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靶向药正文

挑战最难癌基因KRAS: 绝处逢生, 抗癌新药有望突破靶向壁垒!

作者:小D|2019年05月24日| 浏览:2481

在人类与癌症斗争的百年历史中,我们取得了辉煌战绩,研究出多个跨时代的靶向药物:针对EGFR突变的易/泰瑞沙,针对ALK融合的克唑/阿来替尼,针对Her2扩增的赫赛汀/吡咯替尼等。

这些药物针对的是癌细胞特有而正常细胞没有的“基因突变”,因此专杀癌细胞而不损伤正常细胞,有效率60-80%,副作用相对较小,可大幅延长患者生存期。很多患者可以一边吃药一边买菜跳广场舞,生活几乎不受影响。

不过,在这些癌细胞特有的“基因突变”中,有一道铜墙铁壁,我们却从未攻破过,它就是大名鼎鼎的KRAS突变。早在半个世纪前,科学家就知道KRAS突变可能导致肿瘤发生,但却一直没有研发出相应的药物。

 

KRAS蛋白的结构

 

临床数据表明,KRAS突变的患者生存期要远远低于没有发生KRAS突变的患者。更令人绝望的是,很多癌症患者会发生KRAS突变:接近90%的胰腺癌患者会发生KRAS突变,近三分之一的结肠癌和部分肺腺癌患者也会发生KRAS基因突变。由于KRAS突变,这些患者几乎无靶向药可用。

那也就是说,一旦研发出针对KRAS突变的药物,这些患者都可能受益。

过去,司美替尼、曲美替尼、卡比替尼等多种药物都想攻克KRAS这个堡垒,结果全部都失败了。因此,KRAS突变被认为是“无药可治”。

但是,在人类持续不断的努力之下,KRAS这座堡垒终于被破开一个小口。

在即将召开的全球最顶尖的美国临床肿瘤学会年会-ASCO上,安进公司公布了一个代号为AMG510的抗癌新药的临床数据,针对的正是具有KRAS突变的晚期癌症患者。这意味着KRAS突变这个堡垒终于破开一个小口,实现了历史性的突破!

 

 

临床数据:该项研究属于Ⅰ期临床研究,一共招募了22名患者,其中9名患者的可供分析。这9名患者中,有5名是肺癌患者,4名是直肠癌患者。通过小分子抑制剂AMG510末线治疗后,有1例出现了部分缓解,6例病情稳定,还有2例出现病情发展,客观缓解率为11%。这个数据虽然非常低,不过总算是打开了历史性的缺口,让我们看到了降服KRAS突变的希望。

据了解,早在2013年,美国加州大学的Kevan Shokat小组率先验证了小分子KRAS抑制剂的可行性,让世界看到了希望。接下来,安进公司通过筛选了六百多个化学分子后,终于得到了AMG510这种小分子抑制剂。

当然,咚咚也提醒大家,AMG510的出现只是让大家看到了征服KRAS的希望,它的有效率/副作用等还需要更多更大规模的的临床数据证实。不管怎么说,我们找到了一种富有潜力的抗癌新思路,期待能够有更多的优秀疗法可以获得临床验证,并上市造福人类!

 

参考资料:

https://meetinglibrary.asco.org/record/172411/abstract

 

本文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本文来源: 咚咚肿瘤科 由小D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关键词:
进口药加税?关税重叠加征?都是谣言!
上一篇

进口药加税?关税重叠加征?都是谣言!

“天生”与众不同, 又一款PD-1上市在即, 应答率超85%(淋巴瘤)
下一篇

“天生”与众不同, 又一款PD-1上市在即, 应答率超85%(淋巴瘤)

阅读相关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