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胆管癌正文

胆管癌新药里程碑:FGFR2抑制剂研发进展

作者:半夏|2021年11月23日| 浏览:1029

2020年首款靶向药物的获批,给胆管癌药物治疗增加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队列:靶向的FGFR抑制剂。2021年,同类药物的再上市,使得行业对FGFR抑制剂的开发充满了极大的兴趣。那么,凶险的晚期胆管癌与FGFR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获批的适应症重点提到FGFR2?全球针对FGFR/FGFR2的靶向药物开发状态如何?是否未来可期?请看本文。

胆管癌&FGFR2

胆管癌发生于肝脏胆管,致死率极高,预后不良,属罕见侵袭性恶性肿瘤,确诊时往往已经处于中晚期,失去手术治疗的机会。

图片

图1 胆管癌的靶向治疗潜力靶点

流行病学方面,欧洲、美国、澳大利亚等地胆管癌发病率较低,约占0.3–3.5/10万;肝吸虫感染常见地区(例如泰国、中国和韩国)发病率要高很多;泰国东北部发生率为世界最高,年发病率为90/10万,占所有原发性肝癌的80%以上。发病患者主要出现在70岁以下,男女占比1.2~1.5/1。

目前,治疗药物的选择极为有限,吉西他滨联用顺铂是标准一线治疗方案,但疗效有限,不良反应明显,5年生存率仅为9%;值得注意的是,研究发现胆管癌患者15%~20%携带FGFR2遗传基因变异。

图片

图2  2000-2015/美国地区胆管癌发病统计

治疗指南&FGFR2

胆管癌早期无明显症状,70%~80%患者确诊时已属晚期,若不接受治疗,整体中位生存时间仅为3~6月。指南推荐对于无法切除的晚期胆管癌治疗方案:1)临床试验;2)系统治疗;3)局部治疗;4)氟尿嘧啶联合EBRT放疗;5)最佳支持治疗。另外,对于晚期胆管癌推荐进行基因检测,以确定是否适合免疫治疗及靶向治疗。

目前晚期胆管癌首次化疗的一线方案为吉西他滨+顺铂联合用药;基于多项II期临床试验结果也可选择5-氟尿嘧啶+奥沙利铂、5-氟尿嘧啶+顺铂、卡培他滨+顺铂、卡培他滨+奥沙利铂、吉西他滨+白蛋白结合紫杉醇、吉西他滨+卡培他滨、吉西他滨+奥沙利铂等联合用药方案,或5-氟尿嘧啶、卡培他滨、吉西他滨单药方案。

免疫治疗,目前帕博丽珠单抗已被批准用于显示MSI/dMMR的晚期胆管癌患者。

靶向治疗,IDH-1、FGFR2、NTRK进展相对较快,IDH-1和FGFR2近3年已有药物获批上市,尤其是FGFR2抑制剂的开发,受关注度较高。

图片

图3  胆管癌诊治策略

FGFR&靶点作用机制

肿瘤微环境的重要成员之一,即为肿瘤相关成纤维细胞,是肿瘤微环境重要的组成之一,其活性受肿瘤细胞分泌的生长因子调控;FGF,成纤维细胞生长因子,是一类多肽类物质,家族成员之间的氨基酸序列同源性约为25%~50%;FGFR,主要是4个高度保守的跨膜酪氨酸激酶受体FGFR1-4发挥作用,配体与受体结合可促进受体二聚化,激活下游信号传导通路,如PLC-γ/Ca2+、RAS/MAPK、FRS2/PI3K/AKT及PLC-γ/PKC等通路。

FGFR2,作为成纤维细胞生长因子受体家族异构体的亚型之一,参与调节机体细胞的增殖、存活、迁移、分化和代谢等基本生命过程。有研究发现,307例胆管癌患者中,有77例(23%)iCCA患者的FGFR2基因融合,且就近三年已上市的靶向药物所获批的适应症来看,均指向FGFR家族中的FGFR2。

图片

图4 肝内胆管癌靶向致癌信号通路示意图

已上市的2个FGFR靶向药物

FGFR靶向抑制剂的开发,主要集中于近3年已上市的选择性FGFR抑制剂,而针对于胆管癌这个适应症,代表品种为2020年上市的Pemigatinib和2021年上市的Infigratinib。

图片

2020年4月FDA加速批准美国Incyte生物制药开发的pemigatinib,用于既往接受过治疗且携带FGFR2基因融合或其它重排类型的不可切除局部晚期或转移性胆管癌成人患者,这是FDA批准的首个胆管癌靶向药物。该品种对于FGFR1-4都有很强的抑制活性,对先前治疗过的晚期胆管癌患者所进行的Ⅱ期临床试验数据显示,疾病控制率>80%。

2021年5月,FDA加速批准QEDTherapeutic公司开发的Infigratinib,为一种口服FGFR1-3选择性酪氨酸激酶抑制剂,用于既往接受过治疗且携带FGFR2基因融合或其它重排类型的不可切除局部的晚期或转移性胆管癌成人患者。

由于Pemigatinib和Infigratinib均为FGFR泛抑制剂,而适应症获批均针对FGFR2亚型,故针对FGFR2亚型的靶点药物开发,正在火热进行当中。

FGFR2&全球药物开发情况

全球针对FGFR2抑制剂的开发,当前主要有3个品种,分别为安进公司与再鼎开发的单抗药物Bemarituzumab(最高临床II期)、Russian Pharmaceutical Technologies公司的Alofanib(最高临床I期)、Relay Therapeutics公司开发的RLY-4008(最高临床I期)。

Bemarituzumab,当前已被FDA授予突破性疗法认定,与化疗联合用于FGFR2b过表达、HER2阴性局部晚期或转移性胃癌和胃食管交界处(GEJ)腺癌患者的一线治疗,当前主要的适应症是针对胃癌;在国内,也已获CDE授予突破性治疗认定。

Alofanib,属FGFR2选择性变构抑制剂,对FGF2诱导的KATO-III细胞中FRS2a的磷酸化具有显着的抑制作用(IC50<10 nM),并对任一细胞系中FGF2依赖性FGFR1和FGFR3磷酸化水平没有直接影响;当前的临床适应症也是主攻胃癌。

RLY-4008,是一种高选择性的FGFR2不可逆口服小分子抑制剂,当前的临床试验旨在评价患者携带FGFR2变化的胆管癌和其他实体瘤患者中的疗效和安全性;最新临床数据显示,在未接受过FGFR抑制剂治疗的FGFR2融合胆管癌患者中具有良好的早期活性,6例患者中3例得到部分缓解,肿瘤缩小56%~83%,呈现一定预防耐药的潜力,耐受性总体良好。

结语

看完胆管癌与FGFR/FGFR2之间的相互关系,大家可能可笔者有同样的感受:具突破性的进展,无疑将FGFR2推向了药物开发热门,且现今尚未形成火热的竞争赛道,对于开发者而言,还有空间。

FGFR2不仅仅在胆管癌领域大展拳脚,在胃癌领域当前也是极热的靶点,故为适应症的扩展,无疑提供了研究基础,市场也相应增大。总体而言,FGFR家族尤其是FGFR2抑制剂的开发,还有机会。

参考文献:

1. Biliary cancer:ESMO Clinical Practice Guidelines for diagnosis,treatment and follow-up.Annals of Oncology 2016.doi:10.1093/annonc/mdw324

2. Epidemiology of Cholangiocarcinoma; United States Incidence and Mortality Trends. Clinics and Research in Hepatology and Gastroenterology 2020. doi.org/10.1016/j.clinre.2020.03.024

3. Systemic therapies for intrahepatic cholangiocarcinoma. Journal of Hepatology 2020. doi.org/10.1016/j.jhep.2019.10.009.

4. 《2020年NCCN肝胆肿瘤临床实践指南(V1版)》. 胆管癌诊治进展解读.

5. 靶向治疗胆管癌新药-培米替尼(pemigatinib)

6. 靶向治疗晚期胆管癌新药-英菲替尼(Infigratinib)

7. A hippo and fibro- blast growth factor receptor autocrine pathway in cholan- giocarcinoma[J]. J Biol Chem, 2016, 291(15): 8031-8047.

8. https://www.cancernetwork.com/view/fda-grants-breakthrough-therapy-designation-to-bemarituzumab-for-frontline-fgfr2b-gastric-gej-cancers.

9. Pemigatinib: Hot topics behind the first approval of a targeted therapy in cholangiocarcinoma. Cancer Treatment and Research Communications 27 (2021). doi.org/10.1016/j.ctarc.2021.100337

10. Relay Therapeutics公司官网

11. 安进公司官网

本文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本文来源: 药智网 由半夏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摸了10万对乳房,医生发出忠告!扩散现在知道还不晚
上一篇

摸了10万对乳房,医生发出忠告!扩散现在知道还不晚

“肺癌中晚期,治愈10年了!”
下一篇

“肺癌中晚期,治愈10年了!”

阅读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