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患者故事正文

与希望同行!变卖房产,我与母亲十年抗癌之约不曾失约

作者:小D|2020年08月11日| 浏览:1156

 

卵巢癌是死亡率和复发率最高的妇科恶性肿瘤。

中国每年约有5.2万名女性被确诊为卵巢癌,约2.2万人死于卵巢癌。

卵巢位置隐匿,加上缺乏有效的筛查手段,70%患者确诊时已为晚期。

我叫王景云,是一名卵巢癌患者。

 

患病之前,我从未听说过卵巢癌,更无法想象它的凶险和反复。

 

而今年,是我与卵巢癌抗争的第11年。我能够坚持那么久,多亏了我的女儿。

 

“女儿是我的主心骨。她几天不来,我心里就没着没落的。”

 

阶段性胜利

2007年底,我开始反复地发高烧,烧了两三个月都不见好。女儿就带我去医院做了PET-CT,结果发现卵巢上长了一个很明显的肿物。当时我非常的悲观,一直无法理解为什么是我得了这个病,很难打起精神积极寻求治疗。

 

但女儿始终很坚持,积极地和医生沟通交流,查找各种文献资料,为我寻求最新最好的治疗方案。她对疾病的了解程度,让人家医生都觉得她是专业学医的。

 

2008年3月,我接受了手术并开始做化疗,到了年底正式结束治疗。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我也平静地度过了5年危险期。

 

女儿与医生共同探讨病情

 

癌细胞卷土重来

没想到,在手术后的第6年,2014年8月,我体内的癌细胞卷土重来。肿瘤标志物指标CA125一下子涨到8800(正常值35)。当时我只知道是复发,不知道会那么严重。

 

经历了病情多次反复、多次化疗之后,我在主治医生的推荐下,用上了奥拉帕利。

 

 

生命之光的灼痛

靶向药的疗效确实显著,用药之后我的病情再也不像之前那样反复了。

 

一开始我女儿托朋友从香港、澳门买药,一年算下来至少花费30多万。为此,女儿卖了一套房子来支付我的医药费。

 

值得欣喜的是,2018年8月,国家批准了48个全新药物的上市,其中就有奥拉帕利,填补了国内卵巢癌靶向治疗领域近 30 年的空白。

 

2018年9月,女儿在国内就买到了药,我很方便就用上了新药。即使慈善项目可以减轻许多压力,但一年的费用仍高达30多万,新药是我活下去的希望,但对于我们家来说,也是行走的重担,是活下去的光里的灼痛。

 

还好,近年来国家高度重视癌症防治、利好政策频出,作为患者,我们看到了越来越多的希望。

 

期待卵巢癌的创新疗法能更加普及,国家能够尽早纳入医保,减轻我们患者家庭的经济负担!

 

“我喝这药挺好的。我现在就盼着能进医保,我这些钱,我就能多喝几年”

 

这些年的坚持,多亏了我的小棉袄。因为她的永不言弃,我才能够笑对癌症,和她携手并肩抗癌。

 

希望我的故事能给与我一样患有卵巢癌的病友们一些鼓励。

 

虽然抗癌的道路坎坷艰辛,但只要坚持下来,科学抗癌,就有希望看到美好的明天。

 


点击视频,走进王女士与女儿携手抗癌的感人故事

(建议在WIFI环境下观看)

 

本文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本文来源: 咚咚肿瘤科 由小D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KRAS突变型肺癌或喜迎MEK抑制剂联合用药
上一篇

KRAS突变型肺癌或喜迎MEK抑制剂联合用药

确诊乳腺癌后,不要做这9件事
下一篇

确诊乳腺癌后,不要做这9件事

阅读相关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