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子宫癌正文

子宫内膜癌最新疗法及市场分析

|2022年02月08日| 浏览:2232

子宫内膜癌是发生于子宫内膜的一组上皮性恶性肿瘤,又称子宫体癌,是女性生殖道三大常见恶性肿瘤之一。其多发生于围绝经期及绝经后妇女。随着人口平均寿命的增加以及生活习惯的改变,子宫内膜癌的发病率近20年呈持续上升和年轻化趋势。

在我国,作为继宫颈癌之后第二个常见的妇科恶性肿瘤,约占妇科恶性肿瘤的20%~30%。部分发达城市的子宫内膜癌发病率已达妇科恶性肿瘤第一位。

大多数确诊病例为局限于子宫的早期癌症(I–II期),并且早期疾病以治愈为目的进行手术治疗。

晚期疾病(III–IV期)(新诊断或复发)的治疗主要取决于肿瘤的组织病理学、分期、分级和分子标志物。

当前治疗方案

化疗是治疗子宫内膜癌的主要手段。

卡铂为基础的化疗常用于早期疾病(作为手术的辅助治疗)和晚期、不可切除或复发性疾病(作为一线治疗)。

激素治疗的使用比例低于化疗,通常仅用于晚期或复发性疾病。

血管生成抑制剂贝伐珠单抗(Avastin,Roche/Genentech)或人表皮生长因子受体2(HER2)靶向抑制剂曲妥珠单抗(赫赛汀,Roche/Genentech)是一些晚期或复发性疾病患者的超适应症处方药物。

2017年,FDA授予PD1抑制剂帕博利珠单抗(Keytruda,Merck&Co.)用于治疗既往治疗后进展且无替代治疗选择、不可切除或转移性高度微卫星不稳定(MSI-H)或DNA错配修复缺陷(dMMR)实体瘤。

帕博利珠单抗用于治疗原发性和复发性MSI-H或dMMR子宫内膜癌(分别约占原发性和复发性肿瘤的30%和约13-30%)。2020年其加速获准用于治疗肿瘤高突变负荷(TMB-H)实体瘤(约25%的肿瘤)。该疗法作为MSI-H或dMMR晚期子宫内膜癌的二线疗法正在接受FDA审查。

帕博利珠单抗还获批与乐伐替尼(Lenvima,Eisai)联合给药,乐伐替尼是一种多受体酪氨酸激酶抑制剂(TKI),可抑制血管生成,用于治疗非MSI-H或dMMR的晚期子宫内膜癌患者,以及既往系统性治疗后出现疾病进展的患者(2021年7月完全批准)。

该联合治疗在欧洲(2021年11月)和日本(2021年12月)也获批用于治疗化疗后疾病进展的不可切除、晚期或复发性子宫内膜癌患者。这些批准基于III期KEYNOTE-775/309试验。

2021年4月,PD1抑制剂dostarlimab(Jemperli,葛兰素史克)获得FDA加速批准,用于既往铂类药物治疗后的复发或晚期dMMR子宫内膜癌。同时在欧洲授予条件性批准,但包括MSI-H和dMMR肿瘤。

最新治疗方案

当前,子宫内膜癌的治疗方法多种多样,在不同的治疗背景下涵盖了许多创新机制的治疗药物(如表1)。

表1.子宫内膜癌的治疗方案

图片
两种PDL1抑制剂作为晚期或复发性子宫内膜癌的一线治疗正处于III期开发阶段。
目前正在评价Atezolizumab(Tecentriq,Roche/Genentech/Chugai)联合卡铂和紫杉醇治疗子宫内膜癌。Durvalumab(Imfinzi,阿斯利康)也正在与卡铂和紫杉醇联合用药进行评价。另一种PDL1抑制剂avelumab(Bavencio,辉瑞)正在微卫星稳定、MSI-H和聚合酶ε(POLE)突变的复发性或持续性子宫内膜癌中进行研究(II期)。

两种抗体-药物偶联物(ADCs)正在转移性子宫内膜癌的临床II期开发中。

第一种是sacituzumab gitecovan(Trodelvy,Gilead Sciences),是肿瘤相关钙信号转导因子2(TROP2)的抑制剂,其正在持续性或复发性疾病,以及TROP2表达升高的患者中进行评估。

第二种ADC是trastuzumab deruxtecan (Enhertu, AstraZeneca/Daiichi Sankyo),正在经治的晚期、不可切除或转移性HER2表达实体瘤中进行测试。

在子宫内膜癌的I/II期临床试验中有几种新型抗体正在临床试验中,其他药物也在积极的进行临床试验评估,这些药物包括依替尼单抗(Mereo BioPharma),其靶向TIGIT;靶向PDL1和4-1BB的双特异性抗体,GEN1046(Genmab/BioNTech);以及与纳武利尤单抗联合用药的PVRIG抑制剂。

子宫内膜癌市场分析

在2020年,子宫内膜癌市场总额达16亿美元。

其中81%的销售份额由三种药物构成:包括派姆单抗(5.7亿美元)、血管生成抑制剂贝伐单抗和乐伐替尼(各3.5亿美元)。在新型靶向疗法和药物适应症拓展的情况下,预计2029年子宫内膜癌市场将大幅增加至51亿美元。

图片

图.子宫内膜癌市场销量估计分布

预计到2029年,PD1/PDL1抑制剂将成为销售领先的药物类别,在当年获得超过60%的主要市场销售额(32亿美元)。

派姆单抗有望成为整个子宫内膜癌市场中最畅销的药物,主要有晚期或复发性(一线)和早期疾病构成。考虑到dostarlimab的患者人群规模较大,将其扩展至一线治疗也将是一个主要的销售增长驱动因素。

仑伐替尼(与派姆单抗联合使用)的一线适应症拓展预期将提高其销售份额,特别是使用将不受MSI-H或dMMR状态的限制;然而,仑伐替尼仿制药也将随着而来。Selinexor和奥拉帕尼也可能增加一线治疗的销量;Selinexor作为化疗后的维持治疗和PD1或PDL1抑制剂的替代方案,奥拉帕尼作为durvalumab的辅助治疗,作为持续治疗的一部分。

参考文献: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d41573-022-00016-2


PS. 如果你正在寻找新药临床项目,欢迎扫码添加微信咨询,帮你少走冤枉路,不花冤枉钱,也欢迎转发给身边其他病友~

本文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本文来源: VIP说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关键词:
全新免疫治疗TCR疗法登场!攻克难治肿瘤,有效率大幅提升,创造癌症诊疗新希望!
上一篇

全新免疫治疗TCR疗法登场!攻克难治肿瘤,有效率大幅提升,创造癌症诊疗新希望!

乳腺癌随访与管理指南发布!5张流程图、3张表说清
下一篇

乳腺癌随访与管理指南发布!5张流程图、3张表说清

阅读相关文章
最新医生问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