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乳腺癌正文

三阴性乳腺癌迎来重磅“靶向”药物,客观缓解率提升7倍!

作者:小D|2021年07月01日| 浏览:1.22万

乳腺癌,“粉红杀手”。所有女性都在面临的一场噩梦。

 

《2015中国癌症统计数据》[1]显示,乳腺癌已经成为我国女性发病率最高的恶性肿瘤,约占所有女性癌症总发病率的16.5%——也就是说,每6位女性肿瘤患者中,就有一位是乳腺癌患者。

 

乳腺癌是一种异质性很强的疾病,根据PR、ER、HER2状态的不同,可以分为激素受体阳性型、HER2阳性型、三阴性型。三阴性乳腺癌(即PR、ER、HER2均为阴性)是最为难缠的一种乳腺癌分型。它的侵袭性强,复发率高[2],预后又相对较差,是乳腺癌治疗中名副其实的“拦路虎”。

 

过去的几十年来,我们在激素受体阳性型、HER2阳性型治疗取得了突破,但在三阴性乳腺癌始终没有出现有效的治疗药物,传统化疗依然是主要的治疗手段。而就在2020年,新一代抗体偶联药物(ADC)的问世,有希望开启三阴性乳腺癌治疗的“奇迹之年”!

 

2020年,抗体偶联药物Sacituzumab Govitecan闪亮登场,既往的报道中我们都简称它为“SG”,如今它有了中文名字,叫做注射用戈沙妥珠单抗

 

实际上,戈沙妥珠单抗这个药物是一个带有靶向制导的“精准化疗药”,由两个部分部分组成:

○ 用来靶向癌细胞Trop-2蛋白抗体sacituzumab;

○ 用来杀死癌细胞的一个伊立替康活性代谢物SN-38。


如果说传统的化疗是对全身癌细胞的地毯式轰炸的话,戈沙妥珠单抗就是一枚枚专杀癌细胞的精确制导炸弹。

2020年4月22日

戈沙妥珠单抗获得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加速批准,用于既往接受过至少2种系统治疗的不可切除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三阴性乳腺癌患者;

2021年4月7日

基于确认性三期研究的结果,戈沙妥珠单抗在三阴性乳腺癌的适应症获得FDA全面批准;

2021年4月13日

仅仅间隔一周,FDA就加速批准戈沙妥珠单抗用于治疗接受过含铂化疗、及一种PD-1抑制剂或一种PD-L1抑制剂治疗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尿路上皮癌的成人患者。


戈沙妥珠单抗到底有着怎样让人“眼前一亮”的疗效,才配得上“划时代的重磅靶向药物”这样的称呼?有两个不得不提到的数据我们需要了解:

 

● 尽管戈沙妥珠单抗是Trop-2靶点的ADC,由于其靶点Trop-2蛋白在90%的三阴性乳腺癌患者中都有表达,并且二、三期临床研究中,三阴性乳腺癌总人群都取得显著获益。因此,戈沙妥珠单抗无需进行靶点检测,戈沙妥珠单抗在临床中可以直接用于三阴性乳腺癌患者;

 

● 戈沙妥珠单抗的疗效可谓创造了历史:在大型三期临床试验ASCENT研究中[3]戈沙妥珠单抗单药治疗三阴性乳腺癌患者的ORR为35%;而对照的化疗组ORR仅为5%。戈沙妥珠单抗让三阴性乳腺癌患者的ORR大幅提升了7倍!戈沙妥珠单抗组患者的中位无进展生存期达到了5.6个月,相比化疗的1.7个月足足提高了3倍有余!



戈沙妥珠单抗的大型三期试验叫做ASCENT研究。在这个临床中,研究人员共招募了468例无脑转移的难治性或复发性三阴乳腺癌患者,按1:1分配接受传统的单药化疗或SG治疗。

这些患者中位年龄54岁,先前全部使用过紫杉烷类药物治疗,82%接受过蒽环类药物治疗,66%接受过卡铂治疗,还有27%接受过PD-1/PD-L1抑制剂治疗。但这些治疗都没能控制住他们身上的肿瘤。

经过中位17.7个月的随访,令人震撼的临床数据出炉了:

戈沙妥珠单抗治疗组的客观缓解率达到了35%,是化疗组的7倍,总生存期12.1个月,接近化疗组的两倍,中位无进展生存期达5.6个月,也远超化疗组的1.7个月。相比于化疗,戈沙妥珠单抗降低了三阴乳腺癌患者52%的死亡风险和65%的死亡或疾病进展风险。

图片

在治疗相关的不良反应和3级以上严重不良反应上,戈沙妥珠单抗出现的副作用整体可控,中性粒细胞减少、腹泻、恶心、脱发、疲劳和贫血的发生率分别为63%、59%、57%、46%和45%。对于在戈沙妥珠单抗创造的历史性突破而言,这些副作用完全可以承受。

 

毫不客气的说,戈沙妥珠单抗对于三阴性乳腺癌患者绝对属于最具突破性的药物。目前,戈沙妥珠单抗已经被纳入《中国晚期乳腺癌规范诊疗指南(2020版)》,同时中国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NMPA)已经受理注射用戈沙妥珠单抗的生物制品上市许可申请。这就意味着,这个重磅的乳腺癌药物,距离我们已经不远了。

 

不仅是在难治的三阴性乳腺癌中有着优异的疗效,针对HR+及HER2-的乳腺癌患者,戈沙妥珠单抗也有着不俗的疗效。此前,研究者们曾在国际顶尖医学期刊中公布过一项戈沙妥珠单抗针对HR+及HER2-的乳腺癌患者的I/II期的单臂试验。共54位至少二线治疗的乳腺癌患者参与了该临床试验。

 

临床结果显示,在54位参与临床的患者中,客观缓解率(ORR)达到了 31.5%,中位缓解持续时间为8.7个月,中位生存期为12个月。这个临床数据初步证实了戈沙妥珠单抗针对非三阴性乳腺癌患者的治疗潜力,我们期待在未来看到它的更多数据。

 

突破历史,迈入治愈的大门,我相信戈沙妥珠单抗一定能惠及更多乳腺癌患者。希望戈沙妥珠单抗能尽快在中国大陆地区上市,也希望能有更多类似这样的重磅药物不断出现,为更多癌症患者带来希望。

 

告别这个不平凡而惊喜的2021,我们正在迎来充满希望的2022!

 

 


参考文献:
[1]. ChenW, Zheng R, Baade P D, et al. Cancer statistics in China, 2015[J]. CA: a cancerjournal for clinicians, 2016, 66(2): 115-132.
[2]. OnerG, Altintas S, Canturk Z, et al. Triple‐negativebreast cancer—Role of immunology: A systemic review[J]. The breast journal,2020, 26(5): 995-999.
[3]. BardiaA, Hurvitz S A, Tolaney S M, et al. Sacituzumab govitecan in metastatic triple-negativebreast cancer[J].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2021, 384(16): 1529-1541.

 

本文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本文来源: 咚咚肿瘤科 由小D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NCCN乳腺癌指南2021 V5版来了!奥拉帕利荣登指南推荐!
上一篇

NCCN乳腺癌指南2021 V5版来了!奥拉帕利荣登指南推荐!

咚咚临床招募名额更新丨这些“救命”的临床新药,统统免费用!
下一篇

咚咚临床招募名额更新丨这些“救命”的临床新药,统统免费用!

阅读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