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PD-1资讯正文

2021 ESMO摘要公布 年度重磅研究抢“鲜”看——免疫治疗篇

作者:半夏|2021年09月16日| 浏览:9196

 # 免 疫 治 疗 篇 #

10.1278P: 靶向 PD-L1 和 TGF-β 双抗SHR-1701治疗 PD-L1+ 晚期/转移性 NSCLC 的一线数据

SHR-1701,作为 PD-L1+ 晚期/转移性 NSCLC 的一线治疗,SHR-1701 是一种新型双功能融合蛋白,由抗 PD-L1 的 mAb 与 TGF-β 受体 II 的细胞外结构域融合而成。免疫检查点抑制剂 (ICI) 改变了 PD-L1+ 晚期/转移性 NSCLC 的治疗格局,旨在进一步改善 ICI 的结果。

在 I 期研究 (NCT03774979) 的临床扩展队列 1 中,要求患者具有组织学/细胞学证实的 IIIB-IV 期 NSCLC、野生型 EGFR 和阴性 ALK 易位(鳞状细胞癌 [SCC] 不需要), PD-L1 TPS ≥ 1%,且既往未对晚期/转移性疾病进行全身治疗。给予 SHR-1701 30 mg/kg Q3W。

57 名患者入组:SCC,63.2%;腺癌,36.8%;≥2个转移部位,71.9%;先前(新)辅助化疗,5.3%;PD-L1 TPS ≥50%、47.4%。截至 2021 年 2 月 26 日,SHR-1701 暴露中位数为 15.1 周(范围,3.0-59.4),26 人仍在接受治疗。在至少进行过一次基线后放射学评估的 52 名患者中,23 名达到了客观反应。ORR 为 44.2%(95% CI,30.5-58.7),DCR 为 73.1%(95% CI,59.0-84.4)。超过10%的患者出现最常见的治疗相关不良事件 (TRAE) 是皮疹、贫血、食欲下降、甲状腺功能减退、甲状腺功能亢进和ALT升高。免疫相关不良事件 (irAE) 发生在 23 名 (40.4%) 患者中,最常见的是甲状腺功能减退症、甲状腺功能亢进症和皮疹(发生率≥5%)。

11.1297P:RATIONALE 307: 在吸烟者和非吸烟者中,替雷丽珠单抗lelizumab (替雷丽珠单抗)联合化疗(chem) vs单独化疗作为一线(1L)治疗晚期鳞状非小细胞肺癌(sq NSCLC);

1290P:RATIONALE-304在吸烟者和非吸烟者中,替雷丽珠单抗lelizumab (替雷丽珠单抗)联合化疗(chem) vs单独化疗作为一线(1L)治疗晚期非鳞状非小细胞肺癌(NSCLC)

III 期 RATIONALE-307 研究 (NCT03594747) 及III 期 RATIONALE-304 研究 (NCT03663205)的主要结果,显示了替雷丽珠单抗作为鳞状NSCLC和非鳞NSCLC 的 1L 治疗的有效性和可控的安全性/耐受性特征。本次大会更新了吸烟对替雷丽珠单抗疗效的影响。

RATIONALE-307 III 期研究:对局部晚期或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初治的合格患者(18-75 岁)按疾病分期和程序性死亡配体 1 表达进行分层,并以 1:1:1 的比例随机分配至 A 组:替雷丽珠单抗 200 mg + 紫杉醇( P) 175 mg/m 2和卡铂 (C) AUC 5(每 3 周 [Q3W],第 [D] 天);B组:替雷丽珠单抗 + 白蛋白结合型紫杉醇 100 mg/m 2(Q3W,D 1、8 和 15)+ C(Q3W,D 1);C组:P + C(Q3W,D 1)。化疗进行了 4-6 个周期。

301 名中位年龄为 62 岁的吸烟者和 59 名中位年龄为 58 岁的非吸烟者被随机分组。无论吸烟状况如何,替雷丽珠单抗 加化疗与单独化疗相比,均报告了更长的 PFS 和更高的 ORR。

图片

RATIONALE-304 III 期研究:根据疾病分期和程序性死亡配体 1 表达对符合条件的 18-75 岁未接受过治疗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非鳞状 NSCLC 患者进行分层,并按 2:1 随机分配接受 替雷丽珠单抗(200 mg 静脉注射 [IV ]) 加铂【卡铂 AUC 5 或顺铂 75 mg/m 2 IV)+ 培美曲塞 500 mg/m 2 (PP) 每三周一次,然后是 替雷丽珠单抗 + 培美曲塞维持治疗(A 组),或 PP 之后是培美曲塞维持治疗(B 组)】,化疗进行了 4-6 个周期。

213 名中位年龄为 61 岁的吸烟者和 121 名中位年龄为 59 岁的非吸烟者被随机分组。对于吸烟者,替雷丽珠单抗 加化疗与单独化疗相比,PFS 更长。对于吸烟者和非吸烟者,替雷丽珠单抗 加化疗的 ORR 高于单独化疗。

图片

12.1310P:特瑞普利单抗+化疗 治疗NSCLC二线回顾研究

免疫检查点抑制剂 (ICIs) 彻底改变了NSCLC的治疗前景。但是联合 ICI 化疗方案作为二线治疗的效用仍不清楚。本回顾性研究旨在特瑞普利单抗联合化疗治疗一线化疗后晚期NSCLC患者的疗效和安全性。

总共分析了 79 名诊断为晚期或转移性 NSCLC 且 PD-L1 表达 >50% 的患者。患者的中位年龄为 62.1 岁 (38-79),25 人 (31.6%) 为女性,8 人 (10.1%) 以前或现在吸烟,49 人 (62.0%) 非鳞状NSCLC。

结果显示:截至 2021 年 4 月,中位随访时间为 13.8 个月(6.5-17.3),中位 OS 尚未达到。可评估患者的 ORR 和 DCR 分别为 39.24% 和 96.2%。总体中位 PFS 为 8.13 个月( 95%CI 6.38-10.62),腺癌和鳞状细胞癌患者的中位 PFS 分别为 9.6 个月 (95%CI 3.1-15.8) 和 7.1 个月 (95%CI 3.5-11.6)。1-2 级治疗相关不良事件 (TRAE) 最常见,包括贫血 (83.6%)、食欲下降 (62.0%)、发热 (3.8%)、中性粒细胞减少 (26.6%) 和肺炎 (32.9%)。只有一名患者发展为 3 级 TRAE(肺炎)并且没有发生 4/5 级 TRAE。

13.1176P:特瑞普利单抗+化疗治疗可能可切除的 NSCLC 患者新辅助治疗:一项开放标签、单臂、II 期试验

先前的研究表明,使用PD-1抑制剂进行新辅助治疗可以使患有可切除NSCLC患者受益。在此基础上,启动了一项II期临床试验,探究特瑞普利单抗联合化疗新辅助治疗局部晚期NSCLC的安全性和有效性。

研究资格包括ⅡA-ⅢC期、ECOG PS 0-1状态的野生型EGFR/ALK NSCLC患者。患者接受了 2-4 个疗程的特瑞普利单抗(240mg,q3w)加上基于卡铂的化疗。在第二个治疗周期后,多学科团队重新评估所有患者。完全切除的候选人接受手术,否则他们将接受剩余的治疗周期,这其中排除所有新辅助治疗后出现疾病进展的患者。

自 2020 年 6 月以来,共有 48 名符合条件的患者入组。他们的中位年龄为 66 岁(34-77 岁);41 人为男性,34 人有吸烟史。ⅡB、ⅢA、ⅢB、ⅢC期疾病分布分别为4、24、15、5例。治疗前活检的组织病理学诊断确定了 31 例鳞状细胞癌、9 例腺癌和 8 例非小细胞肺癌。在最后一个新辅助治疗周期接受放射学重新评估的 40 名患者中,2 名患者病情进展,8 名患者病情稳定,23 名患者部分缓解(57.5%),7 名患者完全缓解(17.5%)。所有接受手术的 22 名患者(100%)均实现了 R0 切除,没有任何严重的手术并发症。其中,9 位患者达到 MPR (40.9%) 和 4 pCR (18.2%)。没有发生与治疗相关的死亡,但有 42 名患者 (87.5%) 记录了与治疗相关的不良事件 (TRAE)。三名患者 (6.2%) 表现出严重的 TRAE,分别涉及骨髓抑制、肺部感染和药物性肝损伤。

14.1284P:Sitravatinib + 替雷利珠单抗治疗NSCLC患者PD-(L)1耐药

PD-(L)1疗法难治/耐药 (R/R) 的转移性NSCLC患者的治疗选择有限。Sitravatinib 是一种靶向 TAM 和 VEGFR2 受体的光谱选择性酪氨酸激酶抑制剂,可减少髓源性抑制细胞、调节性 T 细胞的数量,并增加 M1/M2 极化巨噬细胞的比例,可能增强抗肿瘤免疫反应。NCT03666143 Ib 期研究评估了Sitravatinib + 替雷利珠单抗在实体瘤中的安全性/耐受性和抗肿瘤活性。

研究纳入转移性非鳞状 (NSQ) 或鳞状 (SQ) NSCLC,并且在抗 PD-(L)1 治疗期间/之后进行放射学疾病进展作为他们最近的治疗。具有 EGFR/BRAF 突变或 ALK/ROS1 重排的患者不符合条件。治疗包括sitravatinib 120 mg 口服QD 和替雷丽珠单抗lelizumab 200 mg IV Q3W。

截至 2020 年 10 月 13 日,47 名 NSQ (n=24) 和 SQ (n=23) NSCLC 患者入组,中位研究随访时间为 7.8 个月(范围:0.4-18.1)。中位年龄为 60 岁(范围:25-79),72% 的患者接受过≥2 线的既往治疗。所有患者均出现治疗中出现的不良事件(TEAE);68% 的 TEAE ≥ 3 级(最常见:高血压,19%)。确认的 ORR 为 14%(95% CI:5.2-27.4),DCR 为 86%(95% CI:72.7-94.8)。中位 DoR 为 6.9 个月(95% CI:3.1–NE)。中位 PFS 为 5.2 个月(95% CI:4.1–5.9)。

抗血管+放疗能否擦除新火花?

15.1180P -安罗替尼联合放疗治疗局部晚期非小细胞肺癌 (NSCLC):一项前瞻性、单臂、II 期研究

对于一般状态良好的不可切除的 LANSCLC 患者的标准治疗是同步放化疗 (CRT),对于不能耐受 CRT 或拒绝化疗的患者,新的治疗策略是必要的。安罗替尼是一种新型多靶点抗血管生成药物,可抑制 VEGFR、FGFR、PDGFR、c-kit,在 ALTER-0303 试验中显示出对晚期 NSCLC 的令人鼓舞的疗效和良好的耐受性。在这项试验中,我们评估了安罗替尼联合放疗在不可切除的 LANSCLC 中的疗效和安全性。

在 II 期试验中,招募了不能耐受 CRT 或拒绝化疗的驱动基因阴性、不可切除的 LANSCLC 患者。符合条件的患者以前未接受免疫检查点抑制剂治疗。所有纳入的患者均接受安罗替尼(12mg,QD,21 天周期的第 1 天至第 14 天)和放疗(60-66Gy/30-33F、5F/W、6-7W)直至疾病进展或治疗不耐受。

数据截止2020 年 12 月 20 日,该试验中招募了 18 名患者,其中 16 名患者是可评估的。完全缓解1例,部分缓解8例,病情稳定7例。ORR为56.25%(9/16),DCR为100%(16/16)。未达到中位 PFS 和 OS。6 个月和 12 个月的 PFS 率分别为 100% 和 80.81%(95CI,42.35%-94.85%)。6 个月和 12 个月的 OS 率分别为 100% 和 90%(95CI,47.28%-98.53%)。最常见的 1-2 级不良事件 (AE) 是手足皮肤反应 (4/16, 25%)。3 级或更高 AE 包括高血压 (1/16, 6.25%)、口腔粘膜炎 (1/16, 6.25%) 和咯血 (1/16, 6.25%)。

16.1337P -阿帕替尼联合放射治疗晚期非小细胞肺癌脑转移患者的临床研究

全脑放疗已成为非小细胞肺癌(NSCLC)脑转移患者(pts)治疗的基础,可提高生存率,降低局部复发率。然而,此类患者的预后仍然很差。先前的研究表明,抗血管生成药物与放射治疗相结合可能会阻止疾病的进展。阿帕替尼是一种有效的抗血管生成化合物,针对血管内皮生长因子受体 2 (VEGFR-2)。我们进行这项试验是为了研究阿帕替尼(针对 VEGFR-2 的抗血管生成药物)联合放疗治疗晚期 NSCLC 脑转移患者的疗效和安全性。

本研究纳入18例2017年12月至2019年10月一线标准化疗失败的晚期NSCLC脑转移患者,18例均接受阿帕替尼联合放疗。

77.8% (14/18) pts 可用评估。客观缓解率(ORR)为16.7%(2/12),疾病控制率(DCR)为83.3%(10/12)。最常见的不良事件是高血压 (44.4%, 8/18)、手足综合征 (22.2%, 4/18)、出血 (22.2%, 4/18) 和疲劳 (16.7%, 3/18)。主要的 3 或 4 级毒性为高血压(5.6%,1/18)、手足综合征(5.6%,1/18)和食欲不振(5.6%,1/18)。没有发生新的不良事件。数据截止时间为 2021 年 1 月,中位无进展生存期、颅内无进展生存期和总生存期分别为 4.4 个月(95% CI 1.156-7.644)、5.6 个月(95% CI:2.486-8.717)和 11.17 个月(95%) CI 5.504-16.836)。

 

本文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本文来源: 找药宝典 由半夏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阿替利珠单抗+肿瘤电场疗法?这背后是什么原理…… 丨 肿瘤情报
上一篇

​阿替利珠单抗+肿瘤电场疗法?这背后是什么原理…… 丨 肿瘤情报

癌症治疗新思路!别再只盯着基因突变了……
下一篇

癌症治疗新思路!别再只盯着基因突变了……

阅读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