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乳腺癌正文

ASCO指南更新:晚期HER2+乳腺癌治疗更多选择,更大希望

|2022年07月21日| 浏览:1579
乳腺癌是女性在全球范围内发病率最高的恶性肿瘤之一,2022年预计的新发病例数高居女性恶性肿瘤的第一位[1]
晚期HER2阳性乳腺癌患者的治疗是目前乳腺癌治疗的重中之重。专家建议HER2阳性晚期乳腺癌患者最好尽早进行HER2靶向治疗。但若患者有心衰或者左心室射血分数降低,则需要进行评估后决定治疗方案。
2022年,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更新了HER2阳性转移性乳腺癌(MBC)患者的临床指南[2],指南的专家小组对2016年至2021年之间以来新发表的文献进行了系统回顾,最终有14篇(13篇临床随机对照研究和1篇单臂研究)文献符合要求,成为了本次指南的证据基础。下面让我们来看看ASCO更新了哪些内容:
一线治疗
目前,指南还是推荐曲妥珠单抗、帕妥珠单抗和紫杉烷类作为一线治疗,除非患者有紫杉烷类药物的禁忌症。
迄今为止,内分泌治疗对HER2阳性乳腺癌患者是否有益的证据还不明确。
在达到完全缓解的患者中,双靶疗法(帕妥珠单抗+曲妥珠单抗或拉帕替尼+曲妥珠单抗)的最佳持续时间仍然未知。
对于进行了新辅助治疗后癌症复发的患者,仍然没有最佳的解决方案。
指南小组专家认为,如果在患者在12个月内复发,可以考虑使用一些没有使用过的药物,这些药物可能对治疗是有益处的。
二线治疗:T-Dxd获推荐

今年的二线治疗方案有所更新,指南专家建议如果HER2阳性的乳腺癌患者在采用一线治疗期间或之后出现进展,医生应该采用T-Dxd作为二线治疗药物。
研究人员提出了一项III期临床对照试验,其中T-Dxd与T-DM1相比显示出更好的疗效(无进展生存率更高)。
医生需要意识到使用该药物可能导致严重的间质性肺病和肺炎,因此使用该药的患者需要积极监测和随访。
三线治疗:国外新药获推荐

三线治疗方案更新较多,除了上一版指南推荐的方案,专家还建议,如果患者在接受二线治疗方案时,若没有使用T-DM1,那么可以在进行三线治疗时采用T-DM1方案。此外可供选择的新方案还有tucatinib联合曲妥珠单抗和卡培他滨,neratinib联合卡培他滨,margetuximab联合化疗,abemaciclib联合曲妥珠单抗和氟维司群等。
专家们对于激素受体阳性的晚期乳腺癌患者的建议基本保持不变:
  • 如果患者是ER+或PgR+和HER2阳性,那么就采用HER2靶向治疗+化疗或内分泌治疗+曲妥珠单抗或拉帕替尼方案,也可以单独进行内分泌治疗。
  • 如果患者已开始接受HER2阳性靶向治疗联合化疗,当化疗结束或癌症进展时,医生可以在HER2靶向治疗的基础上增加内分泌治疗。
脑转移患者治疗方案更新

HER2阳性是发生脑转移的风险因素,虽然只有一小部分早期乳腺癌患者(1%-3%)复发部位发生在脑部,但在新辅助治疗后,有高达5%的患者第一个发生转移部位就在脑部。脑转移在HER2阳性转移性乳腺癌患者中变得越来越常见,随着时间的推移,多达一半的患者会出现脑转移。
即使距离诊断出乳腺癌已经过去了很久,我们仍然能持续地观察到脑转移。
本次ASCO也更新了关于HER2阳性患者发生脑转移的诊疗建议[3]专家建议HER2阳性乳腺癌患者若发生脑转移,可以采用HER2CLIMB方案,即tucatinib+卡培他滨+曲妥珠单抗。
除了在系统治疗指南更新中推荐T-Dxd作为二线治疗的选择外,HER2CLIMB方案可用于局部治疗或颅内疾病进展后脑转移稳定的患者。
如果患者既往没有脑转移史或症状,则没有充分循证证据推荐或反对使用脑磁共振成像进行常规监测。在出现任何提示大脑受累的神经系统症状时,临床医生应该有一个较低的阈值来进行诊断性脑磁共振成像测试。
小结:
自本指南上一版以来,晚期乳腺癌的治疗已经取得了相当大的进展,四年内,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已经批准了三种新的抗HER2治疗方案。这使得二三线治疗方案多了好几个选择。
但总体而言,由于缺乏头对头试验,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哪一种方案是优于其他方案的,因此在选择治疗方案时,医生需要考虑给药途径(口服或者是静脉给药)、治疗时间和药物毒性等等。
当患者出现脑转移时,指南专家小组支持在三线治疗中使用图卡替尼、曲妥珠单抗和卡培他滨。指南小组专家指出,在未来的临床研究中,应探索将图卡替尼、卡培他滨和曲妥珠单抗用于脑转移患者的二线治疗方案。此外,内分泌治疗对于那些既往未接受过激素治疗的激素受体阳性乳腺癌患者可能是更好的选择。

参考文献:

[1]Siegel RL,Miller KD,Fuchs HE,Jemal A.Cancer statistics,2022.CA Cancer J Clin.2022 Jan;72(1):7-33.doi:10.3322/caac.21708.Epub 2022 Jan 12.PMID:35020204.

[2]Systemic Therapy for Advanced Human Epidermal Growth Factor Receptor 2–Positive Breast Cancer:ASCO Guideline Update.Sharon H.Giordano,Maria Alice B.Franzoi,Sarah Temin,Carey K.Anders,Sarat Chandarlapaty,Jennie R.Crews,Jeffrey J.Kirshner,Ian E.Krop,Nancy U.Lin,Aki Morikawa,Debra A.Patt,Jane Perlmutter,Naren Ramakrishna,and Nancy E.Davidson Journal of Clinical Oncology

[3]Management of Advanced Human Epidermal Growth Factor Receptor 2–Positive Breast Cancer and Brain Metastases:ASCO Guideline Update.Naren Ramakrishna,Carey K.Anders,Nancy U.Lin,Aki Morikawa,Sarah Temin,Sarat Chandarlapaty,Jennie R.Crews,Nancy E.Davidson,Maria Alice B.Franzoi,Jeffrey J.Kirshner,Ian E.Krop,Debra A.Patt,Jane Perlmutter,and Sharon H.Giordano.Journal of Clinical Oncology


PS. 如果你正在寻找新药临床项目,欢迎扫码添加微信咨询,帮你少走冤枉路,不花冤枉钱,也欢迎转发给身边其他病友~

本文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本文来源: 医学界肿瘤频道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肿瘤标志物详细解读攻略!不同指标升高,预示不同肿瘤表现
上一篇

肿瘤标志物详细解读攻略!不同指标升高,预示不同肿瘤表现

为何八成肺癌患者一发现就是中晩期?专家教你尽早识别肺癌信号
下一篇

为何八成肺癌患者一发现就是中晩期?专家教你尽早识别肺癌信号

阅读相关文章
最新医生问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