靶向药

脑转移的EGFR肺癌应推迟靶向治疗?

LensNews

非小细胞肺癌中脑转移灶的处理问题一直是个麻烦,癌度专门最近为大家编译几篇文献,来看一下如果存在脑转移灶且EGFR突变的情况下,究竟使用何种治疗手段来处理。伽马刀、全脑放疗和靶向药物的顺序。

EGFR基因突变是非小细胞肺腺癌中常见的驱动突变,这种基因突变导致的肿瘤可以使用靶向药物治疗,如吉非替尼、厄洛替尼、埃克替尼等。

一项汇总研究显示,相比单独使用厄洛替尼(特罗凯),在厄洛替尼治疗后进行立体定向放射治疗、全脑放疗(WBR),患者的总生存期和无进展生存期都可以获得改善。

现在问题来了,对于一个存在脑转移灶的患者而言,假设脑转移灶是多发的,不能进行伽马刀治疗,只能在全脑放疗和入脑效果好的靶向药物之间选择。那么患者该如何选择,多数情况下,患者会选择特罗凯等治疗。

图:因担心全脑放疗的副作用,患者使用特罗凯治疗后,多发的病灶消退,治疗效果较好。

埃克替尼是中国浙江贝达药业的第一代EGFR靶向药物,与厄洛替尼的分子结构是很相近的,最近一篇文献中报道了一项随机、开放标签研究,入组的病人都是EGFR突变的脑转移肺腺癌患者。以脑补病灶进展来评估,数据如下。

一组患者使用埃克替尼治疗,颅内无进展生存时间是10个月。

另外一组患者使用全脑放疗联合化疗,颅内无进展生存时间是4.8个月。

尽管颅内无进展生存期较好,但是总生存期没有明显区别,相比全脑放疗,埃克替尼是EGFR突变脑转移肺腺癌患者较好的治疗选择?

基于这一问题,癌度与大家一起探讨下肺癌脑转移的处理方式和之前的研究数据。研究数据来自癌度引用的几篇参考文献,大家可以下载来研读。

研究一

全脑放疗或伽马刀后,使用靶向药物颅内无进展期更长。

56个患者接受全脑放疗或立体定向放射外科手术(后面简称伽马刀),然后再使用埃克替尼治疗,患者的颅内无进展生存期是22.4个月。

41名患者接受单药埃克替尼,颅内无进展生存期为13.9个月。

研究二

先进行伽马刀或全脑放疗,再使用TKI治疗好

100名患者经过伽马刀治疗,然后进行EGFR TKI(厄洛替尼)治疗,颅内无进展生存时间是23个月,患者总生存时间为47个月。

120名患者经过全脑放疗,然后进行EGFR TKI(厄洛替尼)治疗,颅内无进展生存时间是24个月,总生存时间为31个月。

131名患者先使用EGFR TKI(厄洛替尼)治疗,然后再进行伽马刀,或者全脑放疗,颅内无进展生存时间是17个月,总生存期为25个月。

这一研究表明,对于存在EGFR突变,且已经脑转移的非小细胞肺癌患者来说,先进行伽马刀治疗再使用EGFR TKI(研究用的是厄洛替尼,特罗凯),则患者有更好的预后,排在第二位的是先进行全脑放疗再使用EGFR的靶向药物,最差的是先进行EGFR靶向治疗,再使用伽马刀或全脑放疗。

不过注意的是,这个研究是已经确诊脑转移的患者,对于未发生脑转移的患者应该还是先使用EGFR靶点药物治疗。这一点癌度着重提请大家注意。

EGFR的第三代靶向药物奥希替尼(AZD9291)在临床使用的计量,就相比吉非替尼、阿法替尼有更好的血脑渗透率,在猴子试验中可以导致脑转移灶的消退。

一项临床研究表明,144名存在脑转移、且一线EGFR靶向药物治疗耐药进展的患者,奥希替尼相比化疗具有更好的无进展生存期。另外一种药物AZD3759也处于临床阶段中。

  奥希替尼组的无进展生存期是8.5个月。

化疗(铂和培美曲塞)组的无进展期为4.2个月。

尽管有很不错的入脑效果较好的靶向药物,对于存在脑病灶的情况下,优先使用靶向药物,还是伽马刀或全脑放疗呢?

本篇文献也就是癌度这篇文章的第一篇参考文献,认为埃克替尼相比全脑放疗,有更好的颅内无进展生存期。但是对于存在脑转移病灶的EGFR突变患者,先使用埃克替尼,再使用伽马刀或全脑放疗的生存获益处于劣势,最优的选择是先使用伽马刀,如无法伽马刀则全脑放疗,再次使用EGFR的靶向药物,患者的无进展生存期,总生存期是最好的。

对于全脑放疗和伽马刀这两种选择,一项研究表明伽马刀可避免全脑放疗导致的神经认知后遗症。一项包含1000个患者的研究表明,伽马刀单独治疗,存在5-10个脑转移灶的患者,与存在2-4个脑转移灶的患者,二类患者的总生存期没有区别。

因此对于存在脑转移灶的EGFR突变的肺腺癌患者,埃克替尼靶向治疗是必要的,但是如考虑患者的最大化获益,应该是优选伽马刀,然后再使用EGFR靶向药物。

添加咚咚客服助手小橙(微信号:dongdongkfxc,注明咚咚官网会员),获取更多PD-1资料、临床信息、药物渠道、线下活动及抗癌最新资讯 。下载咚咚肿瘤科app,还可与全国十强肿瘤医院医生实时交流咨询。

(0)
Loading收藏(0)

本文由来源 癌度,由 叮咚 整理编辑!

Lens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