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卵巢癌正文

卵巢癌患者如何选择靶向药,这一篇总结全了!

|2021年12月17日| 浏览:6371
卵巢癌在我国女性生殖器官恶性肿瘤中的发病率占第三位,但病死率却居第1位,主要原因还是早期诊断率低、复发和耐药等原因。
目前化疗上,铂类和紫杉醇联合是顽固性卵巢癌的首选方案,但大部分患者对铂类药物存在耐药性。
随着靶向治疗的研究日趋激烈,卵巢癌相关的大量临床试验已经开展,包括单剂靶向药物、靶向联合化疗、靶向联合靶向等各个方面。
卵巢癌的靶向治疗大致可分为三类:即VEGFR 抑制剂,免疫抑制点治疗以及PARP抑制剂等,获批的主要是PARP抑制剂和VEGFR 抑制剂。

图片

点击即可查看大图

01

PARP抑制剂
此类药物可以抑制DNA的修复,对于同样具有DNA修复障碍的如BRCA基因突变的肿瘤细胞具有双重抑制效应,在细胞及临床水平都表现出对BRCA突变患者的有效抑制。
奥拉帕利:lynparza(Olaparib)
奥拉帕利是FDA批准的第一个PARP抑制剂,用于具有BRCA基因缺陷突变,且接受过多次化疗的晚期卵巢癌患者。
后来,FDA拓展了奥拉帕利的适应证,批准奥拉帕利的新剂型(片剂)用于所有铂敏感复发患者,无论是否存在BRCA基因突变。
芦卡帕尼:Rubraca(rucaparib)
2016年12月FDA批准,用于治疗携带一种特定基因突变(有害的BRCA突变),且已使用两种或多种化疗药物治疗过的晚期卵巢癌患者。
尼拉帕利:Zejula(niraparib)

2017年3月FDA批准,用于经铂类化疗后肿瘤完全或部分收缩(完全或部分反应)的成人复发性上皮性卵巢癌、输卵管或原发性腹膜癌的维持治疗(旨在延缓癌症生长)。
FDA批准的首个无需BRCA突变或其他生物标志物检测,就可用于治疗的PARP抑制剂。
综上,奥拉帕利和芦卡帕尼主要用于三线以上的治疗,而尼拉帕利则用于维持治疗。
另外,PARP抑制剂的研究数据明确显示出其高效低毒的优点,其他靶向药物在卵巢癌的治疗中尚未显示可以如此明显地延长患者PFS,而且耐受良好,有些患者用药长达6年多。
这预示了PARP抑制剂可能在复发性卵巢癌未来的临床治疗中占有重要地位。不过,其昂贵的药价是临床应用的障碍。

 

02
VEGFR抑制剂
贝伐单抗-Bevacizumab,于2014年获FDA批准联合紫杉醇、聚乙二醇化脂质体多柔比星或拓扑替康,用于治疗铂类耐药复发性上皮卵巢癌。
2016年底,FDA批准贝伐单抗与卡铂和紫杉醇化疗组合/卡铂和吉西他滨组合,然后单独使用贝伐单抗,治疗铂敏感性复发性卵巢上皮癌(铂敏感性定义:最后一次铂类化疗后6个月或更长时间后复发)。
又于2018年,FDA批准贝伐单抗与化疗(卡铂+紫杉醇)联合治疗后继续采用贝伐单抗单药治疗这一模式,用于晚期(III期或IV期)卵巢癌女性患者初次手术切除后的治疗。

03

联合用药
如果化疗方案过强,患者发生的毒副反应风险增加,或者由于化疗的天花板效应又会影响靶向治疗药物疗效的体现。
因此在卵巢癌的治疗中,与靶向药物配伍的主要是常规的一线或二线的化疗方案。

如紫杉醇+卡铂、吉西他滨+卡铂、脂质体多柔比星单药、紫杉醇单药周疗等,这些化疗方案的耐受性相对较好。
在国际妇产科联盟(FIGO)和美国国家综合癌症网络(NCCN)指南中,已推荐贝伐单抗和帕唑帕尼与二线化疗联合用于复发性卵巢癌的治疗。
另外,通过探索多基因多分子联合预测靶向治疗疗效的多靶点联合预测的准确性可能会优于单个靶点的预测模式。
希望今后能够发现更多有价值的靶向药物,为攻克复发性卵巢癌这一难治的妇科恶性肿瘤提供有力武器。


PS. 如果你正在寻找新药临床项目,欢迎扫码添加微信咨询,帮你少走冤枉路,不花冤枉钱,也欢迎转发给身边其他病友~

本文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本文来源: 114肿瘤资讯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BTK抑制剂已成功,Syk能否创造奇迹?
上一篇

BTK抑制剂已成功,Syk能否创造奇迹?

一则传闻让一众白马股暴跌,狼会来吗?
下一篇

一则传闻让一众白马股暴跌,狼会来吗?

阅读相关文章
最新医生问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