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乳腺癌正文

吃避孕药更易得乳腺癌?不同避孕方式与乳腺癌的关系大搜查!

|2022年02月15日| 浏览:1615

又逢一年一度情人节,多少情侣将在这个粉红泡泡漫天飞的日子中为爱鼓掌,做爱做的事呢?

汝小爱安全小助手仍要提醒各位:

图片

所谓临阵磨枪,不快也光~如何选择最适合自己的避孕措施?避孕药和乳腺癌竟然还有那些爱恨情仇?节育环在乳腺癌治疗中居然有一席之地?今天我们就来聊聊常见避孕方式和乳腺癌的那些事儿~

01

 避孕套:

安全省事无负担

避孕套,可以说是最常见的避孕工具。大到商场,小到便利店,都不乏它们的身影。避孕套的有效避孕率达到 93% – 95%,同时还有个非常强大的功能,就是帮助抵挡性传播疾病,包括能引起艾滋病的HIV病毒和宫颈癌的元凶HPV病毒,等等,这个功能是其他避孕手段替代不了的!避孕同时防毒,简直是一箭双雕!而且避孕套还是历届奥运会期间各国运动员交流切磋的一大利器,可以说是为人类大团结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劳(bushi)。

图片

但是避孕套一定要使用正确才能有效避孕,包括使用前先吹气检查有无漏孔、排去小囊内空气、射精后在阴茎尚未软缩时捏住套口一起拔出、选择合适的型号、全程使用、不能反复使用等等。不过避孕套作为最「贴身」的用品,对其质量要求也很高,过期的避孕套千万不要用,不然你可能就终生避孕了。

当然缺点也很明显——避孕套多多少少还是会降低男同胞们的快感,还有乳胶过敏的朋友也只能敬敏不谢了。

02

 口服避孕药:

具体情况具体分析

近年来,激素避孕的使用越来越普遍。坊间传闻,说如果长期使用避孕药,得乳腺癌的概率会提高。这是真的么?从一定程度上,这句话是真的,因为世界卫生组织2012年把主流的口服避孕药(混合激素型)直接列入了一类致癌物。

图片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丹麦科学家对国内180万15岁到49岁的女性进行了10多年的跟踪统计,结果发表在2017年的《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该全国范围前瞻队列研究评定了丹麦所有15~49岁无癌症或静脉血栓栓塞且未接受不孕治疗的女性使用激素避孕药与浸润性乳腺癌风险之间的相关性。研究将现行的各类激素避孕方式均纳入分析:

图片

研究数据显示,180万女性平均随访10.9年期间发生了1万1517例乳腺癌。

正在使用和最近使用过激素避孕的女性患乳腺癌的相对风险(RR)为1.20

激素避孕使用时间越长,则风险的增加更多,使用激素避孕不到1年的相对风险为1.09,而使用激素避孕超过10年的相对风险为1.38(P=0.002)。即便停止使用激素避孕,对于使用超过5年的女性而言,其乳腺癌风险依然高于从未使用的女性。

目前或近期使用不同种类口服避孕药(雌激素-黄体酮)的预估风险介于1.0~1.6之间。目前或近期使用激素避孕的女性中被明确为乳腺癌诊断的患者绝对值为13/10万人年,或者描述为每7690例乳腺癌症中约有1例使用激素避孕。

图片

所以,目前证据确实显示,无论老一代,还是新一代避孕药,都和乳腺癌风险增加有关。但是大家莫慌,研究者在文章末尾特别指出:虽然避孕药会增加乳腺癌风险,但其实中招的概率依然不高。相当于如果1万名女性连续使用1年的避孕药,大约1人未来会因此得乳腺癌

有人可能会问,刚才说的是普通女性,但如果有乳腺癌家族史,尤其是携带遗传风险因素,比如好莱坞影星朱莉那样的BRCA1或BRCA2基因突变,还能使用避孕药么?会不会增加更大的风险呢?

图片

《美国医学会杂志》上发表的一项研究发现,有乳腺癌家族史的女性,如果服用过避孕药,那么患乳腺癌的几率会增加高达11倍。虽然参与这项研究的多数女性都是在1975之前服用避孕药的,当年药片的雌激素和孕激素水平高不少。但无论如何,这个趋势值得大家留意。

总之,如果有乳腺癌家族史,或携带 BRCA1/2 基因突变,避孕药中的激素对她们的影响可能比普通人群更强。在服用之前确实应该更加谨慎,提前和医生讨论和咨询,看是否可行,或是否有替代的办法。

03

“老古董”节育环:

小芝麻和大西瓜 

许多女孩谈节育环色变,印象还停留在妈妈辈时上环带来的种种不便和痛苦。其实现在节育环经过更新换代,更为舒适和安全,甚至自带治疗buff。例如左炔诺孕酮宫内系统(LNG-IUS)长度约32mm,持续约5年左右,能长久而稳定地避孕,还在临床上应用于子宫内膜异位症、子宫肌腺症、子宫内膜增生等疾病的治疗。

图片

那这种精准给药的方式对乳腺癌的发生有没有影响呢?2018年,《妇科肿瘤学》在线发表挪威北极大学、法国巴黎第五大学的人群前瞻队列研究结果,对左炔诺孕酮宫内系统LNG-IUS曾经使用者与从未使用者卵巢癌、子宫内膜癌和乳腺癌校正风险进行比较。该人群前瞻队列研究(NOWAC)入组女性10万4318人(中位年龄52岁),其中LNG-IUS曾经使用者9144人、从未使用者9万5174人。

结果,平均随访时间为12.5±3.7年,共计130万5435人年,其中LNG-IUS曾经使用者发生卵巢上皮癌18例、15例子宫内膜癌、乳腺癌297例。

LNG-IUS曾经使用者与从未使用者相比,根据多因素(口服避孕药、随访开始时的年龄和绝经状态、母亲乳腺癌史、生育史、体重指数、体力活动)进行校正后:

卵巢癌风险减少47%(风险比:0.53,95%:0.32~0.88)

子宫内膜癌风险减少78%(风险比:0.22,95%:0.13~0.40)

乳腺癌风险增加3%(风险比:1.03,95%:0.91~1.17)

图片

综上,发现LNG-IUS平均使用4年与卵巢癌减少47%和子宫内膜癌风险减少78%相关,而且并未明显增加患乳腺癌风险。因此,根据该人群前瞻队列研究,LNG-IUS曾经使用者与从未使用者相比,卵巢癌和子宫内膜癌风险大大减少,乳腺癌风险无明显增加。谁是芝麻谁是西瓜,不言而喻。

除了在普通女性人群中未明显增加乳腺癌风险,LNG-IUS在乳腺癌的内分泌治疗中也崭露头角。众所周知,他莫西芬是内分泌治疗的基石,但其长期使用可能引起子宫内膜改变。2020年,一项纳入543名女性的荟萃分析显示,在2-5年的时间里,在乳腺癌患者服用TAM后,与只进行子宫内膜检测的患者相比,加用LNG-IUS可能会略微降低子宫内膜息肉和子宫内膜增生的风险。有证据表明,如果单纯考虑子宫内膜监测后子宫内膜息肉的发生率为23.5%,那么LNG-IUS联合子宫内膜监测后子宫内膜息肉的发生率为3.8% – 10.7%;如果仅接受子宫内膜监测的女性中有2.8%出现子宫内膜增生,那么LNG-IUS加子宫内膜监测的几率将降到0.1%至1.9%之间。

总结

2017年WHO数据显示,全球每年大约有2500万不安全堕胎病例。人工流产是避孕失败的补救措施,对女性的身体和心理都带来不同程度的伤害。随着各种类型的避孕方法不断完善,我们能更好地将意外妊娠扼杀在萌芽状态,最大程度上保护女性生育健康, 让广大姐妹在享受快乐的同时都可以再无后顾之忧。

本文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本文来源: 汝爱一生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关键词:
恶性肿瘤术后为什么会转移复发?术后的转移复发取决于哪些主要的因素?
上一篇

恶性肿瘤术后为什么会转移复发?术后的转移复发取决于哪些主要的因素?

那些被彻底治好的癌症患者,都有些什么样的特征?
下一篇

那些被彻底治好的癌症患者,都有些什么样的特征?

阅读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