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1/PD-L1病例

病友小P:这面抗癌的旗帜倒下了,却播撒开更多希望的光

今天,咚咚病友访谈要和大家分享的故事,主角是一对父子。

或许单单用“一对父子”这样的定义来描述他们是不准确的。

一面旗帜、一个信仰、在病痛肆虐的黑暗世界中一缕希望的光,我想这样的描述更加适合他们。

 

这对父子是小P爸爸和小P。可能部分咚友不认识他们,但我相信会有一部分人,想起他们时还会翻腾起热血,燃烧起斗志:这是真正的抗癌精神,也是我们坚信最终一定能战胜癌症的精神印记与传承。

今天的咚友访谈是我们准备的抗癌特别节目:病友小P,抗癌时代的一面大旗。

 

 

2009年,远在英国求学的小P不幸罹患肝癌,其间,小P共经历了介入栓塞、手术、病情复发、肝移植、病情再度复发、靶向治疗等一系列与肝癌抗争的历程。

2016年3月,和肝癌抗争7年后,小P离开了,在另外一个世界重生。

与癌共舞7年,这是小P最后交出的答卷。我们本期待小P能创造更多奇迹,但他真的累了。

生命的意义不在于长短。

在这不平凡7年中,小P和并肩作战的小P爸爸一起,研究论文、追踪新药、积极沟通所有国内外顶尖肝癌专家。小P一次次闯过凶险的难关,从无到有的开辟了一条自己的肝癌靶向治疗之路。不仅如此,这对父子详细记录了每一种药物/治疗技术的优劣、疗效及副作用,除此之外的大量休息时间,都用来帮助每一位慕名请教的肝癌病友,无私分享自己的抗癌经验...

小P、小P爸爸的努力与善意汇成了一股洪流,惠及了数不清的肝癌病友。不仅自身创造了了不起的抗癌奇迹,他们还帮助了无数同样罹患肝癌的病友同样踏上了这条奇迹般的抗癌之路。

这就是一面抗癌时代的旗帜。现在,这面旗帜倒下了,但更多希望之光点亮在所有肝癌患者中间。

我们采访小P爸爸时,他与我们的第一句话就是:

“小P的突然离去,我除了撕心裂肺的痛外,他抗癌七年的点点滴滴,治疗的教训和感悟,一直在我脑海里盘旋。”

经常有人说,肝癌没有什么靶向药,只有多吉美这一个药,而且效果并不好。事实上,小P通过近20种靶向药,维持了7年的高质量生存。

下面是在这次采访中,小P爸爸给我们分享的关于小P肝癌靶向治疗的一些经验。比起报道小P的抗癌经历,小P爸爸更愿意分享他们的抗癌经验。在他眼中,这或许是小P更愿意看到的。

咚咚提醒:每位患者的病情都大相径庭,请务必在医生的指导下进行治疗。小P爸爸分享的经验可能并不适用于所有情况,仅作为一种参考与医生进行商量。希望各位咚友知悉。祝小P爸爸永远健康,平安喜乐。

 

 

2009年,远在英国求学的小P,突发急病,肝上的肿瘤破裂大出血,生命垂危。这时,他才知道自己患上了肝癌,而且已经到了晚期。从那一刻起,我们一家人就踏上了苦难的抗癌之路。

患病伊始,我们在国内外各大医院奔走,到处求医问药,追求高大上的治疗,但效果并不理想。后来,我们开始了“自救”行动。通过向医生讨教,恶补抗癌知识,学习借鉴前辈病友的抗癌经验和做法,逐步积累了一些抗癌经验。小P在热心的专业人士指导下,潜心钻研癌症靶向药治疗相关知识,不断寻找并尝试各种靶向药……

如果不是因为患上癌症,对癌症治疗逐步了解,很难理解在现代医疗技术不断进步的今天,还会有“神农尝百草”般的冒险试药行为,还会有那么多无药可用的病人千方百计寻找非正式的药物服用。

如果有好药,谁愿意去冒险呢?

一直以来,肝癌靶向药的药库里只有索拉非尼,这个药价格昂贵,副作用大,有效率低,最近才多了一个瑞戈非尼。我国每年新发肝癌病例40万,多少家庭可以负担一个月5万的药费?这个问题一直得不到解决。

小P服用“索拉非尼”一段时间,没有看到效果,而且副作用很大。我们向医生求助,医生也表示无奈……

于是,我们不得不:一方面跟随其他病友尝试其它药物;另一方面在热心人的专业人士指导下,小P进入国外靶向药临床试验的网站,着迷般寻找并尝试各种靶向药。在5~6年的时间里,他花费了不少的资金,到处寻找与肝癌相关的药物,并大胆尝试,先后尝试了20多种药物。他也许是至今世上尝试肝癌靶向药最多的人。他也在与癌共舞论坛开贴,完整的记录了试药的得与失,成与败。

他从尝试靶向药中获益,远远打破了医生给他预判的生命长度。但无休止的试药也给他带来了很大痛苦和伤害。他用被癌症折磨得虚弱的身体率先试出的几个有效率高、副作用小的肝癌靶向药和用药方案,成为了当前肝癌晚期病人的主流用药,惠及了不少病友,也逐步得到了专业医生的认可。

为了秉承小P乐于分享、热心助人的精神,回顾试药经历,我们总结出试用靶向药的心得体会,和病友们交流。

郑重声明:我们不是专业医生,有关用药的文字表述只是我们的用药体会,不作为指导其他病人用药建议,如有人简单模仿,责任自负。

 

一:先正版,尽量不用非正版

 

肝癌的靶向药基本上都是血管生成抑制剂,以抑制VEGFR(血管内皮生长因子受体)为主,达到控制病情的目的。

在多种肝癌临床用药中,虽然没有明确的用药次序,但我们坚持认为:开始用药应当在专业医生的指导下,和有经验的病友充分交流,服用正规渠道的靶向药。因为正规药物通过规范的临床试验、疗效确切、用药安全。

目前,满城尽是E7080,一些病友一开始就用7080,这样的想法和做法是可以理解的。因为7080有效率高,副作用小,非正规渠道的药花费低,自然会吸引缺乏用药经验的病友争先使用。

 

但我们认为,这样用药不够妥当:

  • 一开始就用药力强、有效率高的药,耐药后,用药的空间就变小了,不利于与癌长期作战。
  • 一开始就用非正规渠道药物,可能出现意料不到的副作用,患者有风险。当然,有些患者的经济压力确实很大,这就另说了。

 

二:先单用,后联合

 

开始用药时,癌细胞也许还没有那么凶狠、狡猾。靶点的变异也不会那么复杂,用一种靶向药就能较好地控制病情。

因此,我们认为:先单用药,在身体条件允许的情况下,逐个靶向药尝试,掌握每种药的效果,做到心中有数。肝癌病人用药个体差异很大,几乎每一种药都会有长期有效的“幸运儿’’。有用多吉美几年,稳定地控制着病情;有用瑞戈非尼一年多还不耐药;有用阿西替尼、T药维持一年多有效……总之,什么药对自己有效,要试了才知道。

若单药都耐药或者无效时,才考虑联合用药。

 

目前,一些专业人士不太认同靶向药的联合使用。一些抗癌前辈对联合用药也有不同意见:

  • 临床上肝癌靶向药没有联合用药的试验,也就是联合用药没有临床依据。
  • 联合用药,2种以上的药物同时服用,可能产生拮抗作用。
  • 靶向药本来副作用就大,联合用药副作用更大;如果因此而减量联用,药物达不到治疗的有效浓度,可能造成本身有效的药物变得无效。
  • 2种以上药物同时使用,如果耐药,一下子就是几个药物耐药,用药空间变小。
  • 2种以上药物同时使用费用多,抗癌成本加大……

 

对于联合用药,我们是从抗结核用药得到启发的。抗结核药中,无论是异烟肼、利福平,还是乙胺丁醇,每个药杀灭结核菌都是非常有效的。但单用都会很快耐药,只有组成了3联、4联用药,才能彻底治愈结核病。

怎么联合用药呢?不是简单的把几个药同时服用就会收到效果。

 

我们认为联合用药应当把握以下原则:

  • 尽可能减少靶点重叠,以发挥更广谱的抗癌作用。
  • 避免严重的副作用叠加,减少对身体的伤害,如果能找到副作用对冲的更好。

 

我们开始联合用药较早,当时没有什么经验可以借鉴。唯有对各类靶向药的靶点分布、药理、副作用等要素进行研究分析。

我们首先尝试:瑞戈非尼联合雷利度胺(当时还没有7080)。依据是:瑞戈非尼是以抑制VEGFR(血管内皮生长因子受体)为主的药(同时还有其他靶点),而雷利度胺是以抑制VEGF(血管内皮生长因子)为主的药,同时还有免疫调节、作用于肿瘤微环境等功效。两药联合,两边(因子和因子受体)夹击癌细胞,而且雷利度胺便秘的副作用可以对冲瑞戈非尼腹泻的副作用,效果应该值得期待。使用后效果果然令我们惊喜!之后,我们又尝试7080、XL184、阿西替尼、舒尼替尼等药物联合雷利,都取得了较好的疗效。

瑞戈非尼、7080、阿西替尼等联合184也是一个有效率较高的组合,当初我们联合184的依据是:184作用的主要点位是VEGFR2,而这个靶点是抑制肝癌的主要位点,瑞戈非尼、7080等联合184可以起到对重要点位加量增效作用。此外,184还有MET靶点,联合用药增加了靶点覆盖的广度。

实践证明,联合用药是提高疗效,延长有效期的有效办法,值得积极探讨尝试。但现在有些人急功近利,一上来就联合用药,这样不利于打持久战!!!

 

三:先“本药”,后“借药”

 

我自定义的肝癌“本药”,就是肝癌上市的和有三期临床的靶向药。肝癌病友开始用药,应当老老实实去用“本药”,因为本药通过专业研究和规范的临床试验;而不应该道听途说,或者依靠着所谓的基因检测,去用一些不靠谱的药。

我跟踪过几例基因检测mTOR高表达的肝癌病友,他们或按基因检测报告推荐,或听从某医生建议——用依维莫司,但没有一个有效。也有一些做免疫组化EGFR强阳(3+),单用E靶点的靶向药,但也没有看到好效果。

当“本药”都耐药后,可以考虑“借药”。所谓的“借药”就是跨癌种用药。

一位资深的肿瘤医生和我们说过:肝肾同源,肾癌的药大多数适合肝癌。事实上,多吉美、7080这些药都是首先在肾癌上使用,再开展肝的临床。因此,肝癌也可以尝试肾癌靶向药,如阿西替尼、舒尼替尼、帕唑帕尼、T药等在肝癌中都有不错表现。

但不可以乱“借药”,没有可信的依据、没有确切有效病例的药不可乱试!

 

四:间歇用药与用药时机的把握

 

有一种观点:吃上靶向药,就再不能停药,发出“开弓没有回头箭”的悲叹!总担心一旦停药就会招致癌细胞的疯狂反扑。

最近我看了一些权威资料和临床报道,认为情况并非如此。间歇给药,反而会获得更长的生存期,更好的生活质量。

 

我举三个身边肝癌患者的典型例子:

  • 患者甲,通过靶向药、靶向药联合PD-1。AFP从1000多,降到1左右,并且保持了较长时间的稳定。体内也没有看到有活动性病灶。他还是坚持用靶向药,想把体内的癌细胞赶尽杀绝,但最近AFP还是反弹了。
  • 患者乙,通过靶向药,把AFP打到了正常范围内,我让他停药,待AFP上升20%左右,再用药。这个病友使用间歇给药的做法,来来回回与癌细胞拉锯战,结果维持了较长的有效期,生活质量也很好。
  • 患者丙,肝移植术后,AFP一个月内回到正常,医生让他做了6次预防性化疗,结果身体术后得不到休养生息,生活质量差,移植术后不到半年,癌细胞大面积复发转移。

 

通过这些病例,我体会到:治疗或用药有效,病情受到控制,但身体也因为副作用受到伤害。适时停药,让身体状态恢复,免疫系统回升,有利于下一步的治疗和用药。如果不顾身体是否耐受,不按用药疗程规范,连续不间断给药,一方面身体会受到更大的伤害,甚至出现一些不可逆的损伤;另一方面癌细胞在穷追猛打之下,有可能会变得更加凶狠、狡猾,或者是到处乱窜。有报道把癌细胞形象地比喻为坏孩子,坏孩子逼疯了只会变得更坏……

因此,通过治疗和用药,AFP回到正常值,体内没活动性病灶,更是要果断停药。什么预防性用药,预防性化疗,对于肝癌,是弊大于利的做法。

有资料报道:癌细胞在休眠期,什么药物对他都难以奏效,连毒杀细胞的化疗药都可以躲避,抗血管生成的靶向药更不会起作用。

如何评价抗癌用药效果?临床上评价一次治疗或用药疗效,时间上都是以月为计算位,或者按用药疗程。

但现在草根们试药,把抗癌治疗当着感冒看待,用药五天、七天,就查血,发现肿标不降就认为用药无效,焦急地想着换药。这是抗癌不应有的急功近利态度!要想真正与癌共舞,就应该充分认识与癌抗争的长期性,艰巨性。

我们过去也犯过许多急躁的错误……要减少犯错,需要认真学习抗癌知识,善于总结自身的治疗用药情况,虚心和靠谱的抗癌前辈交流。

 

五:关于靶向药与PD-1抗体

 

PD-1抗体无疑是肿瘤治疗革命性的新药。PD-1的问世,肿瘤病人视他为救命、重生的神药。随着越来越多的患者使用PD-1抗体药物,人们从狂热慢慢回归到理性。

PD-1刚推出,有一种权威观点:使用PD-1不宜联合用靶向药。理由是:靶向药对血管有抑制作用,会阻碍PD-1进入病灶,杀灭癌细胞……

这么深奥的问题我弄不明白。但我研究过贝伐单抗联合化疗药的原理。贝伐单抗是抗VEGF的单抗靶向药。其可以清扫肿瘤周围杂乱无章的新生血管,改善血管通透性,提高肿瘤细胞对化疗药物的敏感性,增加肿瘤细胞对化疗药物的摄取。同理,PD-1联合靶向药也应有类似的作用。事实上,几例接近CR的肝癌病例,都是PD-1联合靶向药。因此,我坚持认为:肝癌晚期治疗。只要靶向药有效或者曾经有效过,无论做什么治疗,都不要轻意放弃靶向药,除非身体不能耐受。

 

六:肝移植复发病人路在何方

 

肝癌患者进行肝移植术后,一旦复发,抗癌之路将会非常艰难。因为移植术后复发,基本上都是多发、到处转移,而且最有希望的免疫类治疗之路被封闭。仅靠手术,介入、消融、放疗等难以解决问题。

当前,在众多病友前赴后继的努力下,通过不断尝试各种靶向药,肝移复发转移的病友取得了较好的疗效。我们深深的体会到:靶向药是目前肝癌肝移植术后复发病人最重要、也是最有效的治疗方法。同时,一些有希望的新疗法也相继问世:如新加坡国立大学与中山三院联合开展的TCR-T临床试验,专门针对肝移植复发的病人,临床试验的阳光雨露首次洒向了移植人;CFDA批准了JX594溶瘤病毒进入肝癌三期临床,又一项移植人的新希望出现……

我相信:移植病人坚持以靶向药治疗为基础,适时适度局部治疗。通过饮食、运动、心理调适等综合办法,格外呵护体质,积极关注并大胆尝试新的医疗成果,就一定能走出一条重生之路!

 

 

小P爸爸的分享结束了,但他们的抗癌精神并不会结束。咚咚肿瘤科也希望把这份精神传递给更多病友,让希望的光燃起在更多患者中,彻底燃尽癌症的所有病痛!

欢迎下载咚咚肿瘤科APP,在这里,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3)
Loading收藏(0)

本文由 咚咚肿瘤科 作者:小D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