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肺癌正文

女歌手回忆5年半IV期肺癌时光

作者:小D|2016年11月18日| 浏览:1512

2016年11月17日是第16个国际肺癌日,就在当天,北京市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启动雾霾橙色预警,今天,北京的空气质量等级依然是重度污染。

 

 

霾与癌”的相关性论证越来越多,如果政府和企事业部门更要专注于“攻”,那我们个体老百姓就更偏重于“守”,了解肺癌的始与终。

1女歌手一波三折的临床试验经历

5年半之前,我被诊断为肺癌,那时候我才49岁。当时因为长时间的咳嗽和感冒,并且在用了抗生素之后也没有好转,我才去看医生。医生让我拍了胸片,当她看到第一张片子后说,“看起来好像是转移性肺癌,而且已经广泛转移了“。

 

当时我所有能想到的只是:我8岁的女儿怎么办,我是一个单身母亲,在我有限的肺癌知识中,所有结果都是一个字——死。

病理切片显示:非小细胞肺癌,医生告诉我,我可能最多活两年。

我想活得更长。于是我去找了另一家医院——芝加哥Rush大学医疗中心做了二次诊疗意见。那里的医生不愿透露我具体还能活多久,只告诉我现在有很多正在研发中的新药,他们没有告诉我明确的预后。

发觉有希望后,我对他们制定的治疗计划很有信心。我立刻开始了化疗。但是化疗没有效果,肺癌继续进展。

医生开始让我用erlotinib(特罗凯),一种EGFR抑制剂,即使当时我的病理检测并没有测出有EFGR突变。但医生有预感可能会有效,因为我还很年轻,EGFR突变在年轻群体中更常见。特罗凯果然有效果,而且实际上,我达到了完全缓解(肿瘤在影像学中完全消失)。

 

但抗癌之路波折,效果没能持久,癌症又开始进展了。这次医生用病理做了专门的EGFR T790M突变检测,这种突变往往是引起EGFR抑制剂耐药的原因。

 

医生帮我找到了一种还在早期临床试验的药物CO-1686,一种专门针对 T790M突变的药物。但是它在我身上也没有效果,于是我开始强剂量化疗——卡铂+紫杉醇。这次化疗经历十分艰难,我一度非常虚弱,而且因为化疗,我的脚现在一直有神经病变。

 

后来,肿瘤又进展了,我重新用回了特罗凯。这次用药让我病情稳定了6个月,之后我找到Denver正在进行的一项AZD9291的临床试验,它同样也是针对T790M突变的抑制剂。

 

这次用药不同以往,我觉得我好像成了健康人。因为几乎没有感觉到副作用,声音也正常了,我又开始唱歌、锻炼还带着女儿去了巴黎骑车。这种新生,用语言没办法描述。

 

2016年年初,我不得不转院,因为肿瘤又进展了。新加入的临床试验是与一种单抗药物联用。这个药物比化疗的副作用轻很多,但是我的生活质量却没有用AZD9291时候高。不过,现在这个药物的临床试验已经结束,我很高兴,因为我又重新加入了AZD9291的联用临床试验。

真是太太太感谢临床试验,它们让我在确定转移性肺癌后又活了5年半,以往的经验和数据都说我2、3年后就会死,但我还活着,我陪着我的女儿,这是最最重要的。

这过程中的很多治疗让我几度失声,这让我非常非常绝望,因为我是一名专业歌手。回想参加osimeritinib(AZD9291)临床试验之后,我的声音又回来了,而且呼吸也顺畅了。

虽然后来接受 AZD9291两年之后肺癌又开始进展,但用药体验很好,所以我当时还在用药时就说:“万一到时候进展了,我还愿意加入AZD9291和其它药物联用的临床试验。”看来,今天已经到了这个时候。现在我入组了 AZD9291与另一种疗法的联用临床试验,我特别高兴!

22015年-2016年FDA肺癌批药汇总

以上这位女士的用药经历可谓一波三折,一方面她很不幸地罹患肺癌,但另一方面她的患病期恰逢药物研发高峰,有药可用、积极用药,大大延长了她的生存时间和生存质量。虽然每种药获得的缓解时间可能只有半年-1年,但如果不断有药物出现,越来越多的半年-1年,即使是IV期癌症也能变成慢性病

实际上,从2015年8月到2016年7月间,FDA共做出8项决定为肺癌患者带来新希望。

2015年10月,FDA批准免疫抑制剂Keytruda用于其它治疗后进展的PD-L1阳性的非小细胞肺癌,随机批准的还有IHC 22C3 pharmDx检测盒。接着同在10月份,Opdivo获批,用于铂类传统传统化疗失败的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

2015年11月,FDA批准分子靶向药物Tagrisso(AZD9291)用于治疗使用EGFR突变阳性的并使用其它EGFR靶向药物耐药的晚期非小患者。11月份批准Portrazza用于晚期鳞状非小患者。12月,Alecensa(阿雷替尼)被获批用于ALK突变阳性的并使用一代ALK靶向药物Xalkori(克唑替尼)耐药的晚期非小患者。

2016年3月,克唑替尼被批准扩大适用症,用于治疗ROS1突变的晚期非小患者。另一种治疗鳞状非小的分子靶向药物Gilotrif(阿法替尼)在2016年4月获批。2016年6月,cobas EGFR突变检测v2获批用于检测血浆中是否存在EGFR突变。

获批药物不止这些,今年10月初,PD-L1抑制剂Tecentriq(MPDL3280a)获得晚期非小细胞肺癌适应症,并且价格已经大幅度下调。

10月25日,被《柳叶刀》称为“变革肺癌治疗菜单”的重大获批:对于PD-L1>50%的非小患者,FDA批准Keytruda取代化疗作为一线治疗,标志着免疫治疗的“异军”突起!

3几枚横炮

  1. 世界顶级科学杂志《Nature》报道,成都华西医院将CRISPR基因编辑技术进行人体应用,这也是首次经过伦理审批正式在人体开展临床试验的研究。目前主要招募已经发生转移,放化疗及其它治疗手段均已无效的非小细胞肺癌患者。

    目前第一例患者已经在10月28日进行第一次治疗,接下来,研究团队计划治疗共10名患者,他们每人将接受2-4次注射。

  2. 中国首个多中心卵巢癌患者BRCA突变研究数据公布:我国卵巢癌患者BRCA率为28.45%,其中BRCA1突变率20.82%,BRCA2突变率7.63%。

    一般人群的卵巢癌终生发病风险约为1%,而BRCA1突变携带者的卵巢癌发病风险可高达40%,BRCA2突变携带者的卵巢癌发病风险可升高至11-18%,因此BRCA检测为卵巢癌高危个体筛查的重要参考数据。美国好莱坞影星安吉丽娜·茱莉就曾因检测出BRCA1突变而预防性切除了双侧卵巢及输卵管以预防卵巢癌,一时间BRCA检测成为社会热点话题。

  3. 2016年11月17日,恒瑞医药发布开展药物临床试验的公告:于近日开展注射用SHR-1210 临床试验,其研发产品PD-1抗体SHR-1210 将在晚期肝癌患者中进行II、III 期临床试验,首先进行II 期阶段试验,招募患者人数为60 例。目前正在进行,但还未开始招募。

    国内企业中,目前恒瑞医药、君实生物和百济神州三家企业作为第一梯队获得了Anti-PD-1 单抗的临床批文,有望在未来与外企原研品种Opdivo 和Keytruda 进行市场竞争。

 

本文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本文来源: 瑞弗健康 由小D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使用PD-1抗体有副作用竟然是好事?
上一篇

使用PD-1抗体有副作用竟然是好事?

胰腺癌的明日之星?FDA授予孤儿药!
下一篇

胰腺癌的明日之星?FDA授予孤儿药!

阅读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