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PD-1资讯正文

三月最耀眼的5大抗癌新药:有效率近90%

作者:小D|2020年04月07日| 浏览:858

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没有一个春天不会到来。

 

今天我们单刀直入,给大家介绍3款在今年3月里正式公布振奋人心的临床试验结果的抗癌新药。


一般每个月,都有会若干款新药公布I期、II期、III期临床试验的结果,其中III期临床试验的结果是一锤定音性质的,成功了,大多数时候就能上市;失败了,很多时候就意味着一款新药功败垂成。

而I/II期临床试验的数据,更多时候是带给大家最新的抗癌思路和,一部分有条件的病友可以积极留心,参与这些最前卫的抗癌新药的临床试验,从而获得超出常规治疗的抗癌体验。

1
二代PD-1:PD-L1高表达人群
有效率85.7%

2020年3月12日,PD-L1和TGF-β双阻断剂——M7824,治疗晚期非小细胞肺癌的I期临床试验结果,正式在JTO杂志上公布。

这个药物,一直以来被称为“二代PD-1”(这个称呼是媒体人和病友们封的,从科学上讲,有争议),这次临床试验数据公布以来,尤其是针对PD-L1高表达非小细胞肺癌有效率达到了85.7%,这样一个数据迅速刷屏。

不过,咚咚要冷静地给大家讲一讲这个药物。

事实上,肿瘤逃避免疫系统追杀的方式有很多很多种,PD-1/PD-L1只是其中一种比较重要的、主流的癌细胞逃生通道。因此,通过阻断PD-1或者PD-L1,可以在部分肿瘤患者中取得很好的疗效。

但是,如果不加选择,单用PD-1抗体或者PD-L1抗体,晚期非小细胞肺癌等实体瘤接受免疫治疗的有效率只有15%-20%。之所以发生这样的现象,那是因为其他的病人,可能同时存在多条癌细胞逃生通道,比如LAG-3、TIM-3、TGF-β等,如果一个病人的肿瘤组织同时存在多条逃生通道,单独阻断PD-1/PD-L1这条逃生通道,效果肯定不理想(癌细胞又不傻,PD-1/PD-L1这条路不通,完全可以走其他路)

为了应对这种状况,目前学术界能想到的办法有两个:

■ 一个是同时使用多个药物,联合治疗,尽可能把目前医学已经发现的癌细胞逃生通道,都阻断了(比如同时使用PD-1抑制剂联合LAG-3抗体,或者PD-1抑制剂联合CTLA-4抗体)

■ 另外一种思路,创新抗癌药的形式,让一种药物可以同时阻断两个、三个甚至更多个癌细胞逃生通道,M7824就是同时阻断PD-L1和TGF-β,目前这类药物还有五六个,都在临床试验中。


回过头来讲,M7824这次公布的数据,其实喜忧参半。

喜的是:对于PD-L1强阳性的患者,1200mg组,有效率高达85.7%。这个数据比单用PD-1抗体的40-50%,还是要高一些的,属于锦上添花。同时M7824的副作用和单药PD-1抗体类似,属于可控范围。

担忧的是:对于80名入组的全部患者而言,总体有效率只有21.3%,基本和单药PD-1抗体的15%-20%是在同一个水平上。同时,对于单药PD-1抗体治疗效果最差的人群(PD-L1表达阴性的病人),这个所谓的二代PD-1抗体,有效率也只有1/17——或许,未来还需要根据TGF-β信号通路相关分子,进一步筛选人群,才能让这个双阻断剂,发挥最大效用。

 

2
新型FGFR单抗Bemarituzumab
用于晚期胃癌,崭露头角

截止目前,全球市场上已经上市了一个FGFR抑制剂,是一个口服的小分子抑制剂——厄达替尼,用于晚期膀胱癌效果显著,用于肺鳞癌、胆管癌也有初步疗效。

FGFR2b在部分晚期胃癌患者中高表达,是关键的促癌因素。因此,研发靶向FGFR2b的靶向药,在晚期胃癌等实体瘤中有一定的前景。

2020年3月13日,新药Bemarituzumab正式在JCO杂志上公布了I期临床试验结果,76名难治性晚期胃癌患者入组,分成不同的剂量梯度,接受治疗。通过摸索不同剂量的副作用和初步疗效,确定后续推荐的剂量是15mg/kg,2周一次。

结果显示:28名FGFR2b高表达的患者,5名患者肿瘤明显缩小,缩小幅度超过30%,这5名患者中有4名是接受的最终推荐剂量。也就是说,如果所有的患者未来都能接受到推荐剂量的治疗,而且入组的患者都要求FGFR2b高表达的话,那么这个靶向药的有效率还将大概率得到提高。

目前这个一个跨药物浓度梯度的临床试验,疾病控制率已经达到64.3%,截至目前疗效维持时间最长的一位患者已经达到1年,未来仍有较大进步空间,因此这个单抗,值得进一步关注。

 

3
新型ERK抑制剂GDC-0994
BRAF突变的肠癌,也有疗效

KRAS突变的胰腺癌、BRAF突变的肠癌,是最难治的几类驱动基因突变的实体瘤,截至目前没有太好的治疗方案。

BRAF突变的肠癌,目前推崇的是王炸级的联合治疗,比如EGFR单抗+RAF抑制剂+MEK抑制剂(西妥昔单抗+达拉非尼+曲美替尼等),有效率可以突破50%,但是三个靶向药一起使用,副作用较大,且价格昂贵,不是普通家庭可以承受的。而KRAS突变的胰腺癌,至今没有什么靶向药可以起效的。

2020年3月15日,CCR杂志公布了新型ERK抑制剂GDC-0994的I期临床试验数据。47名跨癌种的难治性晚期实体瘤患者,接受了该药物治疗。20名患者在接受治疗前后,均做了PET-CT,从PET-CT上可以反应肿瘤的代谢活性,其中11名患者肿瘤代谢活性明显下降,其中就包括4名胰腺癌患者。


而从普通CT上看,45名患者中有15人肿瘤控制稳定。最难能可贵的是:2名BRAF突变的难治性肠癌患者,接受该药物治疗后,肿瘤明显缩小,缩小幅度超过30%,给这种极端难治的晚期肠癌患者带来了新的希望。

下图是一名起效的肠癌患者肺转移的病灶,在治疗前后的变化,右肺肿块明显缩小。

4
首个MET抑制剂tepotinib获批上市
开辟肺癌靶向治疗全新领域
 
3月25日,日本药监部门宣布正式批准全球首个MET抑制剂上市,Tepotinib,用于治疗晚期MET基因14号外显子跳跃突变的肺癌患者。

MET基因突变在晚期肺癌中占3%-5%,虽然阳性率并不高,但是肺癌患者基数太大,依然有众多符合条件的患者。

此次tepotinib的批准是基于一项名为VISION的临床研究结果。该研究共纳入99例MET外显子14跳跃突变的非小细胞肺癌患者。

结果显示:接受tepotinib治疗的患者客观应答率(ORR)达到42.4%,中位应答持续时间(DoR)12.4个月。对MET突变的患者而言具备了相当不错的疗效。

此外,在对130例患者进行的安全性分析结果显示,tepotinib耐受性良好,最常见的治疗相关不良事件为周围水肿(53.8%)、恶心(23.8%)和腹泻(20.8%),多为一般副作用。

而tepotinib的意义可能不止于此,我们知道EGFR/ALK靶向治疗的患者当中有一部分是因为MET突变所致。从这个意义来说,tepotinib堪称另一个划时代的重要药物。

5
DS-8201:“靶向+化疗”结合
全新抗癌药解决Her2突变

3月26日,阿斯利康公司与第一三共公司联合研发的Her2抗体偶联物药物DS-8201在日本获批上市。与此同时,就在上市的同一天,DS-8201针对肺癌的研究结果也对外公布。

此次公布的肺癌临床数据中,共有60名HER2过度表达或突变的癌症患者参与,其中包括18名非小细胞肺癌患者,20名结直肠癌患者和其他类型的肿瘤患者。

结果显示:DS-8201治疗使28.3%的患者肿瘤缩小,中位PFS(无进展生存期)达到7.2个月。

其中,NSCLC患者的ORR(客观缓解率)最高,55.6%的患者都出现肿瘤缩小,中位DOR(缓解持续时间)达到10.7个月。

在携带HER2突变的11例NSCLC患者中的疗效更为明显,ORR高达72.7%!中位PFS达到11.3个月。所有NSCLC患者的肿瘤无进展中位时间为11.3个月。

值得一说的是,DS-8201是一款特别的药,它是靶向Her2的抗体偶联药物,由Her2抗体赫赛汀,联合了一个拓扑异构酶-I抑制剂喜树碱衍生物(化疗药)

肿瘤患者注射了DS-8201之后,抗体会带着化疗药去找Her2阳性的肿瘤细胞,然后精准的给肿瘤细胞“下毒”。

这种药物设计结合了靶向药的精准和化疗药的高效,既避免了全身使用化疗药的毒副作用,也比单独使用靶向药具有更强的杀伤能力,一举两得。


参考文献
[1]. Bintrafuspalfa, a bifunctional fusion protein targeting TGF-β and PD-L1, in second-linetreatment of patients with 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 results from anexpansion cohort of a phase 1 trial. J Thorac Oncol. 2020 Mar 12. pii:S1556-0864(20)30195-7
[2]. PhaseI Escalation and Expansion Study of Bemarituzumab (FPA144) in Patients WithAdvanced Solid Tumors and FGFR2b-Selected Gastroesophageal Adenocarcinoma. JClin Oncol. 2020 Mar 13:JCO1901834. doi: 10.1200/JCO.19.01834.
[3]. AFirst-in-Human Phase I Study to Evaluate the ERK1/2 Inhibitor GDC-0994 inPatients with Advanced Solid Tumors. Clin Cancer Res. 2020 Mar15;26(6):1229-1236. doi: 10.1158/1078-0432.CCR-19-2574.

本文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本文来源: 兰田医生 由小D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告别化疗!靶向+免疫强势联手横扫10大癌种,肿瘤治疗新时代来了!
上一篇

告别化疗!靶向+免疫强势联手横扫10大癌种,肿瘤治疗新时代来了!

抗肿瘤药物所致恶心呕吐,3张表帮你搞定!
下一篇

抗肿瘤药物所致恶心呕吐,3张表帮你搞定!

阅读相关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