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肺癌正文

奥希替尼耐药后能用免疫治疗么?最新研究结果显示免疫联合方案有效!

作者:半夏|2021年10月21日| 浏览:1040

靶向治疗是驱动基因阳性的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的首选治疗方案,免疫治疗是驱动基因阴性NSCLC患者的首选治疗方案,两种疗法一直分庭抗礼,对于驱动基因阳性的NSCLC患者,临床上一般不推荐免疫治疗。但就目前的靶向药物而言,耐药几乎一定会发生,奥希替尼也不例外。EGFR突变患者使用三代EGFR-TKI奥希替尼耐药后无药可用,免疫治疗能否有效呢?10 月 18 日,信达生物宣布,信迪利单抗联合达攸同(贝伐珠单抗生物类似物)及化疗用于EGFR-TKI治疗失败(包含奥希替尼耐药)的 EGFR 突变非鳞状NSCLC的一项随机、双盲、多中心 III 期临床研究(研究代号:ORIENT-31)第一次期中分析达到主要研究终点。这也是全球首个证实 PD-1 抑制剂联合抗血管药物以及化疗在 EGFR-TKI 治疗进展的 EGFR 突变非鳞状 NSCLC 人群中显著提高 PFS 的前瞻性、双盲、多中心 III 期研究。

图片

PD1+抗血管 强势逆转奥希替尼耐药

ORIENT-31研究是一项比较信迪利单抗注射液联合或不联合达攸同以及化疗用于经 EGFR-TKI 治疗进展的 EGFR 突变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非鳞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的有效性和安全性的随机、双盲、多中心 III 期临床研究(NCT03802240)。其主要研究终点为 BIRRC 根据 RECIST v1.1 标准评估的无进展生存期(PFS),次要研究终点包括总生存期(OS)、客观缓解率(ORR)和安全性等。

研究计划入组 480 例。入组受试者包括一、二代 EGFR TKI 治疗进展且 T790M 阴性受试者,以及三线 EGFR-TKI 治疗后进展者。受试者按照 1:1:1 随机入组,分别接受达伯舒+达攸同+化疗(培美曲塞+顺铂);或达伯舒+安慰剂+化疗;或安慰剂 +化疗。联合治疗 4 周期后,分别继续接受维持治疗,直至疾病进展、毒性不可耐受或其他需要终止治疗的情况。

由独立数据监察委员会(iDMC)进行的第一次期中分析显示,在意向治疗(ITT)人群中,基于盲态独立影像评估委员会(BIRRC)评估,信迪利单抗联合贝伐珠单抗及化疗,对比化疗获得了显著且具有临床意义的无进展生存期(PFS)延长,达到预设的优效性标准。信迪利单抗联合化疗对比化疗数据尚未成熟,显示 PFS 获益趋势。具体研究结果将在未来的国际学术会议上予以公布。

免疫单药治疗驱动基因阳性患者的疗效的局限、安全性的不确定性使得驱动基因阳性患者在临床上很少采用免疫治疗,临床上也并不推荐对驱动基因阳性患者使用免疫治疗。肿瘤从萌芽期到长大需要血液供应氧气和营养物质,抗血管生成药物应运而生。免疫联合抗血管治疗也成了临床研究的热点。

ORIENT-31 研究是全球首个证实 PD-1 抑制剂联合抗血管药物以及化疗在 EGFR-TKI 治疗进展的 EGFR 突变非鳞状 NSCLC 人群中显著提高 PFS 的前瞻性、双盲、多中心 III 期研究。为一、二代 EGFR TKI 治疗进展且 T790M 阴性患者,以及三线 EGFR-TKI 治疗后进展患者(包括三代TKI耐药患者)的后续治疗提供了一个新的思路。

而IMpower150研究是目前唯一免疫联合治疗在EGFR敏感突变亚组NSCLC患者中OS获益的随机前瞻性Ⅲ期临床试验。

图片

免疫+抗血管,EGFR敏感突变也有效!

IMpower150研究是一项多中心、开放标签的随机对照Ⅲ期临床试验,主要研究终点为研究者评估的ITT-WT型患者的无进展生存期(PFS)、总生存期(OS),研究者评估的Teff-high WT型患者的PFS。

该实验共纳入了1202例患者,共分为3个队列:(A)阿替利珠单抗+卡铂+紫杉醇(ACP组);(B)阿替利珠单抗+贝伐珠单抗+卡铂+紫杉醇(ABCP组);(C)贝伐珠单抗+卡铂+紫杉醇(BCP组),患者按1︰1︰1的比例随机分在3个队列中。

图片

A组OS为14.7个月 (HR=0.84,95%CI: 0.71~1.00,P=0.05)。 在驱动基因阴性的患者中,ABCP和BCP两个治疗方案的mOS分别为19.5 vs. 14.7个月(HR=0.80),整体人群中分别为19.8 vs. 15.0个月(HR=0.80)。

在EGFR敏感突变的患者中,ABCP组对比BCP组,中位OS提高了11.3个月,29.4个月 vs 18.1个月,HR=0.6(95%CI:0.31,1.14)。在EGFR敏感突变的患者中,ACP组较BCP组未观察到OS获益。

IMpower150研究是目前唯一免疫联合治疗在EGFR敏感突变亚组NSCLC患者中OS获益的随机前瞻性Ⅲ期临床试验。对于EGFR TKI治疗失败的后线治疗,在贝伐珠单抗+化疗的标准疗法基础上联合阿替利珠单抗,将成为一种新的治疗选择。

图片

PD-1/L1免疫治疗药+抗血管靶向药联合治疗的T+A组合(阿替利珠单抗泰圣奇+贝伐珠单抗安维汀)在驱动基因阳性NSCLC治疗上逐步扩展。今年WCLC大会上也报道了阿替丽珠单抗+贝伐珠单抗+紫杉醇或培美曲塞治疗驱动基因阳性NSCLC的一项多中心回顾性研究。

图片

阿替丽珠单抗+贝伐珠单抗化疗治疗

驱动基因阳性NSCLC有效

2015年7月至2021年7月间,研究纳入97例晚期NSCLC,中位年龄60岁,95%腺癌,47%脑转移,13%软脑膜转移,36%肝转移。68例EGFR+,4例ALK融合,10例KRAS突变,2例RET融合和2例METex14跳跃突变。68例EGFR突变患者中有31例之前接受过奥希替尼治疗。

53例患者接受阿替利珠单抗+贝伐珠单抗+卡铂+紫杉醇,43例患者接受阿替利珠单抗+贝伐珠单抗+卡铂+培美曲塞。

在可评估的73例患者中,ORR59%,DCR85%,中位PFS5.4月;EGFR突变患者(51例)的ORR57%,DCR82%,中位PFS5.1月;脑转移患者(35例)的ORR60%,DCR83%,中位PFS5.8月;软脑膜转移患者(12例)的ORR42%,DCR84%,中位PFS4.3月;肝转移患者(28例)的ORR64%,DCR85.5%,中位PFS5.1月。

图片
图片

ITT人群,中位OS 8.85个月,脑转移患者中位OS 8.1个月,软脑膜转移患者中位OS 5.7个月,肝转移患者中位OS 8.6个月,EGFR突变患者中位OS为7.6个月。

图片

34%的患者需要化疗药物减量,培美曲塞相对紫杉醇的耐受性更好一些,减量比例更低。5例患者因大肠梗阻,颌骨坏死,蛋白尿,肾功能障碍和咯血终止贝伐珠单抗。1例患者因过敏反应和2例患者因免疫相关不良反应终止,阿替丽珠单抗。2例患者死于胃肠穿孔。

免疫治疗是驱动基因阴性NSCLC患者的标准治疗,如今也可以看到免疫联合方案在驱动基因阳性NSCLC患者中的获益,尤其是三代耐药后的患者。期待未来更多免疫方案能打破禁锢,为驱动基因阳性的患者带来生存获益。也提醒患者朋友们,目前尚未由免疫方案获批用与驱动基因阳性患者,在临床时间中应该谨遵医嘱,谨慎对待!

 

本文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本文来源: 找药宝典 由半夏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提醒:预约这项服务的时间到了,肿瘤患者千万别错过!
上一篇

提醒:预约这项服务的时间到了,肿瘤患者千万别错过!

CDK4/6抑制剂联合氟维司群延长HR+晚期乳腺癌生存期;CAR-T治疗多发性骨髓瘤获FDA优先审批|肿瘤情报
下一篇

CDK4/6抑制剂联合氟维司群延长HR+晚期乳腺癌生存期;CAR-T治疗多发性骨髓瘤获FDA优先审批|肿瘤情报

阅读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