盖了……

图片
彻底烧毁的SSFL部分场景
图源:纪录片In the Dark of the Valley

02

数十年之久的隐瞒酿下祸端

这次核事故发生的60年后,周遭残留了几百种可能致癌的化学物质。当地儿童接二连三被诊断出患有罕见癌症,而患癌的速度远远也超过专家的预测
令所有人费解的是,儿童患有的罕见癌症究竟源头在哪里
事实上,SSFL全面崩溃在过去2年里一直是保密的,鲜少有人知道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真正让这段被藏匿的真相浮出水面的是1979年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教书的Daniel
Hirsch和他的学生,某一天,他们从相关机构和校图书馆发现了一些报告资料,并花了几天时间试图从中找到历史遗留的蛛丝马迹。
这段不为人知的历史远比想象中更残酷,获取的报告资料显示,SSFL还发生了其他事故,包括利用浸取钚的燃料制造系统,处理来自美国各地的辐照核燃料的“热”实验室火灾,以及非法烧毁放射性和有毒化学废物的露天焚烧坑。
图片
燃烧化学废物冒出的黑烟
图源:锐景创意

03

一群孩子遭了殃

飞机制造商北美航空公司(后其航空航天和国防业务部门出售给波音公司)大兴开发场地,那时的SSFL占地2800英亩,相当于15个故宫的面积,住民却相当稀少。
如今,超过15万人居住在SSFL 5英里以内,10英里内的住民更是超过50万。Bumstead就是其中一位住民,2014年,她蹒跚学步的女儿Grace被诊断出患有一种罕见的白血病。然而,医生告诉她,Grace患的癌症与环境污染之间没有明确的联系。
Grace被送到洛杉矶儿童医院接受治疗。期间,她的母亲意外发现,住得离她们近的好些其他家的孩子也被查出这些罕见癌症。这其中就包括小女孩Hazel,她2岁时被诊断出患有神经母细胞瘤,Hazel一家住在离Bumstead和女儿约10英里的地方,距离SSFL仅4英里多。仅在自己住的街道上,Bumstead就发现了三例罕见儿童癌症病例
图片
患有罕见癌症的孩子
图源:锐景创意
肿瘤复发时,Hazel刚过完7岁生日,等待她的结局是无法规避的死亡
这一切难道都只能用巧合来解释吗?不安与恐慌正悄无声息地蔓延……

04

“父母联盟”,

剥茧,寻找真相

如果说世界上有一种感情能跨越时间和空间的限制,那一定是父母之爱。为了弄清楚孩子们患癌为什么如此蹊跷,Bumstead和其他父母成立了一个小组,他们在地图上标出了各自的家,原来大家都住在距离彼此约10英里的范围内。
尽管不知道寻找真相的突破口在哪里,也不知道谁能还患癌的孩子们一个公道,这群本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父母们,此刻像“联盟”中的“正义使者”,仍在努力地一点点拼凑整个故事碎片。这次,他们终于站在了离真相最近的地方,孩子们不寻常的患癌事件似乎与实验室潜在的辐射或有毒化学物质暴露有关
Hal Morgenstern教授的流行病学研究给了这种推断更深一层的佐证。研究中能看到一些触目惊心的数据,居住在SSFL 2英里范围内的住民的癌症发病率实际上比更远的住民要高出60%,在SSFL工作的1500多名工人被诊断出癌症
Bumstead和组内其他父母不愿再面对“你们的孩子得了癌症”的噩耗,2015年他们向SSFL场地所有者波音公司讨要说法,要求波音公司对辐射和有毒污染负责,并做好场地和周围区域的清洁工作。

05

更多科研人员站了出来

这条攻坚克难的路上,科学的力量从不会缺席
有一部分研究人员比较了文图拉县和洛杉矶县居住在距离SSFL 2英里和2-5英里以内的成年人与居住在5英里之外的成年人的癌症发病率,研究结论与过去Hal Morgenstern教授的流行病学研究得出的结论高度一致。甲状腺癌、口腔癌、鼻腔癌、咽癌、喉癌、食管癌和膀胱癌,以及白血病、淋巴瘤和多发性骨髓瘤等血液系统肿瘤便在高发癌症之列
图片
SSFL周围的癌症患者地图标记
图源:纪录片In the Dark of the Valley
怎么看待“居住在SSFL 2英里以内的住民的癌症发病率比对照组高60%”这一结论?相关研究人员透露称:“这意味着患癌风险增加了1.6倍。”相较于多数流行病学研究的数据中,风险增加1.1-1.2倍而言,增加1.6倍是一个危险而有力的信号。
另一项研究发现,SSFL的工作人员易暴露于辐射和火箭燃料中的化学物质,这或许能给过去研究发现的1500名患癌的SSFL工人一个解释。
同样也有多项证据表明,未修复的DNA损伤在复杂的辐射致癌过程中起着核心作用,而儿童往往比成年人更容易受到这种影响。他们有较强的生长潜力和细胞更替,在免疫水平低下时容易受到辐射的入侵。

06

“拉锯战”升级

推断有了,医学证据有了,但整起大型儿童突发癌症事件并没有画上句号。责任方波音公司表示,SSFL的问题并不是社区内儿童高癌症发病率的原因。
面对“SSFL周围2英里以内住民的癌症发病率比5英里范围内的住民高出60%以上”的强指控,波音公司选择了无视,并把争论的焦点放在了研究方法上。作者在发布的论文中提及,他们测量的是距离现场的距离,而不是环境暴露程度,因此无法最终将高癌症发病率与SSFL引起的辐射和有毒化学物质暴露联系起来
研究的局限性不可避免地存在,与波音公司的态度不同,研究作者之一Morgenstern教授没有避重就轻,而是给出了正面回应:“结论已经很明确了,SSFL附近某些癌症的发病率可能会升高,且之前的几项研究发现这些癌症与SSFL使用的有害物质相关,其中一些也已经被观察到或预计会存在于实验室场外。”
“拉锯战”在持续升级,事故责任方如何推卸责任,签订一项又一项利己的协议和条款的手段在此不一一赘述。在这起核事故发生63年后的今天,现场仍有放射性颗粒、化合物、重金属和污染水源等300余种易致癌的污染物滞留
《切尔诺贝利:一部悲剧史》一书写道:我感到一个新的时代来临了,火车缓缓进站,我感觉它来自那个我们曾经熟悉的洁净世界,却驶进了这个已被污染的切尔诺贝利新时代
现在,历史正在我们面前缓缓进站,我们能感知到这一切的非比寻常,历史从那个已被污染的SSFL时代、切尔诺贝利时代而来,驶进了眼前的洁净世界,也给我们载来了源自污染时代的警醒与省思。
参考文献:
[1] 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715599784282819465&wfr=spider&for=pc
[2]https://medicaladvise.org/news/rare-pediatric-cancers-persist-63-years-after-nuclear-accident/
[3]纪录片 In the Dark of the Valley


PS. 如果你正在寻找新药临床项目,欢迎扫码添加微信咨询,帮你少走冤枉路,不花冤枉钱,也欢迎转发给身边其他病友~

本文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本文来源: 医学界肿瘤频道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关键词:
​聚焦肺癌MET靶点,中国迎来MET靶向治疗新时代
上一篇

​聚焦肺癌MET靶点,中国迎来MET靶向治疗新时代

“双毒合一”,肿瘤患者能否接种新冠疫苗以及“加强针”?
下一篇

“双毒合一”,肿瘤患者能否接种新冠疫苗以及“加强针”?

阅读相关文章
最新医生问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