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PD-1资讯正文

关口前移,奥拉帕利进军早期乳腺癌,将复发风险降低42%!获FDA优先审评

作者:半夏|2021年12月02日| 浏览:893

今日,FDA 授予奥拉帕利一项补充新药申请 (sNDA) 优先审评资格,用于BRCA突变、高风险、HER2 阴性早期乳腺癌患者的辅助治疗,这些患者以前接受过新辅助治疗或辅助化疗。

关口前移,

奥拉帕利挑战早期高复发风险乳癌,

iDFS减少42%!

该申请基于 OlympiA 3 期试验 (NCT02032823) 的结果,该结果在 2021 年 ASCO 年会上提出,并同时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

OlympiA 研究是一项多中心、随机、安慰剂对照试验,共招募了 1836 例携带种系BRCA突变的HER2 阴性乳腺癌患者,他们以 1:1 的比例随机接受每天两次 300 mg 口服奥拉帕利(n = 921)为期 1 年或安慰剂治疗(n = 915)。此外,患者需要接受早期(II-III 期)乳腺癌的治疗,并完成手术和化疗,无论是否接受放疗。纳入标准还要求患者具有疾病高复发风险,而那些先前接受过 PARP 抑制剂治疗的人没有资格参加。

该研究的主要终点是无侵袭性疾病生存(iDFS),而次要终点包括远处无病生存 (DDFS)、总生存 (OS)、健康相关的生活质量和安全性。

图片

结果表明:在中位随访 2.5 年后,接受奥拉帕利治疗的患者减少了 42% iDFS(风险比 [HR]=0.58;99.5% CI=0.41-0.82;P <.0001 )。此外,研究人员们还注意到奥拉帕利和安慰剂之间的 3 年 iDFS 率差异为 8.8%(95% CI=4.5%-13.0%;分层HR=0.58;99.5% CI=0.41-0.82;P <.0001)。DDFS 降低了43%(HR=0.57;99.5% CI= 0.39-0.83;P <.0001),奥拉帕利和安慰剂的 3年DDFS率差异为 7.1%(95% CI=3.0%-11.1%;分层HR=0.57;99.5%=0.39-0.83;P <.0001)。

图片

在中位随访 2.5 年时,接受奥拉帕尼与安慰剂的患者报告的死亡人数较少,两个研究队列之间的 OS 没有显著差异(HR=0.68;99% CI=0.44-1.05;P = .024);此外,两组之间的 3 年 OS 率差异为 3.7%(95% CI=0.3%-7.1%)。

就安全性而言,奥拉帕利组报告的不良反应 (AE) 与先前报告的结果一致。此外,奥拉帕利没有增加严重的 AE,包括住院或其他癌症(如白血病)的发生。在接受奥拉帕尼治疗的患者中≥3级AE包括贫血 (9%)、中性粒细胞减少 (5%)、白细胞减少 (3%) 和疲劳 (2%)。奥拉帕利组最常见的AE包括恶心 (57%)、疲劳 (40%)、贫血 (23%)、呕吐 (23%) 和头痛 (20%);而安慰剂组最常见的AE是疲劳 (27%)、恶心 (23%)、头痛 (17%)、腹泻 (14%) 和关节痛 (12%)。

FDA批准奥拉帕利用于晚期乳癌,

将疾病进展风险降低42%!

2018年1月12日,FDA批准奥拉帕利用于治疗既往经治进展的gBRCAm、HER2阴性转移性乳腺癌患者,正式向晚期乳腺癌发起挑战。这项批准的基础数据来自OlympiAD III期试验,已于2017年6月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

试验结果表明,与化疗组相比,奥拉帕利显著延长了患者的PFS(无进展生存期),将疾病进展或死亡风险降低了42%(HR 0.58; 95%CI 0.43-0.80; P = 0.0009,中位PFS:7.0 vs 4.2个月)。

图片

存在可测量病灶的患者服用奥利帕利(n = 167),客观缓解率(ORR)达到了52%(95%CI 44-60),而化疗组(n=66)的ORR仅为23%(95%CI 13-35)。此外,奥拉帕利组患者的完全缓解率为7.8%,而化疗组仅为1.5%。

奥拉帕利和HRD渊源介绍

1

HRD基因

同源重组修复(HRR)通路是人体重要的DNA损伤修复通路之一,它主要行使着DNA双链断裂的修复功能。著名的BRCA1/2基因就是同源重组修复通路上的关键基因。当它们发生有害突变的时候,DNA双链断链修复的功能会受到极大的影响,就会造成同源重组修复缺陷(HRD)。除了BRCA1/2基因之外,还有PALB2,RAD51C,RAD51D等其他基因入编、BRCA1启动子甲基化等原因都可能引起HRD,导致基因组不稳定,造成“基因组瘢痕”。HRD在卵巢癌、前列腺癌、乳腺癌和胰腺癌中高发。据悉,在卵巢癌患者二中每2个患者就会出现一个存在HRD。是HRD高发人群的经典治疗靶标!

图片

2

PARP抑制剂

奥拉帕利是全球及国内上市的首个PARP抑制剂,也是首个阻断同源重组修复缺陷(HRD)细胞/肿瘤DNA损伤应答(DDR)的靶向治疗药物。PARP抑制剂通过捕获与DNA单链断裂相结合的PARP阻断DDR机制,导致复制叉停滞、崩溃并产生DNA双链断裂(DSBs),使癌细胞死亡。PARP药物的这类作用机制被称为“合成致死理论”,在一系列PARP依赖性肿瘤类型中获得了持续的阳性结果。

图片

参考资料

https://www.onclive.com/view/fda-grants-priority-review-to-olaparib-for-brca-high-risk-early-breast-cancer

本文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本文来源: 汝爱一生 由半夏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关键词:
我治好了一例肺癌,人世间却多了个“肺癌患者”
上一篇

我治好了一例肺癌,人世间却多了个“肺癌患者”

2021多药获批,肺癌罕见突变不再“罕见​”
下一篇

2021多药获批,肺癌罕见突变不再“罕见​”

阅读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