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肝癌正文

低剂量=低疗效?肝癌靶向治疗因不良反应减量,无进展生存仍可达3年

作者:半夏|2022年01月12日| 浏览:1335

尽管肝癌一线治疗获批了两款联合治疗方案,但TKIs仍然是不能耐受免疫联合或耐药进展患者的主要治疗方法。由于对TKI治疗的反应没有经过良好验证的预测标志物,当患者报告严重的副作用时,何时坚持、停止或切换TKI药物在临床上是主观的。当前的标准做法是,若出现无法耐受的不良反应时,可以先降低药物剂量,如果患者无法忍受最小目标剂量,则停止使用一种特定的TKI药物,并寻求其他治疗药物。

但问题在于,靶向药物有严格的时间和剂量,这是反复临床试验的结论,按时、定量服药,可以维持血液中药物浓度,充分发挥药效,如果突然减少剂量,血液中的药物浓度会出现很大的波动,这可能会降低药物疗效。那么事实真的如此吗?未必!

索拉非尼不耐受减量

使用反而延长5个月OS

早在2013年,顶级期刊JCO就发表过一项III期临床试验,头对头比较舒尼替尼和索拉非尼一线治疗肝细胞癌的疗效,结果显示舒尼替尼并不优于索拉非尼。今天我们回顾性的分析该研究中使用过索拉非尼的542例肝癌患者,在索拉非尼治疗后28天内出现不良反应导致剂量调整是否影响患者的OS和PFS。所有患者服用索拉非尼,剂量为400mg,每日两次,以4周为一个周期。若不耐受,则将剂量调整为每日一次400mg,若仍不耐受,则调整为每隔一天400mg。

研究结果表明,因索拉非尼不良反应,导致中断、减量及停药的患者比例较多。在前28天内,128例(51.6%)患者剂量中断,97例(39.1%)患者剂量减少,23例(9.3%)患者停止了治疗。

 

主要研究终点OS:剂量未调整组:10个月;剂量中断组:9个月;剂量减少组:15个月;停药组:3个月。在第28天,因早期不良反应需要调整索拉非尼剂量与OS显著相关。

 

次要研究终点PFS:剂量未调整组:4个月;剂量中断组:3个月;剂量减少组:4个月;停药组:NA(没有数据)。在第28天,因早期不良反应需要调整索拉非尼剂量与PFS之间无显著相关性

图片

真实病例结果表明低剂量不会降低疗效,

无进展生存长至3年

患者1为男性,70岁,伴有丙型肝炎相关肝硬化,诊断为IV期HCC,在疾病进展前接受了多轮局部治疗。开始索拉非尼治疗前甲胎蛋白(AFP)为39,478 ng/mL,Child-Pugh A级。

患者开始索拉非尼治疗时为200mg QD,并滴定至200mgBID;耐受200mg BID 1周后因严重的手足皮肤反应(HFSR)降至200mg QD。但患者对此剂量仍然不耐受,遂缩短周期,200mg/d,连续2周未果。随后患者达到每隔一天200mg的稳定剂量(QD),在索拉非尼开始使用后的4个月,AFP下降到2ng/mL,并有持续的反应。无进展生存期(PFS)已达到36个月,且患者继续服用索拉非尼200mg QD。

 

患者2同时患有酒精相关和丙型肝炎相关的肝硬化,63岁时被诊断为HCC,之前接受了2轮TACE局部区域治疗。他接受索拉非尼治疗3个月后因疾病进展而停止治疗。随后给予瑞戈非尼,以80mg QD开始,并计划在28天周期的前21天内,每周剂量增加40mg/d至标签剂量160mg QD。但是患者在120mg QD时出现厌食、严重HFSR和高血压。随后剂量重新降至40mg QD。再次尝试服用80mg导致HFSR、口腔溃疡和主观认知改变。患者到达稳定剂量40mg QD。最终该患者至放射学进展时间(TTP)为32个月,OS为37个月

 

图片

 

临床试验中的给药方案通常采用MTD模式设计,该模式起源于传统的细胞毒性化疗,在这种化疗中,高剂量显示出更高的疗效水平,但受到剂量毒性的限制。这些案例作为初步的临床观察,表明aHCC患者对低于FDA批准标签剂量TKIs的临床反应时间可以延长。据研究人员所知,既往没有报道描述使用极低剂量TKIs治疗的aHCC患者的临床结果。在报道的患者中看到的治疗益处可能会证明进一步研究是合理的。值得注意的是,TKI治疗适用于多种其他癌症,而上述提出的未来研究方向可能也包括这些适应症。

本文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本文来源: 国际肝胆资讯 由半夏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关键词:
“单身狗”患癌风险更高?期刊也来催找对象了!
上一篇

“单身狗”患癌风险更高?期刊也来催找对象了!

国内PD1/L1赛道拥挤,O、K、I、T悄然把战场转移早期肺癌?
下一篇

国内PD1/L1赛道拥挤,O、K、I、T悄然把战场转移早期肺癌?

阅读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