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PD-1资讯正文

索拉非尼/仑伐替尼,卡瑞利珠单抗联合方案再现新搭档,一线/二线全掌控

作者:半夏|2021年11月12日| 浏览:5022

近年来,免疫联合治疗领域“内卷”之势越来越大,自从T+A获批肝癌一线后,无论是国产还是进口组合都已开展在肝癌一线的相关临床研究。作为国内首个获批肝癌治疗的PD-1,卡瑞利珠单抗也不甘示弱,不论是一线还是二线,一网打尽。

联合索拉非尼,

ORR和PFS显著延长

在一项研究中评估了卡瑞利珠单抗和索拉非尼联合治疗晚期HCC与索拉非尼单药治疗的安全性和疗效。本研究于2019年1月至2021年1月期间,共纳入100例晚期HCC患者,其中联合治疗35例,索拉非尼单药治疗65例,中位随访8.8个月。

在倾向评分匹配(PSM)前后,联合治疗组的患者中位接受了5个治疗周期,而仅索拉非尼组的患者中位接受了4个治疗周期。

研究结果显示,两组均未观察到CR。在PSM前,联合治疗组的ORR显著高于索拉非尼组(17.1% vs. 3.1%,p=0.037)。联合治疗组DCR为68.6%,仅索拉非尼组DCR为72.3%,两组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 = 0.695)。

图片

两组间的OS无显著差异,联合治疗组的中位OS为14.1个月(6.8-21.4个月),仅索拉非尼组的中位OS为9.6个月(6.7-12.5个月)(p = 0.135)。然而,与索拉非尼单药组相比,联合治疗组的无进展生存期显著延长(10.2个月(95% CI: 4.5-19.0个月)vs. 6.1个月(95% CI: 2.5-9.7个月),p = 0.041)。

图片

在PSM后观察到类似的结果。联合治疗组的ORR为17.6%,仅索拉非尼组为0.0% (p = 0.010);两组的DCR相同(70.6%)(p = 1.000)。联合治疗组的中位OS为14.1个月(95% CI: 7.2-21.0个月),与仅索拉非尼组(中位OS: 9.6个月,95% CI: 6.1-13.1个月)具有可比性(p = 0.105)。联合治疗组的中位无进展生存期(PFS)为9.5个月,显著长于仅索拉非尼组(4.7个月;p = 0.043)。

安全性方面,最常见的不良反应在联合治疗组中为手足综合征、血小板减少症和高胆红素血症,在仅使用索拉非尼组中为手足综合征。当然,这些AEs大多为1级或2级,在调整剂量和支持治疗后很容易缓解。

不断涌现的全身治疗新药物代表了晚期HCC患者治疗的重大突破。尽管索拉非尼作为一种多激酶抑制剂已被批准作为治疗晚期HCC的一线全身性治疗药物10年,但其生存获益有限,应答率低。据研究人员所知,这是第一个分析卡瑞利珠单抗联合索拉非尼治疗晚期HCC的有效性和安全性的研究。结果显示,联合治疗在PFS和ORR方面优于索拉非尼单药治疗,尽管它没有显示OS获益。

联合仑伐替尼,

二线/后线治疗不负众望

共有48例晚期HCC患者纳入本回顾性研究,所有患者在先前的治疗中都出现疾病进展。将患者分为仑伐替尼【12mg/天(体重≥60 kg)或8mg/天(体重<60 kg)】+卡瑞利珠单抗组(200 mg/q2w)和仑伐替尼单药组(n=27)。主要终点为总生存期(OS)和无进展生存期(PFS),次要终点为客观缓解率(ORR)和不良事件(AEs)。

研究结果显示,两组患者的中位OS均未达到,仑伐替尼+卡瑞利珠单抗组6个月和12个月的OS率分别为85.2%和75.7%,仑伐替尼单药组为73.7%和69.6% (P=0.43)。仑伐替尼+卡瑞利珠单抗组的中位PFS明显长于仑伐替尼单药组(8.0个月vs 4.0个月,p=0.011),仑伐替尼+卡瑞利珠单抗组的6个月和12个月PFS率分别为52.4%和17.5%,仑伐替尼单药组为14.8%和0%。

图片

在单因素分析中,与良好OS显着相关的预后因素为ECOG-PS评分0分,Child-Pugh评分5-6分,无门静脉血栓,既往只接受过一线治疗。在多因素分析中,ECOG评分为0分和Child-Pugh评分5~6分仍然是OS良好的显著独立预测因素(HR=13.403, p=0.027;HR=5.981,p=0.040)。

在单因素分析中,与良好的PFS显着相关的预后因素为ECOG评分为0,HbsAg阳性,仑伐替尼+卡瑞利珠单抗治疗。在多变量分析中,ECOG评分为0和仑伐替尼+卡瑞利珠单抗治疗仍然是良好PFS的显著独立预测因素(HR=10.685, p<0.001;HR=0.365, , p=0.028)。

在所有的48例患者中,仑伐替尼+卡瑞利珠单抗治疗组最好的抗肿瘤反应是部分缓解(PR) 6例,稳定疾病(SD) 9例;仑伐替尼单药组PR 2例,SD 12例。与仑伐替尼单药组相比,仑伐替尼+卡瑞利珠单抗治疗组有更高的ORR (28.57% vs 7.41%)和疾病控制率(DCR) (71.43% vs 51.85%)。

可以看出,上述两项研究中,在与肝癌一线治疗药物索拉非尼和仑伐替尼单药治疗相比,联合卡瑞利珠单抗能获得相应的临床获益,这也从侧面证实了卡瑞利珠单抗联合治疗晚期肝癌的可行性。未来需要进行更多的前瞻性临床研究来证实,期待能提供新的治疗方案,造福更多的肝癌患者!

参考来源:

1、Camrelizumab Plus Sorafenib Versus Sorafenib Monotherapy for Advanced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A Retrospective Analysis

2、Lenvatinib Plus Camrelizumab versus Lenvatinib Monotherapy as Post-Progression Treatment for Advanced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A Short-Term Prognostic Study

本文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本文来源: 国际肝胆资讯 由半夏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Adagrasib联合用药,DCR双双达百!这KRAS江山或将一分为二?
上一篇

Adagrasib联合用药,DCR双双达百!这KRAS江山或将一分为二?

什么是恶性肿瘤,为什么我们会得恶性肿瘤
下一篇

什么是恶性肿瘤,为什么我们会得恶性肿瘤

阅读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