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肺癌正文

年末大盘点丨非小细胞肺癌靶向狙击(下)

作者:半夏|2021年12月21日| 浏览:1571

靶点,是近年来的热点话题!而对于拥有ROS1、BRAF、NTRK、c-MET等罕见突变的患者而言虽然选择非常有限,但这一年来也是进展不断,带给我们惊喜连连~今天,小编继续为您盘点!

ROS1篇

ROS1作为众多细胞表面受体中的重要一员,其有多种变异类型:包括融合、点突变、扩增,其中融合是ROS1基因主要变异类型。

目前,用于ROS1突变治疗的主要有:克唑替尼、赛瑞替尼、恩曲替尼、劳拉替尼、洛普替尼等。

克唑替尼是首个获FDA批准上市的ROS1抑制剂;恩曲替尼于2019年6月19日在日本批准上市,于2019年8月15日获FDA批准上市,用于治疗ROS1融合的转移性NSCLC。

ROS1融合阳性《2021版CSCO指南》:

图片

Taletrectinib双抑制克耐药,

研究还在路上

指南治疗一线只有克唑替尼的选择,二线也只能选择含铂双药化疗+贝伐珠单抗的治疗方式。面对如此选择有限的治疗方式,那么问题来了,如果克唑耐药怎么办呢?

Talectrectinib是一款ROS1/NTRK抑制剂,在一项TRUST Ⅱ期研究中发现,当使用其作为一线治疗时,患者客观缓解率(ORR)为90.5%,疾病控制率(DCR)为90.5%;而对于一线克唑替尼耐药后的患者,客观缓解率(ORR)为43.8%;疾病控制率(DCR)仍可达到75%!对于难治的脑转移,6例脑转移患者中有5例病灶缩小达到客观缓解(PR),客观缓解率达到83.3%,疾病控制率高达100%!

恩曲强悍控脑

早在JCO上发表了一篇文章,根据ALKA-372-001、STARTRK-1、STARTRK-2三项长期追踪的数据结果来看,试验共将对161例随访≥6个月的患者进行了评估,他们的平均中位治疗时间为10.7个月。结果显示,整体人群的中位PFS为15.7个月,12个月时的PFS率为55%。其中,24例基线合并CNS转移可测量病灶患者的颅内ORR为79.2% (19/24,95%CI,57.9%~92.9%),中位颅内PFS为12.0个月(95%CI,6.2~19.3个月),中位颅内DoR为12.9个月。疗效非同一般!

在最新的NCCN指南中:

将一线全身治疗前发现ROS1突变首选方案:克唑替尼或恩曲替尼;

其他方案:塞瑞替尼;

一线全身治疗时发现ROS1突变可维持原治疗或改用克唑替尼、恩曲替尼、塞瑞替尼;

一线用药进展后推荐劳拉替尼或其他系统治疗手段。

图片

BRAF 突变

NSCLC中患者中,BRAF 突变(包括V600E和非V600E突变)比例为6%–8%,每年造成全球约90,000例患者死亡BRAF 突变患者中,V600E突变发生率最高,BRAF V600E突变发生比例约为55%。

D+T转战我国肺癌战场

今年,国家药品监督总局(NMPA)批准曲美替尼片联合甲磺酸达拉非尼(D+T)治疗BRAF V600突变阳性的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的新适应症上市申请拟纳入优先审评,为我国BRAF V600型突变的NSCLC患者带来了希望!

根据名为BRF113928研究,主要终点研究者评估的ORR(RECIST v1.1)安全性。

对比了BRAF抑制剂单药与BRAF+MEK双靶组合治疗BRAF V600E阳性晚期NSCLC的疗效。试验分为三个队列结果显示,队列A达拉单药治疗的ORR(客观缓解率)只有27%,而达拉+曲美(队列B)的ORR明显提高,达到了63%。中位DoR(缓解持续时间)方面,双靶组合较达拉略有提升(12.6 vs 9.9个月)。对于初治患者,达拉+曲美的ORR为61%,中位DoR未达到,提示无论是初治或是经治BRAF患者,双靶组合都能展现出不错的疗效。

图片

最新的NCCN推荐指南(1)达拉菲尼+曲美替尼将一线全身治疗前发现BRAF V600E突变首选方案;其他方案:维莫非尼;一定条件下可用方案:初始的全身治疗方案(2)一线全身治疗时发现BRAF V600E突变。可维持原治疗或改用达拉菲尼+曲美替尼。

图片

NTRK篇

在所有靶点中,NTRK无疑是最“好说话”的靶点,是全球首个被发现的不分癌种即可成药靶点!

今年10 月 28 日,恩曲替尼(Entrectinib)申报上市,NMPA将其拟纳入优先审评审批,用于 NTRK 融合阳性局部晚期或转移性实体瘤。除此之外,拉罗替尼与恩曲替尼也表现不俗。

拉罗替尼卓有成效

今年5 月26日,据CDE官网显示拉罗替尼(LOXO-101) 上市申请拟纳入优先审评,用于治疗携带NTRK融合基因的实体瘤成人和儿童患者,有望成为我国首个上市的NTRK抑制剂。

在今年的ASCO研究中,共纳入了218例患者接受larotrectinib治疗,其中ORR为75%(95%CI 68-81)中位缓解持续时间(DoR)为49.3个月(95%CI 27.3–无法估计);中位PFS为35.4个月(95%CI 23.4-55.7);未达到中位总生存期(OS)。

图片

恩曲替尼不甘示弱

柳叶刀曾发表文章汇总了三个I/ II期研究中鉴定并分析了总共54例先前未接受TRK靶向治疗的NTRK融合阳性肿瘤患者。整体人群的ORR为57.4%(31/54),中位无进展生存期(PFS)和总体生存期(OS)分别为11.2个月和20.9个月。在肺癌亚组效果也很抗打。

图片

针对第一代NTRK抑制剂产生的靶点耐药,可采用第二代NTRK抑制剂进行治疗。目前正在开发的两种主要药物是Selitrectinib(Loxo-195)和Repotrectinib(TPX-0005)。

在最新的NCCN指南推荐中,将(1)一线全身治疗前发现NTRK1/2/3融合首选方案为:拉罗替尼或恩曲替尼;(2)一线全身治疗时发现NTRK1/2/3融合:可维持原治疗或改用拉罗替尼或恩曲替尼作为优先推荐。

图片

MET篇

MET的突变形式主要有三种,MET扩增、MET蛋白过表达及MET 14号外显子跳跃突变(METex14)。且当前MET抑制剂主要分成四种,Ia型小分子抑制剂(克唑替尼),Ib型小分子抑制剂(卡马替尼、特泊替尼和赛沃替尼),还有国内临床试验进行中的伯瑞替尼、谷美替尼等;II型小分子抑制剂(卡博替尼、Merestinib和Glesatinib)以及大分子MET抑制剂单抗或ADC型双抗等,如Sym015、Telisotuzumab vedotin和Amivantamab(JNJ-372)等,目前正在全球开展临床试验。

赛沃替尼纳入医保目录名单

6月22日,中国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NMPA)批准小分子MET抑制剂赛沃替尼(savolitinib)在中国上市,其批准意味着中国迎来了首款获批的选择性MET抑制剂,这也是全球获批的第3款MET抑制剂。并纳入了2021版医保初审目录名单,用于单药治疗既往全身性治疗失败或无法接受化疗的MET外显子14跳变NSCLC患者。

卡马替尼一线治疗DCR可达96.4%

GEOMETRY mono-1是一项国际性、前瞻性、多队列、非随机、开放标签研究,本次ASCO公布了包括METex14 NSCLC初治患者(队列5b和7)和既往接受过一线或二线治疗的晚期NSCLC患者(扩展队列6和队列4)。结果显示:初治扩展队列7的ORR为65.6%(95%CI 46.8-81.4),DoR尚未达到,尽管队列7的数据尚不成熟,但中位PFS为10.8个月(95%CI 6.87-NE);队列5b的成熟中位OS为20.8个月(95%CI 12.4-NE),PFS为12.4个月,DCR达到了96.4%,ORR达到了67.9%。

图片

Tepotinb最新研究鼓舞人心

VISION研究是一项单臂的、多队列的Ⅱ期临床试验,用于评估Tepotinb在治疗METex14突变的NSCLC方面的疗效性与安全性。共纳入152名患者,在去年的CSCO公布的数据中来看,患者接受了至少9个月的随访。在总体人群中,IRC评估的联合活检组DOR为11.1个月,液体活检组为9.9个月,组织活检组为15.7个月。研究者评估的联合活检组ORR为55.6%,液体活检组为56.1%,组织活检组为61.7%。研究者评估的联合活检组DoR为14个月。据最新数据显示,mPFS最高为13.8个月,DoR最高可达12.6个月。

图片

 

本文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本文来源: 找药宝典 由半夏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卵巢恶性肿瘤诊断与治疗指南(2021版)》解读
上一篇

《卵巢恶性肿瘤诊断与治疗指南(2021版)》解读

出血热正流行,草莓真的无辜?它竟还有这些作用!
下一篇

出血热正流行,草莓真的无辜?它竟还有这些作用!

阅读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