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乳腺癌正文

2022 V1版NCCN乳腺癌指南来了!DS8201成为首选方案!15大更新要点一文呈现

作者:半夏|2021年11月29日| 浏览:2053

2021年11月24日,感恩节前夜,美国国家综合癌症网络NCCN已将乳腺癌临床实践指南更新至2022年第1版!本次更新要点很多,共6页,小编已经整理了15条主要更新内容,共分为三个部分。让我们一起来看看吧~

 HR阳性 

1

对于术后进行阿贝西利辅助治疗的患者,进行Ki-67检测

Pathology review, sub-bullet added: Ki-67 test if considering adjuvant abemaciclib

图片

2

对于HR阳性HER2阴性高风险(即≥4枚淋巴结阳性,或1~3枚淋巴结阳性且有以下至少一项:3级病变、肿瘤大小≥5厘米、Ki-67评分≥20%) 乳腺癌患者,术后可考虑阿贝西利辅助治疗2年

In patients with HR-positive/HER2-negative, high-risk breast cancer (ie, those with ≥4 positive lymph nodes, or 1-3 positive lymph nodes with one or more of the following: Grade 3 disease, tumor size ≥5 cm, or a Ki-67 score of ≥20%) 2 years of adjuvant abemaciclib can be considered.

相关临床数据:

MonarchE是一项开放性的III期研究,纳入了激素受体阳性、HER2 阴性、淋巴结阳性、切除的早期乳腺癌的成年女性和男性,其临床和病理特征与疾病复发的高风险一致。这些患者按1:1随机分为阿贝西利(150 mg,2次/d)+内分泌疗法(ET)或单纯ET治疗。

 

在总共 2003 名复发风险高且 Ki-67 评分为 20% 或更高的患者中,使用阿贝西利后可以观察到 iDFS 有统计学意义上的显著改善(HR=0.626;95% CI,0.488-0.803;P = .0042)。接受阿贝西利+他莫昔芬或芳香化酶抑制剂 (AI) 的患者 36 个月的 iDFS 率为 86.1%(95% CI,82.8-88.8),而单独接受他莫昔芬或芳香酶抑制剂(AI)的患者为 79.0%(95% CI,75.3-82.3)。

3

淋巴结转移患者可能对于延长芳香酶抑制剂疗程(共7.5~10年)获益

Patients with lymph node involvement may benefit from extended aromatase inhibitor duration (7.5-10 years total).

图片

4

证据表明HR阳性乳腺癌绝经前患者卵巢手术或放疗去势与单用环磷酰胺+甲氨蝶呤+氟尿嘧啶获益程度相似

Evidence suggests that the magnitude of benefit from surgical or radiation ovarian ablation in premenopausal patients with HR-positive breast cancer is similar to that achieved with CMF alone.

5

化疗+内分泌治疗用于术后辅助治疗时应先化疗后内分泌治疗,现有数据表明内分泌治疗序贯或同步放疗均可接受

Chemotherapy and endocrine therapy used as adjuvant therapy should be given sequentially with endocrine therapy following chemotherapy. Moved to BINV-I (2 of 3): Available data suggest that sequential or concurrent endocrine therapy with RT is acceptable.

图片

6

HR阳性HER2阴性乳腺癌,ypT0N0或病理完全缓解或ypT1-4,N0或ypN≥1,术后全身治疗可以用:内分泌治疗(1类证据)+奥拉帕利(如果种系BRCA1/2突变、CPS+EG评分≥3且残留病变)

HR-positive/HER2-Negative disease ypT0N0 or pCR or ypT1-4,N0 or ypN≥1, adjuvant systemic therapy modified: Adjuvant endocrine therapy (category 1) + adjuvant olaparib if germline BRCA1/2 mutation CPS+EG score ≥3, and residual disease

图片

HER2阳性 

1

术后HER2靶向治疗和/或内分泌治疗可与放疗同时进行

Adjuvant HER2- targeted therapy and/or endocrine therapy may be delivered concurrently with RT

图片

2

HER2阳性乳腺癌,新增方案:奈拉替尼(仅用于辅助治疗);紫杉醇+曲妥珠单抗+帕妥珠单抗;恩美曲妥珠单抗(T-DM1)(仅用于辅助治疗)

Neratinib (adjuvant setting only); Paclitaxel + trastuzumab + pertuzumab; Ado-trastuzumab emtansine (TDM-1) (adjuvant setting only)

图片

3

her2阳性、复发性不可切除(局部或局部)或IV期(M1)疾病的全身治疗二线方案新增:DS8201(1类证据,首选方案);TDM1已从1类首选方案改为2a类其他推荐方案

相关临床数据:

此次修改是基于 DESTINY-Breast03 的3期试验 (NCT03529110) 的结果。DESTINY-Breast03研究是首个头对头对比ADC药物(DS8201和T-DM1)治疗HER2阳性晚期乳腺癌疗效与安全性的一项多中心、开放性、随机、Ⅲ期临床研究,纳入了先前在晚期或转移性环境中接受过曲妥珠单抗(赫赛汀)和紫杉类治疗的不可切除或转移性 HER2 阳性乳腺癌患者。值得注意的是,这些患者被允许具有临床稳定的、经治疗的脑转移。

 

共有 524 名参与者以 1:1 的比例随机接受每 3 周 5.4 mg/kg 的DS8201(n = 261)或每 3 周 3.6 mg/kg 的 T-DM1(n = 263)。他们根据激素受体状态、既往用帕妥珠单抗 (Perjeta) 治疗和内脏疾病史进行分层。该试验的主要终点是每个 BICR 的 PFS,一个关键的次要终点是总生存期 (OS)。其他次要终点包括每个 BICR 和研究者的客观缓解率 (ORR)、BICR 评估的缓解持续时间、研究者评估的 PFS 和安全性。

 

DS8201的中位随访时间为 16.2 个月,T-DM1 的中位随访时间为 15.3 个月。在所有治疗组中,参与者的中位年龄为 54.3 岁,99.6% 是女性,大多数来自亚洲,并且每个免疫组织化学的 HER2 状态为 3+。此外,研究组 59.0% 和对照组 66.5% 的 ECOG 体能状态为 0,分别有 50.2% 和 51.0% 的患者激素受体呈阳性。DS8201 组23.8% 的患者有脑转移,而 T-DM1 组的患者为 19.8%;分别有 70.5% 和 70.3% 有内脏疾病。

 

在 2021 年 ESMO 大会期间提交的试验数据显示,研究者评估的DS8201的PFS为 25.1 个月(95% CI,22.1–NE),而 T-DM1 为 7.2 个月(95% CI,6.8-8.3)(HR,0.27);研究组或对照组均未达到中位 OS(HR,0.56;95% CI,0.36-0.86;P = .007172)。DS8201对比TDM1降低HER2阳性转移性乳腺癌患者进展或死亡风险72% 。(95% CI,0.20-0.35;P = 6.5 x 10 -24)

图片

此外,DS8201确认的ORR为 79.7%(95% CI,74.3%-84.4%),而 T-DM1 为 34.2%(95% CI,28.5%-40.3%)(P < .0001)在对DS8201有反应的患者中,16.1% 达到完全反应,63.6% 达到部分反应,16.9% 病情稳定,1.1% 出现疾病进展。调查组和对照组的疾病控制率分别为 96.6% 和 76.8%。

图片

4

DS8201可作为一线患者治疗(即新辅助或辅助治疗6个月内进展快速的患者[含帕妥珠单抗方案12个月])。

图片

 TNBC 

1

对于完成术后辅助化疗的种系BRCA1/2突变患者,可选择加用1年奥拉帕利辅助治疗

Addition of 1 year of adjuvant olaparib is an option for select patients with germline BRCA1/2 mutation after completion of adjuvant chemotherapy.

图片

相关临床试验:

OlympiA 研究是一项多中心、随机、安慰剂对照试验,共招募了 1836 例携带种系BRCA突变的HER2 阴性乳腺癌患者,他们以 1:1 的比例随机接受每天两次 300 mg 口服奥拉帕利(n = 921)为期 1 年或安慰剂治疗(n = 915)。此外,患者需要接受早期(II-III 期)乳腺癌的治疗,并完成手术和化疗,无论是否接受放疗。纳入标准还要求患者具有疾病高复发风险,而那些先前接受过 PARP 抑制剂治疗的人没有资格参加。

图片

结果表明:在中位随访 2.5 年后,接受奥拉帕利治疗的患者减少了 42% iDFS(风险比 [HR]=0.58;99.5% CI=0.41-0.82;P <.0001 )。此外,研究人员们还注意到奥拉帕利和安慰剂之间的 3 年 iDFS 率差异为 8.8%(95% CI=4.5%-13.0%;分层HR=0.58;99.5% CI=0.41-0.82;P <.0001)。DDFS 降低了43%(HR=0.57;99.5% CI= 0.39-0.83;P <.0001),奥拉帕利和安慰剂的 3年DDFS率差异为 7.1%(95% CI=3.0%-11.1%;分层HR=0.57;99.5%=0.39-0.83;P <.0001)。

 

在中位随访 2.5 年时,接受奥拉帕尼与安慰剂的患者报告的死亡人数较少,两个研究队列之间的 OS 没有显著差异(HR=0.68;99% CI=0.44-1.05;P = .024);此外,两组之间的 3 年 OS 率差异为 3.7%(95% CI=0.3%-7.1%)。

2

三阴性乳腺癌,ypT0N0或病理完全缓解,术后全身治疗新增:对于高风险患者,术后帕博利珠单抗(如果术前用过帕博利珠单抗)

HR-Negative/HER2-Negative disease ypT0N0 or pCR, adjuvant systemic therapy added: For high-risk: Adjuvant pembrolizumab (if pembrolizumab-containing regimen was given preoperatively)

相关临床试验:

2021年7月27日,FDA正式批准帕博利珠单抗(Keytruda)用于治疗高危、早期三阴性乳腺癌(TNBC)患者,联合化疗作为新辅助治疗,然后继续作为单药作为手术后的辅助治疗。此次批准是基于一项名为KEYNOTE-522的III期临床试验结果。

 

在KEYNOTE-522试验中,所有入组的患者按 2:1 的比例随机接受每 3 周 200 毫克的K药(n = 784)或安慰剂(n = 390)。 所有患者都接受了 4 个周期的卡铂+紫杉醇治疗,以及 4 个周期的阿霉素或表柔比星+环磷酰胺。并且手术后治疗组的患者继续辅助K药治疗 9 个周期或直至疾病复发或出现不能耐受的毒性。无事件生存率(EFS)和病理完全缓解 (pCR) 是该研究的双重主要终点。

 

中位随访 39.0 个月后,与化疗/安慰剂方案相比,K药方案将疾病进展风险降低了 37%(HR,0.63;95% CI,0.48-0.82;P = .00031)。此外,与化疗/安慰剂方案相比,K药方案还将死亡风险降低了 28%(HR,0.72;95% CI,0.51-1.02;P = .03214),但是这一区别尚未达到统计显著水平,没有统计学意义。

 

在 2019 年 ESMO 大会期间提交的第一次中期分析数据表明,在接受K药治疗方案的患者中,有64.8% 的患者(n = 401)观察到了 pCR,而在单独接受化疗的患者中为 51.2%(n = 201;P = .00055)。且无论 pCR 定义如何,都能从K药免疫治疗方案中获益。

 

在 498 名 PD-L1 阳性患者(定义为综合阳性评分 (CPS) 为 1 或更高)的亚组中,K药研究组的 pCR 率为 68.9%,而安慰剂组为 54.9%,增加了 14 %(CI,5.3-23.1);在 97 名 PD-L1 阴性(定义为 CPS 小于 1)的患者中,研究组和对照组的 pCR 率分别为 45.3% 和 30.3%,增加了 15%(CI,-3.3 -36.8 )。3 年时,84.5% 接受K药联合化疗的患者存活并且没有发生 EFS 事件,而单独接受化疗的患者中有 76.8%。

 

此外,在预先指定的 EFS 探索性亚组分析中,发现K药治疗方案获得的益处与 PD-L1 的表达状态无关。在 973 名 PD-L1 阳性患者中,K药+化疗与单独化疗相比,将 EFS 风险降低了 33%(HR,0.67;95% CI,0.49-0.92)。在 197 名 PD-L1 阴性患者中,K药+化疗与单独化疗相比,将 EFS 事件的风险降低了 52%(HR,0.48;95% CI,0.28-0.85)。

3

三阴性乳腺癌,ypT1-4,N0或ypN≥1,术后全身治疗修改为:术后卡培他滨(6~8个周期)或奥拉帕利1年(如果种系BRCA1/2突变)或帕博利珠单抗(如果术前用过帕博利珠单抗)

HR-Negative/HER2-Negative disease ypT1-4,N0 or ypN≥1, adjuvant systemic therapy options modified:  Adjuvant capecitabine (6-8 cycles) or Adjuvant olaparib for 1 year if germline BRCA1/2 mutation or Adjuvant pembrolizumab (if pembrolizumab-containing regimen was given preoperatively)

图片

4

HER2阴性乳腺癌,新增方案:卡培他滨(三阴性乳腺癌辅助化疗后维持治疗)

Capecitabine (maintenance therapy for TNBC following adjuvant chemotherapy)

图片

 

本文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本文来源: 汝爱一生 由半夏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关键词:
恶性肿瘤为什么这么难以治愈?
上一篇

恶性肿瘤为什么这么难以治愈?

特瑞普利单抗再斩一新适应证,奥希替尼+贝伐珠单抗未能为耐药患者带来获益丨肿瘤情报
下一篇

特瑞普利单抗再斩一新适应证,奥希替尼+贝伐珠单抗未能为耐药患者带来获益丨肿瘤情报

阅读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