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肝癌正文

左手熬夜,右手癌筛,当代惜命年轻人实录

作者:半夏|2021年09月18日| 浏览:1221

“90后年轻人肝癌离世”“20岁抗癌小伙骨瘦如柴”,每一条癌症新闻刷屏的背后,都有无数年轻人的内心一抖:“我会不会也患上癌?”

不同于“年龄大的人更担心患癌”的惯性思维,《中国“癌症焦虑”大数据报告》显示,25~34岁的年轻人更容易癌症焦虑,占比高达49%。

年轻人担忧患癌并非杞人忧天,近些年来,各类癌症年轻化已成为不争的事实。国家癌症中心发布的《2019年中国最新癌症报告》显示,2015年,我国恶性肿瘤发病人数约392.9万,死亡约233.8万。其中,每年新增的年轻癌症病人约30万。

在压力型社会环境下,年轻人逐渐成为社会中坚力量。快生活节奏、高工作压力、熬夜、吸烟、喝酒、吃外卖等不良习惯,让年轻人的身体更容易出问题,也让他们对癌症的畏惧心理更甚。

羞于开口倾诉,担心被批评“矫情”,独自消化压力,陷入“恐癌焦虑-平复-再焦虑”的循环……那些表面平静的年轻人,经历过怎样的心理挣扎?今天,让我们来听听几位年轻人的“恐癌”心声。

尔雪(22岁,媒体人):

 

“连续1个月观察便便,我急慌慌做了肛门指检”

我叫尔雪,今年22岁,刚毕业工作。

我从小“多灾多病”,做过心脏手术,出过车祸,犯过肠胃炎,最近刚入职工作,还不小心骨折了。按网上的话说,我有点”躺着也中枪”的体质。

因为很容易被糟糕的事情找上,所以我格外留意有风险的事情。今年1月份,我从手机刷到一篇肠癌科普文,里边说“现在肠癌年轻化,熬夜、吃辣、胃不好、有家族病史的人,风险更高”。

看完心里“咯噔”一下:我经常凌晨才睡,我无辣不欢,我家人得过癌症…..好嘛!文章里的高危因素,我全中了。

从此我觉得自己一脚踏进了肠癌高危队伍,这改变了我的生活。各种肠癌科普文让我仿佛惊弓之鸟,便秘、胃胀、甚至月经痛,都怀疑是肠癌的信号。以前我上厕所特别干脆,但后来为检查“大便性状”,我每次都会对着“便便”端详半天。

怕什么来什么,2月的时候,一顿辣火锅把我送进了医院。头天晚上刚吃完,第二天早上我腹痛,回头一看排便有血,吓得早饭没吃,赶紧去医院做肛门指检。

一张薄布帘隔住排队“长龙”,我略带尴尬地做完检查,医生下了诊断“没有问题,连痔疮都没有”,我如蒙大赦。

从10点腹痛发作到12点检查完出院,短短俩小时足以让我心惊胆颤,走出医院那一刻,我的症状全没了。

虚惊一场并没有让我更放松,到了6月,我的焦虑感达到顶峰,对“肠癌“的关注,逐渐超过了生活中的任何事情。

具体表现在,一看到“肠癌”字样,就脑补自己患癌的场景。翻到“患病率上升”、“年轻的肠癌”这类话题,忍不住跟人念叨。

我朋友一开始戏称我是“肠癌播报员”,后来也忍不住了:“天天把肠癌挂在嘴边,你有点’魔怔’了。”她试图让我走出焦虑,可作用不大。

我怀疑自己可能早有肠道病变,上次的肠炎就是前期病发的表现。我想做个肠镜查清楚,可是不巧碰上骨折,计划延后了。

在这期间我也没闲着,我抵制一切增加患癌风险的事情,买了防癌神器“防辐射眼镜、电脑膜、手机膜”,戒了最爱的辣火锅,天天喝讨厌的牛奶,吃维生素胶囊,每吞一口寡淡青菜,我都感觉自己往健康迈了一步。

坚持了三周“苦行僧”生活,对吃喝玩乐的渴望冲淡了我的患癌焦虑。“爱咋咋地吧”我对自己说,又回归了熬夜刷手机吃辣的日子。我想这就是所谓的“间歇性抗癌,持续性混吃等死”吧。

不过,为了彻底去掉肠癌的隐忧,我还是打算做个肠镜,再攒笔钱,万一恐癌又犯了,去做个全身早癌筛查。

阿瓦(23岁,在读研究生):

“恐癌11年,我像侦探一样,把十几种癌症一查到底”

我叫阿瓦,是地质专业的研究生。

我可能是朋友圈里,了解癌症类型最多的人。我今年23岁,从12岁就抱着家庭医学百科全书看各类癌症。对于其他人来说,癌症只是个遥远的名词,对于我来说,它们是可能真切存在我身上,危及生命的疾病。

骨癌、胃癌、肝癌、眼癌、脑癌、卵巢癌、结直肠癌、胰腺癌、壶腹癌……这些都曾被列入我的疑似患病“榜单”。为排查我耗费了很多精力,仅胃癌、胰腺癌两项,我就跑过三四家医院,做了六次检查。

那是去年2月份,我照镜子突然觉得脸瘦了好多,称重发现,半个月减重7斤,可是我明明一直减肥减不下来的,联想到最近常发生的胃反酸,我的心“腾”一下到了嗓子眼儿,这是“无明显诱因消瘦”啊,妥妥的胃癌征兆。

我一下子慌了,赶紧挂了消化内科的号。先测幽门螺杆菌,结果是阴性。后查胃镜,确有胃炎,但排除胃癌。百度上说,胃酸也可能是其他上腹脏器癌,在我的坚持要求下,医生开了肝胆胰脾彩超检查。看着检查结果上的“未见明显异常”,我暂时放了心。

可是转念又想,超声往往看不清,特别胰腺这种器官,位置又深,个头还不大,还容易被前面的胃、肠子还有气体挡着,万一看差咋办?

我又要求检查肿瘤标志物,仍然未见异常。我心想,万一我是肿瘤标志物不敏感的人,怎么办?于是又查了个上腹平扫CT,结果正常。这也没问题,那也没问题,可我的症状是怎么回事呢?

我去查了很多医学文献,里边很多检查失误病例,比百度结果更吓人。小命要紧,不做增强CT绝对不行了。检查结果依旧正常,至此我查到了最后,终于彻底放下心来。

像这样的“一查到底”,我经历过很多次。因为头晕,我做过颅脑CT查脑癌。因为担心卵巢癌,我做过4次子宫及附件彩超。看见家附近医院做肠镜优惠活动,我比逛街商场打折还激动,正好我排便不成型,得去查查肠癌!

经常检查给我带来了很多困扰,一年中有几个月的精力,我耗费在跑医院上。我觉得自己有疑病症,在家人的建议下,我去看了精神科,跟医生聊了俩小时,他也没说出个所以然。

我曾努力寻找这种焦虑的源头,我自己觉得可能跟童年经历有关。一方面我父亲、姑姑、外公都曾患癌,我觉得自己也可能被遗传癌,这让我总容易把身体不适往最坏的结果想。

另一方面,我觉得自己不值得拥有健康身体。小时候不好看、学习也差,我常被老师劈头盖脸骂,不敢告诉父母。虽然现在已经读到研究生,也有男朋友喜欢我,但每到重要考试前,我依然会焦虑、自卑、怀疑自己患癌。

小龙(30岁,博士在读)

“是没钱,克制住了我的恐癌乱想”

我叫小龙,来自哈尔滨,目前在广州读书。

我第一次出现腿疼的症状是在2015年,当时疼到睡不着觉,程度已经很严重了,去了校医院,做了核磁共振CT检查,医生说:不用担心,可能是着凉了,注意休息保暖就可以。但我休息后也没彻底好,偶发腿疼,每次会持续一周左右。

从那时开始,我脑海里总冒出问题:我这病会不会是癌症?之所以这样想,有两方面原因:

我认为,医生给出的诊断,是建立在检查和推测上的怀疑型诊断,而非确诊,虽然这推测是合理的,但癌症是个捉摸不定的病,我的腿疼还是有可能是癌症的。

另一方面原因是,我确实很担心自己的身体。当时我学业压力很大,生活不算规律,熬夜较多,也常吃不健康的食物,常常担心身体撑不下去。

每次乱想的时候,我会用两种方式劝自己,一是理性克制,我会拿自己的症状跟骨癌早期症状对比,找它们不太像的地方。

二是经济劝退,我的医保不在当地,去做各种检查还挺费钱的,作为一个穷学生,验证这些胡思乱想会掏空我的钱包。

我其实挺乐观的,我想着,万一真得了癌症,我就不用上学了,剩下的日子不想在医院化疗,列个清单把自己想玩的,想吃的,都实现,就可以走了。

 

卢切(29岁,档案工作者)

“肠镜检查的前一夜,我差点跟父亲留遗嘱”

 

我叫卢切,家是东北的,体制内工作。

我有过两年多恐癌经历,如果问我哪天最害怕,一定是做肠镜的前一夜。

2017年末到2019年,大约两年多,因为常常胸闷、肋痛、腹胀,我怀疑自己得了肠癌。

在遭受很长时间的心理折磨后,从小怵医院的我,决定去做肠镜。即使是最差的结果,我也需要一个答案。

肠镜检查的头一天,我心里已经很笃定,那些持续两年的、不明原因的身体不适,就是肠癌造成的。明天的一纸肠镜检查报告,将宣告我的“死刑”。

我没告诉过任何人我的想法,但是凌晨去客厅喝泻剂时,我碰到爸爸,忍不住说:“你……得做好心理准备,我要查的这个,不是什么好病。”回到卧室,我一晚上没睡,我很害怕,如果人对死亡的恐惧程度是10分,那天晚上我能达到8、9分。

检查结果居然是好的,我第一反应是拿错片子了。花了点时间才确信,我是真的好好的。

人的情绪是曲线波动的,恐惧到了顶点之后,逐渐下滑,现在我已经不那么担心了。不过,回忆起恐癌那两年的心理折磨,我终生难忘。

在生命遭受威胁的时候,人是不会有心力关注其他的事情,我深刻体会到这点。恐癌时期的我,吃不好,睡不着,每天控住不住刷手机,把网上的各种癌症症状,一遍遍跟自己的进行对照,越看越像,越看越怕:“大概率是癌了,现在肚子里有肿块了吧,接下来的治疗怎么办,早死晚死都是死…..”本来挺胖的我,吓瘦了好几斤。

恐惧驱使我抱团取暖。我加入了“绝症”主题的网络社群,半夜翻看别人发的患癌历程贴,有的帖子写着写着就断更了,人死了。这种帖子带给我的冲击力,比所有恐怖片加起来还惊悚。

恐惧是最好的改变力量。以前我常熬夜,爱点外卖,戒不了游戏。后来早早躺上床,不吃外卖,不喝含糖饮料,吃个水煮菜连酱油麻酱都不敢放,时不时摸肚子查看有无肿块,我是真的很想活。

我自己也分析过为什么这么“恐癌”,可能跟我小时候患过强迫症有关,我会有一种强迫式的思维方式,只要身体不舒服,不想其他病症,就往最严重的癌症方面想;

可能是我受到了家庭影响,我妈很注重养生,挺担心全家的身体,这让我从小很有忧患意识;

再有可能是我太“惜命”了,我虽然平时看起来有点“丧”,但是绝对不是那种想要自杀的人,反而我非常热爱生活,我觉得只要活着,干点什么事都好。

如果能回到刚开始恐癌的那一年,我挺希望自己早点把心理情况跟亲友说一说,叫他们陪着我去做个检查,一个人熬着挺难受的。

医生点评

  
图片
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肿瘤科主治医师,熊威斌点评:

一、本文参访者存在的主要误区

 

1、“年轻群体更容易患癌,我也会患癌症”的想法是片面认识。

其实,虽然某些类型癌症有年轻化趋势,如乳腺癌、甲状腺癌等,但绝大多数癌症仍以老年群体为主,40岁以下群体患上的概率很低。

年轻人患癌和名人患癌,更容易被捕捉成为新闻热点。年轻敏感人群的焦虑感,一定程度上是片面接收信息造成的,建议尽量远离负面信息。

2、将自身偶发、查不出原因的不适症状,与相关癌症对应。

实际上,有些机体生理反应,是心理因素加上不良生活习惯引发的,并不一定是癌症。

绝大多数癌症等到有较明显的症状时,往往很容易通过正规医学检查确诊,如果医学检查没有发现问题,基本上可以不用担心。

3、购买“防癌神器”、吃维生素胶囊等预防癌症,不一定科学。

防癌神器多是一种噱头,目前暂无确切证据支持手机、电脑等辐射会引发癌症。此外,维生素补充过量反而会带来健康危害,不可过犹不及。

4、恐癌时选择独自消化压力。

陷入“恐癌-身体不适-更恐癌”恶性循环的人,往往当局者迷,难以自拔。学会寻求外界干预非常重要。

二、总结建议:

(一)预防癌症,最重要做到三点:

1.养成健康的生活方式(均衡饮食、规律作息、适度运动)。

2.避免致癌危险因素(吸烟、过量饮酒、嚼槟榔、霉变食品、放射性辐射、化工制剂、激素类药物等)。

3.预防治疗相关感染或疾病(乙型肝炎、HPV感染、胃幽门螺杆菌感染等)。

(二)建议影响日常生活的恐癌严重者,积极寻求心理咨询干预,并在日常生活中多参与社交活动及运动锻炼。

心理咨询可以帮助其转移自身注意力,提供专业的帮助建议。社交活动可以搭建情绪分享平台,有助于获得外界亲友支持帮助。同时运动锻炼有助于协调身心健康,减少不适症状。

 

本文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本文来源: 医学界肿瘤频道 由半夏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关键词:
Dostarlimab 单挑子宫内膜癌,TMB或将接力dMMR成为下一个疗效预测指标
上一篇

Dostarlimab 单挑子宫内膜癌,TMB或将接力dMMR成为下一个疗效预测指标

因为不良反应被劝退?明星疗法安全性必须关注!丨世界患者安全日
下一篇

因为不良反应被劝退?明星疗法安全性必须关注!丨世界患者安全日

阅读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