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肝癌正文

ORR高达71%!肝癌治疗利器,单用/联合所向披靡

作者:半夏|2021年08月13日| 浏览:841

随着系统治疗的不断发展,局部治疗更多作为的辅助手段用于肿瘤患者的治疗。但是,近年来,局部治疗也开始崭露头角。如经动脉化疗栓塞(TACE),作为不可切除肝癌局部治疗的方案,已经取得了不错的成效。除了TACE,还有一种局部治疗方案,即经动脉放疗栓塞术(TARE),定义为经皮动脉导管注入加载放射性同位素的微米级栓塞剂。钇-90(90Y)是该技术常用放射性核素。此前,基于回顾性LEGACY试验的结果,美国FDA批准TheraSphere Y-90用于肝癌患者的治疗。

TheraSphere Y-90是全球首款放射性玻璃微球,专门针对肝癌治疗,为肝癌患者开辟了创新的“内放射治疗”。其原理是在肿瘤内部植入放射性粒子,通过持续低剂量辐射,杀伤肿瘤细胞。该产品融合了传统的放射治疗与血管介入治疗两种方式,此外,因为放射线的辐射距离有限,可有效降低放射治疗对人体正常肝细胞和其他器官的损伤。最近,研究人员检查了来自回顾性TARGET研究(NCT03295006)的数据,该研究旨在评估肝细胞癌(HCC)患者的放疗剂量、不良反应(AEs)和客观反应率(ORR)之间的联系。

剂量越大,疗效越好!个体化治疗提上日程

 

TARGET研究共入组209例患者,大多数患者BCLC C期(54.5%),Child-Pugh A级(89.5%),单侧病变(70.8%)。根据RECIST 1.1标准,靶病灶大小从3厘米到至少8厘米不等。

1

放疗剂量与不良反应(AE)发生未见显著相关性

62.7%的TARGET研究人群报告了任何级别的AEs。在分析3级高胆红素血症与正常组织吸收剂量的相关性时,只有4.8%的患者发生AE。不到5%的患者经历过不良反应,说明这两者之间并没有相关性,这是一件好事,因为它表明,在进行该治疗时,有优化甚至增加剂量的空间。

2

高剂量与肿瘤反应相关

具体来说,TARGET的数据显示,所有接受治疗的患者的ORR为70.8% (95% CI, 64.3%-76.6%);中位OS为20.3个月。应答者的肿瘤吸收剂量明显更高(225.5 Gy;95% CI, 201.0-253.0),相比无应答者(188.3Gy;95%CI,164.6-215.3)。在完全缓解方面,在剂量小于225Gy时,大约为10%;剂量至少300Gy时超过30%。剂量越高,越有可能产生反应

3

个体化治疗提上日程

研究人员已经证明,与标准剂量法相比,个性化剂量法具有显著的响应率。TARGET的发现与既往发表的其他临床试验的结果是一致的。后续的DOSISPHERE-01研究表明,当你对患者进行个体化剂量测定时,患者存活的时间更长。

来自II期DOSISPHERE-01试验(NCT02582034)的数据显示,优化后的TheraSphere治疗效果明显优于标准剂量。至少有1个直径至少7厘米的可测量病变的不可切除肝癌患者被随机分配到标准剂量(120±20 Gy)或个性化剂量(≥205 Gy)。每组共有28例患者被评估为意向治疗人群。个性化治疗组的ORR为71% (95% CI, 51%-87%),而标准治疗组的ORR为36% (95% CI, 19%-56%) (P =0.0074)。

 

不止单联合治疗多项研究正在开展,局部联合系统未来可期用,放免联合开辟晚期肝癌治疗新

2020年ASCO会议上公布了CA 209-678研究的结果,这是一项开放性、单臂、单中心、两阶段Ⅱ期临床试验,纳入了40名患者,其中36名可评估。符合条件的Child-Pugh A级晚期HCC患者接受Y90放射治疗(Y90-RE)和纳武利尤单抗(放疗21天后开始,每2周一次,每次200mg)治疗。研究主要终点为总有效率(ORR) (per RECIST v 1.1)。次要终点包括疾病控制率(DCR)、无进展生存期(PFS)、总生存期(OS)和安全性。

研究结果显示,中位随访16.4个月后,ORR为31% (95% CI 16.4 – 48.1%);DCR是58.3%;在Y90-RE视野内,81%的病灶消退;中位PFS和OS分别为4.6个月(95% CI 2.3~8.4)和15.1个月(95% CI 7.8~NE)。6个月和12个月的PFS率分别为44.2%(95% CI 27.3% – 59.9%)和26.1%(95% CI 11.2% – 43.8%)。总的来说,纳武利尤单抗+ Y90-RE安全可耐受,只有11%的患者出现3/4级治疗相关不良事件(AEs)。

图片

可以看出,该联合方案是安全且可耐受的,需关注的3/4级治疗相关AEs发生率低,仅2例(6%),研究相关的生物标志物研究数据未来将公布。

联合治疗多项研究正在开展,局部联合系统未来可期

血管生成作为肿瘤的特征之一,在肿瘤的形成和生长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长期以来一直是HCC中很有前途的药物靶点。研究表明,VEGF表达异常与HCC肿瘤中观察到的血管异常有关,其他各种研究也一致表明,HCC患者手术或射频消融后循环VEGF表达升高与预后不良相关。重要的是,有研究发现,在肝癌放疗后VEGF表达升高。

基于此,研究人员认为,研究放疗后抗血管生成和ICB治疗HCC患者的疗效是有意义的,因为它们能够激发有效的肿瘤杀伤活性,限制肿瘤细胞重新稳定自身的能力。另一种替代策略是在放疗之前使用抗血管生成药物,这可以使肿瘤血管系统“正常化”,进而有可能提高放疗的疗效,在抗血管联合放疗治疗后可给予ICB,以进一步维持抗肿瘤免疫。针对以上两种联合治疗思路,目前,已有6项研究正在开展!也期待研究能带来更好的结果。

参考来源:

Global Real-World Data Establish TheraSphere Y-90 as Optimal Choice for HCC https://www.onclive.com/view/global-real-world-data-establish-therasphere-y-90-as-optimal-choice-for-hcc

 

本文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本文来源: 咚咚肿瘤科 由半夏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关键词:
​早期使用大剂量糖皮质激素治疗irAE,会导致预后更差?K药辅助治疗肾细胞癌获FDA优先审评丨肿瘤情报
上一篇

​早期使用大剂量糖皮质激素治疗irAE,会导致预后更差?K药辅助治疗肾细胞癌获FDA优先审评丨肿瘤情报

结直肠癌出现转移后的处理原则3——潜在可切除肠癌转移的治疗原则
下一篇

结直肠癌出现转移后的处理原则3——潜在可切除肠癌转移的治疗原则

阅读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