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血液肿瘤正文

2021CSCO报道:霍奇金淋巴瘤治疗现状说明了这样的问题

作者:半夏|2021年09月29日| 浏览:1071
金秋九月,我国肿瘤学领域学术盛宴——第24届全国临床肿瘤学大会暨2021年CSCO学术年会于2021年9月25~29日以线上会议形式召开。年会主题为“聚焦创新研究,引领原创未来”。
一如既往,本届CSCO会议展示了许多关于淋巴瘤诊疗的新进展,其中有一项是对B-HOLISTIC研究东亚亚组最终结果的展示[1]我们从中选取了医生关注的内容,以餮读者。

图片


一起看看东亚的

霍奇金淋巴瘤的治疗模式和临床结果[1]
B-HOLISTIC研究评估了来自拉丁美洲、非洲、中东和亚太地区国家的经典型霍奇金淋巴瘤(cHL)和复发/难治cHL(RRHL)患者的治疗模式和结果。研究者纳入了于2010年1月至2013年12月期间诊断为ⅡB-Ⅳ期cHL或RRHL的成人患者,并收集患者数据直至其死亡或末次随访。主要终点是RRHL患者的无进展生存(PFS)。次要终点包括总生存(OS)、缓解率和不良事件(AEs)。
在亚组中,共426例符合条件的患者被纳入其中。包括中国台湾138例、韩国128例、中国大陆100例、新加坡44例、中国香港16例。cHL组纳入402例,RRHL组纳入98例(74例初始诊断为cHL的患者在研究期间疾病进展为RRHL)。cHL组和RRHL组患者在诊断时的中位年龄(范围)分别为33岁(18-90岁)和32岁(18-92岁)。
1.治疗模式
  • 所有cHL患者均接受了一线化疗:371例(92.3%)患者接受了ABVD方案(阿霉素、博来霉素、长春碱和达卡巴嗪)。

  • 在84例有初始挽救化疗的患者中,23例(27.4%)患者接受了依托泊苷、甲基强的松龙、阿糖胞苷和顺铂方案。

  • 在72例适合移植的患者中,54例(75.0%)患者进行了干细胞移植。

2.临床结果
  • cHL组和RRHL组的5年PFS率分别为69.5%和35.3%(表1)

  • 5年OS率分别为84.7%和35.3%(表1)


表1 cHL和RRHL患者的临床结果

图片

*74例初始诊断为cHL的患者在研究期间疾病进展为RRHL
†cHL患者接受单纯化疗或联合放疗的一线治疗后;RRHL患者接受首次挽救治疗后;ORR=CR+PR
‡诊断为RRHL后

研究带给我们什么启发?

从总体上看,东亚地区cHL和RRHL治疗模式与欧洲指南的推荐总体一致[1]在ESMO指南推荐中,cHL患者的一线治疗通常包括放化疗联合模式或单纯化疗(晚期);大多数RRHL患者的治疗选择为大剂量化疗(HDCT)序贯自体干细胞移植(ASCT)[2]
我们再来看看这项研究的整体数据和其他亚组数据:2020年美国血液学会(ASH)年会上公布的B-HOLISTIC研究总体人群(涵盖东亚、拉丁美洲、中东、南非、澳大利亚和俄罗斯)数据显示,cHL和RRHL患者的5年PFS率分别为65%和33.9%[3]2021年欧洲血液学会(EHA)年会上公布的B-HOLISTIC研究中国亚组数据显示,cHL和RRHL患者的5年PFS率分别为55.1%和29.8%[4]
此外,该亚组分析中cHL患者的PFS率与在欧洲和北美开展的真实世界研究的数据相当,但略低[1]
看的出来,cHL和RRHL在治疗上还有较大未满足的需求。在常规化疗基础上的维布妥昔单抗(BV)、免疫检查点抑制剂等新药的使用有望改善这一现状。
2020年,靶向CD30的抗体偶联药物注射用维布妥昔单抗上市,目前它在国内有四个获批的适应证,包括:CD30阳性复发或难治性的系统性间变性大细胞淋巴瘤(sALCL)和cHL成人患者,以及CD30阳性的既往接受过系统性治疗的原发性皮肤间变性大细胞淋巴瘤(pcALCL)和蕈样真菌病(MF)成人患者。
在BV关键性研究(SG035-0003研究[5]和C25007研究[6])中,BV显示出了在自体造血干细胞移植(ASCT)后复发或难治性CD30阳性HL患者,以及非干细胞移植候选的复发或难治性cHL患者的疗效和安全性。目前,《CSCO淋巴瘤诊疗指南(2021版)》已推荐BV单药或与纳武利尤单抗联合用于复发难治CD30阳性的HL患者,这也为肿瘤医生的实践添加了更多自信。
参考文献:
[1]Real-world treatment patterns and clinical outcomes of patients with hodgkin lymphoma in east asia:final results from a b-holistic subgroup.CSCO 2021
[2]Eichenauer DA,et al.Hodgkin lymphoma:ESMO Clinical Practice Guidelines for diagnosis,treatment and follow-up.Ann Oncol.2018;29:iv19–29.
[3]https://ash.confex.com/ash/2020/webprogram/Paper134885.html
[4]https://library.ehaweb.org/eha/2021/eha2021-virtual-congress/324232/yuqin.song.retrospective.study.to.describe.treatment.pathways.outcomes.and.html?f=listing%3D0%2Abrowseby%3D8%2Asortby%3D1%2Asearch%3Dresults%2Bsubgroup+analysis%2Bpatients+from%E2%80%AFchina%E2%80%AF
[5]Chen R,Gopal AK,Smith SE,et al.Five-year Survival and Durability Results of Brentuximab Vedotin in Patients With Relapsed or Refractory Hodgkin Lymphoma[J].Blood.2016 Sep 22;128(12):1562-6.
[6]Walewski J,Hellmann A,Siritanaratkul N,et al.Prospective study of brentuximab vedotin in relapsed/refractory Hodgkin lymphoma patients who are not suitable for stem cell transplant or multi-agent chemotherapy[J].Br J Haematol.2018 Nov;183(3):400-410.

 

本文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本文来源: 医学界肿瘤频道 由半夏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关键词:
靶点CDK2,最高阶段临床III期,是否值得深入跟进?
上一篇

靶点CDK2,最高阶段临床III期,是否值得深入跟进?

全程获益,守护新生:地舒单抗为肺癌骨转移患者提供又一维的疗效保障!
下一篇

全程获益,守护新生:地舒单抗为肺癌骨转移患者提供又一维的疗效保障!

阅读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