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肺癌正文

案例:阿法替尼治疗HER2基因扩增的肺腺癌

作者:小D|2018年08月21日| 浏览:918

肺癌中的非小细胞肺腺癌有较多明确的基因突变,这些突变大多都有相应的靶向药物。

 

在这些比较明确的突变中, HER2 也就是ERBB2的扩增突变是让人厌烦的突变,精准医学讲求逻辑,检测基因突变就是看看基因变异是啥,是否有对应的靶向药物。

 

HER2扩增在乳腺癌和胃癌中比较明确可以使用曲妥珠单抗(赫赛汀)及拉帕替尼这些。

 

但是肺癌中如果是HER2扩增突变是否可以使用曲妥珠单抗呢?

 

我依稀记得检索过所有可能的相关文献未能得到一个肯定的答复,一项II期临床研究表明,免疫组化确定的HER2阳性肺癌对赫赛汀没有显著应答,这一临床试验提前中止了。

 

很多时候面对HER2基因扩增的肺腺癌检测报告我也只能摇头说不知道,尽管那些检测报告推荐了赫赛汀、拉帕替尼和阿法替尼。

 

我们说一下阿法替尼,这个药的代号是2992,是EGFR靶点的第二代靶向药物,它是EGFR和HER2的双重不可逆抑制剂,也就是结合上就下不来了,阿法替尼与HER2激酶结合域结合并阻止HER2与其他蛋白形成异二聚体而阻断下游信号传递,导致癌细胞凋亡,体外试验表明阿法替尼对HER2扩增的肺癌细胞系具有抑制效果。

 

阿法替尼分子式

 

针对某些HER2基因的点突变是有效果的(如Her2基因20外显子插入突变),但是对HER2基因扩增的效果一直存疑,这个突变在肺腺癌所占的比例是3.2-7.4%。那么究竟有没有效果,我们来看发布在某一期刊的文献报道。

01
病例分析

一名主诉慢性咳嗦和呼吸困难的61岁男子被诊断为晚期肺腺癌,原发病灶位于左肺下叶,转移至双侧肺部和纵膈淋巴结。

 

使用从左肺肿瘤取到的样本做基因检测,发现EGFR、ALK、ROS1和KRAS基因是野生型的,也就是没有在这四个基因上发生突变。

 

没有靶向治疗思路的病人开始了培美曲塞联合卡铂的化疗,四个化疗周期后病情继续进展,病人呼吸困难。这个患者使用了血液样本,通过ARMSPCR技术检测EGFR和ALK变异,再次确定不是这两个基因突变。

 

但是患者拒绝再次化疗,前路看起来渺茫未知。转机出现在病人再次进行血液基因检测发现的靶向治疗线索,这一次使用的血液样本进行的二代基因检测技术,发现这个病人的HER2基因是高扩增的,扩增倍数为4.13。

 

 

患者开始使用阿法替尼治疗,每天一次,使用的剂量为40毫克。阿法替尼使用的第4天后呼吸困难的症状获得了明显改善。24天之后,胸部CT影像学检查确定肿瘤病灶缩小了23%,并且未观察到副作用,身体状态也获得了改善。

 

在使用阿法替尼的第42天,患者因为在此出现呼吸困难而入院,停止了阿法替尼治疗。第48天的时候胸部CT检查显示严重的间质性肺炎,但是肿瘤没有进展。这个病人在服用阿法替尼的第65天去世,主要原因是间质性肺炎和严重的副作用,这一点有点遗憾。

 

02
思考总结

这个案例给大家分析到这里,我们总结一下。

 

1)这是第一个文献报道的,针对HER2扩增的肺腺癌使用阿法替尼有效的案例,不管是CT影像学评估还是临床症状改善都确定了阿法替尼起作用了。这可给其他存在这类突变的病人一个参考。

 

2)这个病人先后做了三次基因检测,第一次使用组织样本做了4个基因,第二次使用血液样本做了2个基因,技术都是ARMS-PCR,但是遗憾的是都是阴性。

 

如很多人经常保持的观点,我测那么多基因干什么,有药物吗?我们从这个案例可以看出这个患者受益于第三次基因检测,使用的二代基因检测技术,找到了HER2扩增突变,使用了阿法替尼而获益。

 

在这里再次提醒大家:癌症这个疾病的本质是基因发生了变异导致了人体正常细胞增殖失控,任何的癌症一定是有基因突变的,只是由于样本,检测技术,检测基因数目少而漏检了。

 

再说有没有药物只有测出来结果才能知道,预先不要给这么绝对化的判断。

 

再者二代基因检测六十个基因的价格五六千元,基本上覆盖了所有肺腺癌可能的基因,价格也基本上是一般病人可以承受的,又何必今天测几个,明天测几个地那样选。失去了最为珍贵的时间、样本以及病人对治疗的信心和勇气。

 

 

3) 抗癌这条路就跟刚结束的足球世界杯一样,我们当然希望神药一用,肿瘤病灶立即消失,再也不复发了,但是所有理性的病人和家属都是知道这很难的。

 

那么我们要注意的是不要犯错误,或者至少不要犯严重的错误。本文的病人找到了HER2扩增这个原因,找到了阿法替尼这个药物,但是间质性肺炎这个问题挡住了他们。因此在治疗过程中的任何不适都要尽量就医,做全面和详细的检查。

 

参考文献:

Lu et al., A Case of Advanced Pulmonary Adenocarcinoma Harboring HER-2 Amplification Treated with Afatinib,J Bioprocess Biotech 2018, 8:2

 

本文来源:癌度

 

本文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本文来源: 癌度 由小D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ALK的王者之药洛拉替尼:新耐药突变也不怕!
上一篇

ALK的王者之药洛拉替尼:新耐药突变也不怕!

上海版“药神”疑点重重:代购药自己未吃过,代购费随意估算
下一篇

上海版“药神”疑点重重:代购药自己未吃过,代购费随意估算

阅读相关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