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抗癌知识正文

精准狙杀癌细胞,戈沙妥珠单抗如何应用?这份使用攻略指南请查收

|2022年07月19日| 浏览:3648

今年6月,中国的三阴性乳腺癌患者迎来了一款革命性的新药——戈沙妥珠单抗。通过靶向Trop-2靶点,戈沙妥珠单抗可以精准狙杀癌细胞。

在III期临床试验ASCENT研究中,戈沙妥珠单抗治疗经过多轮治疗的三阴性乳腺癌患者,获得了35%的客观缓解率和中位5.7个月的无进展生存期,在针对亚洲患者的EVER-132-001研究中也取得了38.8%的客观缓解率,疗效十分优异[1,2]

当然,一款“神药”要想充分发挥其疗效,正确的使用方法和恰当的副作用管理都是必不可少的。戈沙妥珠单抗在使用中,都有哪些需要注意的使用要点和不良反应呢?

 

1

输液莫着急,慢才有保障

戈沙妥珠单抗作为一个大分子ADC药物,不能口服,只能通过输液给药。输液是一个慢功夫,一大瓶药要一滴一滴的输入患者静脉,几个小时都要坐在输液椅或躺在病床上,哪也去不了,就连上个厕所都要找人帮忙举着药瓶,确实让人着急。

但输液这个事还真的快不来。戈沙妥珠单抗等很多抗癌药,在输液时都有可能发生输液反应,也就是药物引起的过敏或类过敏反应,表现为发热、头晕、呕吐等,严重的可以导致昏迷,甚至死亡[3]

过敏反应的发生,除了跟药物本身的性质有关,跟输注速度也有很大的关系。输注越快,发生率越高。为了避免输液反应的发生,戈沙妥珠单抗要求首次输注应持续3小时以上,如果没有明显不良反应,后续输注时间可以逐步缩短到1~2小时[4]。另外,每次输液后,患者都需要留观30分钟。万一发生了输液反应,可以及时抢救。

 

2

感冒发烧别大意

小心中性粒细胞减少

戈沙妥珠单抗是一款精准狙杀癌细胞的ADC药物,在充分杀伤癌细胞的同时,也最大限度地避免了对正常细胞的损伤,减少了治疗的副作用。

在ASCENT研究中,戈沙妥珠单抗所造成的不良反应大多是1~2级,较为轻微,但也有一些3级及以上较为严重的不良反应,中性粒细胞减少就是其中最为重要的一个——3级和4级中性粒细胞减少的发生率分别达到了34%和17%[4]

中性粒细胞是数量最多的一种白细胞,也是我们身体应对感染的先锋部队。中性粒细胞减少最主要的危害就是容易感染,进而导致发热、咳嗽、疮痈等感染性的症状,严重的可以导致死亡,但及时治疗后大多可以缓解。如果出现了发热、咳嗽等感染性的症状,一定要及时就医。

戈沙妥珠单抗导致的中性粒细胞减少主要在刚开始使用时出现,中位发病时间在使用后第21天,中位持续6天。

 

 

通常来说,1-2级的中性粒细胞减少无需处理,而≥3级的中性粒细胞减少需要暂缓治疗至恢复到≤2级后再继续治疗,也可以考虑减少剂量使用。

如果中性粒细胞减少的同时还伴有发热,处理起来就应更慎重。出现3级发热性中性粒细胞减少症(≥38.5℃),应暂缓治疗至恢复≤2级中性粒细胞减少后再继续治疗,如果暂停给药3周以上,则终止治疗。

万一发生了严重感染,危急生命,一定要及时就医。

另外,对于年老等具有中高中性粒细胞减少风险的患者,可以在治疗前就开始预防性使用抗生素。治疗中出现了严重的中性粒细胞减少(<100个/mm3)的患者,也可以预防性使用抗生素,避免感染的发生。

 

3

治疗中拉肚子怎么办?

除了中性粒细胞减少,腹泻也是戈沙妥珠单抗治疗中需要重点关注的一种不良反应。ASCENT研究中59%的患者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腹泻,大多较为轻微,但3级腹泻的发生率也有11%[4]。戈沙妥珠单抗导致的腹泻中位在治疗开始后第19天出现,中位持续5天。

轻微的腹泻对患者影响不大,可以使用阿托品、哌罗丁胺等止泻药进行治疗。而严重的腹泻可以造成水电解质紊乱,需要及时补充水和电解质,对粪便进行常规筛查,最好能住院监控。

另外,严重的腹泻也有可能是胃肠道感染造成的,需要考虑是否是中性粒细胞减少导致的,并根据情况使用抗生素。如果能排除感染原因,可以使用奥曲肽等强力止泻药来控制腹泻。

 

4

调整剂量别担心,疗效一样出众

在癌症的治疗中,因为无法耐受不良反应而暂停治疗或减少剂量是常有的事。如果无法耐受还不减药,非但不能增加疗效,药物造成的不良反应反而会给患者造成更大的伤害。但癌症患者也难免担心,我用的药少了,会不会影响治疗的效果?

至少对于戈沙妥珠单抗来说,这个担心是多余的。在ASCENT研究中,整体人群的客观缓解率35%,中位无进展生存期5.6个月。而其中发生了剂量减少和剂量中断的患者客观缓解率分别为47%和39%,中位无进展生存期分别为8.3个月和5.7个月,疗效并不受影响。

 

剂量减少或中断并不会影响治疗效果

总体来说,戈沙妥珠单抗的治疗还是比较安全的,大多数不良反应都发生在治疗初期,各位患者在刚开始治疗时一定要多留意自己的身体状况,尤其是腹泻,以及中性粒细胞减少引起的发热、咳嗽、疮痈等感染性症状。祝愿每位患者都能获得满意的疗效。


参考文献:

[1]. Bardia A, Hurvitz S A, Tolaney S M, et al. Sacituzumab govitecan in metastatic triple-negative breast cancer[J].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2021, 384(16): 1529-1541.

[2]. Bardia A, Mayer I A, Diamond J R, et al. Efficacy and safety of anti-trop-2 antibody drug conjugate sacituzumab govitecan (IMMU-132) in heavily pretreated patients with metastatic triple-negative breast cancer[J]. Journal of Clinical Oncology, 2017, 35(19): 2141.

[3]. Vogel W H. Infusion reactions: diagnosis, assessment, and management[J]. Clinical journal of oncology nursing, 2010, 14(2): E10.

[4]. Bardia A, et al. 2022 ASCO Annual Meeting

 


PS. 如果你正在寻找新药临床项目,欢迎扫码添加微信咨询,帮你少走冤枉路,不花冤枉钱,也欢迎转发给身边其他病友~

本文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本文来源: 咚咚肿瘤科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晚期肺癌脑转移,单药治疗2年竟缓解!
上一篇

晚期肺癌脑转移,单药治疗2年竟缓解!

阿来耐药竟然可以序贯布加?二代ALK抑制剂耐药后七大攻略集锦!
下一篇

阿来耐药竟然可以序贯布加?二代ALK抑制剂耐药后七大攻略集锦!

阅读相关文章
最新医生问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