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卵巢癌正文

​《柳叶刀-肿瘤学》发布臧荣余教授团队最新研究结果,二次手术为复发卵巢癌带来疗效提升

|2021年12月31日| 浏览:1726
今年3月,国内学者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妇科肿瘤科主任臧荣余教授团队开展的SOC-1研究结果荣登肿瘤领域国际顶尖期刊《柳叶刀-肿瘤学》[1],获得业界高度瞩目。在2020年,该研究中期分析结果还曾被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年会入选口头报道,在国际舞台亮相。
为何这项中国研究会如此受到全球专家的重视?原因在于SOC-1研究结果为铂敏感复发性卵巢癌的临床诊疗新策略带来重要的参考价值,显著延长了患者的中位无进展生存期(PFS)。

图片

刊文发布截图

对此,“医学界”在SOC-1研究成果发布会上有幸邀请研究刊文第一作者、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妇科肿瘤科史庭燕教授进行观点分享。
围绕复发卵巢癌治疗疑点,探讨二次手术的价值
复发性卵巢癌根据初始铂类化疗的疗效可大体分为铂敏感(肿瘤缓解时间≥6个月)和铂耐药(缓解时间<6个月)两种类型。既往,国内多家大型肿瘤治疗中心一直将手术[即二次肿瘤细胞减灭术(SCR)]作为铂敏感复发性卵巢癌的标准治疗,不仅外科医生更倾向于为患者进行手术,患者本身也更愿意接受手术而非化疗。不过,手术的获益并未得到临床试验确切证实,一直存在争议。

SOC-1研究纳入了首次复发且iMODEL评分结合PET-CT图像预测潜在完全切除
(R0)的铂敏感复发卵巢癌,随机接受SCR序贯化疗(手术组)或单纯化疗(非手术组)。共同主要终点为PFS和总生存期(OS)。次要终点为累积无治疗生存期(TFSa),定义为OS时间减去随机化后手术和化疗时间。

该研究是我国首个在卵巢癌领域由研究者发起、多中心参与、非药物相关的自主临床研究。研究结果创新了复发卵巢癌的诊疗模式,更为铂敏感复发卵巢癌二次手术提供了更高级别循证医学证据,并有望在未来改变复发卵巢癌临床实践。

图片
成果发布会现场
对于全球目前开展的相似研究,史庭燕教授指出:

2014年,美国妇科肿瘤协会白皮书重点关注了国际上三项平行随机对照III期临床研究[2],包括上海妇科肿瘤协作组(SGOG)的SOC-1研究、美国的GOG-0213研究[3]以及德国的DESKTOP 3研究[4],三项研究的主要目的旨在证实二次减瘤手术能否成为复发卵巢癌的标准治疗。2019年,美国GOG-0213研究[3]结果发现复发卵巢癌患者实施手术并不能为其带来生存获益,相反,非手术组的中位OS还比手术组多了近14个月(64.7 vs 50.6个月)。
历经10余年,成功证实二次手术可延长PFS
该研究从设计、入组到最终结果报道,前后共经历了10余年时间。研究在2012年7月19日-2019年6月3日期间共纳入了357例患者,在非手术组中,共有48例(37%)交叉接受SCR治疗。手术组和非手术组的中位随访时间为36个月。

结果显示,相比单纯化疗组,SCR组成功将中位PFS延长接近半年,两组结果为17.4 vs 11.9个月
(HR 0.58,P<0.0001),两年PFS率分别为38%和22%。中期分析显示,两组的OS数据未成熟,中位OS为58.1 vs 53.9个月(HR 0.82),仍需进一步等待随访数据公布。

图片
PFS曲线图

在安全性方面,SCR的不良反应发生率与单纯化疗相似,并未明显新增毒副作用。
图片
不良反应发生情况
史庭燕教授表示:“结合美国GOG-0213研究的阴性结果和SOC-1研究的成功,提示我们:

 对于铂敏感复发卵巢癌是否可以接受二次手术,首先必须筛选出适合手术的患者;

■ 此外,二次手术对医生的技能要求较高,无法达到R0完全切除的患者预后甚至要差于单纯化疗组,因此患者需要在合适的医疗中心进行二次切除。”
将SOC-1研究方案应用到临床,需克服哪些难题?
虽然SOC-1研究已经取得了初步成功,但是在临床普及推广和应用上依然面临着一些难题:

■ 首先是对适合二次手术患者的筛选。该研究中采用的iMODEL评分筛选模型是基于臧教授一项国际多中心回顾性研究
[5],因此对SCR人群有特定的选择标准。

■ 手术疗效很大程度上受限于医生的手术技术。对于未能做到完全肿瘤切除的患者,其生存获益不如单纯化疗组;R0切除患者的预后远高于其他患者。因此,SCR质量保证是个重要的关键因素。

与时俱进,更多研究正在开展
对于今后的研究工作,史庭燕教授提到以下两点:

■ SOC-1研究中发现部分化疗组患者存在交叉使用二次手术的情况。因此,SCR手术的时间节点还有待探索,是否二次、三次复发时还可以再进行手术并从中获益?

■ 对于铂敏感复发卵巢癌患者,PARP抑制剂维持治疗是一种标准治疗方案。因此在新开展的SOC-3研究
[6]中,对比了再次减瘤手术+化疗+PARP抑制剂 vs 化疗
+PARP抑制剂用于铂敏感二次复发患者。

此外,对于铂耐药复发卵巢癌患者,免疫治疗、靶向治疗、生物疗法等方案都是今后值得深入研究的方向。

 

参考文献
[1]Shi T, Zhu J, Feng Y, et al. Secondary cytoreduction followed by chemotherapy versus chemotherapy alone in platinum-sensitive relapsed ovarian cancer (SOC-1): a multicentre, open-label, randomised, phase 3 trial. Lancet Oncol. 2021;22(4):439-449.
[2]Herzog TJ, Armstrong DK, Brady MF, Coleman RL, Einstein MH, Monk BJ, Mannel RS, Thigpen JT, Umpierre SA, Villella JA, Alvarez RD. Ovarian cancer clinical trial endpoints: Society of Gynecologic Oncology white paper. Gynecol Oncol. 2014; 132(1): 8-17.
[3]Coleman RL, Spirtos NM, Enserro D, et al. Secondary Surgical Cytoreduction for Recurrent Ovarian Cancer. N Engl J Med 2019; 381: 1929-39.
[4]du Bois A, Sehouli J, Vergote I, et al. Randomized phase III study to evaluate the impact of secondary cytoreductive surgery in recurrent ovarian cancer: Final analysis of AGO DESKTOP III/ENGOT-ov20. J Clin Oncol 2020; 38 (15_suppl): 6000.
[5]Tian WJ, Chi DS, Sehouli J, Tropé CG, Jiang R, Ayhan A, Cormio G, Xing Y, Breitbach GP, Braicu EI, Rabbitt CA, Oksefjell H, Fotopoulou C, Meerpohl HG, du Bois A, Berek JS, Zang RY*, Harter P. A risk model for secondary cytoreductive surgery in recurrent ovarian cancer: an evidence-based proposal for patient selection. Ann Surg Oncol 2012,19:597–604
[6]Shi T, Yin S, Zhu J, et al. A phase II trial of cytoreductive surgery combined with niraparib maintenance in platinum-sensitive, secondary recurrent ovarian cancer: SGOG SOC-3 study. J Gynecol Oncol. 2020;31(3):e61.

本文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本文来源: 医学界肿瘤频道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关键词:
肺癌后线之争!替雷利珠单抗在审批,O药或将迎来劲敌
上一篇

肺癌后线之争!替雷利珠单抗在审批,O药或将迎来劲敌

2021年度盘点免疫联合篇|肝癌国产联合方案后来居上,胆道肿瘤三联方案成主流
下一篇

2021年度盘点免疫联合篇|肝癌国产联合方案后来居上,胆道肿瘤三联方案成主流

阅读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