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PD-1资讯正文

死亡风险降32%!奥拉帕利力克BRCA突变早期乳腺癌!首个获FDA批准!

|2022年03月16日| 浏览:1.19万

乳腺癌是目前全球确诊率最高的癌症。据2020全球最新癌症统计数据,2020年新发乳腺癌达226万例,首次超过肺癌成为全球第一大癌症。近91% 的乳腺癌患者在疾病早期确诊,约5%患者存在BRCA突变。高达30%具有高危临床和/或病理特征(如BRCA突变)的患者在最初几年内复发。对这部分高危早期患者而言,新治疗方案的研发迫在眉睫。

3月11日,阿斯利康(AstraZeneca)公司宣布,其与默沙东联合开发的PARP抑制剂奥拉帕利(olaparib)已获FDA批准,用于辅助治疗BRCA生殖系突变(gBRCAm)的HER2阴性高危早期乳腺癌患者,这些患者已在术前或术后接受过化疗治疗。这是首款也是唯一一款获得批准治疗BRCA突变早期乳腺癌患者的疗法。奥拉帕利是如何取得这一里程碑式突破?我们赶紧来看~

早期高复发风险乳癌:

iDFS减少42%,死亡风险降低32%!

此次获批主要基于一项奥拉帕利辅助治疗gBRCAm高危HER2阴性早期乳腺癌的随机双盲、III期临床试验OlympiA数据。该研究共招募了 1836 例携带种系BRCA突变的HER2 阴性乳腺癌患者,她们以 1:1 的比例随机接受每天两次 300 mg 口服奥拉帕利(n = 921)为期 1 年或安慰剂治疗(n = 915)。此外,患者需要接受早期(II-III 期)乳腺癌的治疗,并完成手术和化疗,无论是否接受放疗。纳入标准还要求患者具有疾病高复发风险,而那些先前接受过 PARP 抑制剂治疗的人没有资格参加。

该研究的主要终点是无侵袭性疾病生存(iDFS),而次要终点包括远处无病生存 (DDFS)、总生存 (OS)、健康相关的生活质量和安全性。

图片

结果表明:在中位随访 2.5 年后,接受奥拉帕利治疗的患者减少了 42% iDFS(HR=0.58;99.5% CI=0.41-0.82;P <.0001 )。此外,研究人员们还注意到奥拉帕利和安慰剂之间的 3 年 iDFS 率差异为 8.8%(95% CI=4.5%-13.0%;分层HR=0.58;99.5% CI=0.41-0.82;P <.0001)。DDFS 降低了43%(HR=0.57;99.5% CI= 0.39-0.83;P <.0001),奥拉帕利和安慰剂的 3年DDFS率差异为 7.1%(95% CI=3.0%-11.1%;分层HR=0.57;99.5%=0.39-0.83;P <.0001)。这是首个靶向BRCA突变辅助治疗乳腺癌显示出临床获益的药物。

图片

在中位随访 2.5 年时,接受奥拉帕利与安慰剂的患者报告的死亡人数较少,两个研究队列之间的 OS 没有显著差异(HR=0.68;99% CI=0.44-1.05;P = .024);此外,两组之间的 3 年 OS 率差异为 3.7%(95% CI=0.3%-7.1%)。

安全性而言,奥拉帕利组报告的不良反应 (AE) 与先前报告的结果一致。此外,奥拉帕利没有增加严重的 AE,包括住院或其他癌症(如白血病)的发生。在接受奥拉帕尼治疗的患者中≥3级AE包括贫血 (9%)、中性粒细胞减少 (5%)、白细胞减少 (3%) 和疲劳 (2%)。奥拉帕利组最常见的AE包括恶心 (57%)、疲劳 (40%)、贫血 (23%)、呕吐 (23%) 和头痛 (20%);而安慰剂组最常见的AE是疲劳 (27%)、恶心 (23%)、头痛 (17%)、腹泻 (14%) 和关节痛 (12%)。

最新结果显示,次要终点OS也显示出了统计学和临床意义上的显著改善。与安慰剂相比,死亡风险降低了32%(HR=0.68, 95% CI:0.50-0.91;p=0.0091)。具体数据将在2022年3月16日召开的ESMO会议上展示,让我们拭目以待!

关于奥拉帕利

奥拉帕利是全球及国内上市的首个PARP抑制剂,也是首个阻断同源重组修复缺陷(HRD)细胞/肿瘤DNA损伤应答(DDR)的靶向治疗药物。PARP抑制剂通过捕获与DNA单链断裂相结合的PARP阻断DDR机制,导致复制叉停滞、崩溃并产生DNA双链断裂(DSBs),使癌细胞死亡。PARP药物的这类作用机制被称为“合成致死理论”,在一系列PARP依赖性肿瘤类型中获得了持续的阳性结果。

图片

2018年8月,奥拉帕利在我国上市,一线维持治疗BRCA突变的晚期卵巢癌患者;2021年6月扩展新的适应症,治疗BRCA1/2突变的转移性去势抵抗前列腺癌。目前,奥拉帕利已经在全球斩获了多项适应症,包括去势抵抗前列腺癌、卵巢癌、胰腺癌、乳腺癌、输卵管癌、腹膜癌。

在乳腺癌治疗领域,在2018年1月12日,FDA批准奥拉帕利用于治疗既往经治进展的gBRCAm、HER2阴性转移性乳腺癌患者,正式向晚期乳腺癌发起挑战。

而在2021年ASCO大会上,基于重磅研究OlympiA,奥拉帕利写入第五版2021NCCN指南,改变了现有的早期乳腺癌临床方案。

总结

由于乳腺癌筛查手段和女性健康意识的进步,大多数乳腺癌都能在早期确诊。但对于具有高危临床和/或病理特征(如BRCA突变)的患者而言,如何降低复发风险仍十分棘手,而这次奥拉帕利的获批对这部分患者来说无疑是个好消息!奥拉帕利将为她们提供新的治疗选择,从而降低复发风险,并提高生存率。

图片

参考文献

https://www.onclive.com/view/fda-approves-adjuvant-olaparib-for-brca-high-risk-early-breast-cancer


PS. 如果你正在寻找新药临床项目,欢迎扫码添加微信咨询,帮你少走冤枉路,不花冤枉钱,也欢迎转发给身边其他病友~

本文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本文来源: 找药宝典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破解既往认知!PD-1抑制剂用于EGFR耐药的肺癌患者取得「神效」,联合治疗有效率最高达90.6%!
上一篇

破解既往认知!PD-1抑制剂用于EGFR耐药的肺癌患者取得「神效」,联合治疗有效率最高达90.6%!

《柳叶刀》子刊:鲁卡帕尼可替代标准化疗治疗复发和BRCA1/2突变卵巢癌患者;PD-1/TIGIT双抗申报临床 | 肿瘤情报
下一篇

《柳叶刀》子刊:鲁卡帕尼可替代标准化疗治疗复发和BRCA1/2突变卵巢癌患者;PD-1/TIGIT双抗申报临床 | 肿瘤情报

阅读相关文章
最新医生问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