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靶向药正文

再敲警钟丨使用PD-1治疗出现DMC和爆发进展,两名患者去世!

作者:小D|2018年05月29日| 浏览:3933

本月,Alexander Thiem等人报道了2个特别的恶性黑色素瘤病例,这两名年老患者在接受了PD-1治疗后后,肿瘤不但没有被控制,反而出现爆发进展还有弥漫性黑色素沉着症[1],病情迅速恶化去世。

弥漫性黑色素沉着症(DMC)是一种罕见的转移性恶性黑色素瘤的临床表现,通常表现为渐进性的蓝灰色皮肤变色。DMC时常也会伴随有尿液颜色变深的现象,称黑尿现象。在组织学方面,DMC最大的特征就是真皮中色素沉积。恶性黑色素瘤病人一旦出现DMC,常意味更加糟糕的预后,相关研究已经报道,DMC恶性黑色素瘤病人的平均生存时间仅为4.4个月。

 

第一名病人是一名78岁的男性患者,被诊断为溃疡性、继发结节性、浅表扩散性黑色素瘤,布雷斯洛厚度为7mm。

在广泛的切除术后4个月,病人又出现了多个不可切除的转移,随即病人接受了每3周一次的2mg/kg K药治疗。

仅仅6周后,病人的脸上和背部就出现了色素沉着,同时而来的还有黑尿的症状,背部皮肤的活检确定了这种色素沉着就是DMC。PD-1治疗只进行了3次,但是病人出现了黑色素瘤病情的爆发进展(包括新出现的肝转移)和黑色素瘤标志物S100β的明显升高(25.3ug/L)对病人头皮肿瘤组织的基因检测发现,病人存在BRAF-G469S,FGFR3-S249C和TERT启动子-146C>T突变。

在出现DMC的5周后,病人就离开了人世,而这仅仅是他开始使用PD-1抑制剂后的第11周。

 

第二名病人也是一名男性患者,85周岁,已经确诊为右侧肩胛部的结节性、非溃疡性黑色素瘤,已经进行了广泛的切除,布雷斯洛厚度为5.5mm。切除术的安全边际延长到了2cm,并在术后按照指南定期随访。

两年后,病人的病情出现了新的进展,肝脏和肝旁淋巴结出现了黑色素瘤的转移,测序显示BRAF外显子15为V600野生型。

同样按照每3周2mg/kg进行PD-1治疗,仅仅治疗1周后,患者就出现了颈部的DMC和黑尿症状,在病人的真皮中,研究人员发现了大量的黑色素细胞。免疫组化染色显示,这些细胞中,CD68表达阳性,而MART-1,S100和PD-L1均为阴性。

PD-1治疗3次后,病人就诊断出了新的肺、肝和淋巴结转移。

在出现弥漫性黑色素沉着症的2个月后,病人去世。

 

这两个病例,说明了我们对免疫治疗仍然存在很多的未知,而DMC可能就是恶性黑色素瘤使用PD-1的一项禁忌症,进一步的原因研究仍有待推进。但是目前可以确定的是,存在DMC的恶性黑色素瘤病人或者年纪较大的患者,使用PD-1应该慎之又慎。

 

参考文献:
[1] Thiem, A., et al., Early onset of diffuse melanosis cutis under pembrolizumab therapy illustrates the limitations of anti-PD-1 checkpoint inhibitors. Melanoma Res, 2018.

本文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本文来源: 咚咚肿瘤科 由小D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起底中国式骗局:冬虫夏草,资本追逐下的一场医学闹剧
上一篇

起底中国式骗局:冬虫夏草,资本追逐下的一场医学闹剧

28岁深圳女孩突患癌,抗癌经历被拍成电影
下一篇

28岁深圳女孩突患癌,抗癌经历被拍成电影

阅读相关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