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乳腺癌正文

氟维司群回归医保,CSCO乳腺癌指南I级推荐!

作者:半夏|2021年05月07日| 浏览:1443

文章来源:汝爱一生

 

氟维司群是第一代选择性雌激素受体下调剂(SERD),用于未接受过内分泌治疗或辅助抗雌激素治疗期间或之后复发或疾病进展的HR阳性局部晚期或转移性绝经后乳腺癌患者。

2010年氟维司群刚进入中国市场时,零售价格在 5458.99 元/支(注射液5ml,250mg),每28天注射一次(每次两支,共500mg)。最新医保价格为氟维司群4612元/盒(一盒两支),并被纳入医保乙类目录,相当于每个月自费仅需几百元!为更多的患者带来了治愈机会。

在刚刚结束的2021 CSCO指南大会上也重新对HR阳性晚期乳腺癌做了调整: 

氟维司群强势回归一线治疗

对于HR阳性晚期绝经后的患者,未经内分泌治疗的人群,氟维司群单药由原来的Ⅱ级推荐调整为Ⅰ级推荐;Ⅱ级推荐中新增氟维司群+CDK4/6抑制剂(2A)联合治疗;TAM治疗失败患者中,AI和氟维司群证据等级由1A调整为2A。

本次调整是基于MONALEESA-3研究,该研究纳入了726名荷尔蒙受体阳性且HER2受体阴性晚期乳癌患者,按2:1比例随机进入治疗组与安慰剂组,治疗组给予瑞波西利(600 mg/天; 每三周停一周) 联合氟维司群(每4周肌肉注射500 mg),对照组给予安慰剂和氟维司群(每4周肌肉注射500 mg)。

结果显示,在总体人群中,瑞波西利+氟维司群可以显著改善患者PFS(20.5个月vs 12.8个月,HR=0.593)和OS;尤其是在瑞波西利+氟维司群一线治疗亚组中PFS长达33.6个月。 

MONALEESA-3研究的成功结果,表明了CDK4/6抑制剂联合氟维司群卓越的疗效及安全性,也为其他CDK4/6抑制剂联合氟维司群作为停经后HR阳性且HER2受体阴性晚期乳癌患者的一线或二线方案试验的探索,立下了不错的典范。同时奠定了靶向联合内分泌治疗对于晚期HR阳性乳腺癌患者的主导地位。  

什么是SERD?

与TAM究竟有何不同?

选择性雌激素受体下调剂SERD是一种小分子,它们通过与癌细胞表面的雌激素受体(ER)相结合,降低雌激素受体的稳定性,诱导它们被细胞正常的蛋白降解机制降解,从而降低雌激素受体水平,抑制癌细胞的生长。氟维司群是目前唯一上市的一款 SERD 药物,与雌激素受体性拮抗剂(例如大名鼎鼎的他莫昔芬TAM)机制不同,SERD是通过介导雌激素受体的降解,更为全面地抑制雌激素受体的功能,并且可能解决雌激素受体突变产生的耐药性。 

SERD 赛道竞争激烈!

谁将率先杀出重围?

目前,至少还有四款SERD处于3期临床开发阶段。因为氟维司群注射剂型使用时的不便,新一代SERD均为口服剂型,便于更多患者在家就能服用。

Radius公司的Elacestrant(艾拉司群),于2021年1月29日《临床肿瘤学杂志》在线发表了RAD1901-005的报告结果:在31例可评估的患者中,有6例得到部分缓解(PR),客观缓解率为19.4%;在47例可评估的患者中,临床获益率为42.6%(20例)。艾拉司群的临床获益与ESR1突变等位基因百分比成反比。没有发生剂量受限毒性反应,大多数不良事件严重程度为1~2级,常见恶心(33.3%),血液甘油三酯增加(25%),血磷减少(25%)。

目前,艾拉司群+标准内分泌治疗的三期临床研究正在进行,期待它的临床结果可以为更多乳腺癌患者带来福!

罗氏的Giredestrant(又名GDC-9545),2020年ASCO会议公布了Ib期研究结果:队列A接受Giredestrant(100mg,每日一次)±LHRH激动剂方案;队列B接受Giredestrant(100mg)+哌柏西利(125mg,21天治疗/7天停药)±LHRH激动剂方案。在可评估的12例患者中,通过治疗前后的配对活检,观察到ER(83%),PR(88%),Ki67(75%)蛋白水平和ER通路标志评分(67%)的降低。先前接受氟维司群治疗的患者,以及入组时可检测到的ESR1突变的患者均观察到临床获益。

赛诺菲的SAR439859也是一款口服有效的SERD,已列为重点开发项目。它在治疗此前接受过多种疗法的患者中已经表现出可喜的抗癌活性。 

阿斯利康也有一款名为AZD9833的口服SERD,结果显示AZD9833在300mg时,ORR达20%。该药处于早期临床研究阶段 (NCT02248090),3期临床试验目前尚未开始招募患者。

 

SERD的发展目前还很新,期待新一代SERD药物上市,为更多乳腺癌患者带来新曙光! 

 

参考资料

REFERENCE

[1] Howell SJ, Johnston SR, Howell A. The use of selective estrogen receptor modulators and selective estrogen receptor down-regulators in breast cancer. Best Pract Res Clin Endocrinol Metab 2004; 18:47 

[2] Bundred N. Preclinical and clinical experience with fulvestrant (Faslodex) in postmenopausal women with hormone receptor-positive advanced breast cancer. Cancer Invest 2005; 23:173

[3] 中国临床肿瘤学会指南工作委员会. 中国临床肿瘤学会 (CSCO) 乳腺癌诊疗指南 2020 [J]. 北京: 人民卫生出版社

[4] McDonnell DP, Wardell SE, Norris JD. Oral Selective Estrogen Receptor Downregulators (SERDs), a Breakthrough Endocrine Therapy for Breast Cancer. J Med Chem 2015; 58:4883

 

本文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本文来源: 汝爱一生 由半夏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肿瘤再添新疗法,ORR高达74%,PD-1单抗开启三联模式,靶免化齐上阵!
上一篇

肿瘤再添新疗法,ORR高达74%,PD-1单抗开启三联模式,靶免化齐上阵!

重磅!百济神州原研PARP抑制剂帕米帕利获批上市!有望让卵巢癌患者“不再化疗”
下一篇

重磅!百济神州原研PARP抑制剂帕米帕利获批上市!有望让卵巢癌患者“不再化疗”

阅读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