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咚咚活动正文

国士无双:张林琦以及他背后的中国首个新冠治疗药物

|2021年12月22日| 浏览:2816
这是一次人类与病毒纳米级别的‘交锋’,它没有硝烟,它终将胜利。”
——清华大学医学院教授张林琦
 

最近一段时间,娱乐圈“天雷滚滚”,想必大家都为忙着吃瓜操碎了心。
 
一会忙着关注王力宏和李靓蕾有没有爆出新的“雷神之锤”,一会又要感慨薇娅到底挣了多少钱,应缴的税都足够自己挣上5000年……
 
但在吃瓜之余,有这样一个名字可能大家没有关注到,有这样一个日子,可能大家都忽略了:
 
2021年12月8日晚,由清华大学张林琦教授团队、生命学院王新泉教授团队与深圳市第三人民医院张政教授团队、腾盛华创医药技术(北京)有限公司共同研发的抗新冠病毒抗体组合药物——安巴韦单抗注射液(BRII-196)及罗米司韦单抗注射液(BRII-198),正式被中国药监局批准上市,成为我国首个自主研发的抗新冠病毒抗体药物。
 
可能有读者会不理解,新冠疫苗我们不是早已实现了国产吗?
 
事实上,这一次由我国自主研发的新冠病毒药物与新冠疫苗是完全不同的两类药物——后者用于预防新冠病毒的感染,而前者则是真正用于新冠肺炎患者的治疗

研发团队领军人物、清华大学医学院教授张林琦接受采访时表示,“药物采取静脉滴注的方式,注入体内后马上起效,可以降低80%新冠患者的住院率与死亡率”。


用临床医生的话来说,就是“用药第二天,病人的新冠病毒特异性抗体就呈现几百倍的上升,持续发热症状也很快就好转,好像有‘神药’一般的效果。”
 
这是一个重要的历史性时刻。我们与新冠肺炎疫情的较量已经延续了三个年头,得益于无数抗疫英雄的付出奉献,新冠肺炎始终没有大面积威胁到人民大众的生命。

而从这一刻起,胜利的天平真正向我们彻底倾斜过来——我们的国产新冠肺炎特效药,可以像治疗感冒一样,轻松治疗新冠患者。
 
曾几何时,抗体药物从研发到上市需要 10 年甚至更久的时间。而在研发团队500多个日夜全年无休的奋斗中,抗新冠抗体药物仅仅用了18个月就实现了获批上市。这其中的汗水与泪水是我们难以想象的。
 
张林琦教授团队,以及2021年12月8日这几个光辉闪闪的大字必将载入中国新冠抗疫史、甚至中国传染病抗击史的史册。国士无双,真正应该被我们关注,被我们铭记的,是国家与科学的力量,而在背后默默奉献的英雄们,才是我们真正应该追的星。
 
争分夺秒!大年初一集结出征
 
我们把时间回调到2020年1月12日。在这一天,中国疾控中心、中国医学科学院、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向世界卫生组织提交了新型冠状病毒基因组序列信息,并在全球流感共享数据库(GISAID)发布。彼时新冠病毒已经在中国各地开始肆虐,多年来深入研究传染病病毒的张林琦对此已经开始警觉起来。
 
随着新冠病情的进一步肆虐,1月15日,张林琦及合作团队决定立即开始进行新冠病毒表面蛋白基因序列的合成。这是寻找治疗新冠病毒肺炎治疗手段的重要前提。在2020年的大年初一,新冠病毒正在武汉肆虐,而张林琦教授、王新泉教授及深圳三院的张政教授几位曾在传染病病毒研究领域中有过共同合作的战友放弃了休息,在另一个战场——北京与深圳两地开始了对新冠病毒的研究战役。

(图片来自于清华大学公众号)

 

抗体分析、分离、评估……在新冠疫情肆虐全国的当下,所有参与研究的科研人员在实验室中几乎没日没夜。功夫不负有心人,研究团队最终从一位已处在康复期的新冠患者血液中分离出具有高效中和能力的抗新冠病毒单克隆抗体共206株。

 
有了“特种部队”,还要能从中筛选出最能打的“兵王”。在所有的206株能够抵抗新冠病毒的抗体中,找到对抗新冠病毒能力最优的单克隆抗体及其编码基因,成为了张林琦教授最核心的目标。
 
然而,分离筛选工作听起来难度不大,但真正体现到实验室中时,却可以用“噩梦”难度来形容。足足一个月的时间,实验室中并没有取得突破性的进展。一边是继续在全国乃至是全球肆虐的新冠疫情,一边是仍在筛选中的高效单克隆抗体,研究人员们与病毒“厮杀”的激烈与焦灼可见一斑。
 
真正的转机,发生在2020年3月。
 
向总书记汇报!“高光时刻”迎来转机
 
2020年3月2日,习近平总书记来到清华大学,对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科研攻关工作进行调研。作为科研的核心力量,总书记走进了张林琦团队实验室。这无疑对所有研究人员来说,都是一次巨大的鼓舞。“人类同疾病较量最有力的武器就是科学技术。”习总书记的鼓励与嘱托让大家倍感振奋。三天后,抗体筛选工作就实现了突破性的进展!团队第一次鉴定出高效新冠中和抗体 P2C-1F11(后命名为 BRII-196),这也是后来抗体联合疗法特效药中的关键抗体之一。
 
成功找到了这个最能打的“特种部队”以后,破解抗体的抗病毒机制紧接着成为研究的下一个重点。而又一个难题摆在了研究团队面前:为了研究这一机制,他们需要借助上海更为先进的设备进行研究。而此时,全国正处在疫情肆虐的高峰期。无论是北京还是上海,感染人数都在不断增加。
 
为了彻底把新冠病毒的肆虐在中国掐断,研究团队们冒着病毒感染的风险,连夜驱车从北京开往上海“人肉”运送晶体结构。而这批晶体也并没有辜负众人的付出和等待。研究团队们得到了他们想要的数据。

(图片来自于清华大学公众号) 

 

至此,张林琦和王新泉团队成功解析出新冠病毒进入人体的高分辨率晶体结构,这是世界上首次高分辨率解析出新冠病毒进入人体的结构基础。2020年3月30日,研究团队在线发表了科技攻关成果《新冠病毒刺突蛋白受体结合结构域与受体ACE2复合物的结构》。这是目前全世界关于新冠病毒入侵细胞的相关研究领域内引用次数最高的一篇论文,随后研究团队在《Nature》杂志中发表的《从新冠感染者体内分离得到高效中和抗体》论文,短短在一年半中已获得近1000次的他引(Pubmed数据),对整个新冠病毒的研究领域产生了很大影响,对后续研究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

 
“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完成这些工作后,研究团队们距离新冠病毒特效药的道路越来越近了。

 
4月11日,研究团队确定了我国首个抗体组合疗法 BRII-196/BRII-198的药物研发思路,并在多部委的支持下与腾盛华创等企业开始合作推动新冠药物开发和临床试验。
 
2020年7月开始,研究团队的抗体组合疗法先后于国外开展了I 期、Ⅱ期、Ⅲ期临床试验。
 
Ⅲ期临床是药物临床研究中最为重要的一个临床研究阶段,同时也是纳入试验人数最多的一阶段临床试验。为了帮助新冠特效药物数据足够权威,试验由北美、南美、非洲、亚洲的美国、巴西、南非、墨西哥、阿根廷、菲律宾等6个国家的111个临床试验机构完成,共有846名受试者入组。其中自然也涵盖了多种变异株引起的感染患者。
 
此外,Ⅲ期临床试验纳入了病情相对更重的患者(发病时间从7天延长到10天)。这自然难不到研究团队精心准备的药物——经过基因改造,新冠特效单抗的半衰期延长至其他普通抗体的二到三倍,大大增加了抗体的有效作用时间,这帮助药物不但具备了良好的疗效,更能实现预防病毒感染的作用。
 
2021年5月21日,深圳三院突遇境外输入疫情患者,国内首次出现英国变异株感染患者。经专家组认可、在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的批准下,深圳三院成功为该患者申请到紧急临床用药,成为国内新冠临床治疗的首例。
 
“令我们大吃一惊的是,用药第二天,病人的新冠病毒特异性抗体就呈现几百倍的上升,持续发热症状也很快就好转,好像有‘神药’一般的效果。”深圳三院感染科主任袁静说。
 
8月25日,新冠特效药物Ⅲ期临床试验的中期结果出炉:与安慰剂相比,药物治疗组的住院和死亡率降低了 78%!这是非常惊艳的一组临床数据。迄今为止, BRII-196/BRII-198抗体联合药物仍是在全世界范围内唯一进行了变异株感染者治疗效果评估并获得同类最优数据的药物。
 
     最后一步
!    

 

随着临床试验的顺利推进,BRII-196/BRII-198抗体联合药物已经在越来越多患者身上得到了应用。截至目前,累积有800余新冠患者接受了这类药物的治疗,均表现出良好的效果。其中接受治疗的患者年纪最大的达92岁。

 
而如今随着新冠特效药物的上市,这两瓶小小的药剂必将为更多新冠患者带来治愈,也彻底彰显了我们国家位居世界顶尖的医疗实力。
 
诸将易得耳,至如信者,国士无双——《史记·淮阴侯列传》
《史记》中这段记载出自萧何月下追韩信之后,萧何向主公刘邦的进言。大致的意思是:带兵打仗的大将容易找到,但像韩信这样的人,全国的英雄里都找不出第二个了。
 
我们愿意将张林琦教授及其背后的研究团队们称之为我们现代的“国士无双”,向他们致以最崇敬的敬意。
 
最后,让我们以张林琦教授对于新冠疫情这场战役的一句话作为结尾:
 
“这是一场人类与病毒纳米级别的‘交锋’,它没有硝烟,它终将胜利。”
 

*本文部分节选自清华大学公众号《中国首个抗新冠抗体药物的诞生》

 

本文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本文来源: 咚咚肿瘤科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2021年度盘点丨聚焦三阴乳腺癌,都有哪些新药上市?
上一篇

2021年度盘点丨聚焦三阴乳腺癌,都有哪些新药上市?

第2款国产PD-L1 单抗获批上市,一线治疗晚期NSCLC丨肿瘤情报
下一篇

第2款国产PD-L1 单抗获批上市,一线治疗晚期NSCLC丨肿瘤情报

阅读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