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肺癌正文

“我,34岁,肿瘤晚期,一边化疗一边上班”

|2022年11月15日| 浏览:959

说到肿瘤科,大多数人的第一反应是恐惧,总觉得那是个充满了绝望的地方,但是,当你真正走进去,会发现,没错,那里的确有悲伤和绝望,但也有真情和正能量。

 “我要把坚强的信念用在治病上”

73岁的纯老伯,退休前是一名公安干警,去年3月体检时,发现肺部有结节,医生建议他观察,到了年底穿刺,确诊肺腺癌,晚期

今年3月,纯老伯被子女接到深圳治疗。

聊起这段往事时,纯老伯云淡风轻,别人可能会想“假如当时早点确诊,会不会好些?”但在纯老伯这,不存在假如,也没有后悔。

“癌症”两个字就这么轻飘飘地从他口中说了出来,没有忌讳,也没有害怕。

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的身体,治疗到现在五个疗程了,每一次检查,他都会跟医生要来结果,记在小本子上,没事就研究。

脚麻、没力气、睡不着……化疗带来的副作用,别人有的他都有,但是从他的脸上,你看不到疾病留下的痕迹。

“我是个老党员,我就是把这种坚强的信念用在治病上。”

在他看来,治病就像下象棋,一步一步走,好了就继续作战,进展了不行了“就去见马克思”。

“战争时期多少英雄牺牲了,我们都活到这岁数了,有什么好怕的?”

正是这种坚强的意志和乐观的心态帮助纯老伯抗癌,目前复查结果一切都挺好。

纯老伯很理性,他希望自己能成为医生的研究对象。

 

“为人类攻克癌症添砖加瓦。”

 “我很看重顺利”

初次见到阿芳,她正打饭回来。轻盈灵动的身姿、精心打扮过的外表,还有雀跃欢快的言语,这样飒爽的小姐姐,很难让人想到,她是一个卵巢癌晚期患者。

第一次知道这个消息,是在一年前的一次出院小结上,尽管哥哥把一切都瞒得很好,她还是无意看到了那个结果。

先是震惊,再是镇定,毕竟单身久了,会成精英。

从此,34岁的她开始了一边化疗一边上班的“规律生活”。

“体感很好,我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个病人,一切都很顺,我很看重顺利。”

 

想起刚刚确诊时,她也跟其他的肿瘤病人一样想去广州,可是,病情太紧急,救护车把她拉到了南医大深圳医院,跟着谭文勇主任的方案,一直走到现在。

跟纯老伯一样,阿芳没有太多的怨天忧天,只是过好当下每一天:“我自己就能过好,住院什么的,我都是自己照顾自己。”

人生哪能全如意,万事只求半称心。

“不会那么容易死的”

“不会那么容易死的”,这是刘叔叔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天性乐观的他六年前确诊肺腺癌晚期。

为了治疗,他上过广州,到过香港,曾经三次被判死刑,次次他都闯了过来。

化疗、靶向、免疫……基本上可以尝试的方法,他都试过了。单是化疗就化了几十次,最严重时,他住过ICU。

就算住ICU,笑容也未曾从他的脸上消失,ICU里的医生都说,很少见到这么乐观的人。

因为生病,刘叔叔格外珍惜和家人的时光,一有机会,就会跟太太两个人开车到处玩,美食、美景……照片里留下的全是幸福的瞬间。

现在,刘叔叔又到了艰难的时候。

 

“肿瘤转移全身到处都是。”他笑着说。“我现在这个脑部里面就有好几颗”。

用最轻的语气,说出最严重的话。

 

不像其他病人,生病后成了“专家”,刘叔叔和家人不想懂太多,他们百分百地信任医生,尽管肿瘤凶险,眼下这一关看起来很难过,他们还是心怀希望,相信天无绝人之路。

一句“不怕哦,没事的”,刘叔叔安慰自己,也安慰太太。

医生就是那个树洞

医学的发展,让肿瘤越来越有可能成为一种慢性病。

科学的治疗、乐观的心态和家人的陪伴同样重要。

但是,并非所有的肿瘤病人都能这么乐观。

在肿瘤科的病房里,有中年男人尝试过很多方案之后还是进展,情绪崩溃嚎啕大哭;有白发老母亲想到白发人送黑发人,窝在角落偷偷抹泪;也有人不得不亲眼目睹亲人离世。

所以,“有时治愈,常常帮助,总是安慰”这句话,肿瘤科医生比其他医生更有感触。

和其他科不一样,肿瘤科的病人很多需要定时来报到,所以,医患之间多了一些亲切,护士们会亲切地称呼他们“阿姨”“叔叔”。

“面对肿瘤病人,我们需要耐心跟他解释病情,按照指南规范治疗,并且留意治疗带给他的副作用,帮助他更有质量地生活。”

——肿瘤科主任谭文勇

 


PS. 如果你正在寻找新药临床项目,欢迎扫码添加微信咨询,帮你少走冤枉路,不花冤枉钱,也欢迎转发给身边其他病友~

本文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本文来源: 南方医科大学深圳医院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关键词:
2022医保谈判倒计时,K药、O药看淡“医保生死”?
上一篇

2022医保谈判倒计时,K药、O药看淡“医保生死”?

小细胞肺癌患者诊治科普手册,推荐收藏
下一篇

小细胞肺癌患者诊治科普手册,推荐收藏

阅读相关文章
最新医生问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