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肺癌正文

晚期肺癌脑转移,单药治疗2年竟缓解!

|2022年07月19日| 浏览:1848

肺癌是全球癌症相关死亡的主要病因之一,我国每年肺癌新增约78.7万,死亡约63.1万。肺鳞癌是肺癌常见的病理类型,占原发性肺癌的40%-51%,多见于老年男性,与吸烟有密切关系。

本期“病例小课堂”由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于慧教授带来1例肺鳞癌脑转移免疫单药长生存病例分享。

Ⅳ期左肺鳞癌脑转移患者基本情况

50岁男性患者,主诉咳嗽咳痰伴胸闷2月,2019年底无明显诱因出现咳嗽咳痰伴胸闷,于2019年12月在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就诊。吸烟20余年,每日1包,少量饮酒。

2020年1月17日,胸部CT示:左肺下叶占位伴阻塞性肺不张,左肺门肿大淋巴结,左侧胸膜增厚,左侧胸腔积液。PET/CT示:左肺下叶占位伴阻塞性肺不张,FDG高代谢,左侧心隔角、肺门淋巴结转移,左侧胸腔积液。

图片

2020年3月5日PET/CT影像学资料

2020年2月6日,左肺穿刺病理示:非小细胞癌,免疫组化:鳞癌,TTF-1阴性,P40+,PD-L1 22C3(TPS 80%),Ki67 80%。

基因检测:EGFR、ALK阴性。

2020年3月6日,胸部CT示:左肺下叶占位伴阻塞性肺不张,大小约77×72 mm,左侧胸膜增厚较前明显,左肺门肿大淋巴结较前相仿。脑MR示:右侧颞叶、左侧小脑各见一环形强化,最大长径2.2cm,考虑转移。

图片

脑MR影像学资料

临床诊断:左肺鳞癌脑转移,T3N1M1,IV期,PD-L1 80%。

2年帕博利珠单抗免疫单药治疗,
达持续PR

2020年3月13日、2020年4月2日给予患者帕博利珠单抗200mg免疫单药治疗。后继续使用帕博利珠单抗200mg免疫单药至2022年4月30日。顺利完成为期2年的治疗。疗效评估为持续部分缓解(PR)。

图片

图片

2022年1月4日脑MR影像学资料

KEYNOTE-024研究循证医学证据的支持

KEYNOTE-024研究旨在评估帕博利珠单抗对比研究者选择的含铂化疗治疗PD-L1 TPS≥50%、无EGFR、ALK驱动基因突变的晚期NSCLC初治患者的有效性与安全性。研究的主要终点为无进展生存期(PFS),次要终点为总生存期(OS)、客观缓解率(ORR)及安全性。

研究结果显示,经过5年长期随访,帕博利珠单抗较化疗仍然体现出更好的OS和更持久的获益,中位OS分别为26.3(28.3-40.4)个月vs 13.4(9.4-18.3)个月,HR值为0.62(95%CI:0.48-0.81)。

图片

KEYNOTE-024研究帕博利珠单抗治疗组和化疗组患者的中位OS

两组患者中位PFS分别为7.7(6.1-10.2)个月vs 5.5(4.2-6.2)个月,HR值为0.50(95%CI:0.39-0.65)。帕博利珠单抗单药治疗组中,39例患者完成了2年35周期的治疗,ORR高达82%[32/81,4例完全缓解(CR),28例PR],3年OS率达81%。

KEYNOTE-024研究是第一个报道晚期NSCLC一线免疫治疗5年疗效的Ⅲ期临床研究,支持了帕博利珠单抗是PD-L1 TPS≥50%晚期NSCLC患者的有效一线治疗方案。

该患者生活质量良好,未出现与免疫相关的严重不良反应。治疗期间出现Ⅰ度贫血,考虑和免疫治疗相关,未处理,继续用药,且治疗期间患者一直参加工作,生活如常人。

最后,于慧教授对该病例进行了总结与分析:既往Meta分析显示,针对PD-L1≥50%的晚期NSCLC患者,接受免疫单药治疗或免疫联合化疗,中位OS相当。但多增加一种治疗,便不可避免需承担相应的毒性,在这例患者的治疗过程中,秉持“简单即是美”的理念。

在多项临床研究中,往往会将颅内转移的患者排除在外,只有进行局部治疗,在颅内转移稳定的情况下才得以入组。然而,在肺癌的真实世界研究中,很大比例的患者会发生脑转移,且患者临床特征更加复杂,换言之,临床研究与真实世界仍存在一定距离。这就要求研究人员与临床医生不能照搬临床研究的模式,但同时又不能完全与之脱离。免疫治疗能帮助一部分患者实现治疗“小目标”——活下来,以进一步向“治愈”的终极目标迈进。


PS. 如果你正在寻找新药临床项目,欢迎扫码添加微信咨询,帮你少走冤枉路,不花冤枉钱,也欢迎转发给身边其他病友~

本文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本文来源: 医学界肿瘤频道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不同阶段肿瘤患者怎么吃?一套纯干货「饮食方案」
上一篇

不同阶段肿瘤患者怎么吃?一套纯干货「饮食方案」

精准狙杀癌细胞,戈沙妥珠单抗如何应用?这份使用攻略指南请查收
下一篇

精准狙杀癌细胞,戈沙妥珠单抗如何应用?这份使用攻略指南请查收

阅读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