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抗癌知识正文

当诊断为转移性恶性肿瘤(晚期肿瘤)后,患者和家属的十个常见问题及回答

|2022年03月29日| 浏览:1221

转移性恶性肿瘤也就是晚期肿瘤,指的就是恶性肿瘤发展到一定阶段后,肿瘤细胞通过血液转移、淋巴转移、种植转移等方式到达身体的其它器官组织,并逐渐增大增多,可以导致器官功能衰竭并引起一系列相关问题,最后导致患者死亡。例如,原发性肺癌可以出现肝脏、脑和骨转移,乳腺癌可以出现肺、肝、骨等转移,消化道肿瘤比如结肠癌容易出现肝转移、腹膜转移和肺转移。以上这些都是晚期恶性肿瘤的标志,肝、肺、骨、脑、远处淋巴结,是恶性肿瘤最易转移的部位。当诊断为晚期肿瘤后,绝大多数无法治愈,只能延长生存期。

所有的恶性肿瘤患者都期望能够在手术后顺利治愈,不要出现复发转移,但是很遗憾,有相当部分的恶性肿瘤术后患者会出现转移复发(比如III期胃癌术后60%以上会出现)。诊断为晚期肿瘤,或者是初诊时就发现是难以手术的晚期肿瘤患者,绝大部分会在5年内死亡。依据肿瘤类型的不同,生存期并不一致,比如晚期胰腺癌的中位生存期大多数只有不到1年的生存期,晚期肠癌可以达到2-3年,晚期乳腺癌和甲状腺癌可以更长,但仍难以治愈。虽然有治愈的晚期癌症患者,但比例非常低。所以,在确诊为晚期肿瘤后,我们的目标非常明确:小部分有治愈机会的晚期患者,要尽可能争取治愈的机会;大多数没有治愈机会的患者,争取使用标准、简洁和权威的治疗方案,让患者活的更长、活的更好;当患者处于接近死亡时,通常称为终末期肿瘤患者,会出现很多轻重不一的症状,比如疼痛、睡眠紊乱、恶心、呕吐、食欲差、疲乏、腹泻或便秘、消瘦、黄疸等种种情况,需要尽可能想办法减轻或消除。

在确诊晚期肿瘤后,患者和家属会碰见很多问题,本文选取了其中最常见的10个问题进行简要的问答。

01
晚期肿瘤是否能被治愈?

在诊断晚期恶性肿瘤后,也需要区分严重程度,而不是一概而论。除了肿瘤类型,我们还需要知道肿瘤转移的位置和数量、大小等来判断严重程度。一般来说,只有一处脏器转移,数量很少才有一定的治愈希望,通常是进行全身的有效药物治疗加局部治疗,例如手术、放疗或射频,清除所有可见的转移病灶后,有一定可能不再复发转移。

很多患者和家属想寻求一切办法来治愈肿瘤,经常告诉医生可以不惜一切代价,但绝大部分情况做不到,是否能治愈实际主要和肿瘤的恶性程度以及转移的严重程度相关。比如晚期胰腺癌的肝转移,治愈率几乎为0,而晚期结肠癌肝转移就会有一部分治愈的患者;同样,晚期结肠癌肝转移,10个肝转移的治愈率显然明显低于5个肝转移,低于1个肝转移。

02
晚期肿瘤怎么得到最好、最合适的治疗?是越昂贵的治疗越好么?

大家要知道,并不是越昂贵的治疗效果越好,而是应该依据具体病情、在权威指南和文献的指导下,选择最合适的治疗方案,才是最合适的治疗,生存的时间和机会越大。

晚期肿瘤患者的基本原则是以采用全身药物治疗为主,部分患者合并使用局部治疗进一步杀伤转移病灶。请注意一个简单原则,晚期肿瘤转移的部位和数量越多越广泛,局部治疗的意义就越小甚至反而过犹不及;晚期肿瘤转移的部位和数量越少,局部治疗的意义就越大。

通常来说建议选择指南推荐最好的方案,如果医生更改了,请与医生进行沟通,了解清楚医生更改的原因及依据。此外,由于国家已经在努力降低药价,大多数晚期肿瘤的标准治疗花费已经比以往低很多,这方面我已专门写了文章详细说明(《晚期肿瘤患者到底要花多少钱?》),不再赘述。

03
怎么避免被误导采用错误的治疗方案?

遗憾的是,部分临床医生会因为利益原因强烈建议患者使用花费更高、疗效更差的治疗方案,包括药物和局部治疗,使得很多人对肿瘤治疗存在错误的认识,认为晚期肿瘤的治疗就是花钱买命、极其昂贵,不仅治疗费用常常超出承受范围,而且结果往往是人财两空。

实际情况完全不是如此,很多肿瘤患者的昂贵花费就是由于滥用和错误治疗所致,真正标准和简洁的治疗花费要低很多,患者和家属需要明白这一点,并且要懂得,选择权在你们自己手里,且任何一位患者都有更换医生或就诊医院的权利。为了避免这种糟糕的情况出现,患者和家属要学会掌握具体病情,重要的治疗方案制定强烈咨询2个甚至以上的肿瘤内科医生,来寻求最好且花费更低的方案。 

04
怎么让晚期肿瘤的治疗尽量轻松简单,对患者的生活质量影响小?

事实上,晚期肿瘤的药物治疗的趋势就是要变得越来越简单方便,以往经常需要连续输液治疗数天的方案,现在都开始逐渐摈弃,比如改为口服治疗替代。为了提高生活质量,原有的静脉输液时间长的治疗方案也将逐渐改为短时间输液、口服甚至是由静脉改为了皮下注射。使得晚期肿瘤的药物治疗需要的时间越来越短,住院的比例和住院日也在下降,通常来说每3周重复一次的抗肿瘤药物治疗,1-3天即可完成。

要注意的主要有2点:(1)减少PICC、输液港等植入物,除非静脉血管条件很不好,大多数化疗药物直接静脉输液即可,相对更简单方便,整体生活质量更高。PICC和输液港都是有利有弊,建议在需要时再使用。(2)不要觉得化疗或其它治疗就必须持续进行,直到患者死亡或终末期状态。在整个过程,医生需要反复权衡和评估治疗的获益和风险,必要时可以停止。

05
晚期患者确诊后很害怕放化疗、靶向或免疫治疗带来的副反应,不敢去医院治疗怎么办?

这种时候需要克服心理障碍,要相信医生并和医生就治疗的副反应多沟通。经验丰富的医生会依据患者的具体体力状态和病情来判断用药的方案和剂量,合适的剂量非常关键,下调剂量经常可以使得副反应明显下降,但不能随意的大幅下调。医生会依据患者的治疗的副反应和体力状态进行监测和对症处理,调整剂量。通常来说较为安全,出现化疗相关死亡的风险低于1%。

06
有些情况,医生推荐了一种正确的标准治疗方案,但是太昂贵,经济上难以负担怎么办?

首先,大家要有一个概念,在很多时候,晚期肿瘤的标准治疗方案可以有好几种,选择哪一种其实都不算错。其中有的方案可以很昂贵,动辄数万每月,有的只需要数千每月,但两者的生存差别并不会太大,比如可能只有3月左右。这时候,患者和家属需要获知准确的信息,并依据自己的经济条件量力而行,选择合适的治疗方案,选择花费低的多,但效果略差的另一种标准方案,也完全可行。

07
治疗后出现严重副反应怎么办?最危险的是什么副反应?

这些具体情况以前都写过文章,如果需要可以查阅。如果治疗出现了严重副反应,通常由医生评估风险程度,有无致死可能,原则上先对症处理副反应,缓解后,后续有两种选择:(1)原方案治疗,但剂量需要明显下调;(2)换成风险更低的方案。

最危险的副反应有两种:(1)粒缺合并发热(也就是白细胞和中性粒细胞最严重的下降,合并有发热)(2)进食极差、体力状态的严重下降。出现上述情况需要尽快去医院就诊,以减少风险。

 08
晚期肿瘤的化疗、靶向和免疫治疗,能够延长多少生存期?

这是很多患者和家属关心的问题,我们需要评估治疗方案的获益和损伤,来决定是否进行。要点如下:(1)所有的化疗、靶向或免疫治疗,没有一种是百分百有效。总是有一部人很有效,一部分人效果一般,一部分人完全无效,也就是边用药肿瘤边增长。(2)不同的肿瘤类型、不同转移情况的晚期患者,药物治疗后有效率通常在20-70%之间波动。如果采用了不准确或错误的治疗方案,有效率会明显下降,且毒副反应可能更大。(3)大多数药物治疗只是控制晚期肿瘤而非治愈,随着时间的延长,几乎都会进展。不同的肿瘤患者药物治疗控制的时间也不同,差别很大,一个治疗方案能控制肿瘤的时间通常都是数个月,一般在1年以内,少部分患者能达到2-3年,很罕见的情况能达到5年以上。(4)通常来说,第一次药物治疗的有效率最高,肿瘤的控制时间最长。换方案第二次治疗,有效率和控制时间都会明显下降,再更换方案会继续下降。也就是,随着时间延长,治疗的获益会进行性下降。(因此第一次药物治疗最重要,千万不要轻易放弃。)

09
晚期肿瘤患者最常见的死因是什么?

大多数晚期肿瘤患者的死亡都是由于原发灶或转移灶逐渐增大,出现的脏器功能衰竭。比如肺癌或者其它肿瘤肺转移,肿瘤增大后破坏肺组织,会出现呼吸衰竭致死。比如肝癌或其它肿瘤肝转移,肿瘤增大后破坏肝组织,会出现肝脏衰竭致死。比如小细胞肺癌脑转移,肿瘤增大后,可以导致脑疝致死。但是,除此之外,还有很多不是因为脏器功能衰竭导致的死亡,比如晚期肿瘤容易合并出血、感染和血栓,有相当一部分患者会因为消化道出血、肺部感染、肺栓塞或脑梗,导致死亡。最后,常见的还有肿瘤消耗,导致患者极度消瘦,引起恶液质导致死亡。

10
能用道听途说的偏方或者网上说的“先进疗法”么?

有很多人说西医反正治不好,为什么不直接试试别的办法?但大家需要知道的是,西医已经是目前证实有效的最好治疗,西医可能还有5%的机会让晚期肿瘤患者活过5年,采用不靠谱的治疗只会活的更短。所以我不建议使用,即使一定要尝试,请首先选择权威标准的西医治疗,如果不行,其次选择设计良好的临床试验,当无计可施时,再考虑是否使用,但需要自己承担后果。

 

最后总结一下,晚期肿瘤患者和家属需要理解具体的病情,选择权威标准的、简洁的治疗,花费不高,别被误导去做昂贵和无效的各种不适合的治疗。如果患者的转移病灶很少,要争取治愈机会。如果确实无法治愈,要尽量保持好生活质量,患者和家属互相支撑和好好的陪伴,采用各种办法积极缓解痛苦,一起走过最后一程,争取把患者的心愿完成,不留遗憾。

END

 

 

本文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本文来源: 张煜医生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关键词:
中国血液学界重大损失!同济医院周剑峰教授因病去世,年仅57岁
上一篇

中国血液学界重大损失!同济医院周剑峰教授因病去世,年仅57岁

肺癌罕见靶点治疗进步迅速,患者不再因“罕见”而“恐惧”
下一篇

肺癌罕见靶点治疗进步迅速,患者不再因“罕见”而“恐惧”

阅读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