靶向药

首页 - 靶向药 - 晚期肺癌先用一代靶向药再用三代,生存期更长?

晚期肺癌先用一代靶向药再用三代,生存期更长?

LensNews

自2017年奥希替尼在中国上市以来,成为了许多肺癌晚期EGFR阳性患者的“救命稻草”,因为它解决了第一代靶向药耐药的问题,作为EGFR阳性患者的二线、三线治疗,不仅延长患者生存期,还大大提高了患者的生活质量。

优秀的奥希替尼当然不会止步于此,今年将有更多的肺癌患者因奥希替尼,再一次迎来的更长的生存获益!

对于肺癌晚期患者而言,一线用药的选择关系着生存期的问题。这不仅仅是医生的事,更需要肺癌患者及家属的抉择。

如果患者被检测出EGFR阳性,就意味着可以使用EGFR靶向药物,传统的一线治疗药物是第一代靶向药,包括吉非替尼、厄洛替尼、盐酸埃克替尼等。但2018年末的一件大事,改写了这种传统的一线治疗方案。

2018年11月21日,美国国家综合癌症网络(NCCN)发布了非小细胞肺癌指南2019年版,明确指出将奥希替尼纳入EGFR阳性患者的一线治疗方案,并优先推荐使用!意思就是一旦被检测出EGFR突变,首选药物是奥希替尼而不是第一代药物。

 

1

一线使用奥希替尼

无疾病进展生存期几乎翻倍

 

从FLAURA研究数据中,我们看到了三代靶向药奥希替尼作为一线治疗使肺癌晚期患者PFS(无疾病进展生存期)达到18.9个月,而传统一线治疗(使用第一代靶向药物)的PFS只有10.2个月。所以,如果患者有EGFR突变,一线使用了第一代靶向药物,在第10个月左右的时间就会出现疾病进展,这时候就必须更换治疗方案。但如果直接使用奥希替尼作为一线治疗,可以将疾病进展的时间整整延后8.7个月!

 

图片来源:参考文献1

 

再来看看奥希替尼在FLAURA研究中表现的其他优秀表现:奥希替尼的一线用药客观缓解率(ORR)高达80%,就连持续缓解时间(DOR)也翻了一倍, 持续缓解时间的中位数从8.5个月延长到17.2个月。因为如此优秀的数据,奥希替尼被2019年NCCN指南优先推荐为一线用药。

 

2

不良反应发生率最低

患者生活质量得到明显提高

 

更难得的是,在优秀的疗效之下,奥希替尼不良反应的发生率还明显低于其他的药物。

 

图片来源:参考文献8

 

上图对比了奥希替尼与其他药物的不良反应发生率,其中皮疹/痤疮的发生率几乎为0!口腔炎、甲沟炎的发生率,对肝功能的不良影响反应均小于1。有了这组数据,患者的生存质量得到了极大的保障。在提高生活质量的同时,又能延长患者的无疾病进展生存期,何乐而不为呢!

 

3

入脑能力强

是EGFR脑转移患者的不二之选

 

奥希替尼的第三个杀手锏是入脑能力!

除了疾病进展,脑转移更是患友们最不愿面对的坏消息。大部分化疗药物难以通过血脑屏障,颅内客观缓解率为23-45%,总生存期为4-8个月。传统的脑转移治疗手段是放疗,在一定程度上延长了患者的总生存期。在靶向药诞生之后,靶向治疗也成了脑转移的重要治疗手段之一。我们可以从两组研究中,看看奥希替尼的入脑能力。

在AURA系列研究中共有39%伴脑转移的患者,60% 为亚裔人群,脑转移患者客观缓解率达到54%,疾病控制率达到92%!

Ⅲ期研究FLAURA的亚组分析了128例EGFR肺癌脑转移患者。在接受奥希替尼治疗的61例患者中,中枢神经系统转移病灶的客观缓解率为66%,而接受标准厄洛替尼或吉非替尼的67例患者的客观缓解率为43%。

就此可见,奥希替尼的入脑能力完胜其他药物和疗法。

 

4

在临床中

进展后能接受奥希替尼治疗的患者不到10%

 

光奥希替尼就有18.9个月的PFS,那我是不是先用第一代,耐药了以后再用奥希替尼,使用1+3的治疗策略,理论上就能用更久的靶向药,生存期就更久。

未必!第一,18.9个月的PFS只是奥希替尼用于一线的数据。第二我们根本无法预测自己是否在耐药后有T790M的突变,如果没有T790M突变,就无法在一代药耐药后用上第三代药物奥希替尼,所以这是一个很大的风险。

说到这个风险,不得不提到,2018WCLC(世界肺癌大会)发表的第一项奥希替尼在美国真实世界的使用占比情况,这项研究的结果是:进展后能够接受奥希替尼治疗的患者不到10%,也就是说理论上100个人中本可以有50个人在耐药后接受奥希替尼的治疗,但现实临床中其实只有10个左右的“幸运儿”。

 

图片来源:2018WCLC

 

2018 ELCC (欧洲肺癌大会)上,来自日本真实世界REMEDY研究数据显示,所有一线EGFR靶向药耐药后的患者,虽然有84%接受了T790M的检测,但只有25.8%的患者检测出T790M继发突变,而最终能使用上奥希替尼的患者人数只有23.7%。

1/4都不到!奥希替尼在一代药物耐药后在真实世界的使用情况着实令人唏嘘。

不论从疗效上,生活质量上,还是从入脑能力上来看,EGFR阳性的患友们如何选择一线治疗方案应该已经有了答案,但我想价格因素可能是大家在抉择走哪条治疗之路的重要考虑。

经过国家相关部门的各方努力,奥希替尼去年11月份全国降价,从一盒51000多降价到一盒15300,并且纳入全国医保,只是每个地方的报销政策都不一样。跟奥希替尼一起降价的还有克唑替尼、塞瑞替尼、安罗替尼、阿法替尼这4种肺癌靶向药。

最后要说的是NCCN指南毕竟是美国的,在中国奥希替尼还未获批用于一线呢!如果考虑一线治疗,建议跟主治医生充分沟通。

 

参考文献:

1.Yang JC et al  ASCO 2012;L. Paz-Ares et al. Annals of Oncology 28: 270–277, 2017

2.J Vansteenkiste et al.ESMO Asia 2017

3.Owen S, SouhamiL. Front Oncol2014;4:248

4.Economopoulou P, Mountzios G. Trans Lung Cancer Res 2016;5:588–98

IuchiT, et al. Int J Clin Oncol2015;20:674–9 

5.石远凯, 等. 中国肺癌杂志. 2017, 20(1):1-13.   

6.FLAURA data cut-off: 12 June 2017

7.Park et al Lancet Oncolgoy 2016

8.Mok et al ASCO 2017

 

添加咚咚客服助手小橙(微信号:dongdongkfxc,注明咚咚官网会员),获取更多PD-1资料、临床信息、线下活动及抗癌最新资讯 。下载咚咚肿瘤科app,还可与全国十强肿瘤医院医生实时交流咨询。

(0)
Loading收藏(0)

本文由来源 肺癌康复圈,由 小D 整理编辑!

LensNews