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乳腺癌正文

晚期乳腺癌化疗6个问题,一次搞懂

|2022年02月08日| 浏览:1771
晚期乳腺癌的治疗目的是改善生活质量、延长生存时间,合理运用各种有效的治疗方法、安排最佳治疗次序,使患者达到长期带瘤生存。
化疗是晚期乳腺癌主要治疗手段之一。其中人类表皮生长因子受体-2(HER2)阴性晚期乳腺癌具备以下一个因素者建议首选化疗:

(1)激素受体阴性;
(2)有症状的或需要快速缓解的内脏转移;
(3)激素受体阳性但内分泌治疗原发耐药。
然而,在临床实践中,乳腺癌的化疗仍有一些问题。“医学界肿瘤频道”现就晚期乳腺癌化疗的6个问题进行讨论,先转发到朋友圈再看!

01

化疗方案的选择
对于肿瘤负荷小、无明显症状的患者可优先考虑单药化疗;对于有症状的或需要快速缓解的内脏转移,可优先选择联合化疗;选择联合化疗时需要权衡疗效与不良反应。
1.既往蒽环类药物治疗失败的复发转移性乳腺癌患者:
通常优选紫杉类药物为基础的方案,单药方案主要包括白蛋白结合型紫杉醇、多西紫杉醇和紫杉醇;
联合方案主要包括TX(紫杉类药物+卡培他滨)、GP(吉西他滨+顺铂)、GT(吉西他滨+紫杉类药物)和TP(紫杉类药物+顺铂)等,其他可选的药物包括卡培他滨、吉西他滨、长春瑞滨和铂类(顺铂、卡铂、洛铂)等[1]
2.蒽环类和紫杉类药物治疗均失败的复发转移性乳腺癌患者:
单药方案包括艾立布林、卡培他滨、长春瑞滨、吉西他滨、铂类等药物,联合方案包括NX(长春瑞滨+卡培他滨)、NP(长春瑞滨+顺铂)、GX(吉西他滨+卡培他滨)、GP(吉西他滨+顺铂)和优替德隆+卡培他滨等[1]
3.gBRCA1/BRCA2突变的HER2阴性乳腺癌:铂类可作为优选[2]

02

化疗时长
1.与早期乳腺癌辅助化疗不同,转移性乳腺癌没有固定的治疗周期和时长;疾病进展或不良反应无法耐受时需及时更换治疗。
2.非进展的化疗6-8个周期后应综合考虑疗效、不良反应和患者意愿,决定是否继续原方案化疗;对治疗有效、不良反应轻的患者,建议原方案直到疾病进展;治疗有效但不良反应不能耐受的患者,可考虑原有效的联合方案中的1个药物或更换为口服药物进行维持治疗;联合方案仅能达到疾病稳定的患者,其中1个药物很难达到长期维持的目的,不良反应能够耐受的,建议继续原方案维持,不能耐受者考虑换药。

03

维持化疗
1.维持化疗药物,应具备高效、低毒、便于长期使用等特点,如口服化疗药物卡培他滨、长春瑞滨软胶囊、环磷酰胺等,必要时(如口服药物均无效时)静脉化疗药物也可用于维持治疗。
2.维持化疗的目的,用适合用于维持的化疗药物,让患者在生活质量得以保证的前提下,长期维持疾病缓解的状态,以达到长期控制病情、最终延长生存的目的。
3.激素受体阳性的患者,在联合化疗有效后,也可选择内分泌药物进行维持,称为换药维持。
4.维持治疗过程中仍应定期复查,疾病稳定且不良反应能够耐受者可长期使用至疾病进展。

04

化疗药物再使用
1.对于蒽环/紫杉类药物(新)辅助治疗有效或停药1年以上出现复发转移的患者,可考虑再次使用。
2.因蒽环类不可逆的心脏毒性,不优先考虑再使用,特殊情况必须再使用时,应充分评估患者的心脏情况、既往蒽环类药物的累积剂量及不良反应,避免超过限制性剂量。
3.紫杉类、长春瑞滨、卡培他滨、吉西他滨、艾立布林、优替德隆等单药或联合方案,针对转移性乳腺癌治疗有效,因疾病进展以外的原因停药的,均可考虑再使用。
4.疗效好、因不良反应停药的,可考虑减量再使用。

05

不适合化疗及终止化疗的时机
1.不适合化疗的情况:ECOG体力状态评分≥3分、预计自然生存期<3个月的患者原则上不推荐化疗,可考虑最佳支持治疗。部分患者经其他不良反应较轻的抗肿瘤治疗(如内分泌治疗和靶向治疗等)或支持治疗有效后,体力状态评分恢复至≤2分、预计自然生存期≥3个月的患者,可考虑化疗。
2.终止化疗时机:至少连续3种化疗方案均无缓解则不再建议化疗,可以根据即雌激素受体(ER)、孕激素受体(PR)和HER2状态建议其他机制的抗肿瘤治疗(如内分泌治疗、靶向治疗、抗血管生成治疗和免疫治疗等),或鼓励患者参加新药临床研究,或考虑最佳支持治疗。

06

国内未批准、但有一定
循证医学证据的乳癌
晚期可选化疗方案(供参考)
治疗必要时,建议与患者及家属充分沟通,经患者及家属知情同意并签署协议书后可使用。
1.抗血管生成药物:对于既往化疗快速进展的三阴性乳腺癌患者;或激素受体阳性、内分泌治疗和化疗均快速进展的患者,可考虑另一种化疗药物联合抗血管生成药物,如贝伐单抗、阿帕替尼[3]和安罗替尼等。
2.PD-L1/PD1抗体抑制剂:三阴性乳腺癌一线可尝试化疗联合免疫检查点抑制剂,如白蛋白结合型紫杉醇/紫杉醇+帕博利珠单抗(PD-L1 CPS≥10时),阿替利珠单抗有效性需进一步确认[4];PD-1/PD-L1抗体抑制剂治疗乳腺癌的新药临床研究国内外目前正在进行中,建议鼓励患者积极参与。
3.PAPR抑制剂:奥拉帕利和Talazoparib已被FDA批准gBRCA1/BRCA2突变的HER2阴性晚期乳腺癌适应证,可选择性使用;国产PARP抑制剂的临床研究目前正在进行,晚期乳癌患者可自愿参与[5]
参考资料:

[1]律慧敏,张梦玮,牛李敏,等.晚期乳腺癌含洛铂联合化疗疗效及安全性[J].中华肿瘤防治杂志,2018,25(11):803-806.

[2]TuttA,ToveyH,CheangMCU,etal.CarboplatininBRCA1/2-mutatedandtriple-negativebreastcancerBRCAnesssub-groups:theTNTTrial[J].NatMed,2018,24(5):628-637.

[3]律慧敏,张梦玮,闫敏,等.甲磺酸阿帕替尼单药治疗多药耐药晚期乳腺癌临床观察[J].中华医学杂志,2018,98(16):1246-1249.

[4]中国抗癌协会乳腺癌专业委员会.中国抗癌协会乳腺癌诊疗指南与规范(2021版)[J].中国癌症杂志,2021,3(10):954-1040.

[5]河南省肿瘤诊疗质量控制中心乳腺癌专家委员会.河南省肿瘤诊疗质量控制中心晚期乳腺癌专家共识[J].中华肿瘤防治杂志,2021,28(22):1710-1719.

本文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本文来源: 医学界肿瘤频道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关键词:
得了肺癌后,继续吸烟和戒烟,对人的影响有啥区别?
上一篇

得了肺癌后,继续吸烟和戒烟,对人的影响有啥区别?

院长,能允许一个死亡率100%的科室存在吗?肿瘤过度诊疗的背后……
下一篇

院长,能允许一个死亡率100%的科室存在吗?肿瘤过度诊疗的背后……

阅读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