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1话题

遇见奇迹:放疗联合PD-1,肿瘤消失了!

LensNews

 

这个世界从来不缺少奇迹,哪怕是面对癌症这样的世界难题,也总有人在续写着“不可能”。

之前咚咚就报道过一些肿瘤患者,经过努力,创造了治疗的奇迹,具体参考:

肿瘤有POLE突变?恭喜你,中大奖了!

这是我听过最震撼的抗癌经历!没有之一!(上篇)

这是我听过最震撼的抗癌经历!没有之一!(下篇)

接下来,土豆同学继续给大家介绍两位患者的治疗经历,相同之处在于他们都进行了PD-1抗体联合放疗,效果非常好:一位肾癌患者放疗联合PD-1,肿瘤完全消失,几乎临床治愈;一位肺鳞癌患者,在PD-1无效的情况下,联合局部放疗,逆转无效,肿瘤几乎消失!

 

案例一

肾癌患者PD-1联合放疗,肿瘤消失

 

患者男,54岁。2016年2月由于左腹部和腰部疼痛,去医院检查,非常不幸的是,CT扫描结果显示:患者左肾有肿瘤,最长直径10.1cm,纵隔和腹膜后还有多个结节。
这个结果,对任何一个家庭来说,都是晴天霹雳,得癌症了!

2016年2月23日,患者进行了进行了肾脏切除手术,病理检查显示为:透明细胞肾癌,分期为T2aN1M1(4期)。手术之后,患者开始服用索坦(又叫舒尼替尼,肾癌患者常用抗癌药),每天50mg(吃4周、停2周,六周为一个周期)。经过第一周期的治疗,患者在5月18日进行CT检测,结果显示:纵膈、腹膜后和骨盆处结节数量增多、大小增加,并且有多个新发颈部淋巴结转移(最大的一个有2.10cm×1.45cm×1.30cm),食道被肿大的纵膈淋巴结压迫。

这个结果说明:索坦无效,该换药了。

接下来,经过和主治医生沟通,患者进行了PD-1抗体Keytruda联合立体定向放疗(SBRT)的联合治疗方案,具体如下:5月20号静脉注射100mg的PD-1抗体Keytruda;5月25号,对纵隔中四个肿瘤共分三次进行了总剂量32Gy的放疗;6月10号和7月4号继续使用PD-1抗体。治疗的简单流程如下:

放疗1个月后(6月25日),患者再次进行CT检测,效果很惊人:放疗部位——主动脉处肿块明显缩小,其他转移部位也都缩小了很多。放疗2个月后,CT显示患者所有的转移瘤都已经完全消失。

肿瘤就这样没了,这也太效率了。患者各个阶段的详细影像数据见上图,真跟玩一样,肿瘤就消失了。

 

案例二

肺鳞癌患者PD-1无效后进行放疗,肿瘤几乎消失


患者48岁,肺鳞癌,30年的老烟民,病理检验确认为4期鳞状非小细胞肺癌(NSCLC),影像检查确认左上肺和肺门周围有肿块、多发胸膜转移和广泛纵膈淋巴结转移,PD-L1检测阴性(0%)。

确诊之后,患者首先使用了了卡铂联合紫杉醇的化疗方案,刚开始有效,但是很快耐药,肿瘤变大并且有新发转移灶,主治医生确认化疗耐药。

随后,患者开始使用PD-1抗体Opdivo治疗,FDA已经批准Opdivo用于肺鳞癌患者的二线治疗。不幸的是,用药四次之后,患者发生严重的呼吸困难,同时CT显示明显的肿瘤进展,左肺支气管和血管继发的狭窄和闭塞,伴随心包积液。主治医生们判断PD-1无效,并果断对左肺门和纵膈的肿块进行保守放疗,总共10次放疗,总剂量30Gy,之后患者就没有接受其它系统治疗了。

幸运的是,放疗后2个月和4个月的CT检查显示:主要放疗部位肿瘤几乎完全消失,没有经过放疗部位的肿瘤也明显缩小,患者现在没有接受任何抗肿瘤治疗并保持每2、3个月1次的CT检测。

咚咚点评


PD-1抗体针对多种晚期肿瘤都有效果,副作用也小,就是有效率不够高,针对大部分实体瘤只有20%。目前,大家都在研究如何提高PD-1抗体的有效率,其中,PD-1抗体联合放疗是一个不错的治疗方案,也已经有很多的临床试验在探索到底如何进行联合治疗。

另外,前段时间,权威医学杂志《柳叶刀-肿瘤》发表了重磅研究成果,科学家发现:跟从来没有接受过放疗的患者相比,曾经接受过放疗的患者使用PD-1抗治疗的效果更好,生存期翻倍,10.7个月VS 5.3个月(权威发布:PD-1“联合”放疗,生存期翻倍!)。再加上今天的这个例子,这些数据都说明了:PD-1联合放疗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根据一些前沿的基础和临床研究,科学家们基本都认为放疗对PD-1是有很积极的作用的,包括有研究表明放疗可以提高血液中肿瘤抗原的丰度,逆转肿瘤微环境:减少抑制T细胞活力的Tregs(调节T细胞)和MDSCs(骨髓来源的抑制性细胞)、诱导包括IFN(干扰素)通路的炎症来增加PD-L1表达、促进免疫细胞浸润肿瘤等。

最后,对于患者来说,如果要进行PD-1抗体联合治疗,一定多和医生交流,每位患者的病情都不同,不可随便模仿。抗癌需谨慎,且行且问医,祝大家早日康复!


参考文献:
[1] L. Deng, H. Liang, B. Burnette, M. Beckett, T. Darga, R. R. Weichselbaum, Y.-X. Fu, Irradiation and anti-PD-L1 treatment synergistically promote antitumor immunity in mice. J. Clin. Invest. 124, 687–695 (2014).
[2]Yuan Z, Fromm A, Ahmed K A, et al. Radiotherapy rescue of a nivolumab-refractory immune response in a patient with PD-L1 negative metastatic squamous cell carcinoma of the lung[J]. Journal of Thoracic Oncology, 2017.
[3]Zou W, Wolchok J D, Chen L. PD-L1 (B7-H1) and PD-1 pathway blockade for cancer therapy: Mechanisms, response biomarkers, and combinations[J]. Science Translational Medicine, 2016, 8(328):328rv4.
[4]Nishino M, Ramaiya NH, Chambers ES, et al. Immune-related response assessmentduring PD-1 inhibitor therapy in advanced non-small-cell lung cancer patients. J Immunother Cancer 2016;4:84.
[5]Xie G, Gu D, Zhang L, et al. A rapid and systemic complete response to stereotactic body radiation therapy and pembrolizumab in a patient with metastatic renal cell carcinoma[J]. Cancer biology & therapy, 2017.

添加咚咚客服助手小橙(微信号:dongdongkfxc,注明咚咚官网会员),获取更多PD-1资料、临床信息、药物渠道、线下活动及抗癌最新资讯 。下载咚咚肿瘤科app,还可与全国十强肿瘤医院医生实时交流咨询。

(0)
Loading收藏(0)

本文由 咚咚肿瘤科 作者:小D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Lens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