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靶向药正文

13%临床治愈:靶向药也可疗效超级持久

作者:小D|2017年10月19日| 浏览:7349

 

科学地评价一个抗癌药是否牛逼,主要是三个指标。

 

1:有效率

一个抗癌药,自然是有效率越高越好。

可以说,针对特定分子靶点设计的靶向药,尤其是酪氨酸激酶抑制剂,是有史以来有效率最高的一类抗癌药。比如,靶向EGFR突变的第三代抑制剂,AZD9291治疗EGFR突变的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有效率突破80%,控制率接近100%;堪称逆天的成绩。

在靶向药出现之前,各种化疗药排列组合,一般有效率也只能勉强达到30%-40%。能有某个化疗药物的组合,有效率能突破50%,就已经谢天谢地了。

 

2:副作用

是药三分毒,某种抗癌药非常有效,但是副作用极大,也是不行的。癌细胞没有杀死,病人先挂了,得不偿失。

目前看来,绝大多数靶向药和免疫治疗药物的副作用,相对更小。比如,在一项对比O药和多西他赛治疗晚期肺癌的临床试验中,O药发生3-4级副作用的概率大约是10%,而化疗药多西他赛发生3-4级副作用的概率大约是50%,相差5倍。

 

3:持久性

有效率很高,但是几个月就耐药,几个月就失效。这样的药物,也难言成功。

比如,小细胞肺癌,对化疗非常敏感,有效率直逼70%以上。但是,晚期小细胞肺癌依然生存期极短,因为癌细胞几个月后就会再度卷土重来,而且越来越猛烈。

当前水平的化疗和绝大多数的靶向药,都难以持久。靶向药中有一个奇葩,就是格列卫——绝大多数对格列卫有效的CML患者疗效可以一直维持,甚至超过五年、十年(一线接受格列卫治疗的CML患者,10年生存率都达到了80%)。

对于绝大多数实体瘤而言,目前唯一的希望是免疫治疗。PD-1抗体可以让10%-15%的晚期恶性黑色素瘤、晚期肺癌和晚期肾癌患者,疗效一直维持,超过5年、甚至10年。

 

持久性这个指标的讨论度一直很高,是不是真的只有免疫治疗才有机会让晚期癌症患者实现长期生存、临床治愈?

近期,JCO杂志发布一双靶向联合使用治疗晚期恶性黑色素瘤的5年随访结果,给我们带来了另外的希望。

这是一项入组了162名BRAF突变的晚期恶性黑色素瘤的随机对照试验,分成3组:

  • D组:仅接受达拉菲尼150mg 每天2次;
  • D+T 150/1组:接受达拉菲尼150mg 每天2次+曲美替尼1mg 每天1次;
  • D+T 150/2组:接受达拉非尼150mg 每天2次+曲美替尼 2mg 每天1次;
  • D组如果耐药后,允许交叉到D+T组,随访5年。

这项研究的有效率和副作用的数据,基本和先前报道过的没啥差别。关键的关键,是这次更新的数据,有两条曲线特别牛逼:

接受双靶向药治疗的病人,在4年和5年的时候,均有9%(D+T150/1组)或13%(D+T150/2组)的病友无疾病复发、进展。曲线表现为一条拖尾的长长的水平线(图中已经红线标出)。

总生存曲线也是类似,4年和5年的时候,均有33%的病人还活着——言外之意,有一小部分病友疗效保持了4年的,后续就不再掉队了,到第五年的时候,全员到齐。

达拉菲尼+曲美替尼治疗,让10%左右的病人,疗效保持了5年一直没有复发和进展,让生存曲线出现了长长的平台期,这是非常令人振奋的消息。

如果继续随访下去,到10年的时候,依然有10%左右的病友“与癌共舞”,那基本可以宣布该方案让这一小部分幸运儿实现了“临床治愈”

 

参考文献:
[1]Long-Term Outcomes in Patients With BRAF V600-Mutant Metastatic Melanoma Who Received Dabrafenib Combined With Trametinib. J Clin Oncol. 2017 Oct 9:JCO2017741025
[2]Flaherty KT, Infante JR, Daud A, et al: Combined BRAF and MEK inhibition in melanoma with BRAF V600 mutations. N Engl J Med 367:1694-1703, 2012

本文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本文来源: 咚咚肿瘤科 由小D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胃癌食管癌的靶向药雷莫芦单抗
上一篇

胃癌食管癌的靶向药雷莫芦单抗

RET突变你测了么?有药让癌完全缓解!
下一篇

RET突变你测了么?有药让癌完全缓解!

阅读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