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卵巢癌正文

39岁女演员因卵巢癌离世!有些病真的拖不得!

作者:小D|2020年08月14日| 浏览:1409

“你说,如果自己没到三十,就得卵巢癌了,怎么办?”

39岁女演员因卵巢癌离世
“还没演到满意的女主角”
 
5月11日,中国国家话剧院证实,该院青年演员李楠,5月7日凌晨因病不幸在北京协和医院去世,年仅39岁。
 

(图片来自 微博)
 
去年8月,李楠在医院查出“卵巢囊肿病变”,为进一步确诊,医生要求她立即住院,但她心疼来之不易的话剧角色,也心疼费用,选择继续工作,一直拖到了今年春节。
 
但,这次去住院,就确诊了“卵巢癌”。
 
她的母亲和男友每天在医院悉心照料,亲朋好友凑齐了手术费用,却无法挽回这个年轻的生命。
 
她在自白(男友代笔)中写道:“我是幸运的,有自己人生的方向,但又无奈,因为收入不能养活自己。”
 
“心中最大的遗憾是还没有演过一次令自己真正满意的女主角。”
 

(图片来源 网络)
女性三大“杀手”之一
卵巢癌
 
卵巢癌是妇科三大恶性肿瘤之一。在我国,卵巢癌的发病率位于宫颈癌和宫体癌之后,居第三位[1],且发病率呈逐年上升之趋势。
全球每年新发病例不到20万,其中有5万就“砸在”中国女性头上。更糟糕的是,将近80%的上皮性卵巢癌确诊时已为晚期[2]
卵巢癌主要有三种病理类型[1]
 
  • 上皮癌:约占65%,多发生于绝经期和绝经后期,平均诊断年龄为55岁。

  • 恶性生殖细胞肿瘤:约20%,多发生在青少年。

  • 性索间质肿瘤:约占10%,可发生于任何年龄。

卵巢癌患者可触及腹部和盆腔包块,腹部增大或者腹腔积液。
 
其中,恶性生殖细胞肿瘤常伴有发烧或腹部剧烈疼痛;性索间质肿瘤常伴有月经不调、绝经后阴道出血,有时还有乳腺增大、外阴丰满等症状。
 

 
卵巢癌,早发现、早诊断、早治疗很重要!
 
早期患者的5年生存率可达90%,且即便术后2年复发,复发的治疗效果依然很好。
 
但如果晚期,情况就完全不同了——晚期卵巢癌的5年生存率仅为30%~40%
 
晚期卵巢癌患者初始阶段治疗疗效尚可,但是复发概率非常高,80%的患者会在初始治疗后3年复发。
 
复发以后虽然有一些治疗措施,但由于耐药和患者身体条件变差,生存时间基本按月计数。
 
有句话说,“复查就是看啥时候复发。”
 
所以,如果医生建议住院,还是老老实实住院。一直拖着,早期拖到晚期,就得不偿失了。
 
卵巢癌的高危因素
 
有研究表明,卵巢癌的高危因素包括[3]
  • 月经初潮早

  • 子宫内膜异位症

  • 抑郁情绪

  • 不良生活习惯

  • 遗传因素

而保护性因素包括[3]
 
  • 采取避孕措施

  • 多次怀孕

  • 多次分娩

  • 哺乳

作为女性
应该如何预防卵巢癌?
 
流行病学统计结果表明,普通妇女一生中患卵巢癌的风险仅为1%左右。但这并不是概率问题,一旦患病,就是100%。
 
卵巢癌的致死率高,早期基本没有症状,难以发现。且无论是CA125、阴道超声还是二者联合,均不能达到满意的筛查效果。
 
一项涉及29700个家庭的代谢研究显示,各个国家乳腺癌或卵巢癌患者基因突变率最高的基因是BRCA1和BRCA2[4]。如果直系亲属有病史,建议做基因检测,检查是否有BRCA基因。
 
《卵巢癌诊疗规范》(2018年版)指出BRCA1和BRCA2胚系突变携带者一生中发生卵巢癌的风险分别达54%和23%,是卵巢癌的高危人群[5]
 
因此,BRCA突变携带者,在未完成生育前,推荐从30~35岁进行定期盆腔检查、血CA125和阴道彩超联合筛查。
 
  • 肿瘤标志物

CA125是最常用的卵巢癌肿瘤标志物,尤其是浆液性卵巢癌的首选肿瘤标志物。在绝经后人群应用价值高。
 
HE4是近10余年来应用于临床的肿瘤标志物,对卵巢癌的特异度高,且不受月经周期及绝经状态影响。
 

  • 超声检查

超声检查是卵巢癌筛查的首要检查方法,可明确卵巢有无肿块,也可初步判断卵巢良恶性。
 
  • 及时诊治

许多人并不重视盆腔的疼痛,也不会自己检查是否有盆腔包块。即便出现腹水,也以为是长胖了而已。
 
还有些人,即便医生已经诊断需要住院治疗,她们依然认为不可能发生在自己身上,往往一拖再拖,耽误了治疗的时机。
 

知乎上有一个问题:你说,如果自己没到三十,就得卵巢癌了,怎么办?
 
这并不是“如果”,真的有人,24岁、26岁甚至只有十几岁就患上了卵巢癌,在医院接受治疗。
 
还有很多人,因为各种原因,推后、放弃治疗,几个月以后就失去了宝贵的生命。
 
多少人想着“年轻的时候多奋斗一下,反正身体还很好。”忽视身体的各种信号。
 
生命很可贵,只希望这样的悲剧,越少越好。
 

参考文献:

[1]石远凯,孙燕.临床肿瘤内科手册[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14.
[2]俞鸣,王庆生,郝继辉,郝希山,焦振山.卵巢癌危险因素的病例对照研究[J].中华流行病学杂志,2003(04):86-87.
[3]周琦,吴小华,刘继红,李力,朱笕青,白萍,盛修贵.卵巢恶性肿瘤诊断与治疗指南(第四版)[J].中国实用妇科与产科杂志,2018,34(07):739-749.
[4]王欣,胡丹,李永霞,张傢钧,杨永秀.妇科肿瘤的遗传易感性研究进展[J].国际妇产科学杂志,2019,46(06):693-697.
[5]卵巢癌诊疗规范(2018年版)[J].肿瘤综合治疗电子杂志,2019,5(02):87-96.

本文首发:医学界妇产科频道

作者:Sweet

责编:Sharon

本文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本文来源: 医学界妇产科频道 由小D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生死边缘:中国肝癌患者的求生手记
上一篇

生死边缘:中国肝癌患者的求生手记

提高肿瘤患者治愈率,做到这些是关键!
下一篇

提高肿瘤患者治愈率,做到这些是关键!

阅读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