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患者故事正文

咚咚CR故事丨抗癌五年,化疗、免疫、靶向轮番上阵,这可能是你见过最震撼的抗癌故事

|2022年05月27日| 浏览:2304

引言

但愿世间人无病,何妨架上药生尘。

咚咚“CR故事”栏目,是我们为患友开辟出的一个抗癌故事专栏。在这里,我们抗癌故事的主角们用勇气与坚持,去对抗狰狞的癌症病魔。他们可能只是日常生活中一个擦肩而过的普通人,但面对骤然袭来的汹涌疾病,他们又爆发出难以想象的光芒,与癌症打一场漂亮的歼灭战。

这个栏目设立的初衷,就是在于用他们的故事,去照亮那些笼罩在癌症阴霾中的患友。希望以他们对抗病魔的勇气和经验,能把更多患友拉出负面情绪的“泥潭”。

我们相信,这些精彩的故事能成为一面旗帜、一个信仰、在病痛肆虐的黑暗世界中一缕希望的光。想起他们时,我们的患友们还会翻腾起热血,燃烧起斗志,这是真正的抗癌精神,也是我们坚信最终一定能战胜癌症的精神印记与传承。
图片

今天我们要说的故事,就是这样的一个故事。

抗癌五年,癌友yr8848已经成了咚咚癌友社群里一座精神堡垒了。分享经验,解答疑惑,只要他不倒下,癌友们鼓起劲抗癌的精神头就不会散。

在这个很多人听到“癌症”两个字就吓瘫的世界里,他成为了很多癌友的航标。

肺腺癌晚期,双肺转移,骨转移,PD-L1表达阴性,没有适合的靶向药物……在很多人看来是“地狱开局”的情况,硬是被yr8848变成了“打怪闯关”游戏,化疗药物、免疫药物、靶向药物,轮番上阵,他把艰难的抗癌日子过成了诗。

接下来的故事我们以癌友yr8848第一人称来描述,让我们看看他是怎样打败癌症的!

图片
Yr8848摄于达瓦昆沙漠

1
当头棒喝

“关关难过关关过,前路漫漫亦灿灿。”

这用来形容我的五年抗癌生活,实在是再恰当不过了。这一路抗癌的日子走过来,艰辛曲折、起起伏伏当然不用说,与癌细胞的斗争也是有胜有败,但如今还能安安稳稳的坐在这里码字,还能洋洋洒洒和大家分享我的经历,已经十分庆幸了。抗癌的日子多的是辛酸,但也有家人朋友的陪伴和战胜癌症的快乐,有我自己背上背包天南地北的洒脱,个中的滋味也颇有点意思。

2017年1月25日,大年二十八,北京的冬天格外寒冷,我的人生也在这一天发生了彻底的改变。

时至今日我都清晰的记得那一天。虽然全城都已经洋溢在春节喜庆团圆的氛围中,但略显阴霾的天气还是让人的心情有些压抑。而我,一个人,与欢天喜地的喜庆的氛围格格不入。那个时候我正惴惴不安的站在医院CT打印机前,取增强CT影像报告。看着机器吐出一张张影像片子,最后慢慢的吐出了宣判书——一张普普通通的白纸。

我拿起报告眼睛迅速扫描了一遍后,感觉内心颤抖了一下,心说老天爷可真眷顾我啊,本想抖个机灵开两个自己的玩笑,可情绪瞬间失控,霎那间眼睛湿润,大脑一片空白,肺癌两个字把我打得喘不过气来。

迈着沉重的脚步,在医院找个椅子坐下,思绪乱飞,脑海里放电影似的划过一些画面:家人亲朋,过去的,未来的……乱七八糟的瞎想完,无奈的一笑,面对现实吧,呵呵~既然被馅儿饼砸到了那就吃吧,甭管啥馅儿的。
作为一名70后,突然从生活幸福事业顺利憧憬未来的天堂,掉落到癌症晚期生命倒数的地狱,当时内心也是非常崩溃的,愤怒-惊慌-恐惧-焦虑-绝望-无奈……各种坏心情轮番占据脑袋。

当然了,坏情绪自然打不垮我。随着心态慢慢释然,终于开始面对现实以后,当我对抗癌治疗的目的和意义有了正确的认识以后,我开始了与肿瘤细胞们“相爱相杀”的道路。

图片

2
山穷水复

2017年,算是我有史以来最糟糕的一次春节,我可能也是确诊日期最“惨”的一位癌症患者。

当大年二十八得知了我被肺癌“背刺”的消息,虽然努力在劝慰自己,家人们也一起默契的装作其乐融融的样子,但我知道,大家的心里都压了块大石头。

更糟糕的是,由于赶上春节放假,及时诊疗就不用想了。在家休息的几天真是熬过来的,出虚汗、爱咳嗽,一咳嗽身体右侧的肋骨就很痛,每次咳嗽前都要做好心理准备,一手扶着右肋,一手扶着能用力倚着的地方,摆好姿势再咳,真的是非常痛苦。

好不容易熬过了春节假期,马上入院进行了一系列全面的检查,胸腹部增强CT、脑部增强核磁、骨扫描、B超等等一系列检查;同时,针对我的癌症病灶也第一时间进行了穿刺活检。

取得病理组织后,医生立马安排了病理诊断以及基因检测。诊断结果比我预想的还要糟糕:肺腺癌IV期,左肺原发灶4.5*4.1cm,肋骨骨转移,双肺转移,肺门及纵隔淋巴转移。同时基因检测并没有发现可以使用靶向药的靶点,仅有Kras和Tp53突变。

好吧,比确诊肺癌更糟糕的是,我的基因检测结果并不理想!

主治医生根据诊断结果,安排了化疗联合抗血管药物的治疗方案,培美曲塞+顺铂+贝伐珠单抗。别看这个方案现在相对普遍,在17年初,化疗联合贝伐珠单抗用药也算是比较前沿的方案了。当时也是小白一枚,以为治疗就会有效果,心怀美好的期待着尽快上治疗。

治疗前还有个小插曲。进行化疗时,医生问我要选择置PICC管还是输液港,当时也不太懂,只是觉得用PICC日常生活太不方便,输液港虽然要做个局麻的小手术,但是方便不影响生活,而且当时这家医院是输液港试点医院,可以医保报销大部分费用,就选择了输液港。现在看当时的选择是正确的,大家如果经济条件允许最好也选择输液港,只要当地医院方便能维护就好。

治疗的第一天,就深刻认识了什么叫做抗癌治疗的经济压力。医生开了处方,家人去医院旁的药店买药,化疗药物培美曲塞和血管抑制剂贝伐珠单抗都是自费药,国产培美一只两千多,贝伐一只五千多,一次三万多块就没啦。所幸,现在不少药物都纳入了医保,癌友们的经济负担应该是大幅减轻了。

培美+顺铂+贝伐的治疗方案用了两个疗程,副作用主要有:一是肠胃反应,因为提前吃了止吐药挺管用倒是没吐,就是恶心,有三四天基本吃不下饭,饿得前心贴后背的也吃不下,喝水都恶心;二是用药后乏力嗜睡虚汗出的厉害,睡觉醒来睡衣床单被子都是湿的,副作用虽然很难受但是总算也熬过来了。

第三次化疗,来到评估的时间了。遭了这么多罪,内心满怀期待治疗能有“神效”,却被检查结果迎面泼了一盆冷水,浇个透心凉。原发病灶虽有一定缩小,但是却出现了新发病灶,疗效评估为进展,即代表着方案无效。

当时自己也开始学习了解了一些癌症常识,知道Kras突变化疗效果不太好,但是却完全没想到疗效竟会这么差!一线治疗无效,当时整个人都不好了,甚至觉得一年都很难撑过去,内心也很迷茫,山穷水复,敢问路在何方?

图片

晚期肺癌病理确诊单

3
柳暗花明

两次化疗无效被评估为进展后,对于后续治疗方案,主治医生给了两个建议:一是继续使用二线化疗方案,选择紫杉醇类+卡铂+贝伐,二是尝试最新的免疫疗法PD-1抑制剂

别看现在免疫治疗已经普及开,成了“国民抗癌药”,可在2017年的中国,不少医生都不太熟悉这个药物。

初闻PD-1,我也是一头雾水,只是听一个朋友说起过他的用药经历。再有就是知道这个药物国内还没有上市呢,要通过代购或者去港澳购买,价格堪称“天价”。

思前想后,再想想我的失败的一线化疗结果,为了自己的小命还是决定尝试PD-1抑制剂。说来真要感恩我的主治医生,在当时PD-1并没有上市的情况下告知我免疫治疗的前沿医学——O药、K药,以及刚上市不到一年的T药,并承诺可以给我输注。主治医生的坚定,让我心中燃起一线希望……

PD-1这是一款完全陌生的新药,疗效到底如何我心里也有些打鼓。毕竟药价这么高,而一旦无效又可能耽误病情。为求保险,我用穿刺剩下的病理组织进行了PD-L1表达的检测,尴尬的事件发生了:结果竟然是阴性!

这段临时发生的小插曲把我搞懵了。这下怎么办?换药继续化疗?与主治医生做了沟通,主治医生认为即便是PD-L1检测,也可能出现假阴性的情况,况且PD-L1的表达情况并不是PD-1疗效唯一的判断标准。

好吧,我的生命我做主,化疗就算了,我选择PD-1治疗!对于疗效到底如何,我也甘于接受,愿赌服输。于是马上寻找购药渠道咨询价格,了解到自己到香港诊所就诊开药价格更优惠一些,还能顺路游玩散心。于是与香港的癌症诊所预约后,我果断踏上了求药之旅。

2017年4月25日,晴,北京,医院肿瘤科病房。第一支阿替利珠单抗T药,滴答~滴答~顺着输液器的生命线缓缓的流入我的体内,去尝试为我打开一扇希望之门。

‘芝麻,开门吧’,情不自禁的,自己心中也祈祷,默念儿时读过的《一千零一夜》中的开门咒语。

由于病情正处于进展期,PD-L1表达又是阴性,为了尽早确定免疫治疗的治疗效果,我在第三次用药前就做了影像检查评估效果。

在惴惴不安的等待中,“北京喜讯传边寨”!一线化疗失败的我终于迎来好消息,T药评估有效!

图片
T药使用后留念

4
风云突变

免疫治疗有了效果,我的抗癌路上终于见到了彩虹。

就这样每三周用一次药,每两个月做一次检查评估,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主病灶持续缩小,转移灶逐渐都消失了,副作用也不大生活质量也挺好,又回到了岁月静好生活如常的状态。

转眼时间到了2017年8月下旬,T药也用完了第六次,有一天出门闲逛,买了一瓶矿泉水右手拿着,逛着逛着听见瓶子落地的声音,才发现不知不觉中水从手中滑落到了地上,当时也没在意。后来几天经常会出现手中拿的东西往下滑攥不住的情况,当时还以为是药物的副作用,手上没劲导致的。

就这样又过去了一周左右,一天在公园散心时,坐在湖边边听大爷大妈们唱歌,边看风景。这时左脸突然不由自主的抽搐了起来,当时吓了一跳,赶紧用双手捂住脸,想用手按住不被大爷大妈们发现我异常,但按住以后还是没有控制住抽搐。抽搐大概只持续了一分钟,但后续依然不定时的出现抽搐的情况。这下我被这个症状吓坏了,迅速回到了家。

给主治医生打了电话说明了症状,主治医生马上安排了脑核磁检查。在几天的煎熬中等来了检查结果,果然风云突变!脑部新增了三个多发转移病灶!

还沉浸在免疫治疗优异效果中的我顿时没了注意。看到检查结果后,主治医生安排立即住院,用甘露醇和贝伐珠单抗脱水降压缓解症状,随后就开始与我沟通治疗方案。

主治医生介绍,对于这样的脑部多发病灶,放疗是最佳的选择,可以通过伽马刀或者射波刀把脑部多发的病灶干掉。考虑到射波刀更精准方便,同时也不用支架固定,创伤更小,于是我决定选择射波刀进行治疗。

短暂沮丧后,我迅速恢复了过来,马上开始联系有射波刀治疗的医院。问诊、检查、定位做膜,一系列准备做完后,9月下旬我正式开始了我的放疗疗程。

射波刀连续做了五天,六次,每天按照约定时间去医院,每次大概就半个小时左右,做完了马上就可以回家。整个放疗过程基本上没有任何不适和副作用,只有轻微偶尔的头晕头疼,总的来说,一切顺利!放疗后评估病灶也在不断缩小。

转眼又到了2018年春节期间,我发现春节期间真是我的噩梦。某天上午我正在刷牙中,忽然发现嘴里的漱口水不受控制的向口腔外流出去。有了经验的我心想坏了,看来是脑部又有新问题了。于是挂了急诊做了核磁检查,果然,脑部又新增了一个病灶。有了上一次的经验,我果断再次选择了射波刀,有惊无险的把这个病灶干掉了。

事实上,我一直都觉得癌症脑转移非常可怕,预后很差。但我的经历告诉我,随着医学的进步,现在脑转移的治疗和预后和过去相比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了。所以各位患友们出现脑转不必太过于担心,只要不是凶险的脑膜转移,转移位置不太差,通过放疗疗效和预后也可以很好。

虽然两次风云突变的突发脑转打破了岁月静好的生活状态,但是治疗过程顺利效果也很好,原来悬着的心也踏踏实实的放下了,风和日丽,心情也美丽!

图片

射波刀治疗记录

5
你来我往

我们都说抗癌战斗是场持久战,每一位战士一路走过来都不是一帆风顺的。岁月静好虽然让人心怀期待,但是病情进展和反复是每一位病友都要面对的残酷现实。

由于当时持续使用T药的经济压力实在是太大,于是我开始尝试逐步拉长用药间隔,从三周到四周再到六周一次,用满一年后,决定尝试挑战停药。停药了三个月,体感还好没什么反应,但是做定期复查,结果病情进展挑战失败。

挑战失败后,我只好老老实实的开始了与癌细胞你来我往的拉锯战。“拉大锯,扯大锯,你来我往没脾气。”从2018年七月开始,到2020年1月疫情到来之前,一年半的时间里,真是“敌进我退,敌退我进,你来我往,”癌细胞们拼了命的想要亲近我,我却撒开脚没命的冲刺逃离它,谁也没能成功,这或许就是抗癌中最好的状态吧。

以下是2018年-2019年以来我的一些抗癌方案,记录下来供大家参考,也欢迎大家一起探讨复盘:

2018年7月至10月

因之前挑战停药病情进展,采用免疫联合化疗四次(没有联合铂类),方案分别是3次T药,一次O药,联合的化疗药物是白蛋白紫杉醇与贝伐珠单抗,疗效评估部分缓解。

2018年11月至2019年2月

调整方案,改用O药联合贝伐珠单抗5次进行维持治疗,疗效评估稳定。

2019年5月至8月

使用了一段时间O药后,我达到了赠药的标准。但因在申请O药赠药过程中耽搁了一段时间,空窗停药导致病情进展,于是我又祭出了杀手锏:免疫联合化疗方案,即O药+白蛋白紫杉醇+贝伐珠单抗,这一次没有取得预想的疗效,病情评估为稳定,但后期白蛋白紫杉醇已经有耐药的迹象了。

2019年8月至11月

使用O药联合贝伐珠单抗4次维持治疗,病情缓慢进展。

2019年11月至2020年1月

考虑长期使用贝伐珠单抗,于是我将贝伐珠单抗调整为抗血管生成靶向药物安罗替尼,治疗方案调整为O药三次+安罗四盒。病情评估为稳定,但实际上这两个组合效果一般,并且安罗替尼实际上还是存在一定的副作用,出于安全考虑,这个疗程结束后我选择了保肾停药。


在这场持续的战斗中,我的抗癌药物储备已经快要用完了!PD-L1抑制剂T药,PD-1抑制剂O药;化疗药一线培美曲塞+顺铂,二线白蛋白紫杉醇;抗血管药贝伐珠单抗,安罗替尼。如此轮番轰炸之下,癌细胞们一直不离不弃,穷追不舍。

6

挑战复敏

从2017年1月到2020年1月,我已经和癌症斗争了整整三年啦!在这三年的持续战斗中,我迎来来了第一个重大危机:我的抗癌弹药快要用完了!但是癌细胞们一直不离不弃,穷追不舍。

祸不单行,2020年初突然袭来的一场新冠疫情更是让我的抗癌战役雪上加霜。不仅是我,相信这场疫情也耽误了很多患友的治疗。因为疫情影响,我出现了3个月的停药期,在这期间我的主病灶爆发式进展,长径增加了超过50%。

经过和医生沟通,本着节约弹药的目标,我决定启用PD-1抑制剂O药联培美曲塞+卡铂的方案,尝试抗癌药物的复敏逆转。

选择尝试O药联合培美曲塞争取疗效复敏有多重原因。一是白蛋白紫杉醇已经有了耐药的迹象,而安罗替尼在使用两个疗程后出现的副作用我不能耐受(同时效果也不理想)。二是首次确诊时,使用培美曲塞+顺铂+贝伐珠单抗的方案进行了两次化疗,虽然转移灶出现新发和增大,但肺部的主药病灶是缩小的,因此我认为培美曲塞对我的主病灶还是有一定效果的。还有最后一点是现在距离首次使用培美曲塞已经间隔了三年,有比较大的复敏几率。

既然进展的只有主病灶,且没有新发现转移灶,因此我决定冒险赌一次培美曲塞复敏。而另一个化疗药物选择卡铂则是因为使用安罗替尼后,我出现了轻微肾损伤,卡铂更适合我目前的身体状况。而O药的赠药仍然可以申请使用,自然就继续沿用O药作为免疫药物联合使用了

2020年4月至7月,经过5次O药联合培美曲塞+卡铂的治疗后,结果评估为稳定,尤其是主病灶有所缩小并保持稳定。虽然与我让癌细胞大幅退缩的预期有些差距,但能控制住稳定,挑战复敏成功,就是我的成功!

复敏的喜悦是暂时的,后续,还有一个更加艰难的选择在等着我。

7

当断则断

尝试抗癌方案复敏后,我又迎来了一次更艰难的挑战:在接近三年半的免疫治疗后,事实上我的病情已经有了不小的好转:转移灶都没有了,只有主病灶反反复复三次进展。这一次,我选择了豪赌培美曲塞复敏有效,但真正有效的药物,确实是在不断减少的。

带着忧虑,我再次和主治医生做了后续耐药的治疗沟通。主治医生提出了两种方案:
  • ● 一种是药物治疗。虽然已经有了不少耐药的“低效药物”,但还有其他的治疗药物进行尝试;

  • ● 二则是直接考虑手术干掉主病灶。以我现在的状态而言,尝试胸腔镜微创手术把主病灶切掉可能会是一个重要的方式。当然了,进行手术也可能会面临较快复发的风险,一切的决定权都在于我。


主治医生更倾向于采取胸腔镜手术切除病灶。一是结合病情来看,针对目前情况获益几率可能会更大一些,而且微创手术伤害小恢复快,二是晚期病人手术在国外也有前沿的研究和数据参考,不能手术的观点也在随着治疗手段和疗效的发展在改变。当然这和早期病人的根治性手术是有区别的,是考虑生活质量和生存期获益的几率,手术大于药物治疗的效果。

当断则断!既然获益的概率大于风险,那就再做一次尝试!我选择相信一直帮助我持续三年多的主治医生的意见。2020年8月,我快速进行了一次Pet-CT检查,检查结果还不错,符合手术的要求。

经过评估,这次手术左肺需要切除一叶肺,手术难度也算不得小。为了取得最佳的手术效果,主治医生又帮着联系了胸外科的主任来主刀(再次感谢主治医生为我操碎了心)

终于来到了手术当天,一路顺顺利利的,我赤条条的上了手术台。麻醉来的猝不及防,我直接昏睡过去了。再次醒过来后,就已经迷迷糊糊的被推回了病房。手术非常成功,恢复也还顺利,术后第一天早晨下地,恢复两天后拔管,第四天就可以出院回家休养了!

休养了一阵子,自我感觉身体恢复的差不多了,担心病情进展的我马上联系主治医生,进行后续的治疗。终于在术后的18天,继续开始了培美曲塞联合O药的维持治疗,我打算治疗几个疗程再看看效果。

8
免疫四周年纪念日!

2021年4月25日,是个值得庆祝的好日子!我迎来了免疫治疗四周年的明媚阳光,四年前的今天,重获新生!

2017年4月25日,第一支阿替利珠单抗T药,顺着输液器的生命线缓缓的流入我的体内,为我打开了一扇希望之门。

四年后的今天,唯有感恩,感恩免疫药物的研发者和药企,感恩一路上帮助过和鼓励过我的每一位恩人。

无论这条路有多难,一直在努力一直没放弃,我不知道我可以前行多久,但我仍将努力前行。

对于生活,不要考虑太多,释然对待,明天不一定会更好,那为什么不过好今天呢?

每一个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一起努力前行!

图片
Yr8848的游历记录

9
手术一周年纪念!

庆祝完我的免疫治疗四周年,紧接着就要庆祝手术治疗一周年了。在一年前进行了胸腔镜微创手术切除左肺的主病灶后,我的身体恢复的还算顺利,也继续使用了O药+培美曲塞维持治疗四次。

然而在2021年11月定期的脑核磁复查中,我又有了一个新发的脑部病灶,原来放疗过的病灶都稳定,病灶很小,身体也没有症状。抗肿瘤治疗过程中起起伏伏是常态,一帆风顺不现实,保持信心很重要。

10
五周年生日快乐

祝自己五周岁生日快乐!

今天是2022年1月25日,和癌细胞相爱相杀“破五儿”的日子。

从今天开始,已经正式实现了“三周岁”时定下的“破五儿”的小目标。恰巧又是过年,记忆里过年期间我总是遇到糟心事,而这个新年顺顺利利!腊月二十三小年儿,大家一起吃饺子!

五年前的今天确诊了肺癌晚期,是人生的至暗时刻,当然也是重生之日。记得确诊不久的某一天看电视,正在播放关于2022北京冬奥会筹备的新闻,想着自己曾经亲历了2008北京夏奥会,可是2022北京冬奥会是无缘亲历了。

感叹之余,先给自己定了一年的小目标,希望能有一年的时间,了却一些未了的心愿,少留一些遗憾。一年达标后,又给自己定了三年的小目标,希望能实现更多的心愿,做自己想做的事享受生活的美好。三年达标后,再给自己定了“破五儿”的小目标,希望见证2022北京冬奥会的成功举办。

五年来的治疗之路是艰辛曲折的,培美/白紫/长春瑞滨/顺铂/卡铂/贝伐/安罗/T药/O药各种化疗、免疫、抗血管药物,各种排列组合的单药两联三联四联的联合用药治疗方案,化疗/免疫/射波刀放疗/胸腔镜手术各种治疗手段,和癌细胞你来我往反反复复的缠斗,也是历经磨难一路走到今天。感恩一路走来所有应该感恩的人,终于实现了“破五儿”的小目标,终于实现了冬奥之约!

上周刚做完胸腹部增强CT和脑部增强核磁的定期复查,一切稳定一切安好。再定个小目标吧!2025年1月25日,向着“八年抗战”胜利努力!

无论这条路有多难,一直在努力一直没放弃,我不知道我可以前行多久,但我仍将努力前行。定下一个又一个小目标,努力去实现一个又一个小目标!

年年难过年年过,大家一起加油!分享一个我给自己的鼓励:

自己
五周岁
生日快乐
努力跨越八年
实现更多的心愿

图片
Yr8848的游历记录

11
换药!新的免疫药物!

年前刚庆祝了抗癌的“破五儿”,免疫治疗再坚持两个月,也要“破五儿”了。抗癌治疗是一场持久战,经济上的压力是大家都会面临的问题,治疗的越久经济压力越大。

从T药,换O药,再换为百泽安,我认同抗癌治疗是“花钱续命”,但不认同超出经济能力砸锅卖铁的“花钱续命”,毕竟不仅要生存,其实还要生活。

目前的治疗方案是选择单药PD-1抑制剂百泽安,剂量按照200mg/四周一次,后续会继续分享供大家参考。

抗癌治疗过程中,我们都要面对很多次的抉择,每一次抉择都是一次尝试。四年多前PD-L1表达阴性尝试免疫治疗,一年多前原发病灶反复进展尝试手术,而这次因为经济压力而尝试国产药物,实际上国产药物也并不比进口药物疗效差。

一颗红心两手准备,做了抉择就不后悔!

图片
换了新的免疫治疗药物

12
免疫治疗五周年达成!

2017年4月25日,第一针T药成了我重生的开始。后续再换O药,再换百泽安,直到今天。

今天是2022年4月25日,免疫治疗已经持续用满五年了。这五年发生了太多故事,感恩免疫治疗药物的出现,如今我才可以继续发表想法,留作纪念。

目前已经将免疫治疗药物换为百泽安,并且连续使用三个疗程了。作为一个免疫治疗“老司机”,这一次更换PD-1抑制剂后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同,与之前一样,没什么副作用,体感也一如既往没变化,等定期复查的影像评估效果吧。

五年免疫治疗过程中,我经历的副作用并不明显。只有在2020年出现过两个月免疫性关节炎,通过激素治疗也都缓解了。

在这里分享一些关于停药的个人看法:

1. 两年停药的说法是因为临床试验就两年,要是临床做三年也许就三年停药了,所以只做参考不必迷信。
2. 如果完全缓解了了,可以考虑停药,虽然停药后也有复发的,但是也许不停也会复发。
3. 如果是带瘤生存,身体状态好,一直使用副作用也不大,经济条件也允许,最好还是继续用吧,我是不敢停。
4. 我的故事还未结束,未来还会给大家带来更多我的经验,与大家一同实现抗癌目标的达成!

 

图片
Yr8848摄于九寨沟


后  记

图片

癌友yr8848的故事暂时有了一个逗号,我们也将继续和yr8848一起,向着最终治愈的路上继续奔赴。

就如同他的愿景一般,我们期待他在完成三年、完成五年的目标以后,再冲刺八年,冲刺十年,冲刺到彻底治愈,冲刺到他能高调的向我们所有人宣布:“我已经彻底战胜癌症了!”的那一天。

我们期待那一天尽早到来,也期待更多患者能和yr8848一样,向着治愈发起冲刺,瞄定它,实现它!

 

 

本文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本文来源: 咚咚肿瘤科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35岁博主发文告别:我病了,胃癌晚期,随时可能离开……
上一篇

35岁博主发文告别:我病了,胃癌晚期,随时可能离开……

狡兔三窟肿瘤耐药,釜底抽薪神药登场:生存率翻倍
下一篇

狡兔三窟肿瘤耐药,釜底抽薪神药登场:生存率翻倍

阅读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