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靶向药正文

又一款广谱抗癌药:有望突破胃癌十年“药荒”,死亡风险降低59%

作者:小D|2021年01月20日| 浏览:2.22万
太长不看版:

全新抗癌药bemarituzab,一线用于晚期胃癌,死亡风险最高降低59%,非小细胞肺癌/乳腺癌也值得期


故事主人公是一名50岁女性,患有IV期胃食管连接癌。尽管胃癌的患者群体庞大,但可以使用的治疗选择并不多,她在经历了5线不同的疗法后(包括了免疫治疗在内,以及其他化疗等组合疗法),病情再次出现进展,癌症患者真的好难。

能用的药她都用过了,现在等待她的,似乎只剩下了等待。

就在等待的偶然机会下,她参加FIGHT研究的临床试验,误打误撞的用上了正在做临床测试的新药。

6个星期后这款新药似乎在她身上起到了神奇的作用。她再次进行PET/CT检查,发现,原来的多处病灶竟大面积消退了。


近日,故事主人公所使用的新药,在2021年美国临床肿瘤学会胃肠道肿瘤研讨会(ASCO GI)虚拟会议中亮相。故事中的新药bemarituzab(bema),成为了本次大会中讨论的热点之一。这款针对新靶点FGFR2b基因的药物,正在给艰难抗争中的无数患者带来希望。

1
新靶点FGFR2b,新药物
胃癌有望实现分而治之

由于受基因,饮食习惯等其他因素的影响,胃癌一直是亚洲的特色癌种,中、日、韩三国毫无意外地成为世界胃癌大国。而中国胃癌患者群体不仅位居世界榜首,而且多数被确诊的患者都是晚期。

除此之外,胃癌是一种具有高度异质性的癌种,这给临床治疗出了不少难题。因此,对于胃癌的治疗,能根据不同的胃癌分型进行精准治疗的策略,是科学界一直奋斗的目标。但偏偏晚期胃癌的靶向药进展一直很缓慢,患者可选择的靶向药寥寥无几。

近十年里,胃癌中只有两个有关HER2靶向药的临床结果是阳性,一个是曲妥珠单抗,一个是最近刚获批的DS-8201。而针对其他靶点却收成惨淡。

在这种药荒的局面下,晚期胃癌的一线治疗有很长的时间,没有新的靶向药出现了。就在大家仍在翘首以盼之时,2021年的ASCO GI大会终于给了我们一个大惊喜,FIGHTⅡ期临床研究取得不错的初步结果。新药bemarituzab(bema)在这许久未见波澜的平静海面上,掀起了一片浪花。

据了解,bema是一款以FGFR2b为靶点的抗体新药。而FGFR2b可在上皮源肿瘤中发现过表达。


研究者认为bema可能是通过阻止成纤维细胞生长因子(FGF)对FGFR2b的结合和激活,从而抑制了促肿瘤信号通路,并减慢癌症发展。

2
FIGHT临床结果阳性
新靶点有望进军胃癌一线治疗

从这次公布的临床数据来看,bema在晚期胃癌或胃食管交界癌(GEJ)的一线治疗中,有不错的治疗效果。

FIGHT试验临床设计

一项全球性的随机对照双盲Ⅱ期临床试验,共入组910人,最终纳入155名,确诊后没有接受过治疗(即一线治疗),HER2阴性,FGFR2b过表达阳性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胃/胃食管交界腺癌患者。按照1:1随机分配成两组,一组使用bema+mFOLFOX6方案治疗,一组使用安慰剂+mFOLFOX6方案治疗。

FIGHT试验疗效

试验中的3个功效终点均达到了预先指定的效果,结果具有统计学意义。bema组与安慰剂组比:

○ 中位无进展生存期(mPFS),9.5个月 vs 7.4个月,疾病进展风险降低了32%;

○ 中位总生存期(mOS),未达到 vs 12.9个月,死亡风险降低了42%;

○ 客观缓解率(ORR),47% vs 33%,提高了13.1%。


值得一提的是,研究人员将结果进一步分析发现,FGFR2b过表达阳性肿瘤细胞占比较高的人群,其总生存率更高。其中IHC 2+/3+≥10%的患者中, 12个月的生存率高达70.2%,而安慰剂组只有49.5%的生存率。除此之外,IHC 2+/3+≥10%患者的死亡风险降低了59%。

FIGHT试验安全性

两组患者所有等级的不良反应事件基本相似,但bema组的口腔炎(31.6% vs1 3.0%)干眼(26.3% vs 6.5%)发生率明显高于安慰剂组。bema治疗组的不良事件≥3级的发生率高于安慰剂组(82.9%对74.0%)。因不良反应而停药的患者,在bema组也更多(34.2%)


因此,尽管bema让我们看到了更好的疗效,但其相关的不良反应也不容忽视。据了解,该研发团队在设计Ⅲ期临床试验时,将基线眼科检查,预防性润滑滴眼液,角膜毒性征兆和症状进行全面考虑,进行相应的密切监测。

3
FGFR2b率先在胃癌一线中取得成功
其他癌种希望也不远

FIGHT试验的数据表明,约有30%的非HER2阳性胃食管癌患者过表达FGFR2b。另外,在鳞状非小细胞肺癌(NSCLC),三阴性乳腺癌(TNBC),卵巢癌,胰腺癌和肝内胆管癌中都有发现FGFR2b过表达的情况。

众所周知,无论是三阴性乳腺癌,还是胰腺癌,在临床上都是极度难治的癌种。bema针对FGFR2b靶点取得的初步成功,让我们看到了另一个新希望。即便是临床试验无法率先开展,也许在篮子或伞试验中,这些癌种也可以考虑从这个新靶点FGFR2b基因入手。

相信随着越来越多的研究成果出炉,这些看不见微光的患者,也会有一束光能照到。



参考文献:
[1]. Catenacci, et al: ASCO 2017.
[2]. https://www.fiveprime.com/file.cfm/16/docs/Bema%20P2%20FIGHT%20Results%20ASCO%20GI%20011521.pdf.

封面图来源:摄图网

本文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本文来源: 咚咚肿瘤科 由小D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全球首次确认:癌细胞会通过生产传递给婴儿
上一篇

全球首次确认:癌细胞会通过生产传递给婴儿

脑转移进展风险降低68%,图卡替尼改变HER2阳性晚期乳腺癌治疗格局
下一篇

脑转移进展风险降低68%,图卡替尼改变HER2阳性晚期乳腺癌治疗格局

阅读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